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al Apostle Chapter 202

  第202章 意料外的招揽
  闹剧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有一群人匆匆赶来,将金使者抬走,叶府外的百姓这才平静下来。

  御风daoist 坐镇宁天府数月,如今在百姓in mind 地位极高,便是有市井之徒私言冒犯,都会遭左邻右舍嫌弃。

  两名道人目送金使者被人抬走,才收回目光,安心排队。

  过了一阵,队伍终于轮到他们,面嫩道人向管事递上求见的名帖,以及两份度牒。

  管事看了眼两人的道士装束,又仔细查了查度牒,脸色顿时一正:“两位是Cooling Mountain 的道士?”

  面嫩道人作揖,道:

  “不错,Poor Daoist 妙虚子,这是我Junior Brother 玄元子,我二人特来求见御风daoist 。”

  “二位道长稍待,我去禀报daoist 。”

  管事告罪一声,赶紧带着名帖回了府内。

  Cooling Mountain 正心道,这乃是天下闻名的显世道派,乃当世道家正宗之一,受过Imperial Court 许多册封,管事也不敢怠慢。

  两位道人等了一会,管事才重新回来,恭敬道:
  “二位道长有请,随我去见daoist 。”

  “有劳了。”

  妙虚子颔首,心中稍sighed in relief 。

  自身来自Cooling Mountain ,这个身份在道人间equivalent to 金字招牌,不过在这个mysterious 兮兮的御风daoist 面前,他也不知好不好用,如今得知御风daoist 愿意见他们,他这才安心了。

  两人跟着管事进入叶府,一路穿廊过院,终于来到会客厅。

  一进门,两人便看到端坐堂内的Zhou Jing ,异人异相,profound mystery 。

  “Poor Daoist 妙虚子(玄元子),见过Fellow Daoist 。”

  两人一同作揖行礼,暗自打量Zhou Jing 。

  妙虚子眼中清光闪动,望气观之,发觉Zhou Jing 一身Wood Spirit 之气由内而发,不禁心头暗惊。

  果然是道法自然realm ,那魏老道没胡吹大气……世上果真有这般cultivation 之人。

  幸好他有心理准备,所以表情倒没什么变化,掩盖着心思。

  Zhou Jing 也在观察二人,颔首道:“二位道长有礼了,请坐。”

  他听清灵派的魏子夫说过,天下五大入世道派,这Cooling Mountain 正心道便是其中之一,有术法真传,擅长观星、卜算、望气、堪舆、talisman 、祈禳。

  所以当管事递上名帖之时,Zhou Jing 便起了心思,打算邀二位道长来见面。

  Cooling Mountain 地处中原地区,如今有两位道长南下拜访自己,多半是自己一个没有来历的mysterious 道士扬名,终于引起了这些真传道派的注意,所以派人来打探一二。

  自己这個dressed up as God, playing the Devil 的身份确实好用,不用自己到处跑断腿,Three Doctrines and Nine Philosophies 自行找上门。

  待两人坐下,Zhou Jing 便问道:
  “Cooling Mountain 正心道之名,我也有所耳闻,不知二位Fellow Daoist 有何来意?”

  “御风daoist 名传天下,我二人心中敬仰,特来结识一番。”

  妙虚子答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大路货理由,十人里面起码有七个都是这么讲的。

  Zhou Jing 暗自撇嘴,心中自然不信,嘴里却说着习惯成自然的场面话:
  “不过虚名而已。”

  两人接着攀谈了几句。

  这时,妙虚子这才咳嗽一声,问道:

  “听闻daoist no Sect, no Faction ,道法自成,此事可是真的?”

  Zhou Jing 挑眉:“不错,Poor Daoist 山野清修,感悟自然,术法自成。”

  妙虚子恭维道:“daoist shocking and stunning ,实在令我等敬佩。”

  paused ,他话题一转,问道:

  “不知daoist 仙乡何处?”

  “红尘来处,不愿再提。”Zhou Jing 摆手。

  妙虚子踌躇了几息,这才低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不知daoist 可精通卜算之术?算过自身命格?”

  “这却是未曾,不知Fellow Daoist 想说什么?”

  Zhou Jing 心中越发好奇这人的来意。

  妙虚子said resolutely :“我正心道擅观星卜算,有一门术法唤作‘天元大算’,能测吉凶、推命途,Poor Daoist 在此道浸淫数十年,颇为精通,曾冒昧为daoist 算过一次,发现daoist 命格奇异,无果无因……”

  说完,他紧紧盯着Zhou Jing ,不愿放过Zhou Jing 脸上最微小的变化。

  然而Zhou Jing 压根不遮掩,露出一脸好奇之色,感兴趣道:“竟有此事?Fellow Daoist 细细说来。”

  妙虚子定了定神,解释道:“这般命格世所罕见,不知缘起命终,多为奇人异士,我派先人曾用天元大算发现此事,录入典籍,至今一百多年间,再无发现任何一人,直至daoist 横空出世……”

  Zhou Jing 心头一动,暗自惊奇起来。

  一百多年前……貌似就是主world 探索者第一次与this world 交汇的时期。

  假如这人说的是真的,莫非这个叫作天元大算的术法,可以一定程度察觉outsider 与本world 土著的隐秘差别?

