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154

觉醒Appraisal Technique ,发现女儿来自未来第154章 剑碎苍穹?试炼结束!

“我们藏Sword Mountain 庄一脉的sword cultivator inheritance ,是断绝了么?”

老者怔住,有些不敢相信。

“藏Sword Mountain 庄,是怎么养剑的?”Mo Fan 疑惑。

老者深深看了Mo Fan 一眼,道:“今昔何年?”

“2023年。”Mo Fan 道。

“二零二三年?”老者错愕,似是不解。

Mo Fan 摇头,解释道:“现在这个时代,距离你所了解的那个时代,或许已经过了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乃至更久的时间。”

“这……”老者眼露迷茫,怔怔失神,不再言语。

其实他早就猜测到了一些。

然而现in the heart 所想被证实,依旧有些not knowing what to do 。

“除了我,你没有见到过其他人进来这里吗?”Mo Fan 疑惑问道。

“有。”

老者came back to his senses ,nodded ,解释道:

“我大概于一千年前苏醒,这一千年间见到过不少闯进来之人。

“奈何他们未曾cultivation 我藏Sword Mountain 庄的core inheritance 养sword art ,自然也就无法触发试炼。”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老者shook the head 继续道:

“大约在六百年前,我倒也见过一位Cultivation 养sword art 之人。

“奈何他是胡乱Cultivation 的,看上去孱弱如将死之人。

“老夫看不上他,也就没为他开启试炼。”

听到这话,Mo Fan 不由怔了怔。

老者所说之人,恐怕是某一时代的Sword Immortal ,镇压一个时代的存在。

“除他之外,你是我见到的第二位Cultivation 养sword art 之人。

“当然,你修的是我藏Sword Mountain 庄正宗养sword art ,与他不一样,老夫自然为你开启了试炼。”

说到这,老者突然脸黑,瞪了Mo Fan 一眼,气愤道:

“hmph ,现在看来,你也是胡乱cultivation 的,居然连Return to Origin Sword Manual 都不修!”

Mo Fan 讪讪laughed :“这也没办法,你们那个时代已经被掩埋在了历史尘埃中,inheritance 都断绝了……

“我能领悟complete volume 的sword art 算是good luck 的。”

老者:“……”

老者沉默,一连叹了好几口气,原本笔直的背突然有些句偻了起来。

最终,他似乎认清了现实,心情终于平静下来,脸上再次面无表情起来,looked towards Mo Fan 道:

“说说吧,现在你们是怎么Cultivation sword dao ,怎么养剑的?”

Mo Fan nodded ,斟酌片刻后道:

“现在公认的sword cultivator ,是我们Sword Pavilion this lineage 。

“Cultivation sword dao 需要一定的剑Dao Body 质。

“而判断是否拥有剑Dao Body 质的条件,是看能不能与刻画了sword dao array 的stone tablet 产生共鸣。

“stone tablet 一共有五块,共鸣越多的stone tablet ,代表剑Dao Body 质越好,养剑越轻松,跨过Life and Death Trial 越简单――”

听到这,老者frowned ,连忙打断道:

“你说的stone tablet ,可是Sword Peak 上那五块刻着养sword art 的stone tablet ?”

“应、应该是吧?”Mo Fan 挠头。

“你们用那五块stone tablet 来判断sword dao innate talent ?”老者紧紧拽着拳头,似乎有些生气。

“是这样的,不过用剑Dao Body 质应该更准确一些。”Mo Fan 道。

“胡闹!”老者气得想打人。

瞪了Mo Fan 许久,老者疑惑,继续问道:

“你说的生死大关是指什么?”

