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al Apostle Chapter 201

  第201章 谋划与惩治

  会客厅内。

  Zhou Jing 坐在主位,喝茶等待。

  不一会,一位贵人登门造访,此人穿着素white clothed 袍,衣服上隐约有着精美的绣,但颜色很浅,不仔细辨别看不真切,真应了那句低调中透着奢华。

  他一进门,便朝Zhou Jing 微微作揖。

  “见过御风daoist 。”

  “Young Master Sun 。”

  Zhou Jing 颔首,心中闪过此人的来历。

  这人叫作孙茂才,乃是江春Sun Family 的一员。

  这江春Sun Family 与富商Ye Family 不是一个等级,乃是真正的Aristocratic Family 豪族,所谓耕读传家,绵延数百年,如今族里有人在Imperial court 当大官,处在宁天府最上层的权贵序列。

  不过对Zhou Jing 而言没什么区别,都是买medicine pill 的客户而已。

  这种Aristocratic Family 子,修养自然不差,孙茂才落座后,没有直接表明来历,客气与Zhou Jing 攀谈起来,聊天联络感情。

  everyday all 有人拜访,Zhou Jing 业已习惯,算是日常活动了,也随口闲聊。

  说了一阵,孙茂才脸色一正,才谈起正事:
  “此番冒昧拜访daoist ,实则是有一事相求。”

  “你自说便是。”Zhou Jing 随意喝茶,淡淡回应,拿捏expert 姿态。

  孙茂才压低声音,道:“不知daoist 可曾听过庐河陈封之名?”

  Zhou Jing 眼皮也不抬,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吹着茶水:“略有耳闻。”

  “此人为非作歹,已进入江春地界,在各处县城游走作案,已有许多无辜之人遭了他的毒手,许多遭难的人家求到宁天府,我们各个家族怜其遭遇,决定相助,想请各路expert 出手除去此獠。daoist 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还望出手相助。”

  孙茂才作揖,诚恳开口。

  要我去干死陈封?
  Zhou Jing 看了他一眼,face doesn’t change 道:“那陈封是个martial artist ,非是Cultivation 中人,我一each person against each other ,不好对他动手。”

  孙茂才肃然道:“非也,那陈封武艺之高,已惊世骇俗,不像martial artist 手段,未必不是Cultivation 中人,请daoist 出手subdue monsters and defeat demons 。”

  说着,他再度躬身行礼。

  Zhou Jing 眯了眯眼,心里暗哼。

  陈封到处除恶,杀了不少豪绅,行事毫无顾忌,看来这些Aristocratic Family 权贵也都被吓到了,发现此人进了江春,生怕夜长梦多,于是想要暗地里谋划,弄死这种有威胁的草莽。

  他毫不奇怪Aristocratic Family 权贵怀有killing intent ,展开行动。

  作为绵延多年的利益阶级,这些Aristocratic Family 本能厌恶这种破坏他人无数代累积的家业的凶徒。Aristocratic Family 豪族用多年时间塑造好权力格局,让自己aloof and remote 的地位稳固,与草民分割成两种人,能持续性攫取收益享受好处,如今却有不讲道理的外力要打破他们立下的规矩玩法,自然要除掉威胁。

  于是一来二去,就求到了自己头上,御风daoist 偌大的威名,在他们看来,定能对付这催命阎罗。

  可惜这些人不知,自己就是正主儿……

  Zhou Jing 心中闪过诸般念头,面上却不露声色,calmly said :

  “也有道理,若此人来了宁天,有作乱迹象,Poor Daoist 不介意出手,可他未至此地,Poor Daoist 也不想耽搁时间主动寻他。贫cultivation 事作风,想必Young Master Sun 也是清楚的,就莫要再开口了。”

  “是在下冒昧了。”

  孙茂才心头一凛,连称不敢,果然不再提起这個请求。

  他也只是受家族命令来碰try one’s luck ,宁天权贵们也不觉得御风daoist 会答应做这种事,真正倚仗的其实是一群邀请过来助拳的江湖expert ,来问御风daoist 只是想着能不能多一个保险。

  虽然,御风daoist 表示不会主动出去追杀,但他至少得知了daoist 对陈封的态度——如果敌人来了宁天,daoist 便出手镇压,能护住城中豪族。

  得到这样的回应,孙茂才也算安心了。

  Zhou Jing un’ed ,状似随意,问道:“传闻中,这陈封strong as an ox 、武艺超群,你们要诛杀此人,可请了什么expert ?”

