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ra Martial Spirit Chapter 711

赵云修虽然arrogant ,狂傲不已,但是面对Rakshasa Saintess ,却是很有自知之明。

那Rakshasa Saintess 的年纪,比他还要小上很多,但是却已经Transcendent Saint ,迈入Saint Realm 。

并且据说其当初入圣之时,更是引发了传说中的四九皇品Heavenly Tribulation 。

以四九皇品Heavenly Tribulation 证道Saint Realm ,最近这几千年来,也就只有section length 生一人了。

由此可见,此人之底蕴,有多恐怖,实力有多强横。

若是same realm ,以赵云修的狂傲,也许还敢与之碰上一碰,至于打不打得过,那就另当别论了。

但是现在,本身就比Rakshasa Saintess 相差了一个great realm ,加上不久前还刚刚吃到败果,被Qin Changsheng skipping grades to defeat ,连身上的Spirit Sword 以及storage ring 都被Qin Changsheng 收走。

失去Spirit Sword 的他,实力直接下降一大截,更加impossible 是Rakshasa Saintess 的对手。

他当机立断,立即moved towards ancient sword 崖深处赶去。

他的思路很清晰。

越是靠近ancient sword 崖,那压力就越恐怖。

虽然Rakshasa Saintess 虽然是Saint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仗着Saint Realm 的威势,能够在这outer circle area 以及中围区域不受影响,一路根本不加适应,便是疾冲而来,但是一旦进入core area ,也必然会无法适应其内更加狂暴与强大的oppression ,必定需要一些适应的时间。

而这个时间,就是他的机会。

只要进入core area ,when the time comes ,他便能与Profound Heaven Sect 的其他expert 汇合,when the time comes 就不必再忌惮Rakshasa Saintess 了。

赵云修已经在这片区域停留许久,且成功凝聚出了雷之Embryonic Form Sword Intent ,早已完全适应了这片区域的oppression ,加上sword intent 对那压力的削弱,他此番深入ancient sword 崖,却是并未受到太大阻碍,并未感觉到太过艰难。

他施展movement method ,贴地疾行,眨眼就要穿过前方那片sword qi 风暴所在的地方,深入到ancient sword 崖的core area 。

all around numerous cultivators 见状顿时纷纷神情动容:‘‘原来那Demon Sect powerhouse 是冲着玄Heavenly Sword 子来的么?’’

‘‘这倒也是,对方一路疾驰而来,显然是目标明确,在场之人,恐怕也唯有这位Profound Heaven Sect 剑子,能有这个资格与分量,被Saint Realm 的powerhouse 注意到了。’’

‘‘再加上Profound Heaven Sect 作为十大immortal sects chief ,Profound Heaven Sect 的True Disciple ,自然也是Demon Sect powerhouse 的眼中钉肉中刺……’’

all around 不少cultivator 暗暗想到。

就是丁fatty and the others 也不由得暗暗relaxed :‘‘原来是冲着那玄Heavenly Sword 子来的。’’

然而就在丁fatty and the others 唏嘘之时,却见Qin Changsheng 与赖皮大黄狗忽然纷纷长身而起,随即立即二话不说便是同样moved towards ancient sword 崖core area 深入而去。

‘‘嗯?老九,你…….’’

丁fatty and the others 见状顿时一愣,正要开口说什么,然而后方Rakshasa Saintess 却是呼啸而来,同时发出一声冷斥。

‘‘你逃不掉!’’

Rakshasa Saintess 冰冷的目光如刀一般,锁定Qin Changsheng ,冷漠的话语更是心中凛然。

‘‘嗤啦!’’

一道terrifying 的sword light ,自Rakshasa Saintess 掌心劈出,剖开虚空,mov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笔直的斩杀过去。

Qin Changsheng 感受到背后的murderous intention ,顿时heart startled ,他时刻留意着Rakshasa Saintess 的举动,在其出手的刹那,立即借助强大的battle awareness 的预判能力做出预判,身形急忙一个闪避,躲开了Rakshasa Saintess 这一道terrifying 的sword glow 。

那sword glow ,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一扫而过,斩向了远处。

‘‘好险,这女人下手可真够狠的!’’

