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ing The Immortal Dao Chapter 96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作者: 雨打青石

  第963章 湖底   Qin Sang 对Monster Race 的谋划兴趣不大,这些是两族Nascent Soul 应该关心的事情。

  他虽然并非Azure Wave Sea cultivator ,且一心想回Little Cold Domain ,但既然身为Human Race ,其实不排斥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若有能力斩杀这些Monster Race Spy ,他不会有丝毫留情。

  无奈众妖都是来自妖海各大Royal Family ,bloodline 不凡,每一个实力都极强。

  彩衣Fairy 和古衡,一个是玄凤后裔,一个出自Flood Dragon Royal Family ,都身蕴Monster Race Peak bloodline ,实力不可用常理度之。

  他们的遁术之强,让Qin Sang 心惊。

  等Qin Sang cultivation base 和fleshy body 双双breakthrough 后,遁术应该会胜过这二妖,眼下他却没有多少信心,能甩脱他们。

  一旦露出马脚,或者擅自行动,他将同时面对七位Peak expert 的围攻。

  他一直引以为傲的遁术,面对这些Great Demon ,发挥不出来。

  Qin Sang 本体、External Body Incarnation ,再加上透支后还未完全恢复的白,以及双头犼,也就能对付其中三个,而且不能保证胜算。

  这些Great Demon spiritual wisdom 不下于人类,impossible 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等着被雷劈,他们联手之下,《役雷术》的杀伤力有限。

  即便good luck ,找到出其不意的机会重创一两个。

  其他Great Demon 趁着Qin Sang 施展道术的间隙围攻上来,双拳难敌四手,服用Three Lights Jade Liquid 也很难有再次出手的机会,处境会很危险。

  眼下,他唯一能考虑的,是怎么完美伪装下去,千万别被发现weak spot ,然后找机会摆脱这些Great Demon 。

  Qin Sang 心念急转,飞快思索,怎么糊弄过去。

  这时,彩衣Fairy 开口了,indifferently said :“花immortal lake 里的那处地方,是我找到的,上次我在花immortal lake 找了许久,才找到这一处。你们不用担心,那里并非花immortal lake 底,毒素没那么厉害。你们几个,有谁不会辟毒之术,将这枚用千年蝮的毒腺炼制的medicine pill 服下,two hours 内可抵御烈毒入体。”

  彩衣Fairy 边说便取出一个jade bottle ,里面装着数枚花花绿绿的怪异medicine pill 。

  古衡和彩衣Fairy 并未服食medicine pill ,还有另外一个有着鬼车bloodline 的阴沉男子,也拒绝了medicine pill 。

  元烛和古衡同为Flood Dragon Race ,却毫不客气讨来一枚medicine pill 服下。

  彩衣Fairy 将jade bottle 递到Qin Sang 面前。

  Qin Sang 刚度过一次危机,心下一松,连连摆手拒绝。

  他暗自庆幸,幸好有肥蚕,否则伪装成碧鸠一族后裔,却连trifling poison mist 都挡不住,当场就露馅了。

  看到是借助medicine pill 辟毒,Qin Sang 心中secretly sighed 。

  若是法宝之类的辟毒之物,一旦动手,他轻易便能废掉一人,可惜血秽divine light 派不上用场了。

  等众妖服下medicine pill 后,古衡一声令下,纷纷催动遁术,悄然向花immortal lake 飞去。

  Qin Sang 有意落在后面,无奈众妖行动有序,彼此间相距不远,根本没有脱身的机会,只能等进入花immortal lake 之后,再寻找时机了。

  元烛非常健谈,和Qin Sang 并肩飞行,喋喋不休,幻想立下大功回去后获得奖赏,等度过Transformation Tribulation ,将是何等逍遥。

  Qin Sang 生怕露馅,不敢答话,只能唯唯诺诺。

  好在他们距离花immortal lake 不远,很快便来到其中一处入口。

  和另一个入口同样的古老木桥,空中飞舞着无数花瓣,梦幻般的景色,却暗藏致命剧毒。

  看到木桥,古衡用力一挥手。

  众妖停下。

  古衡silhouette 一晃,凭空消失,他隐匿暗处,在花immortal lake 附近略一查探,显出身形,招手让众妖过来。

  Qin Sang 并非第一次来花immortal lake ,上次却因崔吉之事耽误了时间,没能进去一观。

  花immortal lake 乃是令人become terror-stricken at the news 的三大毒地之一,却也是Seven Kills Palace 内,公认的最美之景。

  仿佛是映照在灿烂阳光下,花immortal lake 内明亮缤纷。

  粗壮的毒藻,最矮的地方也足有一人高,高大处如ancient wood 丛林,它们成片成片挤在一起,散发着点点绿色的荧光,如一片片绚丽的光海。

  有些毒藻含苞待放,大部分则已经盛开。

  花苞般的种子轻盈飞舞,在不知何处吹来的微风中,hua hua 地响着,幻化成一片花的海洋,盘旋着、涌动着……

  在木桥外,看到的分明是绿色荧光。

  走进木桥,映入眼帘的却是瓦blue 的天光,蓝得透明。

  恍惚间,他们还以为自己身处seabed ,而那些飞舞的花瓣,则是一只只美丽的水母,在海里游动。

  浓郁的异香溢入鼻腔。

  Qin Sang 立即命令肥蚕释放辟毒甲,香气来自于毒藻的花粉,也是剧毒源头,就连spiritual power 和Divine Consciousness 也会被剧毒腐蚀。

  其他demonic beast ,有的动作稍慢,突然开始剧烈咳嗽,连忙stimulate within the body medicine pill 之力,症状缓解,脸上还残留着心有余悸的表情。

  “花immortal lake 不易隐匿行迹,都警觉起来,遇到Immortal Cultivator ,直接灭口。”

  古衡coldly said 。

  众妖应是,从美景的陶醉中醒来,打量all around 。

  木桥簇拥在无数毒藻之间,极目望去,close and numerous 的毒藻一直延伸到花immortal lake 深处,看不到尽头。

  花immortal lake 并不平坦,内部有mountain range 隆起,此地明亮异常,视野却不知何故看不到很远,深处看起来是一片黑暗之景。

  到处都是毒沼,但危险不仅仅隐藏在毒沼下。

  空中花海之间,有时会有naked eye 难辨的涟漪闪过,那是古禁制存在的标志,没有人想去尝试这些禁制的formidable power 。

  彩衣Fairy 熟知路径,当前带路。

  木桥很长,延伸进花immortal lake 内部。

  他们很快来到木桥尽头。

  彩衣Fairy 警告了众妖几句,点足飞起,但她飞得很低,选择在毒藻之间飞行,众妖也学着彩衣Fairy 的动作,低空飞行。

  Qin Sang 混在众妖之间,眼神不安分,一直在向四处瞄,思索脱身的办法。

  有一条驱虎吞狼的毒计。

  或许可以一直混在众妖之间,送他们去见wasteland 上那名Nascent Soul ,等狗咬狗的时候,自己便能趁机脱身。

  Qin Sang 略一思索,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随时可能露馅,和这些demonic beast 接触得越久,风险越大。这样太冒险了,可能没等到离开Seven Kills Palace 的时候,就被围攻了。

  在Qin Sang 胡思乱想之时,穿过丛林般的毒藻,众妖逐渐深入花immortal lake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