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al Apostle Chapter 203

  第203章 抵达与听闻

  接下来一段日子,府衙严管治安,等待皇帝驾临,宁天府calm and tranquil 。

  每日来攀交情的权贵,不知为何少了许多,Zhou Jing 清闲不少,除了pill concocting cultivation ,便是与妙虚子、玄元子二人交流,询问些Cooling Mountain 正心道的事宜。

  他虽然没有敲定加入Cooling Mountain ,但言语间透露出了这样的倾向,妙虚子很乐意作答,将sect 的一些情况如实相告,比如inheritance 了哪些术法典籍、本代有True Disciple 几人等等。

  交往间,Zhou Jing 也了解了两人在Sect 中的地位。

  Cooling Mountain 如今传了二十一代,而当代正心道魁首是第十九代Disciple ,妙虚子和玄元子都是魁首的Junior Brother ,同为十九代Disciple ,对于Cooling Mountain 的新Disciple 来说是Martial Ancestor 的辈分,地位不低。

  而正心道历来有个传统,一些术法True Disciple ,拥有自己的Dao Protector ,玄元子便是妙虚子的Dao Protector ,不通术法,习练武艺,身手出众。

  虽是术method 派,但Cooling Mountain 带有玄门特色的martial arts 绝艺,在此方world 同样不凡,只是正心道很少参与江湖之事,所以虽为五大入世道门正宗之一,却不属于江湖Eight Great Sects 之一,对普通江湖人而言,equivalent to “隐世”expert 。

  兴许是觉得些许武艺,在Zhou Jing 这等掌握呼风immortal art 的得道expert 眼中not worth mentioning ,所以这玄元子也不吝啬展示自身martial arts ,一柄long sword 耍得如月华纷舞,movement method 缥缈灵动,拳掌轻飘飘,但劲力吞吐间,竟可open stele and split stone 。

  Zhou Jing astonished 发觉,这其貌不扬的老道,在martial arts 方面,竟是他在this world 迄今为止见过最厉害的,比那什么沈三秋厉害多了,估计能抵挡陈封五六枪。

  而据两人所说,像这样身手的Dao Protector ,Cooling Mountain 上还有六七个。

  ……看来这种术法、武艺兼具的Sect ,比一般Jianghu Sect 派更容易出Peak expert 。

  日子就在耐心的等待中,一天天过去。

  天气阴凉,细雨频频,枫叶渐黄,秋色日深。

  在金黄渐渐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时,南下的Great Xia 皇帝,终于抵达了他忠诚的宁天府。

  ……

  city gate 大开,Imperial Guard 拱卫的龙辇进入宁天府。

  几个骑马的御前侍卫当先开道,内侍跟在后面净水泼街。

  龙辇两侧是手持长戈的Imperial Guard 士,身材高大,丰神俊朗,铠甲精良。

  而Great Xia 皇帝乘在龙辇上,身边有Court Eunuch 支着伞盖、打着扇子。出城迎接的宁天府官员权贵,则亦步亦趋跟在龙辇旁边。

  “圣上出巡,闲人退避!”

  有Court Eunuch 扯着嗓子高喊。

  龙辇所过之处,街面百姓crash-bang 跪倒,诚惶诚恐moved towards 皇帝的方向拜伏,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高呼万岁。

  排场大,才能显出Imperial Family 威仪。

  Great Xia 皇帝就这么招摇过市,一路进入宁天府中央的行宫。

  叶府之中,正在打坐冥想的Zhou Jing ,听到管事传来的消息,不禁睁开眼,eyes flashed ,
  “这个逼终于来了……”

  Zhou Jing took a deep breath 。

  就看自己数月来积累的事迹与声望,能不能引起这Dog Emperor 的兴致了。

  比起自己主动上门显圣,自然是皇帝召见,并有各路权贵推荐,更为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

  只要能接触到权力中枢,比尔这个apostle 的路线,就能进入正轨了。

  ……

  秋巡不是一回两回了,从北边带来的Imperial Guard 、Court Eunuch 、宫女,轻车熟路在行宫里安顿下来,继续各司其职。

  “还是南方气候舒爽,relaxed and joyful ……”

