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 The Beginning Of The Three Thousand Dao Scriptures, I Became A Saint Chapter 402

  天阳Immortal Monarch 虽然陨落了,但他留下来的诸多法宝,不仅强大,更是非常的衷心。而Jiang Chen 天阳Immortal Monarch 嫡传后裔的身份,却能将这些法宝的力量整合起来,化为自己的后台。

  这个时候,Jiang Chen 就有了力量,使得任何势力都不敢小觑于他,尤其是那些与天阳Immortal Monarch 有关的势力,更是要小心的哄着他。以免自家供奉多年的Immortal Artifact ,突然造反。

  ”hmph ,old man 可没有打趣you brat 的意思,old man 的意思是,你这件事虽然you did good ,但做的还不够狠。”

  “自紫虚道人建立紫虚宫以来,old man 就一直待在这里,亲眼见证着一代代紫虚宫传人成长起来。”

  “可以说,old man 对他们是极为的了解,太清楚他们的心态了。他们就是aloof and remote 习惯了,把底下人做的任何事,都当成了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在守龙daoist 这件事上,紫虚宫高层为何会忽略你的意见?正是因为他们自认为高你一等,没必要征求你的意见。”

  “他们表面对你很尊敬,可in the bones 依旧自认为高你一等。也正是因此,他们才没有从重处罚守龙daoist ,毕竟你只是一个Disciple ,岂能因为Disciple 而严惩Elder ?”

  “他们这种态度,是数千年aloof and remote 养出来的,也可以说是底下的人惯出来的。想要让他们改变,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唯有让他们感觉到切肤之痛,付出巨大的代价。他们才能真正的正视你,认识到你的重要性。”

  “所以old man 说,这件事你没有做错,但表现的还不够狠,我若是你,紫虚宫若想平息我的怒火,起码也要交出守龙的性命才行,而不是将他发配到Eastern Sea 。”

  那老者起身,把Jiang Chen fiercely 训斥了一顿。

  “前辈说的是!”

  对于这个老人说的话,Jiang Chen 全程没有反驳一句,只是默默的听着,最后更是称他说的对。

  如果是换成几年前的Jiang Chen ,要是有人想让他死,那么那个人就算是天王老子,Jiang Chen 也要想办法将其干掉。

  可现在不行了,Jiang Chen 成长了,也理智了,或者说,他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他只是Grade 5 小修,不是Grade 1 的immortal ,并没有打破规则的力量。

  倘若他有Grade 1 之力,那他根本不会与守正immortal 废话,直接就找到守龙daoist ,一剑把他砍了。谁要敢说个不是,那就同样给他来上一剑。

  可他不是!

  生在规则之中,在没有获得足以打破规则的力量前,他能做的,只是遵守别人制定的规则。

  外人的力量再强,那也不是他的,而是别人的。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不是自己的力量,用起来终归不踏实。

  “前辈啊,我要是有您这样的力量,我的表现,能比您强势无数倍,问题是,我没有您这样的力量!”

  “技不如人,那就只能忍了!”

  末了,见那老者渐渐冷静下来,Jiang Chen 忍不住叹道。

  “haha !”

  “you brat 果然很有趣!”

  “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很欣慰。cultivation 不是Battle Qi ,而是一个与时间赛跑的游戏。忍一时之气算什么,只要你能够活得久,那无论多大的仇,都有报复回来的一天。”

  听到Jiang Chen 这么说,那老者不仅没生气,反而laughed heartily 起来。

  其实,他说这么多,还是怕Jiang Chen 年轻不懂事,受不得气,直接与紫虚宫翻脸。年轻气盛是好事,可要是气盛过了头,那就是坏事了。

  Grade 5 的cultivation base ,就想与紫虚宫翻脸,那真的是太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了。因为Grade 5 cultivator 太容易死了,哪怕有再多的expert 保护,那也没用。

  毕竟不是自己的力量,impossible 随心而发,总有顾及不到的地方。而expert 过招,一个刹那,就足以让Grade 5 cultivator die without a burial site 了。

  没有无敌的法宝,只有无敌的人,就算是功德Spirit Treasure ,那也不是没有克制的办法。

  “当然,你能知进退,这是好事不假。但也不能一味的退,那样会让人觉得你这个人过于懦弱,以至于谁都敢踩上两脚。”