  孙茂才不疑有他,道:“都是江春与邻近各省的江湖名宿,比如吴山派Sect Master 沈三秋、Azure Lotus 派Sect Master 燕寒君、三江门sect master ……”

  他一连说了十多个江湖expert 的名号,都答应了宁天权贵的相邀,愿意办这件事。

  因为陈封团伙人数很少,非常灵活,大批官兵屡屡追捕,都奈何不得,反倒是领兵之人死伤惨重,让各地县城军官都become terror-stricken at the news ,追击越发敷衍。

  所以宁天权贵请来一堆江湖人,便是想用江湖刺杀的方法,解决陈封。

  许多Jianghu Sect 派想要发展,离不开豪绅的门路,多有巴结权贵的意思,就算不巴结也不敢得罪权贵,所以不介意当一回Imperial Court 鹰犬。

  Zhou Jing 把名号全都记下,听到吴山派的名字,心里暗自轻哼。

  吴山派……本来寻你们晦气还有些理亏,didn’t expect 你们倒是接了雇佣来对付咱,那咱日后去闹事可就心安理得了。

  Zhou Jing 故作思索之状,忽然从怀里掏出一瓶medicine pill ,放到桌上。

  “daoist ,这是?”孙茂才疑惑。

  Zhou Jing said without thinking :“此乃扬功丹,能在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内短暂提升Inner Strength ,Poor Daoist 偶然炼制而出,于我无用。我虽不离开宁天,但助尔等一臂之力却是无妨。”

  “Aiya ,many thanks daoist 。”孙茂才大喜,连连道谢,收下medicine pill 。

  Zhou Jing face doesn’t change 接受了道谢。

  这些日子又弄出了不少新Pill Recipe ,其中也包括辅助练武的medicine pill 。这扬功丹确实能短时间增强Inner Strength ,并非毒药……唯一的缺陷就是补得太猛了些。

  服药后全力厮杀动手,Inner Strength 会逐渐乱窜失控,可要是正常调息运功,却不会出问题,除非特意实验,否则平时副作用不会轻易遭人发现。

  作为一种爆发类的medicine pill ,这种功效着实相当微妙,他本来就是炼出来打算坑人的,以备不时之需。

  以陈封的武艺,不怕遭江湖人追杀,不过身边的同伙对上一堆江湖expert 或许会有点危险。而自己目前没有亲自降临过去,所以也就间接帮点小忙,聊胜于无,其实倒不怎么担心。

  毕竟陈封在this world 太强了,他还是挺放心的……唯一担心的是这Old Brother 杀的太兴起,把他的放置方案都扔到脑后了。

  同步率没有达到非常高的水准,apostle 的行动还是有点飘忽的。

  又说了一阵,孙茂才起身告辞,带着medicine pill 高兴离开。

  这时,管事走进厅内,小声道:“daoist ,二房的叶衡Young Master 想要见你。”

  “他来找我做什么?”

  Zhou Jing 挑眉。

  这叶衡是Ye Family 小辈,吴山派在宁天的branch lord ,曾受过他的惩治,后来对他毕恭毕敬,不敢造次。

  “叶衡Young Master 说,他吴山派Sect Master 来了宁天,想要结识daoist ,于是找他牵线搭桥,想问问daoist 是否愿意相见……”

  哎哟,刚说起他,这人就到了。

  Zhou Jing 心里一动,nodded :“那便见一见。”

  管事complied ,低头后退,出门传话。

  没过多久,叶衡便领着一个儒雅的blue robe middle age person 来到会客厅。

  叶衡进门,先恭敬行了个Junior 礼,随后才引荐身边的人。

  “见过daoist ,这位是我派的Sect Master ,沈三秋。”

  “hehe ,在下吴山派Sect Master 沈三秋,久仰御风daoist 大名,今日一见,daoist 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果然是name is not in vain 。”

