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al Apostle Chapter 237

  第237章 请求

  道观之外,几个高矮胖瘦各有特色的大汉站在门口等待。

  每个人脸上都有着刀砍斧凿般的风霜之色,will know when you see it 常年在外征战,正是天王寨entire group 。

  为首者是寨主卢龙川,其余几人则是山寨里能排上号的头领,受召进京接受封赏。

  “我们与御风daoist 素无往来,也不知他愿不愿意见我们。”

  项天杰小声嘀咕,语气犹疑。

  卢龙川shook the head :”Not good 说,这人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极受恩宠,地位非我等可比拟,未必有兴致见我等。”

  闻言,旁边一个样貌粗鲁的大胡子不满了,loudly said :“big brother 这话也太自轻自贱了,左右不过是个old facetious ,big brother 要是想见,我这便冲进去把他逮出来!”

  “二虎不得无礼!”

  卢龙川当即呵斥,paused ,said solemnly :“这御风daoist 天下闻名,据传有Great Divine Ability ,乃是当世expert ,你给我收了性子,不可冲撞于他!”

  “什么expert Divine Ability ,我从没见过,多半是假的,都是一个脑袋,一锤子砸瘪了,照样是个死。”二虎whispering ,满不高兴。

  此人名为石虎,小名二虎,擅使双锤,在山寨里常负责冲锋陷阵,是个性子粗鲁的浑人。

  “二虎,等会你莫要开口了,免得得罪了人家。”一个文士开口,轻摇手中竹扇,said with a smile :“这御风daoist 在京中transcendent position ,哪怕是秦相也要给他三分薄面,我们若是能与他搭上关系,得他在圣上面前美言几句,日后好处无穷。”

  “military advisor 既然这般说,那我待会不说话便是了。”石虎哼哼唧唧,表现得倒是挺尊敬这文士。

  这文士名为孙荣,乃是天王寨的三头领,是山寨总military advisor 。

  此次众人前来拜会御风daoist ,便是他极力促成的。

  卢龙川压低声音,问道:“military advisor ,拜会结识御风daoist 也就罢了,我们与他无亲无故,must 请他出山?”

  孙荣脸色一正,nodded 道:“不错,此次我们平匪有功,虽有封赏,可Imperial Court 也要求我等明年开春去湖阳剿匪,此行必须请expert 助力,否则前途渺茫!”

  说着,他paused ,继续道:

  “燕北、泰东匪寇横行,幸好我等曾是北地Greenwood Dragon 头,能降服的都降服了,该灭的都灭了,剩下的都是散兵游勇,平这两地算是有惊无险……可那湖阳不同,乃是天下一等一的险恶去处!

  那陈封有着盖世武勇,麾下龙王寨也有十万人马,而且湖阳水网密布,我们不善水战,又长途行军人困马疲,对方却水师强横、以逸待劳,这般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弄不好众brother 都会断送在那里……所以若是不能请expert 出山帮忙,此行我等bode ill rather than well 。”

  众人纷纷nodded 。

  此次贸然拜会,除了结识人脉,另一个目标便是请这位expert 帮助他们剿灭匪患。

  毕竟那“龙王”陈封的martial power shaking the old illuminating the new ,若不能找到克敌之法,他们实在觉得没胜算。

  假如这御风daoist ,真如传闻中所言一样掌握着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的仙家method ,那或许是这世上少有的能对付陈封的人了。

  “希望他不是欺世盗名之辈……而且还愿意见我们。”

  项天杰叹气。

  这时,知客道人走了出来,招呼众人:“我家Master 有请,诸位随我来。”

  天王寨entire group 顿时relaxed ,赶紧进入道观,跟着道人转过几个院子,很快便到了主屋。

  众人一进去,便看到了诸位上道士打扮的Zhou Jing ,one after another saluted 。

  “见过Divine Firmament 风灵daoist 。”

  “不必多礼。”

  Zhou Jing 摆了摆手,目光在这些人山上one after another 扫过,最终落在卢龙川身上,slightly smiled 。

  “我在京中,久闻卢寨主受Imperial Court 招安,迷途知返,今日才有幸得见。”