Qin Changsheng 心中深吸口气,随即脸上不由得浮起一抹cold and severe 之色,心中恼火不已。

对方如此irreconcilable ,不依不饶的追杀他数日,他心中已然是killing intent 凛然,若非两者之间实在实力相差巨大,他早已转身与之大战,将其击杀!

他目光闪烁,心中念头涌动,已然在盘算,是否要took out Heaven Swallowing Demonic Pot ,借助Heaven Swallowing Demonic Pot 之力,将其格杀!

只是,那Heaven Swallowing Demonic Pot 虽然厉害,但是如今破损严重,却只能动用一次。

而那Rakshasa Saintess 身为Rakshasa Palace 的Saintess ,深受Demon Sect 器重,身上指不定有什么保命的treasure 。

若是这Heaven Swallowing Demonic Pot 无法一次建功,suppress and kill 对方,那when the time comes 他就危险了。

他目光闪烁,仔细权衡利弊,最终决定还是暂留底牌,将其留在关键时候保命。

‘‘sou! ’’

他与赖皮大黄狗身形闪烁,却是一举穿过了那sword qi 风暴,与赵云修擦肩而过。

他如今同时掌握了五种sword intent ,暗中运转之下,此地的剑压,对他的影响已经是远远不如先前了。

即便是深入到这ancient sword 崖的核心内围之地,oppression 都没有特别明显,让他一举便是轻松超越了赵云修。

那正施展movement method 夺命狂奔的赵云修,看到Qin Changsheng 与赖皮大黄狗风一样从他身边闪过,顿时愣了一下。

什么情况?

这小子跟着自己跑什么?

而且居然跑的比自己还快?!

他回头张望一眼,却见Rakshasa Saintess 居然一路追了下来,顿时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连忙跟着继续埋头狂奔。

然而,事情却与他先前设想的大相径庭,Rakshasa Saintess 虽然是刚刚来到ancient sword 崖,还根本没有来得及适应这里的特殊环境,但却依旧展现出恐怖的速度。

即便是冲到这内围区域,速度竟然依旧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其身上,有terrifying 的sword qi 环绕,随着其身形疾驰之间,沿途虚空浮现出one after another black 的裂痕,在不断的自我愈合。

赵云修顿时pupils shrank ,看着对方与自己的距离不断拉近,赵云修顿时惊惧不已。

终于。

感受到身后Rakshasa 的气息彻底临近,赵云修背后汗毛倒立,蓦然止步,既然逃不掉,那便轰轰烈烈大战一场吧!

‘‘Rakshasa 圣…….’’

赵云修浑movement method 力鼓动,凝重的目光照射在疾驰而来的Rakshasa Saintess 身上,正要开口说什么,与Rakshasa Saintess 堂堂正正大战一场。

然而还不等他说完,那Rakshasa Saintess 却是‘‘嗖’’的一声,直接从他身边一闪而过,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一般,from start to finish ,都不曾看过他一眼,径直moved towards Qin Changsheng 与赖皮大黄狗追了上去。

‘‘额……’’

赵云修整个人都身形一僵。

在对方从他身边一闪而过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一紧,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就这么与他擦身而过了,看都不曾看他一眼。

他惊愕的回头看去,便见Rakshasa Saintess 却是蓦然凝剑隔空斩向Qin Changsheng 与赖皮大黄狗。

她…….不是冲我来的?!

那我刚才跑什么?!

赵云修不由得发呆,再回头looked towards 后方numerous cultivators ,见四方cultivator 也都一脸惊愕的看着他,随即纷纷神情古怪,赵云修顿时不由得脸上一阵燥热。

先是被Qin Changsheng skipping grades to defeat ,随后又闹出这样一个乌龙,这让赵云修的心态当场裂开了,几乎当场自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