Mo Fan 想了想,解释道:“养剑入体虽然伤身,但每累积到一定程度便会发生质变。

“发生质变的时候,体内sword intent 肆虐,很难控制。

“这个时候若能扛过去,sword intent 就会发生质变,养sword art 也能得以breakthrough ,cultivation base 瞬间提升,同时进入下first stage 的养剑。

“若扛不住,那只能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看了眼神色越发阴沉的老者,Mo Fan 继续道:

“养sword art 一共有fifth layer ,对应着养剑五次蜕变,分别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六十年、一百年。

“养剑一百年,也就意味着养sword art cultivation 至Perfection ,战力可匹敌甚至碾压至强,从此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再难寻敌手。”

说完,Mo Fan 偷偷looked towards 老者。

这会儿,老者双手负在身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Mo Fan :“……”

不知过了多久,老者才shook the head ,缓缓睁开眼眸,望着Mo Fan 道:

“养sword art 不愧是藏Sword Mountain 庄至高inheritance ,被你们这样练,居然也能爆发出应有的威能。

“只可惜,这种练法,透支的是生命潜能,活不长久的……”

“呃――”Mo Fan 挠头。

说实在的,他也觉得Sword Pavilion 的cultivation 方式有些不对劲。

不管innate talent 高低,都需要熬一百年,分明就是在拼physique 和lifespan 。

这真的是sword cultivator 么?

当然,吐槽归吐槽,Mo Fan 还是认真道:

“不完整的养sword art 确实透支生命潜能。

“即便将养sword art cultivation 至Perfection ,最终也只有两百年左右可活,除去养sword art 的一百年,就只剩下一百年可以潇洒。

“但complete volume 的养sword art ,养剑的同时也会同步反馈自身,不断增强physique 。

“只要基础physique 足够好,还是不会影响life essence 的吧?”

hearing this ,老者瞥了Mo Fan 一眼,摇头道:

“你说的是不战斗的情况。

“一旦战斗,调动体内sword intent 剑势,必将牵引自身生机。

“届时,任你将躯体锻造得再强,也于事无补。”

听到这话,Mo Fan 认真nodded 。

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complete volume 养sword art 可以解决cultivation 过程中损耗的life essence 。

但却不能解决战斗过程中损耗的life essence 。

这种养剑入体的cultivation 方式,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注定了结局。

当然,只要你不出手,life essence 就不会受影响。

以Sword Immortal 的威慑力,也没有人敢主动造次。

但是不出手的sword cultivator ,还是sword cultivator 么?

Mo Fan 思忖的同时,老者继续道:

“按照你们的cultivation 方式,不管innate talent 多高,都需要一百年才能将养sword art cultivation 至Perfection 。

“然而我藏Sword Mountain 庄却出现过五岁开始练剑,八岁养剑成功,十岁剑斩Destiny ,十五岁无敌人间的绝世sword dao 天才。”

“十岁剑斩Destiny ?十五岁无敌人间?”Mo Fan 怔住。

这么变态的么?

这是怎么cultivation 的。

于是,问题又绕了回来,Mo Fan 怔怔问道:

“所以你们那个时代,是怎么修剑的?

“和你说的Return to Origin Sword Manual 有关么?”

老者看了Mo Fan 一眼,澹澹道:“ten breaths 。”

“什么?”Mo Fan 疑惑。

“在我剑下存活ten breaths 时间,便代表你有资格获得藏Sword Mountain 庄完整inheritance 。

“试炼期限为半年,若半年后你仍无法完成试炼。

“我将判定你使用非法手段获得藏Sword Mountain 庄inheritance ,给予你相应的惩罚。”

Mo Fan :“???”

“我可以放弃试炼吗?”Mo Fan 气冷抖。

“试炼一旦开始,无法中止。”老者道。

“那惩罚是什么?”Mo Fan 退而求其次。

“将你困于此地,直至生命尽头。”老者道。

“把我永远困在这?”Mo Fan looked thoughtful 。

他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运转cultivation technique 吸收元气,认真感受着一切。

片刻后,他发现了端倪。

如老者所言,这里是一片Independent Space ,而非幻境。

这也就意味着,Secret Realm 试炼结束后,他未必能够被传送回去。

这样一来,他还真有可能会被困在这里一辈子。

当然,困在这里也不是没有好处。

至少这片空间里面的元气,要比城内浓郁得多。

Mo Fan 从进来后就开始doing two things at the same time 的吸收空气中的元气。

但是这么久下来,他竟没有感知到这片空间的元气有丝毫减少。

“这里的元气,是无穷无尽的吗?”Mo Fan 忍不住问道。

“不是。”老者摇头,“以你吸收元气的速度,最多够你吸收个百八十年。”

《大明第一臣》

Mo Fan 眼前一亮:“还有这种好事?”

