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ing The Immortal Dao Chapter 88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坠下云桥,化身接着感觉全身一轻,被Flying Sword 接引,脱离云桥幻境。

绝大部分人都先于他跌下来了,此时分成两拨,分别在码头左右两侧,有些正在盘坐调息,有些则站着,神色各异。

其中,左侧的人数要少得多,仅有十余人,都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包括最开始掉下来的那个青年,也是颓丧尽消,换上满脸喜色。

反观另一侧,人数虽多,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看到此景,化身立刻明白了,左侧的cultivator 应是被烟淼阁选中的。

视线一扫。

果不其然,之前检查aptitude 时,出现的三spirit root 少年也在左边。

心中方生出这个念头,化身便看到那名sword cultivator 伸手向左一指,身上一紧,在one after another 艳羡的目光中,被Flying Sword 带着落到码头左侧。

化身脸上露出喜色,顾不得调息恢复,连忙一整衣冠,行礼道:“多thanks Senior 成全!”

“你倒是够机灵!”

sword cultivator 收回Flying Sword ,讥笑一声。

中年cultivator 则上下打量化身,脸上并不掩饰欣赏之色,“不错,敢于为天下先,且性格坚毅,直至spiritual power 快要耗尽,才被云桥影响,乱掉心境。innate talent 虽然稍弱,temperament 却是所有人中的High Level ,难怪能顺利breakthrough 三大bottleneck ,日后未必不能有一番成就。”

sword cultivator 也收起讥笑,said resolutely :“是个练剑的好苗子,想不想来我们飞虹堂学sword technique ?”

“Junior Brother Ding !”

中年cultivator 责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些dísciple 还要经由Pavilion Lord 过目,由Pavilion Lord 亲自分配。Pavilion Lord 会根据阁中情况进行考量,我们身为dísciple 的,就不要越俎代庖了。”

sword cultivator chuckled ,根本不怕这位Senior Brother ,“Pavilion Lord 师伯分配时,不也得考虑他们的innate talent 和意愿吗?this child 的temperament 已经不需磨练,除了我们飞虹堂,还有哪里适合这小子,is it possible that 去Casting Cauldron Hall 烧火去?我这也是对他稍加点拨,以免他when the time comes 误入歧途。”

他们身旁的第四个人突然冷不丁插话,“temperament 稳定,来我们雪影堂picture talisman 也不错。”

然后低下头,不看sword cultivator 瞪过来的眼神。

中年cultivator 和azure clothed man 对视一眼,无奈摇头。

dísciple 还没收进门,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就开始了。

化身听着他们争执,心中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自己这种innate talent ,竟然也能引来争夺,好在及时‘跌落’,没有表现的太过火。

此时,云桥上还有五人,每一个的cultivation base 都超过化身,在Qi Refinement Stage Tenth Layer 以上。

甚至有一位花甲老者,赫然是Qi Refinement Stage Thirteenth Layer 的cultivation base ,位居所有人之冠。

烟淼阁四人正在商议,是否留下老者。

过了一会儿,这些人也陆续落下来,老者的表现却令人刮目相看,他几乎坚持到全身spiritual power 枯竭,才从上面掉下来。

直至最后一刻,老者外被狂风侵扰,内有云桥惑心,身体似风中柳,spirit 却依旧维持着a trace and soberness and calm ,顽强坚持。

看着被Flying Sword 送回来的老者。

码头上absolute silence 。

烟淼阁四人神色肃然,收起轻佻。

sword cultivator 发出微不可查的叹息,喃喃说道:“可惜年龄太大,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无望。”

那名雪影堂cultivator 眼中精光爆闪,像是看到珍宝,顿时把化身忘在脑后。

“brother 快去调息。”

中年cultivator 指着码头左侧。

老者也是人精,will know when you see it 自己被选中了,虽油尽灯枯,依然颤颤巍巍站起来行礼致谢,“Junior 惭愧!”

他脸上老泪纵横。

无人嘲笑。

码头右侧的cultivator 们露出looked thoughtful 的表情,有人不等烟淼阁cultivator 宣布结果,looked towards 他们拱拱手,驾起遁光飞走。

“Fellow Daoists 。”

中年cultivator 扭头looked towards 码头右侧,“你们今日未能通过云桥考验,请回吧!”

早有心理准备,依然有人当场哭出声来。

中年cultivator 又转向另一边,“你们虽通过云桥考验,暂时还不能算我烟淼阁dísciple ,还需Pavilion Lord 亲自过目,先上船吧。”

说罢,中年cultivator 抛出一艘palm-size 的竹舟。

竹舟迎风便长,变成一艘大船,众人鱼贯而入,大船破浪而行,极速向Lake Heart Island 驰去。

云桥不知何时消散了,雾气散尽,没有一丝残存。

很快,大船带着他们来到Lake Heart Island 近前,接着毫不迟疑驶进雾海。

水雾滚滚,如巨浪向两侧排开。

进入里面后,all around 白茫茫一片,稍不留神就可能迷失在这里。

众人一脸敬畏,化身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看出一丝端倪,雾海应该不是太强的灵阵,只是一种普通的迷幻之阵。

Celestial Eye Butterfly 之前窥视过烟淼阁,迷雾中心不只有一座Lake Heart Island ,可能是被迷雾封锁了一片面积不小的水域。

以烟淼阁的实力,应该没有能力布置这么大的顶级灵阵,真正的Mountain Protecting Great Formation 还在里面。

不见中年cultivator 有什么动作,竹船在迷雾中穿行了一会儿,眼前陡然间豁然开朗。

烟波浩渺。

湖中青峰数座,其高大不次于外面的山峰。

这些青峰之间,一座座white jade 桥相连,桥上silhouette 几许。有些white jade 桥上挂满藤蔓,从高空垂落,uneven ,长的能触及水面。

藤蔓在微风中摆动,如天然帘幕一般,一片生机盎然之景。

宛若Immortal Realm 的美景映入眼帘,把这些穷酸loose cultivator 都惊呆了。

化身脸上露出怔然之色。

这种山在水中,人在山间的景象,蓦然勾起隐藏在心底的记忆。

Littleflower Mountain 。

有仇人,有亲朋。

那段岁月的记忆并非完全是美好的,这里却是承载他数次蜕变的地方。

数十载一晃而过,故人还在否?

“前面数峰,就是我们烟淼阁山门所在。不出意外,这里就是你们以后cultivation 的地方……”

中年cultivator 的声音把众人惊醒,他脚下微微一点,竹船震离水面,向其中一座青峰飞射而去。

快要接近青峰的时候,中年cultivator 取出waist token 一晃,便毫无阻碍飞了上去,在一座半山腰的stone platform 上降落,把众人放下来。

stone platform 连着一条石径,笔直通往峰顶,山林掩映间,隐隐能看到几座imposing manner 不凡的great hall 。

“走吧,随我去见Pavilion Lord !”

中年cultivator 引领众人,拾阶而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