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ra Martial Spirit Chapter 52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你、你……你狂妄!’’

李淳气得直哆嗦,随后立即转过身,冲着万罗山拱手请求道:‘‘万Senior Brother Luo ,还请许我与他一战!我要洗刷耻辱,更要让他知道,修士不可辱!’’

万罗山也想亲眼瞧瞧,被掌教亲自下令,让morning sun 前往外world 特意接引回来的Qin Changsheng ,究竟有多大ability ,究竟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于是冲着李淳nodded 。

得到万罗山的准许,李淳顿时振奋起来,转身look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眼神中顿时浮起一抹残忍之色。

‘‘小子,这可是你自己courting death !’’

他盯着Qin Changsheng ,阴恻恻的说了一句,随后不再废话,一股强大的法力立即自其体内喷薄而出,凝聚成一只巨大的法力大手,mov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fiercely 的拍了下去,就仿佛拍insect 一般,带着羞辱之意。

在他看来,没有Formation 加持的Qin Changsheng ,终究不过是一个凡人Martial Artist ,而他dignified Return to Origin 境的修士,cultivation 法力,与Qin Changsheng 有本质的区别,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之上,要镇压Qin Changsheng ,根本as easy as blowing off dust 。

‘‘颤抖吧,凡人!’’

李淳狞笑一声,法力Great Hand Seal 带着强大威势,压迫虚空,mov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fiercely 的镇压下来。

面对李淳镇压下来的法力掌印,Qin Changsheng 双眼顿时一凝,脸上故意露出grave expression 。

强大的战斗innate talent ,让他早已预判到了对方的攻击轨迹,但他却并未immediately 闪避,而是稍作停留,最终方才‘‘险而又险’’的一个横挪,略显‘‘狼狈’’地避开对方这一掌。

他激怒李淳,令其与自己大战,可不是为了逞一时意气,击败对方,教训对方,而是拖延时间。

既然是拖延时间,自然不用将自己的实力与底牌全部暴露出来,也不用do it quickly ,击败对方,只需与对方周旋便好。

如此,既能拖延时间,又能隐藏自身的实力与手段。

‘‘嗯?竟然躲过去了,反应倒是不慢,可惜,凡人终究是凡人,今日我便叫你认清现实,叫你知道,没有Formation 之威,你在我面前究竟有多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看到Qin Changsheng 险而又险地躲开自己方才那一掌,李淳先是微微惊讶,随即却是sneered ,眼神残忍的道。

随后,他再度出手,强大的法力continuously 喷涌而出。

虽然失去了自己的Spirit Sword ,令他的实力大打折扣,但是凭借着强大的cultivation base 与法力,要镇压一个小小的凡人Martial Artist ,依旧是信心十足。

‘‘bang bang bang! ’’

他接连出手,强大的法力掌印飞驰,continuously mov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strikes 过去,震得空气不断发出刺耳的爆鸣声。

Qin Changsheng continuously 闪避,每次都‘‘险而又险’’地狼狈躲开,身形在虚空中continuously 腾挪跳动,时不时地出手反击,斩出一道sword qi ,斩向李淳。

但这sword qi 却是显得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被李淳抬手之间,轻松击溃。

这当然是因为他并没有动用true strength 。

‘‘hehe ,果然,这小子没有了那Second Rank 阵台作为依仗,便是什么都不是,也就是比其他那些凡人Martial Artist ,反应稍微快了一丝,力量也比same realm 的凡人Martial Artist 稍微强了一点而已。’’

‘‘方才叫嚣不已,现在看来,这小子也merely this 。’’

陈玉平与郑玄二人见状相视一眼,随即said with a sneer 。

看着Qin Changsheng 在李淳的攻击之下,不断的上跳下蹿,狼狈躲闪,反击的sword light ,sword qi ,也是根本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被李淳轻松地抵挡,碾灭,陈玉平与郑玄二人都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在他们看来,Qin Changsheng 的Martial Dao innate talent 与实力虽然还不错,但是在Return to Origin 境的修士面前,终究不够看。

凡人,终究只会凡人,又岂能真的逆天?

