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ra Martial Spirit Chapter 52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西Spiritual Mountain ,星辰院中。

Qin Changsheng 将六Great Elder 留给他的信物令牌纷纷收了起来,随即便打坐cultivated 起来,静候六位Elder 。

Devourer Martial Spirit 涌现,大量的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mov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汹涌而来,钻进Qin Changsheng 的身体之中。

此外,Qin Changsheng 还取出了不少Spirit Stone 资源加速cultivation 。

他现在身上的cultivation 资源可谓是丰厚无比,光是high grade Spirit Stone 都超过十万,middle grade Spirit Stone 也有足足二十来万,还有九千枚Top Grade Spirit Stone ,以及得自Supreme Profound Sect dísciple 古不语and the others 的两千枚White Sun Pill ,外加三十七株spiritual medicine ,足够将他的cultivation base 再提升一大截了。

若是将这些资源全部refining 吸收,说不定能让他一举cultivation 到Immortal Platform Realm 后期甚至是Immortal Platform Realm Peak 。

而就在Qin Changsheng 一边cultivation ,一边等待着诸位Elder 前来接引的时候,万罗山带着陈玉平,郑玄以及李淳and the others ,却是率先来到了西Spiritual Mountain 。

entire group 气息惊人,尤其是万罗山,虽然收敛了imposing manner ,但是依旧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股oppression 。

且其cultivation success 白帝golden light 斩这门少清Sword Sect 的Peak 攻伐类Sword Art divine ability 后,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更是锐利无比,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无比的凌厉与炽盛,纵然是他一时间也难以收放自如。

他面色平静,脚踏祥云,身边跟随着陈玉平,李淳以及郑玄三人。

陈玉平,李淳与郑玄三人,则是面色兴奋,同时眼神之中还不由得浮起一抹残忍之色,嘴角带着淡淡的冷笑。

此番,万罗山亲自前来,任凭Qin Changsheng 有天大ability ,也休想翻起丝毫风浪来!

‘‘嗯?好凌厉的imposing manner ,那是……’’

‘‘是True Disciple ,万Daoist Luo !他身后是陈玉平,李淳还有郑玄三人!’’

‘‘万Daoist Luo 怎么会来西Spiritual Mountain ?’’

西Spiritual Mountain 上,顿时不少人都感应到了万罗山身上那强大而凌厉的气息,纷纷抬头看去,看到万罗山,顿时纷纷startled 。

有心思敏锐之人,注意到万罗山身后跟随的李淳,郑玄and the others ,联想到数日前李淳与郑玄攻打星辰院失利一事,顿时反应了过来,cry out in surprise :‘‘肯定是因为数日前,李淳与郑玄二人攻打星辰院失败。didn’t expect 他们竟然将万Daoist Luo 都请来了!’’

‘‘什么?原来是冲着星辰院来的么?竟然将True Disciple 都请来了,看来那星辰院的主人麻烦大了!’’

西Spiritual Mountain 上,不少人忍不住深吸口气,looked towards 李淳与郑玄二人的expressions all 微微发生了变化,didn’t expect 二人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能请得动核心True Disciple 之中声名赫赫的万Daoist Luo 。

同时,众人looked towards 万罗山的目光,更是敬畏不已。

就连西Spiritual Mountain 山顶的另外八座星辰院中的主人,都被惊动了,得知是万Daoist Luo 来了,顿时纷纷从院子当中飞了出来,向万罗山行礼,对其拜见。

‘‘见过万Senior Brother Luo 。’’

几人纷纷面色变换,恭敬的行礼道。

万罗山看了他们一眼,indifferently said :‘‘免礼,尔等无需紧张,本座今日来此,乃是听闻这西岭山上,有人仗着一座阵台,为非作歹,欺压我azure sword 营的人,特意过来瞧瞧,与你们无关,都退下吧。’’

‘‘是!’’

听到万罗山的话,众人心中顿时一凛,偶然是冲着那星辰院的主人来的么。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随即纷纷退下。

心中却是念头闪烁,didn’t expect 那星辰院的主人,不过是一个新晋升到Inner Sect 的新人而已,cultivation base 更是才是凡人Martial Artist realm ,连divine ability Secret Realm 都还不曾踏入,竟然能惊动这位一百零八核心True Disciple 之中都颇具名望的万Daoist Luo ,令得其亲自找上门来。

‘‘能令万Daoist Luo 亲自找上门来,那小子倒也虽死犹荣了。’’

不少人心中暗暗想到。

要知道,核心True Disciple ,地位非凡,权利滔天,对Outer Sect Disciple 子,有生杀予夺之大权,甚至就算是inner sect disciple ,杀之也顶多不过是会受些责罚,无伤大雅。

正因为如此,所以True Disciple 才能具有如此大的威严,令得各方dísciple 敬畏。

‘‘嗯?星辰院怎么不见了?’’