老者:“?”

你在说什么胡话?

“来,继续试炼吧!”Mo Fan 一脸期待道。

老者:“……”

老者有点儿懵,有些不能理解Mo Fan 的想法。

要被永远困在这方空间,居然还笑得出来?甚至还一脸期待?

这人,是受虐狂么?

“来,继续试炼!”Mo Fan 再次道。

“既然如此,如你所愿!”老者不再客气,手指微微一抬,便有一sword glow 飞出。

sword glow 一闪而没。

哐当一声响。

Mo Fan 的头盖骨应声落下,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对此,Mo Fan 却依旧斗志盎然,快速道:“帮我恢复一下,继续!”

见此,老者哑然。

果真是受虐狂么?

还是说,这是一个疯子?

shook the head ,老者不再废话,直接帮Mo Fan 恢复身躯,再次出剑。

一个人待在这片空间,其实挺无聊的。

好不容易来了个活人。

是受虐狂还是疯子重要吗?

休休休!

one after another sword light 飞出。

Mo Fan 的头盖骨一次次被掀飞。

“senior ,你不能砍其他位置吗?”Mo Fan 无语。

“可以。”老者nodded ,瞬间恢复Mo Fan 残缺的身躯,而后指尖一荡,幽寒sword light 再次飞出。

this time ,Mo Fan 的半边脑袋没了。

是的,半个脑袋,脖子以下完好无损,脖子以上,竖直方向,只剩半个脑袋。

并且切口neat and tidy ,不差分毫,Mo Fan 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你管这叫砍其他位置?”Mo Fan 想打人。

老者不废话,直接修复Mo Fan 残缺的脑袋,继续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姿势激发sword glow 。

神奇的是,不管他以哪种角度,哪种姿势激发sword glow 。

最终都会斩在Mo Fan 的脑袋上,并且切口位置每次都分毫不差。

对此,Mo Fan 虽然痛苦,却也乐此不疲,一次次的进行挑战。

没办法,这里的元气太香了,竟能支撑他吸收百八十年!

然而哪里用得着百八十年?

以他的cultivation speed 。

怕是再过个七八年就能直接无敌!

when the time comes 还怕出不去?

所以,试炼是假,白嫖元气才是真!

当然,在一次次把掀开头骨的过程中,Mo Fan 也渐渐摸到了一些规律。

这些规律,Mo Fan 一时半会还琢磨不透,但他可以确定,这些规律很重要。

…………

脑袋一次次的飞出。

两个小时后,Mo Fan 感觉自己稍微领悟到了些什么。

this time ,他勉强干扰到了老者的sword light ,使其轨迹出现了些许的偏差,让原本应该对半分开的脑袋,偏了那么一点点。

一天后。

一道幽寒sword glow 几乎贴着Mo Fan 的发梢而过,唰的一下斩入他身后的草丛里。

哧的一声响,泥土翻滚,沙石溅飞,Mo Fan 身后出现了一道恐怖的豁口。

“好险。”Mo Fan 心有余季。

this time ,他成功躲开了sword light ,保住了脑袋。

看着眼前这一幕,老者错愕万分,些许浑浊的眼珠子瞪得老大。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Mo Fan 居然这么快就能躲开他的sword light !

这才过去多少?

一天时间!

太unimaginable 了!

“hmph! ”老者coldly snorted ,平复心情,再次出剑。

this time ,他更加认真。

sword light 嗖的飞出,哐当一声响。

Mo Fan 的半边脑袋再次滚落在地。

对此,Mo Fan 却觉得酣畅淋漓:“很好,再来!”

他觉得自己变强了。

至少保命能量变强了不少!

apart from this ,一次次观看老者出招,Mo Fan 也隐约觉得,自己对sword dao ,有了一定的领悟。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通过试炼。

想到这,Mo Fan 不由有些担忧起来,忍不住问道:“若是通过了试炼,我还能待在这里吗?”

听到这句话,老者差点气得冒烟,said ill-humoredly :

“若你能通过试炼,此处你爱待多久待多久!”

听到这话,Mo Fan 才放心下来。

“再来!”

…………

third day 。

又是a sword light 落空,撕开了Mo Fan 身后的草地。

second sword light !