倒是万罗山,看着Qin Changsheng 与李淳的战斗,却是不由得微微蹙眉。

因为,此刻Qin Changsheng 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与他方才叫嚣的imposing manner ,明显是有些不符。

不过,他却也没有过多怀疑。

因为,虽然Qin Changsheng 此刻展现出来的实力,看上去远远不是李淳的对手,但是凭借其trifling Immortal Platform Realm 一重的cultivation base ,能与李淳这样一个Return to Origin 境Early-Stage 的修士,周旋数个回合不败,哪怕狼狈一些,依旧可谓天才,依旧可谓不凡。

毕竟,一般的凡人Martial Artist 见到修士,可是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是像Qin Changsheng 这样,与李淳交手数个回合还不落败了。

光是这一点来看,Qin Changsheng 便已经足够惊艳与耀眼了。

‘‘Immortal Platform Realm 能有如此实力,倒也难得了,其斩出的攻击,与寻常divine ability Secret Realm First Layer ,Celestial Realm 的修士比起来,也不逊色多少,倒也担得起妖孽之名,不过……掌教亲自下令,秘密让morning sun 前往外world 接引来的天才,就只有这种程度么?’’

万罗山目光微微闪烁,这小子,会不会在藏拙?

然而刚刚生出这个念头,万罗山便不由得shook the head ,将这个念头掐断了。

‘‘我在想什么,一个Immortal Platform Realm 的凡人Martial Artist ,力量能勉强媲美divine ability Secret Realm First Heavenly Layer 人境的修士,甚至能与Return to Origin 境Early-Stage 的李淳周旋数个回合还未曾落败,这份innate talent 与潜力,已然是亘古少见了,何况,此人还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了Formation 道,能够掌控Second Rank Formation ,我竟然还认为他在藏拙。’’

想到这里,万罗山自己都不由得感到有些失笑。

压下心中的念头,万罗山自以为已经看清了Qin Changsheng 的实力与手段,对于李淳与Qin Changsheng 的战斗,自然也就没有兴趣在看下去,冲着李淳淡淡的instructed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速速将其击败,到此为止吧!’’

李淳hearing this 也立即收起了戏弄之心,神情微微认真起来:‘‘听到了么?小子,我没功夫再与你玩闹下去,该结束了!’’

‘‘青霞sword art !’’

李淳轻叱一声,幷指成剑,一道法力long sword 便自其指尖飞出,数道青霞化作Azure Rainbow Sword 气,斩向Qin Changsheng 。

Qin Changsheng 依旧‘‘惊险’’躲过,同时手中法剑却是蓦然激射出去,直击李淳留下的weak spot 。

Qin Changsheng 隐藏实力与之周旋,显露出来的弱小,早已麻痹了李淳,使得李淳早已彻底收起了警惕,不将Qin Changsheng 放在眼中,认为以Qin Changsheng 的实力,无论如何impossible 威胁到他。

因此其大意之下,放松警惕的情况下,身上自然也是weak spot 百出。

Qin Changsheng 眼见对方动了真格,打算结束战斗,心念转动,心知若是再继续如先前那般与之周旋缠斗,必然会令先前的伪装暴露,引起万罗山的怀疑。

毕竟,先前李淳随意出手之下,你尚且勉强battered and exhausted ,勉强周旋,如今对方全力出手,你却依旧如先前那般表现,依旧能够与之周旋,但凡有点脑子,也能察觉到这其中的蹊跷,猜测到他一直在隐藏实力。

因此,Qin Changsheng 干脆thunder 一剑,直击李淳weak spot ,如此即便他大创李淳,外人也只当是李淳一时大意,被Qin Changsheng 这突然爆发的一剑打了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这才被Qin Changsheng sneak attack 得手。

‘‘嗤啦!’’

那one after another 青霞sword qi 倾泻而来,Qin Changsheng ‘‘惊险’’避开,几道sword qi 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擦过,将他的衣袍都给割破,差一点便要斩中其身躯。

而同时,Qin Changsheng 手中的Top Grade 法剑却是陡然脱手而出,以极快的速度,在李淳得意洋洋的认为Qin Changsheng 必将饮恨在他这门青霞sword art 下的时候,瞬间便冲到了李淳面前,直击李淳weak spot 所在。

等到李淳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口Top Grade 法剑已然到了面前,李淳当即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脸上的得意之色瞬间消失,顿时cried out in surprise ,连忙便要出手抵挡。

然而Qin Changsheng 这一剑却是刁钻至极,加上李淳心中大意,反应已然是慢了一拍,还没来得及激发法力罡罩抵挡,那Top Grade Flying Sword 便是立即穿腰而过,在其腰部留下一个血洞。

直接废了一个腰子。

‘‘啊……’’

李淳当即惨叫一声,连忙捂住腰部血洞,鲜血却从其指缝中涌出。

他立即在自己腰间点动,one after another 法力涌动,迅速镇压伤势,将鲜血封住,抬头look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神情顿时变得狰狞起来,眼神愤恨:‘‘你竟敢伤我!’’

‘‘我要杀了你!’’