  “就好比之前,你表现的太温和了,这才让紫虚宫高层觉得你没攻击力,以至于他们没把你当回事。”

  “所以,适当的强硬一点,这是好事,可以让人知道你不是好惹的,就好比你之前的举动,一举震慑住了紫虚宫高层,使得以后他们再遇到与你有关的事后,不得不先考虑一下你的态度。”

  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的Artifact Spirit 嘛,掌握的知识比较多,unconsciously 间染上了一些好为人师的毛病,开始在这里教育起Jiang Chen 来,传授他自己总结出的处世道理。

  对此,Jiang Chen 十分配合的听着,时不时的,还会露出佩服的神色。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家看你顺眼了,好心传授你做人的道理,你摆出一副不耐烦的神色,是给谁看啊?更别说,这个人还是你的后台。

  懂不懂事啊!

  “总之,咱们不惹事,但也不要怕事。整个紫虚宫,除了紫虚道人那个Old Guy 外,没有谁是我们得罪不起的。”

  说了半天,那老者方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这个话题。他看得出来,Jiang Chen 是有事来找他,总不能一直拉着Jiang Chen 传授大道理,从而耽误他的事吧?

  “嗯,前辈说的是!”

  这老者的最后一句话,虽然说的夸张,但却是事实,他有这个底气,整个紫虚宫,除了Sect Founder ,就没有人是他不敢得罪的。

  Jiang Chen 见过的Immortal Artifact 多了,可像这老者这样,直接显化出形体,并如真实的人一般行走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若非某日,紫虚钟偷偷的告诉他,这隐居在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里的老者的真正身份,Jiang Chen 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宛如普通老人一般的老者,竟然会是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的Artifact Spirit 。

  Human Transformation 的Artifact Spirit 啊,这可是连紫虚钟都无法做到的事,这个老者却能做到,可以说他的实力非常强,也是屹立在Profound Yellow World 顶端的人物。

  怎么说呢,这个老者,已经不能算是单纯的Artifact Spirit 了,他快要衍生出真正的血肉,化成完整的生灵了。

  简单来说,就是他要化形了。

  在Profound Yellow World ,法宝诞生了spiritual wisdom ,只要渡过化形Thunder Tribulation ,一样能化成生灵,若能成仙,更是会被称为器仙。

  在Profound Yellow World 外,有一方immortal domain ,被称之为法界,里面居住的生灵,就是以器仙为主。法界的主人,乃is a Heavenly Immortal 之上的存在,相传就是Innate Spirit Treasure cultivation success 人。

  所有的器仙,都会得到他的庇护,以至于很少有人敢对器仙下手。

  Jiang Chen 眼前的这个老者,一旦度过化形Thunder Tribulation ,立即就能证得Heavenly Immortal 果位,成为一尊器仙。

  可惜,Profound Yellow World 限制了他,使得他迟迟无法迈出那关键的一步,成为器仙。

  半步Heavenly Immortal Great Perfection ,随时都可以成为Heavenly Immortal 的realm ,这个老者的实力,很早之前就已经立足在Profound Yellow World 之巅了。有此实力,他自然有资格,可以不把紫虚宫的一众expert 放在眼里。

  ……

  “好了,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你来这里找old man 究竟是有何事?”那老者开口,说起了正事。

  “前辈,Junior 想问问您,紫虚宫内可有Eastern Continent 的Water Element 图?”说了半天,话题终于聊到了正事上,Jiang Chen 打起来精神来,朝那老者问道。

  “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

  “这是Eastern Continent 水脉的Supreme Treasure ,Eastern Continent 水族的命根子,你要这东西干嘛?”

  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的Artifact Spirit 好奇的看了Jiang Chen 一眼,不知道他要这件treasure 干什么?

  “自然是有大用!前辈您还没说,sect 里到底有没有这件treasure 。”

  Jiang Chen 没有解释,而是催促起来。

  “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这是为数不多的可以辖制Eastern Continent 水族的手段,sect 里自然是有的。”

  “但是,这treasure 却不能给你。”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的Artifact Spirit nodded ,先是承认sect 里确实有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然后不等Jiang Chen 高兴,便告诉他,就算sect 有,也impossible 将这件treasure 交给他。

  “为什么?”