  沈三秋微笑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行礼。

  Zhou Jing 打量了一眼沈三秋,动用侦测看了看attribute 。

  以this world 目前的标准来看,这人的attribute 蛮高的,确实是一流好手,可能因为修习了internal strength 心法,能量attribute 比绿林martial artist 明显高出一截,但也didn’t touch 到Second Rank 门槛。

  到了陈封面前,也就两三枪的事。

  Zhou Jing 心中了然,nodded and said :“沈Sect Master 客气了,请坐吧。”

  hearing this ,两人才落座。

  沈三秋主动开口,said with a smile :“我素闻daoist 大名,早有结识之想,可惜派中事务繁忙,最近才得闲拜会,还望daoist 勿怪。”

  Zhou Jing 摇摇头,道:“我听叶衡说,沈Sect Master martial arts 独步江春,有江春first sword 的雅号。”

  沈三秋抚须一笑,颇有些自矜,嘴里却道:“哪里哪里,都是江湖同道抬爱,让daoist 耻笑了。”

  Zhou Jing 主动抛了个话题:“我本是山野清修之人,对江湖了解不多,不知沈Sect Master 能否为我讲述一二?”

  沈三秋顿时来了精神,有些惊喜。

  他此行就是为了结交御风daoist 而来,别人有话问他,他求之不得。

  他赶紧清了清嗓子,将如今江湖形势说了一遍。

  Jianghu Sect 派如crossing river carp ,多是小门小户,而正宗的江湖Great Sect ,号称天下Eight Great Sects ,各有一套上乘的martial arts inheritance ,吴山派也是其中之一。

  这天下Eight Great Sects 里面,也有术法一道的入世Great Sect ,不过在江湖上的名声是通过outer sect martial arts 扬名的,与内部真传的术法无关。

  Zhou Jing 听郭海深说过江湖格局,不过老郭最清楚的是绿林形势,而论及对江湖的了解,自然不如沈三秋这等Great Sect Sect Master ,问问也无妨。

  沈三秋还说了不少江湖逸闻,为了引起Zhou Jing 兴致,讲得口干舌燥,颇为卖力。

  Zhou Jing 故作感兴趣听了一阵,将许多江湖expert 的名字都记了下来,当作陈封日后的挑战目标。

  随后,他心里一动,问道:“吴山派声名显著,不知门中都有什么martial arts ?”

  沈三秋paused ,said with a smile :“我吴山派共有十九项martial arts ,其中有六部martial arts 在江湖上名头最响,号称‘吴山六功’,分别是三路Sword Art ,一套拳掌,一套Lightweight Art ,以及一门心法。”

  “愿闻其详。”

  “咳,这三路Sword Art ,分别是水云Sword Art 、骤雨Sword Art 、雾江Sword Art ,分别以绵密、迅捷、变幻著称。一套拳掌是清风追云手,有五十六式变化,以近身缠斗、关节擒拿为主。一套Lightweight Art 叫做踏水无痕,能running 水面……呃,虽叫这个名头,但比不了daoist immortal art ,只是一些martial arts 小道。”

  说到最后,沈三秋语气讪讪,觉得自家Lightweight Art 的名字在Zhou Jing 面前,好似有点display one’s slight skill before an expert 的意思。

  Zhou Jing 不以为意,said with a smile :“那不知这一门心法,又有什么说道?”

  沈三秋定了定神,解释道:
  “我吴山派共有三门internal strength ,Disciple 入门都是修习‘吴山心法’,虽是入门心法,但在江湖上也是不俗的internal strength 了,能打好根基。而direct disciple 、门内Elder 等门中骨干,修习的则是‘水凝劲’,乃是我吴山派更好的internal strength 。至于吴山六功之一的心法,则是只有Sect Master 才可修习的上乘internal strength ,唤作‘流云细雨功’……”

  好的,many thanks 你提供的目标,我下次去吴山派,就找你拿这些martial arts 秘籍。

  ——如果你能在陈封手里活下来的话。

  Zhou Jing 暗自nodded 。

  几人又聊了一阵,Zhou Jing 这才端茶送客。

  沈三秋自觉聊得不错,与御风daoist 有了初步交情,下次来见面时,就能提出要求了。

  他心中愉悦,告辞离开。

  Zhou Jing 看了看天色,发觉为时尚早,便唤来管事,问道:
  “今天可还有人拜访?”