陈玉平,郑玄以及李淳三人目光moved towards 星辰院看去,却只看到了一片灰black 的大雾滚动,星辰院却是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竟然无法寻找到。

万罗山目光扫去,眼神之中浮起一抹讶异之色:‘‘有趣,看来你们此前说的倒是不假,那小子的确是觉醒了Formation 道,竟然懂得布置Formation 。’’

语罢,万罗山大袖一挥,一股浩瀚的法力,顿时奔涌出去,在虚空中掀起了一股狂风,竟然生生将那星辰院所在之地笼罩的36 Heavenly Stars Defensive Array 散发出来的灰black 迷雾驱散。

星辰院也随着那灰black 的迷雾被驱散重新显化了出来,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Defensive Array !怎么可能,那小子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新布置出了一座如此厉害的Defensive Array ,还有隐匿效果!’’

李淳与郑玄二人cry out in surprise 。

‘‘不对,那小子只是一个凡人Martial Artist ,就算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了Formation 道,没有法力也没有办法刻画Formation ,应该是赵奇那家伙储放在storage ring 中的Formation ,被这小子布置了出来。’’

转念之间,李淳与郑玄二人便想到了这一点。

‘‘一座Second Rank Formation 而已,能挡得住谁?’’

万罗山却是一脸不屑,他神情淡然,根本没有将星辰院中布置的Second Rank Defensive Array 36 Heavenly Stars Defensive Array 放在眼里,带着三人直接moved towards 星辰院降临下去。

随着其身形靠近,那36 Heavenly Stars Defensive Array 立即绽放出炽盛的rays of light ,防御Formation 全面显化出来,厚实的防御Formation 上,有强大的power of formation 涌动。

万罗山flicks with the finger 。

‘‘嗤啦!’’

一股法力顿时自其指尖射出,‘‘啪’’的一声打在那Formation Formation 上。

霎时之间。

‘‘ka-cha !’’

那Formation Formation 在被万罗山的法力打中的瞬间,立即就传来‘‘ka-cha ’’声响,巨大的Formation Formation 立即浮现出了one after another 细密的裂纹,犹如蛛网一般,迅速蔓延,最后整个Formation Formation 犹如碎裂的陶瓷,一下子彻底炸开。

那Formation Formation 碎裂成漫天光雨。

在万罗山面前,这足以轻松抵挡住Return to Origin 境修士的强大的Second Rank Defensive Array ,此刻却是如此的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弹指即碎。

院子当中,正在打坐cultivation 的Qin Changsheng 立即惊醒过来。

他立即停止了cultivation ,睁开双目,Devourer Martial Spirit 化作一抹黑影缩回体内。

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威压,自in midair 压迫而来。

Qin Changsheng 顿时抬头看去,就看到万罗山,陈玉平,李淳以及郑玄and the others ,居高临下。

在看到万罗山的时候,Qin Changsheng 的双目瞳孔顿时忍不住一缩,心中立即一紧,再注意到陈玉平,李淳以及郑玄三人一脸冷笑着盯着自己,Qin Changsheng 立即便反应了过来。

他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didn’t expect 陈玉平三人竟然将万罗山请了来。

自己不过一个凡人Martial Artist 而已,至于这么大阵仗吗?

是不是玩不起?

‘‘你就是Qin Changsheng ?’’

in midair ,万罗山神色平静的盯着Qin Changsheng ,平淡的道。

他的眼中有淡淡的精芒浮动,看似平淡的眼神,但其目光却是格外锐利,那一双眼睛仿佛可以洞察一切,能够看穿一切。

其目光落在Qin Changsheng 身上,立即就让Qin Changsheng 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oppression ,更有一种自己整个人都仿佛被其看透看穿了的感觉。

这种oppression ,比起当初面对玉清daoist 的时候,还要强烈!

这让Qin Changsheng 不由得深吸口气,万罗山不愧是少清Sword Sect 一百零八True Disciple 中的well-known figure ,光是这份imposing manner 压迫,就不是一般的True Disciple 能有的。

他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诸般念头,站起身来,冲着万罗山拱手道:‘‘在下Qin Changsheng ,不知这位Senior Brother 有何指教。’’

他装作并不认识对方。

‘‘impudent !小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站着与万Senior Brother Luo 讲话?!’’

‘‘这位乃是万Senior Brother Luo ,乃我少清Sword Sect True Disciple ,你小小凡人,见到万Senior Brother Luo ,竟然敢不跪拜?!’’