  看来this world 的超凡之力虽在萌芽阶段,可一些mystical place 也逐渐显露了。

  Zhou Jing 的思路不禁展开了。

  要这样的话,主world 探索者或许也有相似的超凡能力,可以辨别土著与同类的差异,让探索者在土著中无法藏身,从而揪出各种潜伏的人手。

  不过Zhou Jing 又回想了一下探索者课程的案例,觉得即便有这种超凡辨别能力,也只是锦上添花。

  因为在许多Star Realm ,探索者的人种和土著本身就有差异,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拥有丰富的超能力也是探索者一个显著特征。

  另外,Star Realm 对于不同超凡能力的适配性也是限制,比如这天元大算,在this world 能察觉outsider 与土著的差异,可到了other world 或许就失效了,其他手段也是同样的道理。

  ‘不过,目前主world 即将交汇的位面,只有this world ,我若是能学会这天元大算,那等探索者进入,我就能轻易从人群中找出他们……如果这Cooling Mountain 道人没诓我的话。’

  Zhou Jing 心思活泛起来。

  只是,这Cooling Mountain 道士为何开诚布公告诉自己,却是用意不明。

  Zhou Jing 心念闪动,nodded and said :

  “so that’s how it is ……不过命格再怪异,我也是我,Poor Daoist 并不介怀。但此事应当是Cooling Mountain 世代相传的秘辛,不知道长为何轻易相告?is it possible that 我这种命格之人,还有什么说道?”

  hearing this ,妙虚子脸色一正,肃然开口:
  “我派先人曾言,当初心有顾忌,未能结识这般命格之人,实乃憾事,于是留言告知后世子弟,若是再遇到这般命格之人,便要与之相交。”

  然后再近距离观察研究是吧……

  Zhou Jing 暗自吐槽。

  这Cooling Mountain 的作风,原来是喜欢“搞科研”吗?

  那要是以后探索者进来,这Cooling Mountain 与之接触,让探索者也学会这天元大算,那么探索者就会误认为自己的apostle 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了……

  唔,倒是有利有弊,不用土著身份dressed up as God, playing the Devil ,被误以为是探索者身份,也许更能深入了解探索者内部状况,甚至展开忽悠。

  ‘不过,那也得探索者精通天元大算才行,探索者不像我的apostle 有修习加速,不知要学多久才能正常使用,说不定要像这妙虚子自称的浸淫数十年才行。’

  Zhou Jing 默默记下此事。

  这时,妙虚子took a deep breath ,话锋一转道:

  “daoist shocking and stunning ,self-taught ,只是即便有这般才能,闭门摸索也是half the results for twice the effort ,不如通晓更多术法以作参考,更有利于bringing forth the new through the old ……”

  Zhou Jing 眉头一挑:“Fellow Daoist 此言何意?”

  妙虚子豁然起身,郑重作揖:

  “我此行拜访daoist ,还有一事,便是相邀daoist 入我Cooling Mountain 门庭,与我正心道当代道魁同辈。”

  他此番造访宁天,有几个任务,一是打探Zhou Jing 的cultivation ,是不是与传闻相符,有没有邪派中人的迹象。

  二是遵照sect 之令,结交这种无果无因命格之人。

  ——至于理由,当然不仅是先辈遗命。

  Cooling Mountain 信奉气运之说,时常观星,发觉帝星飘摇,认为乱世将出,觉得这种命格之人多是有Great Destiny ,必在乱世中有所作为,于是提前下一头注作个保障,先为自家道派攀上一个气运之人。

  而第三嘛,就是看上了Zhou Jing 手里的呼风术法。

  当然,他们Cooling Mountain 是正道,并不强取豪夺,正好这御风daoist no Sect, no Faction ,所以打算收编此人,大家成为same sect 。

  也不是什么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而是真心实意的招揽,因为御风daoist 拥有“自创术法、establishing the sect ”的才能。

  而一个Sect 什么最重要……人才!
  只要成了same sect ,御风daoist 未来的成就,Sect 都能分到声望。

  Cooling Mountain 想要Zhou Jing 手里的呼风术法,也不吝啬将自家真传术法教给他——这人才能不下于various sects Ancestor Master ,若是能改良他们inheritance 的术法,流传下来,那Sect 就更赚大了。

  这波就是双赢!

  Zhou Jing 颇为讶异,心里稍加思考,大略明白了Cooling Mountain 的打算,才发觉此事好似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这Cooling Mountain 把握着道门正宗之名,看上了我这人与术法,行事倒是堂堂正正,不介意收编外人,破格传出术法……确实有些格局。’

  他暗自分析利弊,eyes flashed ,反问道:
  “我若是不加入,又会如何?”