  Jiang Chen 皱起眉来,有些不解的looked towards 对面的老者。以他的地位而言,就算是讨要immortal dao 层次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sect 也不会有任何的迟疑。

  这样的地位,没道理只是讨要一副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便遭到拒绝。

  “不给你的原因有两点。”

  “其一,就是因为你的cultivation base 太低,而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又太过重要,这是辖制Eastern Continent 水族的关键手段,Profound Yellow World 内不知道有多少势力眼红this treasure 。”

  “若是this treasure 在你手中的消息传了出去,那甚至会有Grade 1 的immortal ,亲自出手对付你,好将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抢走。”

  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的Artifact Spirit 开口,说出了拒绝Jiang Chen 的理由,不是不想给,只怪他cultivation base 太低,这treasure 给了他,他不仅护不住,反而会惹来killing disaster 。

  “那我不带走,就在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里慢慢研究。这样的话,只要前辈不说,我也不说,那就无人知晓此事。”

  Jiang Chen 念头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不能带走,那他偷偷的看总行了吧。

  “这就是old man 拒绝你的第二个理由了,我虽然不知道,你要看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的目的为何,但也能看出来,此物对你很重要。”

  “既如此,那sect 里的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你便不能看。”

  出乎Jiang Chen 预料的是,听到他的办法后,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的Artifact Spirit 再次摇头拒绝。

  “为什么?”Jiang Chen 不解。

  “因为sect 的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有问题,很多关键的地方都对不上,你要真按照上面的记载来,那无论做什么,失败的probability 都很大,甚至会遇到未知的危险。”

  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的Artifact Spirit ,给出了一个出乎Jiang Chen 预料,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桉。

  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这样的重宝,Eastern Continent 水族肯定不会乖乖交给紫虚宫的,就算真的交了,也肯定会动些手脚。不然的话,Eastern Continent 水族不就成了Human Race 的狗,在Human Race 的手底下讨饭吃。

  “为什么?”

  “为什么sect 明知道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有问题,还要将其收下,而不是重新向Eastern Continent 水族要一副没有问题的Water Element 图?或者是自己花些功夫,自己绘制一副没有问题的Water Element 图呢?”

  Jiang Chen 有些难以理解,既然知道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有问题,那为何还要收下?强逼水族给副没问题的不行吗,或者是自己绘制。

  Water Element 图又不是水族的专利,陆地上的人同样能绘制,只是没有水族那么方便罢了,要花费的精力更多。但这对紫虚宫来说,完全不算什么。

  若只是多花一些功夫,就能把Eastern Continent 水族牢牢的捏在手里,那这代价对紫虚宫而言,真的是太轻松了。

  “这就是Eastern Continent 水族的聪明之处,他们最开始给的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Eastern Continent 的Water Element 渐渐发生变化,或是干枯,或是改道。”

  “甚至不用一千年,只是几百年,Eastern Continent 的Water Element 就模样大变,sect 得到的Water Element 图自然也就没用了。”

  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的Artifact Spirit 开口,说出了Eastern Continent 水族的诡计,很简单,却也非常的有效。

  “……”

  “前辈是在告诉我,Eastern Continent 水族上供的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只是一副普通的地图,而不是一件法宝?”

  这个答桉,真的是让Jiang Chen 极度无语,什么叫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是取Eastern Continent 所有Water Element 的一缕精气,炼制而成的一件法宝。

  这样一来,无论Eastern Continent 的Water Element 如何变迁,只要上面的Water Element 精气不散,都能在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图上清晰的显示出来。

  只有这样的法宝,才能被称之为重宝,Supreme Treasure !

  而把Eastern Continent Water Element 的走势,全部绘制在一张图上,那叫地图。无法随世而变的地图,对lifespan 以千年,乃至万年计的cultivator 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水势多变,百年一小改,千年一大改,时间一长,就是再严谨的地图,也会逐渐失真,除了起到参考价值之外,再无别的作用。

  “youngster ,你要知道,能够交出普通的Water Element 图,已经足以彰显出Eastern Continent 水族的诚意了。真要炼制水脉图,动了他们的命根子,那Eastern Continent 水族还不得和Human Race 翻脸?”

  Jiang Chen 说的这些,Book Collection Building 的Artifact Spirit 又何尝不知,但可惜,事情若真有这么简单的话,前人怎么可能不去做?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