李淳当即冲着Qin Changsheng 一声大叱,站在万Daoist Luo 身后,威风凛凛。

说话的同时,他身上更是绽放出一股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威压,mov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汹涌而去,随即压迫在Qin Changsheng 身上,竟然想要压迫Qin Changsheng 下跪。

那强大的威压,突然压迫在Qin Changsheng 身上,令得Qin Changsheng 脚下的一块青石板都浮现出了一道细微的裂痕。

Qin Changsheng 顿时complexion turned cold ,若是此番他真被对方的imposing manner 压迫得跪了下来,那他便真正是尊严扫地了,今后一辈子恐怕都会对此感到耻辱,心境必然受损,Dao Heart 恐怕都要出现瑕疵。

他心中立即涌起一股怒气,一股凌厉的sword qi ,立即自Qin Changsheng 体内冲了出来,将那无形的威压斩碎。

他长身而立,身躯挺拔,周身sword qi 激荡,整个人imposing manner 凌厉,犹如一口绝世Heavenly Sword ,面如寒霜,盯着狐假虎威的李淳icily said :‘‘哼,败军之将,也敢言勇!数日前你败在我手上的时候,可不是这般姿态,狼狈如狗,向我乞饶,如今The Dog acts fierce when his Master is present ,却敢在我面前张扬了吗?!’’

‘‘你……你说什么?!你敢辱我?!’’

听到Qin Changsheng 的话,李淳顿时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当日败在Qin Changsheng 手上,担心Qin Changsheng 下狠手,他是主动献出自身的storage ring ,跪求Qin Changsheng 饶恕。

此刻Qin Changsheng 的话,无疑是揭了他的伤疤,立即令他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

‘‘Qin Changsheng !你好大的胆子!万Senior Brother Luo 当面,你竟然还敢这样出言不逊,你死定了你知道么?’’

‘‘还有当日!你若非仗着Formation 之威,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凡人Martial Artist ,会是我的对手?如你这般的凡人Martial Artist ,不过蝼蚁而已,若无Formation 之威,我一根手指头便能碾杀你千百次!’’

李淳coldly snorted and said ,眼神阴鸷,戾气腾腾。

Qin Changsheng sneered :‘‘是吗?若无Formation 之威,一根手指就能碾杀我千百次?’’

‘‘你大可试试看!’’

Qin Changsheng 眼神中满是轻蔑之色。

他这是在故意挑衅与激怒李淳,拖延时间。

很显然。

眼前这entire group ,来势汹汹,来者不善。

陈玉平,李淳以及郑玄三人,Qin Changsheng 倒是并不怎么在意,三个defeated 而已,不足言勇。

但万罗山,却是少清Sword Sect 的核心True Disciple ,而且是名声显赫,实力强横无比。

放眼整个少清Sword Sect ,一百零八核心True Disciple 中,实力能胜过万罗山的,恐怕都没有几个。

甚至在Inner Sect 更是有传言,说万罗山的实力,恐怕已经问鼎一百零八核心True Disciple 之首,就算是首席eldest disciple morning sun ,也未必比万罗山强!

不管这些传言是不是真的。

都向Qin Changsheng 透露出了一个讯息。

那就是,万罗山的实力,很强很强,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对付的。

从对方能with no difficulty 的击溃他布置在星辰院的all around 的Second Rank Formation 36 Heavenly Stars Defensive Array ,就能知道,即便他took out 黑纹仙金Second Rank 阵台,也impossible 对万罗山造成丝毫的威胁与影响。

因此,Qin Changsheng 心中瞬间就有了计划,那就是缓兵之计。

他现在的实力无论如何都不是万罗山的对手,而对方entire group 此番来势汹汹,来意不善,既然如此,那就唯有拖延时间,拖到诸位Elder 赶来,他方可安全。

他极力激怒李淳,looked towards 李淳的眼神之中更是透着轻蔑与不屑,keep on saying 称其为defeated ,这顿时令得李淳气得几乎发狂。

‘‘你敢这样蔑视我!好!你有ability 别用那Second Rank 阵台,我便叫你知道,没有Second Rank 阵台,你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

李淳当即便上前一步,眼神中怒火喷涌,气冲冲的盯着Qin Changsheng 道。

他dignified Return to Origin 境的修士,此刻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凡人Martial Artist 指着鼻子称defeated ,尤其是Qin Changsheng 那充满了轻蔑与不屑的目光,更是深深的刺激到了他,让他怒火暴涨,不可遏制。

‘‘狐假虎威的懦夫而已,你就只会嘴硬吗?若无万Senior Brother Luo 为你撑腰,你还敢站在我面前这样与我说话吗?’’

Qin Changsheng 进一步讥讽道,眼神之中的不屑更浓,让李淳气得呼吸都急促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