  卢龙川一愣,didn’t expect 此人这么客气,顿时受宠若惊,拱手回应道:“daoist 名满天下,我素来敬仰,今日贸然登门拜访,望daoist 莫怪。”

  两人商业互吹了一小波,紧接着Zhou Jing 招呼大伙儿入座,让Disciple 给众人奉茶。

  聊了一阵,众人算是认识了。

  发现这得势的御风daoist 并不arrogant and overbearing ,反而颇为和善之后,天王寨entire group 心里一定,也没了那么多顾虑。

  孙荣朝卢龙川使了个眼色。

  卢龙川了然,润了润嗓子,话锋一转,said resolutely :

  “frankly ,我等今日上门,正是有求于daoist 。”

  “但说无妨。”Zhou Jing face doesn’t change 。

  卢龙川语气严肃起来,道:“官家下旨,令我等前去湖阳剿匪,那匪首陈封武艺超绝,麾下水师兵精将广,我等恐怕并非敌手,会坏了Imperial Court 大计。思前想后,唯有daoist 才有本领降住此人,所以特来请求daoist 襄助我等。”

  Zhou Jing 听完,表情却是毫不意外,笑着反问道:“官家可有下旨,让Poor Daoist 随军出征?”

  “这倒不曾……”

  “嗯,此事既与我无关,那Poor Daoist 为何要帮助尔等?”

  Zhou Jing 语气at a moderate pace 。

  卢龙川叹气:“我知此事突兀,只是那陈封祸乱湖阳地界,已成Imperial Court scourge ,假以时日必成附骨之疽,于江山社稷无益……我曾听闻,daoist 出世是为寻访天机护佑太平,这陈封魔头有害于百姓,正需要搭救,我等却不是对手,只好寻求帮助,这才自行上门。”

  孙荣起身,躬身行了一个大礼,插嘴道:“还望daoist 看在黎民百姓的份上,出手降魔。”

  Zhou Jing 笑吟吟脸色不变。

  他随手一甩浮尘,环视众人,suddenly asked :“我听闻那陈封在湖阳为民伸冤,号称will 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尔等也曾是绿林之辈,亦有相似行径,不知你们如何看待?”

  众人complexion stiffened ,有些哑然。

  孙荣则是face doesn’t change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这般行事,虽说逞了一时之快,却坏了世道规矩,看似善义之举,实则有失考虑。Imperial Court 自有法度,若屡屡无视之,自行使用刑罚,那样Imperial Court 秩序一坏,民生更为多艰,混乱凋敝。我等混迹绿林多年才明白这个道理,最终迷途知返,受Imperial Court 感召为国效力,那陈封却一意孤行,实乃bringing calamity to the country and the people 之举,理当制止。”

  “言之有理。”Zhou Jing nodded with a smile :“既然伱有这般见识,Poor Daoist 愿出手助你。”

  闻言,卢龙川and the others 面露喜色。

  但这时,Zhou Jing 话锋一转,缓缓道:

  “不过,我负责为官家pill concocting ,官家未必愿意让我离京。不如你们正式递上折子,请求调派Poor Daoist 随军出征,经由上朝时群臣商议,若官家同意,我便出山相助。”

  “这……”

  卢龙川面露难色。

  他们normally 里并没有资格上朝,此次进京论功行赏才得以面圣,不久前已经见完了,所以现在想递折子让群臣商议,也不是轻易能做到的。

  见状,Zhou Jing shook the head ,道:“我虽有心相助,可也得官家nodded ,Poor Daoist 便等各位的好消息了。”

  说完,他端茶送客。

  卢龙川and the others 识趣,只好告辞离开。

  entire group 出了道观,看着大门闭上,这才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起来。

  石虎怒哼:

  ”hmph ,这old facetious 说的好听,我看就是不想帮忙,又不愿落人口实,便用这借口来搪塞!他长得怪模怪样的,说不定当了皇帝老儿的男宠,才有这般high position and great wealth ,那皇帝老儿怎会让他做这般苦差事?”

  “住嘴,不准胡言乱语!这里岂容你这憨货撒野?!”