  管事看了看名帖,犹豫道:“有一位金大人,是Imperial Court 钦差,想要求见daoist 。”

  “钦差?”

  Zhou Jing 眼神一动,有了点猜测,让管事把人带过来。

  很快,一个面容隐隐带着倨傲的官员,来到了会客厅,正是金使者。

  “你便是御风daoist ?”

  金使者负手在背,上下打量Zhou Jing ,眼中透着浓浓的不信任。

  “不知这位钦差,见Poor Daoist 有何贵干?”

  Zhou Jing face doesn’t change 问道。

  金使者整了整衣衫,缓缓道:“本官此行为圣上秋巡之事而来,听闻宁天府内出了一位得道expert ,于是便特意过来考校一二。”

  “考校?”Zhou Jing 眉头一挑。

  金使者淡淡un’ed :“不错,免得有人蛊惑圣听,现在你把你的immortal art ,用给我看看,如若能过我这关,你才可继续留在宁……”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便看到Zhou Jing 大袖一扬。

  呼!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一股狂风凭空而生,迎面吹来,直接卷飞他的身子。

  只见金使者soar into the clouds and mount the mists 一般飞了出去,oh la la 一声挂在院子里的树上,整个人吓得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手脚乱动。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妖法?赶紧把我放下去,我可是Imperial Court 命官,钦差大臣!”

  金使者惊慌尖叫。

  Zhou Jing 从厅内走了出来,唤来吃惊的管事,淡然instructed :
  “待这人在树上挂满one day one night ,就把他放下来,扔到街上。”

  “明、明白。”管事赶紧nodded ,随即小心问道:“那他提前掉下来怎么办?”

  “那你们再把他挂上去,挂不满one day one night ,唯你是问。”

  说完,Zhou Jing 理都不理金使者,无视此人在后面慌乱大喊大叫,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扬长而去。

  他觉得自己换了个apostle ,性子慈悲了许多,不然这个家伙的脑袋已经变成挂件了。

  ……

  一天后。

  已经喊得嘶哑的金使者,终于被叶府家丁放了下来,有些脱水,奄奄一息。

  “Monster Dao ,Monster Dao !安敢如此对待Imperial Court 钦差,我定要启奏圣上,治你的罪……”

  金使者被叶府家丁架着,已有些神志不清,喃喃自语。

  很快,家丁带着他来到叶府门口,开了侧门,往外一扔。

  扑通!
  金使者直接摔在大街上,额头都蹭破了。

  all around 正在排队聊天的百姓看到这一幕,大为讶异。

  “这人怎么了,你们叶府为何丢他出来?”

  叶府家丁said ill-humoredly :“这家伙对daoist 出言不逊,遭daoist 惩治,挂在树上one day one night 。”

  话音落下,周围百姓脸色顿时变了,looked towards 金使者的眼神,没了此前的好奇,只剩下嫌弃。

  “so that’s how it is ,那确实该打!”

  “呸,哪来的浑人,竟敢冒犯daoist !”

  不少百姓吐口水,pointing fingers ,任由金使者有气无力躺在街上,竟无人上去搀扶。

  与此同时,面嫩道人与沧桑道人,也在府外排队等着求见Zhou Jing ,看到此景,不禁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沧桑道人小声道:“Senior Brother ,这御风daoist ,不像个好说话的。我们去探他的底,会不会也被他扔出来?”

  面嫩道人没有回答,而是看着群情激奋的百姓,目光闪烁:“此人在宁天府民间声望如此之隆,应当是他刻意经营所致,不知此人究竟有何图谋……”

   推书《深渊:超级文明降临》。

    简介:Earth 过去曾被immortal dao 文明与魔法文明照映,留下许多inheritance 。

    但随着银河系在宇宙中移动,Earth 脱离了两个文明照映的范围。没有高等文明的照映,蓝星无法自我产生高等能量,两种体系也因此没落。

    而现在,蓝星随着银河系的旋转,跨入了深渊文明照映范围的边缘。高等能量再次复苏,沉寂的超凡力量再次散发起动人心魄的光辉。

    然而,这一切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当红月升起,黑雨降临,灾难也随之来临。

    庄函:原来撸猫才是超凡崛起的正确姿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