居然躲开了second sword light ?

老者眼眸瞪得老大,满脸难以置信。

这才过去多久?

原本转瞬就能斩杀,弱小如蝼蚁的后辈,居然已经能躲开自己两道sword light 了?

这还是人么?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再来!”Mo Fan 开口。

三天试炼下来,他觉得自己变强了不少!

至少保命这一块,要比原来强太多!

御风movement method 被他Full Mastery ,腾挪之间宛如瞬移。

现在的Mo Fan ,movement method 方面的造诣,已经超过了获得流光峰inheritance 的顾水月。

这陪练,比red clothed woman 鬼还专业!

想到这,Mo Fan 莫名有些想念red clothed woman 鬼了。

他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

“不对,现在不是想red clothed woman 鬼和睡觉的时候!

“我要继续cultivation ,继续变强!”

Mo Fan 斗志盎然:“再次,继续!”

见此,老者气得发抖。

“这小子太嚣张了!”

他突然有点后悔让这小子试炼了。

…………

转眼便是过去一个月。

这一个月,Mo Fan 不分昼夜的试炼,实力进展神速。

休!

一道cold glow 斩来,Mo Fan 身子微侧,直接躲过,cold glow 贴着他的脸庞而过。

休休!

眨眼便是两sword glow 同时斩来,puchi 一下斩入Mo Fan 眉心,似要将他撕开。

可惜,sword glow 落下,Mo Fan 的silhouette 也随之变成虚无,刹那消失。

残影!

休休休!

眨眼又是三sword glow 飞来。

从不同角度,以犄角之势逼近Mo Fan 。

对此,Mo Fan 不慌不忙,从容应对。

休休休休休!

短短几息时间,二人所在的空间便是出现了one after another 豁开,一个个深坑,看上去满目疮痍,像是被狗啃过的蛋糕。

“再来再来,只差最后一息!”转眼便是九息过去,Mo Fan 激动得浑身发颤。

经过一个月的试炼,他终于走到了最后一步。

只要躲开这最后一剑,试炼便算完成!

“如你所愿!”老者面布寒霜,手中刹那凝聚出一柄通体漆黑的giant sword 。

“这一剑,必斩你!”

他手持giant sword ,勐地向着前方斩去,white glow 芒的sword light 耀眼到极致,像是有无数烈日在炸开。

无尽元气刹那汇聚,形成一柄connecting the heavens through the earth 的大剑,彷佛要撕开this world 。

“卧槽!你这是做什么?”Mo Fan 吓了一大跳。

这一剑too terrifying ,整个空间都剧烈摇晃了起来,彷佛随时有可能坍塌。

“斩!”

bang!

一剑斩出, 虚空大爆炸,地面快速下沉,出现漆黑的Great Rift Valley ,sword glow 勾连Heaven and Earth ,星辰寂灭,天穹刹那裂开。

在Mo Fan 的视角中,整个空间剧烈摇晃,地面下沉,火山喷发,天穹如同破碎的镜子般布满裂痕。

然后,他saw a flash ,身体被撕裂成无数块,如同尘埃一般飘荡在空中,只剩下一团被mysterious energy 包裹的乳白亮光。

那团乳白亮光里,承载着Mo Fan 的意识。

天黑了。

地塌了。

一眼望去皆是虚无。

Mo Fan “脸黑”。

这一剑,是人能挡下的么?

Mo Fan 估摸着,at the peak period 的刘惜言来了都未必能挡下!

想要在这样恐怖的sword light 下活命,怕是得晋升为至强才可以!

“造孽啊,最后这一剑也too terrifying 了!”

Mo Fan 生无可恋。

“难道真要等无敌后才能通过这里的试炼?

“这未免也太难了吧?”

…………

不知过了多久,Mo Fan 感知到有一股温和的能量包裹着自己的意识。

接着,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身躯一点点凝聚。

十几个呼吸后,Mo Fan 的身体恢复如常。

活动了一下四肢,Mo Fan 满意nodded 。

“还行,和旧的一样好用。”

就在这时,一道须发皆白的苍老silhouette 缓缓浮现。

“恭喜你,通过试炼。”

Mo Fan :“???”

(ps:时间好像还早,我再去写点……)

+ 加入书签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