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ra Martial Spirit Chapter 704

赵云修冷笑,已然是胜券在握,认为Qin Changsheng 在施展出这一剑后,必将法力枯竭。

‘‘ka-cha !’’

那虚空裂纹蔓延,与那一轮炽盛的大日碰撞,两者之间立即爆发出terrifying 的力量气息,恐怖的sword qi 一瞬间激荡开来,溅射向all directions 。

三十道纯阳sword qi 齐齐炸开,化作boundless flame ,一瞬间将整个虚空都给淹没吞噬。

火舌翻涌,卷向赵云修,赵云修心中立时startled ,心中立即感受到了威胁,他eyes slightly narrowed ,神情凝重。

虽然早就知道太阳剑经的强大,但是此刻依旧有些低估了Qin Changsheng 这一剑的formidable power 。

‘‘玄Heavenly Sword 罡!’’

赵云修立即施展出body protection Divine Ability 玄Heavenly Sword 罡,身上爆发出一层强大的sword dao astral qi ,那剑罡浑厚,防御惊人。

然而三十道纯阳sword qi 卷来,炙热的温度,依旧让赵云修感受到了强烈的灼痛感,让他龇牙咧嘴,身上的剑罡Holy Son 都有消融的迹象,且身体也被那三十道纯阳sword qi 爆发出来的强大的impact 震得向后滑行several feet 距离,双脚在地上犁出两道沟壑,最终在several feet 之外站稳身形。

那三十道纯阳sword qi 余威终于耗尽。

赵云修暗中relaxed ,身上的剑罡已经变得薄弱无比,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若是Qin Changsheng 这一剑的formidable power 再大上一些,他方才便要防御不住,所施展的防御剑罡非得被彻底融穿不可。

接下Qin Changsheng 这formidable power 恐怖的一剑后,赵云修顿时心气攀升,整个人已经胜券在握,认为Qin Changsheng 方才一剑必定泄尽法力,已经是油尽灯枯的状态。

他抬起头,look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手中Spirit Sword 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随后斜指地面,摆出一个潇洒的姿势,冲着Qin Changsheng indifferently said :‘‘太阳剑经,不愧是传说中的最强Fire Attribute Sword Art Divine Ability ,formidable power 果然非同小可,只是凝聚出三十道纯阳sword qi ,竟然便有如此强大的formidable power ,我承认你很强,很惊艳,只可惜,纵然你innate talent 再强,也依旧不是我的对手,遇到我,你败局已定!’’

‘‘嗯?’’

Qin Changsheng hearing this 眉头一挑,对方这突如其来的自信是怎么回事?

他眼中闪过一抹警惕之色,莫非对方还有什么手段隐藏未出?

‘‘被本座说中了么?’’

看到Qin Changsheng 皱起的眉头,赵云修顿时愈发笃定心中所想,sneered 道:‘‘太阳剑经虽然formidable power 巨大,但是以你trifling Celestial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要施展出这门Sword Art Divine Ability ,一举爆发三十道纯阳sword qi ,必然消耗巨大,加上你方才已经与本座争斗许久,现在的你,应该早已油尽灯枯,法力枯竭了吧?’’

说到这里,赵云修陡然语气一厉,提剑mov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缓缓走来:‘‘现在便叫你知道本座的厉害!’’

他故意走得很慢,但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却是越来越强,each step 落下,其身上的威势便强大一分,这是在毛细老鼠,故意给Qin Changsheng 制造心理压力。

然而,Qin Changsheng 听到赵云修这一番话,却是不由得微微一愕,随即眼中不由得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对方如此自信勃勃,认为已经拿定了自己,原来是以为自己一剑之后,已经气力泄尽,认为自己已经是待宰的羔羊,无力再战了么?

想到这里,Qin Changsheng 顿时心中一动,表面上不动声色,甚至故意做出一副自己已经法力不济,力量枯竭的虚弱姿态,连同自己的呼吸,都微微变得急促,紊乱起来。

那赵云修走近,感受到Qin Changsheng 身上微微凌乱却又极力掩饰的虚弱气息,还有那急促的呼吸,嘴角顿时掀起一抹弧度,愈发笃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他高昂着脖子,鼻孔朝天,抬起手中的Top Grade Spirit Sword ,指着Qin Changsheng 道:‘‘你真以为自己能与本座相抗吗?方才本座不过是跟你玩玩而已,根本不曾与你认真动手,否则你以为,你能挡得住本座一招?’’

‘‘可惜,本座现在已经没有耐心再陪你纠缠下去,这场游戏,便到此为止吧!’’

话音落下,他抬手便要一剑劈下,彻底终结这场战斗。

然而就at this time 。

一道炽盛无比的sword light ,却是蓦然亮起,突兀,且fast as lightning !

那炽盛的sword light ,一瞬间照亮四方,绚丽的rays of light 瞬间映入赵云修眼中,立即令得赵云修两眼一花。

于此同时,赵云修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锋芒,以及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不好!’’他当即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急忙后退。

然而另a sword light ,却自其身后袭来!

是太渊剑。

御空斩杀而至!

one after the other 。

两重murderous intention 。

赵云修太过自信,认为以Qin Changsheng 的cultivation base ,在与他如此激烈的战斗之后,施展出那样强大的一剑后,必然法力枯竭,无力再战,却哪里想到Qin Changsheng 的法力与底蕴,超乎想象,法力雄浑无比。

而apart from this ,Qin Changsheng 的Devourer Martial Spirit ,更是能在战斗中,continuously 窃取其本movement method 力,反馈给Qin Changsheng ,大大弥补了Qin Changsheng 的消耗。

错误的判断,以及过度的自信与轻敌,令其将自身陷入到了双重危机之中。

赵云修心惊肉跳,一瞬间亡魂俱冒,急忙一个扭身,企图错开前后的危机,然而在他扭开身后太渊剑的袭杀的同时,Qin Changsheng 手中的碧霄剑,却是已经搭在了其脖子上。

‘‘你败了。’’

Qin Changsheng 长身而立,语气淡漠不容置疑的道:‘‘现在,Profound Heaven Sect 的Disciple ,可以低头道歉了吗?’’

赵云修hearing this 顿时ugly complexion ,感受到碧霄剑散发出来的锋利气息,其眼中有些不甘。

他还有手段没有施展,比如刚刚凝聚出来的雷之sword intent ,虽然只凝聚出了一个雏形,formidable power 并不大,但是依旧对实力有一些加成。

他觉得若是自己方才不这么自大,不这么轻敌,施展雷之Embryonic Form Sword Intent ,说不定就能镇压住Qin Changsheng 。

然而他又哪里知道,Qin Changsheng from start to finish ,同样有底牌保留,一直不曾施展暴露出来?

论sword intent ,Qin Changsheng 所领悟的Slaughter Sword Intent ,却是赵云修刚刚才领悟凝聚出来的雷之Embryonic Form Sword Intent ,要强大多了!

要知道,他的Slaughter Sword Intent ,已经达到了Small Accomplishment Realm ,可不是对方的Embryonic Form Sword Intent 能够mention on equal terms 的。

而除开Slaughter Sword Intent ,他的风之sword intent ,如今在来到此地后,一路行来,也得到了极大的成长,已经逐渐蜕变成了一枚剑丸,同样不是对方刚刚领悟的Embryonic Form Sword Intent 能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