  御花园内,皇帝闲逛散步,took a deep breath ,表情轻松。

  可惜,若是能迁都至宁天府,在此长居便好了。

  念及于此,皇帝收敛了笑意,心头烦闷。

  迁都的事情提了好几回,然而朝臣尽数反对,就连左右二相也不赞成,他也不好一意孤行。

  sighed ,皇帝唤来近侍,要求召见赵兴安与宁天府内一些顶层权贵,打算问问本地天子之观的工程进度,以及顺便问问近日本地有什么传闻。

  近侍匆匆下去吩咐。

  没过多久,赵兴安与几位宁天顶层权贵,都来进觐皇帝,他们此前一直在宫外候命。

  “pay respects to Your Majesty ,吾皇万岁absolutely 岁。”

  “诸位爱卿平身。”

  皇帝抬了抬手,让几人站起来。

  接着,他looked towards 赵兴安,问道:“宁天府左近的天子之观,建得如何了?”

  ”Reporting back to 圣上,两座崇圣塔已完工,观天楼、太御坛则还未完成……”

  赵兴安赶紧回答。

  皇帝皱眉,不甚满意:“太慢了,这般下去,全部天子之观何时才能全部建成?”

  “还请圣上恕罪。”赵兴安立马低头。

  皇帝shook the head 。

  天子之观在各地兴建,遍布天下,但位置不是乱选的,而是按照Heaven Inspection Department 多个风水堪舆Master 合力定下的天下Dragon Vein 走势而建。

  这些天子之观,全都坐落在Dragon Vein 的重要节点,是为“formation eye ”,如果有俯瞰的地图,将这些天子之观连起来,能形成一条龙形,每种建筑就好似不同的部位。

  按照Heaven Inspection Department 的说法,当所有formation eye 建成,便能镇住Dragon Vein ,使Great Xia Dynasty 气运连绵千年,而鼎定这份功业的天子,功绩可追太祖。

  而宁天府便是Dragon Vein 的一处关键节点,根据Heaven Inspection Department 的说法,要建有数座天子之观才能镇住。

  问了一阵天子之观与当地府衙的事务,皇帝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
  “赵爱卿之前上奏,说宁天府来了一位能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的得道expert ,此人如今怎样了,给朕说说。”

  赵兴安定了定神,不偏不倚如实相告,将御风daoist 民间流传的踏江入宁天、风卷玉临河、Azure Dragon 冲霄汉等事迹讲了一通,还说了此人留在宁天寻访天机的事情。

  “真有这等奇人?”

  皇帝来了兴趣。

  旁边一位老迈权贵nodded ,中气十足道:“此人不仅能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还会Dao of Alchemy ,能炼一种长寿丹,可调理身子、绵延寿数,我已亲身试过药,颇有效用,精神越发矍铄,此行便带了一瓶,正打算进献圣上……”

  此人从怀中拿出一瓶medicine pill ,交给一旁的Court Eunuch ,由Court Eunuch 转交给皇上。

  皇帝好奇打开药瓶,从中倒出几颗晶莹水润的yellow pill ,色泽好似田黄石一般。

  “将this medicine take along to withdraw ,让御医试试成色。”

  皇帝自不会随意服用来路不明的medicine ,扭头吩咐近侍。

  随后,他打量几人,问道:“你们都结识了这御风daoist ,此人品性如何?”

  “此人是山野清修之人,乃一idle cloud wild crane ,处事讲究缘法,一副expert 做派……”

  另外一名权贵细细讲了一遍。

  皇帝听完,沉吟一阵,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这等奇人异士,若是不见,倒有些可惜……传朕口谕,明日召这御风daoist 入宫觐见。”

  他心中颇为惊奇,这mysterious 兮兮的御风daoist 究竟是什么门道,竟横空出世。

  而长寿丹的存在,更是让他怦然心动,忍不住想弄清楚。

  正好,自己出行带了Heaven Inspection Department 的expert ,明日便陪同寡人一起见见这御风daoist ,看究竟true or false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