  妙虚子坦诚道:“那也无妨,我Cooling Mountain 仍然想与daoist 结个善缘。”

  Zhou Jing 沉吟一阵,缓缓道:
  “Cooling Mountain 颇有诚意,不过此事,我还需斟酌,暂时无法答复于你,在此期间,二位Fellow Daoist 暂且在宁天住下吧。”

  “应当如此,还望daoist 考虑一二。”

  妙虚子立马答应。

  双方又细说了一阵,妙虚子二人留下了住处地址,才暂且告辞。

  Zhou Jing 目送两人出门,喝了一口茶润润嗓子,目光闪动。

  他对Cooling Mountain inheritance 的天元大算,颇有兴趣,心中倾向于入伙……咳,入门。

  只要入门,正心道让他和当代魁首同辈,equivalent to 代Ancestor Master 收徒,地位很高,待遇不错。

  借了Cooling Mountain 的名头,对自身的影响力也是一种提升。比起“野道人”这一来历,当然是正宗道门的认证更为好使,对忽悠皇帝的计划也有好处,这玩意就equivalent to “正经编制”。

  至于多了一个Sect 头衔,Zhou Jing 浑不在意。

  以他的本领,入门也不会受制于人,多半能成为一个在外的散人,只要不为非作歹,Cooling Mountain 对他结交权贵的事说不定乐见其成。

  况且,他目前没有establishing the sect 的想法,这是个大工程,光有术法不够,还要通晓各种道家典籍,编出一套理论来,他真不太懂这套玄乎的玩意儿。

  ——就算要“创业”,也得先入职一个大企业,弄清行业玩法,借鉴成功者的先进经验。

  “有意思,这Cooling Mountain 有些门道……”

  Zhou Jing 眯眼思索。

  ……

  另一边,金使者被人重新接回了赵兴安府上,稍微休养一番后,才勉强恢复了过来。

  “可恶可恨!这等Monster Dao ,竟敢如此待我!”

  金使者脸色仍旧苍白,愤愤不平。

  赵兴安hehe 道:“那御风daoist 性子古怪,金大人莫要与他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不知金大人此行可见识了他的本领?”

  金使者缓过气来,瞪了赵兴安一眼:“好你个赵知府,故意撺掇我上门,自个儿却躲在家里,便是想看我丢丑吧!”

  赵兴安大笑摆手:“金大人可错怪我啦,我一早便说过,这御风daoist 有真本领,只是大人不信,非要亲眼见证,怎么能怪本官未曾提醒?”

  金使者有心发作,可也自知理亏,又不愿太过得罪赵兴安,只好snorted ,不再纠结。

  他定了定神,暂且压下内心的不满,frowned :
  “这道人不知从何而来,倒是真有些古怪的本领,但越是如此,越不能让他轻易去见圣上,不然他如此乖戾,一言不合便行刺圣上,那我们都是要掉脑袋的。”

  赵兴安也收了笑容,looked thoughtful :“御风daoist 在宁天数月,结交权贵,也未见他有什么恶意……不过,你此言也不无道理,是要谨慎一些。”

  寻常assassin 无法携带兵器靠近圣上,可御风daoist 自带术法,如果真有歹心,被圣上召见了,随时都能行刺,皇上的安全无法保障。

  赵兴安当初上奏折,向皇帝禀报此事,是因为御风daoist 名气传开后,难以遮掩,总会有其他官员上奏。

  于是赵兴安担心自己作为当地知府,没有奏明此事,反倒让别人先上了奏折,会有人借题发挥弹劾他有隐瞒之举,然后扩大问题让圣上猜疑他normally 里是不是真的有许多事情隐瞒不报,从而失去圣眷……他毫不怀疑其他党派的政敌会这样给他泼脏水。

  因此他便如实上报了御风daoist 的存在,但并未写出推崇之言,只是贯彻一地知府的职责,写成当地见闻,真假供圣上与朝臣自行判断。

  所以事实上,赵兴安并不是特意为了御风daoist 牵线搭桥,不管皇上日后是否召见此人,他都想先摘开自己。

  当然了……如果御风daoist 得到了皇上赏识,他也不介意改换态度,跳出来邀功。

  金使者不知赵兴安心中诸般念头,said solemnly :

  “最好能找个由头,让这道人暂且离开宁天,不让圣上有机会召他入宫。或是暂时污了他的名声,压下他的声望,让圣上对他失了兴致……这些事务便交给赵知府了,圣上不日便至宁天,我还要启程回去禀报吕相。”

  “……好。”

  赵兴安came back to his senses ,hehe 一笑,打定主意不掺和进去,这段时间和Zhou Jing 保持距离。

  皇上我当然cannot afford to offend ,那御风daoist 我就惹得起了?

  咱可不想被这种expert 记恨,和你一样挂到树上,被风吹个one day one night ……多冷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