  卢龙川吓了一跳,大怒呵斥。

  “不说就不说。”石虎扭过头去,兀自愤愤。

  卢龙川气得胸膛起伏,好一会才平复下来,looked towards 孙荣,frowned :

  “military advisor ,你看这……”

  孙荣摇着竹扇,pondered then said :“daoist 已经答应,只差征得官家同意……寨主,看来咱们须得拜会秦相了。”

  卢龙川闻言,微微sighed 。

  秦松是当朝七贼之一,同时一直是他们天王寨在京中的门路。如果有选择,卢龙川也不想走奸臣的关系,可木已成舟,他们也只能仰秦松鼻息行事了。

  另一边,道观主屋中。

  Zhou Jing 送走天王寨entire group ,坐回原位慢慢喝茶,眼神变得玩味起来。

  “过去和陈封会面……也不错。”

  他答应天王寨entire group 的请求,自有一番计较。

  如今陈封first under the heavens 的名头已然坐实,让比尔过去蹭热度也是扬名之道。

  在京中没有出手机会,这次可以让两个apostle 碰一碰,弄个大场面出来,不仅体现陈封冠绝当代的martial power ,也展现自身“术法”的威能。

  只要动静够大,足够惊人,自身又表现出与陈封“分庭抗礼”的力量,那日后八成会被Imperial Court 供起来,当作克制陈封的靠山,对两个apostle 都有利。

  另外,自身随天王寨出征,还能兼职内奸,给陈封那边送机密情报。

  毕竟天王寨兵多将广,也不是好对付的,meet force with force 战损不会低,反而让Imperial Court 笑掉大牙。

  所谓all’s fair in war ,还不如在敌方军中安插个奸细,让陈封能掌控敌军动向,应付起来更轻松。

  而且,灵风子的身份白得不能再白了,根本不会有人怀疑是他在输送情报,稳得一批。

  只要天王寨兵败,那么灵风子就算撤走,也不是他能力不济,而是大军不给力,不会损伤他多少形象。

  “这波靠谱……甚至我还能带点钱,顺路运给陈封呢,就当送快递了。”

  Zhou Jing 咂咂嘴,暗自盘算。

  ……

  晚间,秦相府。

  “那灵风子当真这么说?”

  秦松听完卢龙川的话,有一些吃惊。

  “千真万确。”卢龙川nodded 。

  “这样啊……”

  秦松looked thoughtful ,手指subconsciously 点着桌子。

  他忽然意识到,这或许是个mur­der a per­son with a bor­rowed knife 的好机会。

  自灵风子进京,圣眷之隆让人眼红羡慕,有人去巴结,也有人暗中忌惮。

  虽然御风daoist 没有争权的意思,可仍然有人将他视作眼中钉。表面上大家都给他面子,实际上,有人想除之后快。

  秦松倒不算其中之一,谈不上敌视,但皇上对灵风子的宠信程度,确实让他感到威胁。

  而且灵风子的Alchemy Technique 有用,无数官员豪绅捧场,让此人的人脉越结越广,transcendent position 。

  秦松一样享受过medicine pill 的好处,也是惊呼妙用。

  ——正因如此,他这样的权臣更为忌惮灵风子。

  虽然灵风子如今只是Heaven Inspection Department 的小官,没什么权力……但秦松深刻明白,只要成了皇帝眼中的红人,那官职完全不重要。

  在这朝堂上,最大的权力来自皇帝,即便是个宰相,被罢免也只是皇帝几句话的事。

  说你是白,你就清清白白,说你是黑,那你就恶贯满盈。

  没了灵风子,就少个非常理可揣度的竞争者,这在秦松看来不算坏事。

  至于皇帝心心念念的immortality ……还是趁早忘了吧,你个坐Dragon Throne 的要长生干嘛,when the time comes 了该死就死啊。

  “此事本相知晓了,你回去等消息吧。”

  秦松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语气不咸不淡。

  无论事情成不成,他都不打算交Evil Spirit 风子或皇帝……所以还是让别人出这个头吧,他手上的牌可太多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