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ing The Immortal Dao Chapter 96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作者: 雨打青石

  第962章 碧鸠Monster King   元烛张了张嘴,刚要说话,突然looked towards 山林外,道:“喏,他们已经过来了。”

  Qin Sang 扭头一看,便见山林外不知何时闪出数道遁光,疾驰而来。

  粗略一数,竟有Six Paths 之多!

  Qin Sang 心底顿时升起一股凉意。

  眨眼间,来者落到他们身边。

  当他们现身后,Qin Sang 被震惊了,竟无一例外,都是Human Transformation 的Great Demon ,而且气息都压制在Core Formation Stage 。

  再蠢的人,也发现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了。

  加上元烛,足足七位化形Great Demon 同时进入Seven Kills Palace 。

  据说Nascent Soul Stage cultivator 进入Seven Kills Palace ,必须用另一种formidable power 更强的jade talisman ,数量有限,凭空多出来这么多Great Demon ,操纵大阵的大巫祝和Spirit Bead 子,impossible 一点儿也察觉不到。

  Qin Sang 暗暗戒备,仔细打量着这些化形demonic beast 。

  外表与常人无异,身上虽说带有Monster Qi ,但在Azure Wave Sea 并不罕见。

  Six Paths 遁光有快有慢,最前面两道落下,露出一男一女,都俊美非常。

  女子气质华贵,容颜俏丽,头戴凤冠,衣冠上的花纹也如同凤羽一般,足以以假乱真,magnificent 。

  男的穿着就朴素多了,一身玄色长衫,腰悬佩剑,神情冷峻。

  看到二人后,元烛立即上前一步,主动指着Qin Sang ,给他们介绍,“这位是来自碧鸠一族的Fellow Daoist Mingyue 。”

  “Fellow Daoist Mingyue ,这位是Flood Dragon Royal Family 的古衡Fellow Daoist 。这位是玄凤后裔彩衣Fairy ……”

  元烛给Qin Sang 介绍。

  这时,Qin Sang 逐渐恢复镇定,神色如常跟对方one after another paid respect 。听到他们的来历,心中不禁暗暗震惊。

  除了元烛和古衡,其他人竟都来自不同Monster Race 。

  这些化形demonic beast 的举止、礼数,都和Human Race 无异。

  众妖明显是以古衡为首,他摆摆手打断元烛,看了Qin Sang 一眼,frowned :“以前似乎没见过Fellow Daoist Mingyue ?”

  元烛微微一笑,道:“各族派进妖海的Fellow Daoist 不在少数,每一位都有各自的重任在身,没见过也正常。Fellow Daoist Gu 放心,Fellow Daoist Mingyue 的Profound Armor 符,我们都能感应到,他身上的Monster Qi ,也足以证明他的身份了……”

  众妖nodded ,如此精纯的Monster Qi ,确实做不了假。

  彩衣Fairy 有些好奇地问道:“Fellow Daoist Mingyue 既然成功混进来了,为何这么晚才到?”

  Qin Sang 心念一转,编了个理由,“在下不慎误入一处古禁制,费了一番功夫,才侥幸从那里脱身。”

  “Seven Kills Palace 里到处都是古禁,又是我们不熟悉的Human Race 禁制,出现意外也正常,好在时间还很充裕。”

  元烛出声打圆场,“至于其他Fellow Daoist ,估计not very hopeful 了。毕竟,得到jade talisman 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我们是在Immortal Cultivator 地界,随时可能遇到危险。Fellow Daoist Mingyue 赶到,我们就有八个,足以完成蛟王给我们的任务了,不必再等下去。古衡Fellow Daoist ,任务到底是什么,该跟我们说明了吧?我现在浑身难受,一日也不愿继续呆在Immortal Cultivator 地界,只想早早完成任务,好回去解开秘术,恢复真身。”

  后面一名brawny man in a low, muffled voice 附和,“Fellow Daoist Yuan 说得不错!他娘的,老子在妖海的时候,带着小的们,遇到Immortal Cultivator 想怎么杀就怎么杀。自从变成这副鬼样子,整天伏低做小,submit to humiliation ,受这个鸟气!”

  ……

  众妖感同身受,纷纷出声抱怨。

  古衡苦笑一声。

  “古某何尝不是如此?好在完成这次任务后,我们就能解脱了。诸位大王早就做出许诺,不会让我们白白受这些苦的,回去后立刻就会为我们恢复真身,并亲自帮立下大功的Fellow Daoist 化形。

  “任务其实很简单。

  “Fellow Daoists 上次回族以后,上报的消息,经过诸位大王仔细甄别,选定了三处地方。命我们将一座灵阵,布置在其中一处即可。

  “布阵所需之物,出于稳妥起见,我和彩衣Fairy 身上各有一份。如今我们两个都进来了,自然不用担心失败的问题。”

  听古衡说完,众妖对视一眼,其中一名问道:“是什么灵阵?听说Human Race 大兴,和Seven Kills Palace 不无关系,蛟王大人难道打算毁掉这处Human Race Holy Land ?”

  “我们也不知灵阵作用,是一座玄奥ancient formation ,我们只学会了布阵之法。不过,Seven Kills Palace 内仙禁无数,a trifling 灵阵,又是布置在外殿,impossible 毁掉这里吧?”

  彩衣Fairy 语气迟疑,说道。

  “何必管灵阵的用处?我等实力低微,还没有参与Monster King 之谋的资格,只需遵命行事即可。”

  元烛迫不及待,“Fellow Daoist Gu ,布阵地点选在哪里?”

  古衡扫了不远处的花immortal lake 一眼,“蛟王要求我等将灵阵布置在隐秘之处,且有古禁制,能阻挡布阵时的波动。另外还有其他一些要求,最后勉强符合的只有三处。让你们来这里会和,是有原因的,其中一处就在这花immortal lake 之中。”

  “花immortal lake ?”

  众妖张目looked towards 那片毒地,神色各异。

  元烛突然对Qin Sang 道:“Fellow Daoist Mingyue ,这里不会是你上报的吧?你出自碧鸠一族,在花immortal lake 肯定能来去自如。”

  Qin Sang 心中一紧。

  听了这么多,他已经猜出来大概。

  这些demonic beast 根本不是Shape Transformation Stage Great Demon ,而是用了不知什么秘术,变幻成人形,钻了baleful demon core 的漏洞,竟潜入Azure Wave Sea ,图谋Seven Kills Palace 。

  他暗暗懊恼,刚才完全是在自己吓自己,错失良机。

  那个命丧在冬冥寒焰火珠的aquiline nose 男子,本体极有可能是一头碧鸠。也是被派进Azure Wave Sea 的奸细,所以fleshy body 极强,会口喷poison mist ,身上没有法宝,只有Profound Armor 符、bone flute 和星螺等物。

  但让Qin Sang 不明白的是。

  碧鸠明明已经死于自己之手,这些demonic beast 为何完全不知情?

  他哪里知道,碧鸠Monster King 为避免麻烦,将碧鸠之死暗中隐瞒了下来,报给蛟王的,是根据以前从Human Race cultivator 得到捕风捉影的消息,胡乱编造的几条。

  知晓这些demonic beast 并非Shape Transformation Stage Great Demon 后,Qin Sang 仍然不敢轻举妄动。

  元烛等妖,气息最弱的也是monster core 后期。

  更令Qin Sang 忌惮的是,古衡和彩衣Fairy 方才展露出来的遁术,竟不逊色于自己。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