Asking The Immortal Dao Chapter 83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Little Pagoda 狂猛冲击,Qin Sang 身上的压力骤然倍增。

Nine Nether Demon Fire 时聚时散,不仅无法逼近,反而被Little Pagoda 释放的红霞压制。Qin Sang 凭借过人的sword technique 阻拦项义,体内true essence 流水般消耗。

项义的cultivation base 远胜Qin Sang ,以力破巧之下,Qin Sang 渐渐露出不支的迹象。

虽有双头犼配合围攻,但项义的宝衣不次于Qin Sang 的golden brilliance 甲,在这两件异宝的帮助下,如果他一心想逃,断难把他困住。

血秽divine light 失手,意味着Qin Sang 的伏杀计划落空。

这段时间,他必须倾尽全力留住项义,直到柳夫人激发禁元符。

‘呼!’

项义突然挥手抛出一张灵符。

灵符破碎,brilliant lights and vibrant colors 。

Qin Sang 心生警惕,却见灵符爆发后涌出一团异光,周围的茫茫大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丛林。

丛林青翠,薄雾淡雅,甚至能闻到草木青香。

同时消失的还有项义的silhouette 。

“幻符?”

Qin Sang 心中一动,催动Celestial Eye Butterfly ,视线一扫便看穿了幻境的伪装,却意外发现幻境里出现了十几个项义,正在向各个方向突围。

灵符的formidable power 不弱,项义制造Avatar 的手段也很奇特,足以以假乱真。

这种Avatar 突围的办法,对其他人还有一定的迷惑性,在Celestial Eye Butterfly 的天目之下一览无余,Qin Sang 轻易便锁定了项义的真身。

他没有轻举妄动,暗中Divine Consciousness 联络双头犼。

双头犼也被幻境和Avatar 迷惑,Qin Sang 为它指明方向。

得到命令,双头犼的神色带has several points of 不情愿,发出低吼,但还是不敢违抗,silhouette 一晃,留下一道幻影迷惑项义,真身则悄悄绕路,堵截在项义逃跑的路上。

在双头犼行动的同时,Qin Sang 将wooden sword 隐形,在逼近项义的瞬间,骤然绽放出灿烂sword glow ,宛如一朵剑莲,尽显锋锐之意。

项义惊觉自己已经暴露,他清楚this method impossible 隐瞒太久,但didn’t expect 这么快就被看穿,几乎equivalent to 白忙活一场,还是没能脱离对手的纠缠。

他非常果断,立刻放弃其他Avatar ,急招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回援。

‘砰!’

剑莲和Little Pagoda 碰撞,霞光飞溅,混乱的true essence 几乎将幻境也一并撕碎。

项义虽是仓促应对,仍然凭借深厚的cultivation base 成功逼退wooden sword 。

不料,项义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危机,有种如芒在背之感,心中顿时警兆大起。

紧接着,一道黑影在他身后浮现。

双头犼现身,它没有太大变化,唯有皮毛周围萦绕着one after another 淡淡的青气,正是这些青气,让项义感觉到了危险。

‘sou! ’

双头犼身体微弓,直冲项义,速度竟然比之前还快。

“Not good !”

项义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不顾一切,疯狂灌输true essence 进入宝衣。

一时间,奇光闪耀,在项义身体表面,一个虚幻的宝衣浮现出来。

分明是一件单薄至极的衣衫,散发的波动却极不寻常。

“roar! ”

双头犼仰天怒吼,吼声中带has several points of 痛苦,体内skeleton 爆响,接着青气凝聚成一个青影,蓦然离体而出,fiercely 撞向项义。

在青影离体之后,双头犼gasping for breath ,似乎消耗极大。

青影和双头犼之前的Avatar 不同,是双头犼在突破过程中领悟的一种御风divine ability ,激发Bloodline Power ,将全身精力凝入青影,撕裂敌人,是一个大杀招。

但是代价也很重,它突破失败,导致施展这个divine ability 非常勉强,会对血肉skeleton 造成很大的负担,不仅疼痛难忍,施展后battle strength 也会明显受损。

双头犼之前不情愿,就是这个原因。

‘bang! ’

青影和项义的宝衣碰撞,穿出一声巨响,耀眼的rays of light 陡然爆发。

紧接着一阵裂帛之声传出,便见青气和宝衣奇光同时衰减,似乎在相互抵消。

青影便显露出来,sharp claw 和獠牙都穿透了宝衣,竟将之撕开了一个口子。

项义反应机敏,感觉到不对,及时激发宝衣,虽然true essence 消耗极大,dishevelled hair ,看起来非常狼狈,并且身体在流血,但伤势不算严重。

他匆忙催动Little Pagoda 打碎青影,查看宝衣,发现法宝受损,光泽黯淡,formidable power 已经大不如前。

“这就是你埋伏我的底气?”

项义暴怒。

他双眼murderous intention 大盛,恨不得撕碎Qin Sang 。

this time 太危险了,他被双头犼吓了一跳,心中现在还生出阵阵寒意。

若非他早有防备,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没有受损,现在被sharp claw 穿透的很可能就不是宝衣,而是他的身体了。

Qin Sang 一言不发,唤回双头犼,让它回去修养,然后御剑继续攻击。

双头犼没能重伤项义,但也让项义true essence 大损,并毁掉了他的护体法宝。

项义眼神阴冷,他判断Qin Sang 已经exhausted one’s limited abilities 。

二人激战这么久,都没有其他帮手出现,自己之前可能多虑了。

对方有这么强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帮手。

换作其他人,遇到这么terrifying 的伏击,估计已经危险了。

但出于以往的经验,项义心知这时候不可掉以轻心,他还是执行方才的策略,先脱身为上,离开是非之地再想办法复仇。

就在这时,海面上突然泛起点点鳞光。

一道white 的灵符illusory shadow 毫无征兆从水底射出来,笔直地冲向项义。

看到此景,Qin Sang 猛然relaxed ,柳夫人终于准备好禁元符,否则他只能使出星螺了。

使用星螺,Qin Sang 有八成把握重伤项义,但如此一来,他最大的底牌用出去。

万一出现意外,就没有后手了。

在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的妖海,他还是习惯于保留一张底牌,可以应对任何可能到来的危机。

禁元符射出的同时,柳夫人的silhouette 也出现在海面上,看着项义这个杀夫仇人,眼神中带着刻骨铭心的恨意。

“是你!你没死!”

项义满脸愕然,一瞬间明白了一切。

禁元符‘啪’的一下破碎,内部一团golden 的纹理交织,丝丝缕缕,迅速向项义蔓延,缠绕到项义身上。

一条丝线攀上去,就如附骨之疽一般,项义急忙用法宝,却无法将之斩断。

next moment ,golden 丝线没入项义体内。

他惊恐的发现,体内的true essence 陷入凝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