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ra Martial Spirit Chapter 706

‘‘…….’’

听到Qin Changsheng 的话,赵云修顿时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差点憋出一口老血。

他本以为Qin Changsheng 会答应他的要求,与他再战一场,来证明自己。

毕竟,在他看来,天才都拥有一颗无敌之心,都是骄傲不已的。

even more how ,Qin Changsheng 还如此年轻,这般年纪,必然是年轻气盛,争强好斗。

然而结果却事与愿违,Qin Changsheng 却是根本没有与他再战一场的兴趣,无视了他的挑战。

赵云修不由得breathed deeply ,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奈。

面对Qin Changsheng 手中碧霄剑散发出来的冰冷murderous intention 的威胁,即便他心中再不甘心,也无可奈何,最终选择了低头服软。

他咬了咬牙,为方才的事情道歉,道:‘‘刚才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我道歉!’’

‘‘态度诚恳些!’’

Qin Changsheng 用剑挑起赵云修的下巴,indifferently said 。

对方先前何等的不可一世,但是现在,却在他面前低头。

他知道,对方心中依旧不甘,并非诚心道歉,因此不介意再给对方多一些难看,给对方多一点教训,也好教对方长长记性!

‘‘你!’’

赵云修顿时恼怒不已,强烈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打击,眼中怒火喷涌。

Qin Changsheng coldly snorted :‘‘怎么?很愤怒吗?先前怎么不曾想到会有这般结果?’’

赵云修深深看了Qin Changsheng 一眼,再度breathed deeply ,强压心中的愤怒与不甘,道:‘‘很抱歉,先前是我的错,我在此seriously said 歉!’’

他仿佛忍受了无边的羞辱,低下头,一字一句的道,缩在袖子当中的双手,捏得发白,指甲甚至掐入肉里。

Qin Changsheng 看着他平静的道:‘‘我知道你很不甘心,但做错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另外,你既然败在我手上,那么你身上的东西,也该归我了。’’

说话间,Qin Changsheng 一剑拍在对方手上,将对方手中的Top Grade Spirit Sword 夺了过来,接着又毫不客气的将其storage ring 收走。

‘‘我的Supreme Profound Sword !还有storage ring !’’

赵云修顿时face changed ,急忙就要抢夺。

然而一道冰冷的sword edge 却是瞬间重新指在了对方咽喉,冰冷刺骨的锋芒让赵云修身体一僵。

‘‘这,是我的spoils of war 。’’

Qin Changsheng 语气冰冷的道。

战斗失败,身上的所有一切资源归对方所有,这不只是少清Sword Sect 的规矩,同时也是整个Cultivation World 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毕竟,cultivator 之间的争斗,动辄生死魂消,能保全性命,便是对方show mercy 。

而若是敌人之间的争斗,自是更加不必多言,双方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而败亡之人的一切,自然都归活着的人。

看着眼前冰冷的sword edge ,赵云修pupils shrank ,随后breathed deeply ,面色缓和道:‘‘阁下,我已经为方才的事情道歉,没必要闹得这样僵吧?’’

‘‘你留下我的灵Sword Art 宝与储物法宝,你我turn hostility into friendship ,如何?’’

Qin Changsheng hearing this 挑眉looked towards 他,surprisedly said :‘‘怎么,我们现在还没有化解干戈吗?这一战,你还要继续?’’

他手中的碧霄剑吞吐淡淡的sharp aura ,令赵云修身体一僵,他breathed deeply ,连忙摆手道:‘‘没……不必了,不用继续了。’’

Qin Changsheng nodded ,将碧霄剑从对方脖子上拿开,同时心念转动之间,太渊剑也飞了回来。

如今赵云修的Spirit Sword 都落入他手中,就算对方此前还有什么手段没有施展出来。

但作为sword cultivator ,失去Spirit Sword ,实力便是大打折扣,已经impossible 威胁到他。

他转眸将目光落到边上的吴凡,李宁儿以及萧何三人身上,最后将目光从吴凡身上挪开,落到了李宁儿与萧何二人身上。

‘‘该你们了。’’

他语气冷漠,一如先前的时候。

但那个时候,两人都不将他放在眼里,对于他要求道歉,两人都snort disdainfully ,甚至张扬impudent ,keep on saying 称Profound Heaven Sect 的Disciple 不会向任何人低头。

然而此刻,面对Qin Changsheng 再度投射来的目光,面对Qin Changsheng 同样冷漠的话语,两人却是纷纷不由得面色变换,纷纷heart trembled ,involuntarily 低下了头。

连他们所崇拜的玄Heavenly Sword 子赵云修都败在了Qin Changsheng 手中,被迫低头道歉,even more how 是他们?

‘‘对不起,我们为方才的speak without careful diction 道歉……’’

两人声如蚊蝇,屈辱无比的道。

‘‘大声一点,我听不见。’’

Qin Changsheng indifferently said 。

他并不同情二人,这些羞辱,都是他们自找的。

‘‘对不起!先前是我们错了,我们为此道歉!’’

两人感受到extraordinary shame and humiliation ,憋屈道。

‘‘嗖sou! ’’

毫无意外。

Qin Changsheng 将两人的储物法宝与Spiritual Artifact 也都一并收走。

这些,是他的spoils of war ,他自然不会放过。

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加深双方的矛盾,但他不在乎,因为双方的矛盾,本就已经不可化解。

他可不觉得,眼前这几个Profound Heaven Sect 的Disciple ,此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了这么大的脸面,会这样与他善罢甘休。

不过,他并不在意,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

对方现在不是他的对手,将来更加impossible 是他的对手。

不过,若是有机会的话,他不介意将他们彻底解决掉,免除后患。

毕竟,老是被人惦记着报复,终归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他对自己有绝对信心,但也不想暗中有这么几条poisonous snake 时刻盯着自己。

所以,若有机会,他不会心慈手软,show mercy ,必定要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

但显然不是现在这个场合。

若他敢因为这点事情,便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杀了Profound Heaven Sect 的当代剑子,还有李宁儿与萧何and the others ,届时Profound Heaven Sect 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when the time comes 就是他回到少清Sword Sect ,都不好与sect 交代。

而且,以Profound Heaven Sect 在这内world 的地位,when the time comes 只怕整个内world 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少清Sword Sect 都未必能保他。

到那时候,他说不定就只能遁入魔土了。

不过,他可不想因为这几个不相干的人,便将自己的前途彻底毁了,将自己今后的人生弄得一团糟,被Profound Heaven Sect 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