李淳脸上的得意消散,双目喷火,竟然在战斗的最后关头,竟然一时大意,被对方抓到机会,伤到自己,这令他气恼无比。

同时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

此前他败在Qin Changsheng 的手上,还可以推脱是Qin Changsheng 仰仗Second Rank 阵台之利。

而现在,Qin Changsheng 从始至终都没有动用Second Rank 阵台,只是以单纯的Martial Dao 实力与他大战,竟然还能伤到他,这立即让他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愤怒翻倍。

陈玉平与郑玄二人也didn’t expect ,在战斗的最后关头,原本一直占据上风,猫戏老鼠一般压制并且玩弄着Qin Changsheng 的李淳,竟然会闹出这样的幺蛾子,被Qin Changsheng 击伤,此刻都忍不住有些愣神。

随即,两人都不由得皱frowned ,这家伙,在搞什么?

竟然被一个凡人Martial Artist 正面击伤,这未免也太不小心了。

就连万罗山也不由得皱眉,对李淳的表现感到不满。

‘‘好了!到此为止吧!’’

万罗山淡漠的声音响起,声音之中已然带了几分不满。

听到万罗山略带不满的声音,李淳顿时面色微白,他dignified Return to Origin 境的cultivation base ,竟然当着万罗山的面,被Qin Changsheng 一剑贯穿腰间,这绝对是extraordinary shame and humiliation ,万罗山会这样看自己?

不用想,今后自己在azure sword 营,多半难受重视了。

这让他心中懊恼自己不该这样大意的同时,心中更是极度的不甘,对Qin Changsheng 的恨意也更深了一些,恨不得杀了Qin Changsheng ,扒了他的皮。

然而万罗山的话,他却是不得不听,不得不从,哪怕心中不甘,也只能将其压下,退了回来,一脸羞愧的道:‘‘万Senior Brother Luo ,我……我刚才只是一时大意,否则那小子绝impossible 是我对手,更impossible 伤到我。’’

‘‘我当然知道你是一时大意,若你真的连个凡人Martial Artist 都不如,那你也不用留在我azure sword 营了。’’

万罗山语气平淡的道,随即目光落到了Qin Changsheng 身上。

李淳hearing this 顿时微微宽心了些,但是转头look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怨愤以及不忿。

‘‘胆识不错,innate talent 与实力也很好,temperament 亦是上乘,trifling Immortal Platform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能与李淳纠缠这么久,且最终寻到机会,趁其不备,一举将其击伤,不得不说,凡人Martial Artist 中,你是我见过的最惊艳的天才。’’

‘‘不过,再惊艳的天才,在没有彻底成长起来之前,也终究难逃弱者的定律。’’

万罗山俯视着Qin Changsheng ,神情平淡的道。

院子当中,Qin Changsheng 召回击穿李淳腰部的法剑,执剑而立,抬头盯着万罗山,不卑不亢道:‘‘‘many thanks Senior Brother 教诲。’’

他语气还算平和,并没有与万罗山争锋相对。

以万罗山的身份与地位,以及万罗山的实力,若是对方真要动他,他根本impossible 抵挡得住,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他轻易碾死。

虽然swordsman ,当有锋芒,但更该学会隐藏锋芒。

否则,要剑鞘何用?

不就是藏剑,藏sharpness?

没有足够的实力,却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不知进退,那不是sword dao ,而是取死之道。

见Qin Changsheng 如此不卑不亢,speaks in a gentle tone ,即便是万罗山抱着打压Qin Changsheng 的心态而来,此刻面对如此谦逊的Qin Changsheng ,一时间竟然也有些不知道该寻何借口与理由。

他不由得深深看了Qin Changsheng 一眼,随即忽然笑了起来,道:‘‘你倒是聪明,分得清形势,没有一味的狂傲,老实说,本座倒是有些欣赏你了。’’

‘‘你是叫Qin Changsheng 是吧?本座倒是听过你的名字。听说此前你在outer sect 的时候,便成屡次与我azure sword 营作对,让我azure sword 营颜面尽失。还有我outer sect azure sword 营的Chief-In-Charge 剑痕,前段时间竟然mysterious 失踪了。’’

说着,剑痕eyes slightly narrowed ,继续道:

‘‘我听人说你与剑痕有过多次摩擦,当初outer sect 考核的时候,有不少人见到他追寻你而去,如今你却是活着回来了,还晋升到了Inner Sect ,而他却失踪了……本座原本却也没有多想,不过恰好此番你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比之剑痕还要强上两分,你老实说,我outer sect azure sword 营的Chief-In-Charge ,剑痕失踪,与你has several points of 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