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158

觉醒Appraisal Technique ,发现女儿来自未来第158章 有关35五万枚Spirit Stone 的生意!

Sword Pavilion mountainside 。

血色符纹缓缓浮现,照映的草地如同染上了鲜红的血液。

Mo Fan 怔神,凝聚spirit strength 向着草地上的血色符纹望了过去。

片刻后,他的眉头拧成了一团。

“好古老的符纹”Mo Fan 微微蹙眉。

“需要破开这些符纹,才能开启传送,进入封印空间。”

Mo Fan 已经从典籍中了解到,虽然那两具“圣尸”名义上被封印在藏Sword Peak 。

但却不是真的就在藏Sword Peak 里面,而是通过藏Sword Peak 上天然的Domain ,构筑出了一个独立的小空间。

所谓的“圣尸”就在那独立的小空间里面。

而想要打开通往小空间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就必须先解决眼前这些血色符纹。

“有些麻烦――”

稍微一感知,Mo Fan 便知道这些古老的血色符纹很麻烦。

“几乎每一个符纹都包含了几种array 源纹。

“外围的血色符纹还好,破解起来不算太麻烦。

“但越中心的符纹越复杂,core area 那些符纹大部分都是靠后的array 源纹,破解起来难度太大。

“并且这些符纹每一个都not simple ,又相互勾连嵌合,彼此编织成阵。

“若是强行破开,怕是会爆发出恐怖的威能。”

Mo Fan 在心里稍微估算了一下,脸色立即沉了几分。

“when the time comes 怕是整座藏Sword Peak ,甚至是大半个玉虚学府都会被raze to the ground 。”

想到这,Mo Fan 抹了把冷汗,放弃了强行破开这血色array 的想法。

就在这时,刘惜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你也发现了,不愧是赤霞峰有史以来最出色的Disciple 。”

她望着血色符纹,有些calm and composed ,似乎并不意外。

对此,Mo Fan 却是诧异了起来:“Elder 知道这里有array ?”

还有,赤霞峰有史以来最出色的Disciple 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

我怎么不知道?

刘惜言shook the head ,道:“前些日子知道的。”

沉吟片刻,她解释道:“刘纪安带着Heavenly Demon Sect 的人潜入藏Sword Peak mountainside ,学府便开始关注这里。

“后来Demon Race 不惜耗费大代价Tearing Space ,强行攻打玉虚学府,也不难猜出他们的目标大概率就是藏Sword Peak 。

“所以,藏Sword Peak mountainside 一直是学府关注的对象。

“为此,你Master 其实来过很多次了,你没见到她是因为恰好每次都错过了。”

“so that’s how it is 。”听到这,Mo Fan 已经猜到答桉了。

刘惜言paused ,继续解释道:

“实际上你Master 作为array 领域的领军人物,很早就察觉到了这里不对劲,知道这里隐藏着array 。

“只是碍于array 太过古老,很多符纹都是蓝星没有见过的,她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开启的方法。

“直到十天前,她在Sword Pavilion 发现了一本典籍。

“典籍上记载了几个古老符纹。

“虽然她不认识ancient book 上的文字,但是她觉得那几个古老符纹,很可能和mountainside 的隐藏array 有些关联,便试了试。”

“this style ,便让这有些恐怖的血色array 显露了出来。”

说道这,刘惜言眸中闪过一抹cold glow :“这血色array 是ultimate weapon ,若是引爆,怕是大半个玉虚学府都将被raze to the ground 。

“上次Heavenly Demon Sect 的人潜入mountainside ,很可能就是想要引爆这个血色符纹,彻底毁掉玉虚学府。”

说完,刘惜言蹙了蹙眉,又道:“当然,结合上次Demon Race 疯狂攻打玉虚学府来看,其中可能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听到这些话,Mo Fan 直接道:“是圣尸。”

涉及到至强之上。

即便是尸体,也充满着未知。

很有可能稍微残留的一丝能量,便让他这个Transcendent 境小菜鸡直接挂掉。

所以,Mo Fan 没有想过要一个人去探索。

这个时候,还是让学府作为后盾比较靠谱。

前面有高个子顶着才有安全感。

至少探索的主力,应该是自己Master 许朝慕,而不是他这个刚出道的array 小萌新。

“圣尸?”刘惜言startled ,满脸诧异。

“嗯,圣尸,大概是至强之上的存在,一共有两具,皆被封印在藏Sword Peak 勾连的小空间内。”

吸了口气,Mo Fan 继续道:“我猜测Demon Race 的目的,就是那两具圣尸。

“至于他们想要拿圣尸做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对了,这些是我在藏Sword Mountain 庄典籍中无意看到的。”

说到这,Mo Fan 认真looked towards 刘惜言:“要是我猜得没错,藏Sword Mountain 庄的Sword Mountain ,其实就是现在的藏Sword Peak 吧?”

刘惜言先是一愣,接着nodded :“你没猜错,藏Sword Mountain 庄的Sword Mountain ,就是我们脚下的藏Sword Peak ,它被学府先祖通过特殊手段,整个挖出来了……”

听到这话,Mo Fan 捂了捂额,继续道:“那么我刚才说的,大概率是对的,有两具圣尸藏在藏Sword Peak 的小空间中。

“只是不知道圣尸对demon 为何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en. ”刘惜言looked thoughtful 地nodded 。

她沉吟片刻,凝了凝眉道:“有可能涉及到了至强breakthrough 的问题,否则Demon Race 也不会联通Monster Race ,大费周章的布局。”

燃文

“应该是。”Mo Fan nodded 。

这个问题他也想过。

让demon 疯狂、至强之上、圣尸――

这三个关键词凑在一起,不难联想到一些什么。

“我先回去和我Master 商量一下,看要怎么破开这个血色array 。”

Mo Fan 准备告辞,转身就要走。

这事确实应该由许朝慕出面。

不能揽在自己身上。

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破解这玩意。

他的首要任务是赚取Spirit Stone ,尽快升级。

“你Master 外出了,一时半会回不来。”刘惜言道。

听到这话,Mo Fan 刚迈出的脚步便顿住了。

他转过身来,望着刘惜言,surprisedly said :“我Master 外出了?”

那要找谁来顶?

学府还有array expert 吗?

几位Senior Sister 么?

Mo Fan 傻眼。

刘惜言shook the head ,解释道:“这个血色array 很难破解,她在这里看了五天五夜也没有任何头绪。

“但很显然,任由血色array 搁置在这,又是一个定时炸弹。

“各峰自Spiritual Qi 复苏后,彼此呼应,自成天然Domain ,更是演化成了如今的Mountain Protecting Great Formation 。

“很多设施也必须由这些天然Domain 提供能量才能运转,比如Trial Pagoda 、潜龙碑以及一些重要的cultivation room ――”

purse one’s lip ,刘惜言继续道:“实际上Sword Pavilion 也一样,之所以能够continuously 的产生sword qi ,也是因为天然Domain 的存在。

“其他几峰也差不多有这个情况。

“所以,若是学府移址,底蕴便废了大半,地位直接dropped a thousand zhang in one fall 。

“考虑到这些,学府looked towards 官方申请,给你Master 申请进入了一个特殊Secret Realm ――”

“特殊Secret Realm ?”Mo Fan 疑惑。

“嗯,一个拥有至强array inheritance 的特殊Secret Realm 。”

“懂了――”Mo Fan 哑然。

这种情况,毫无疑问是派许朝慕学习深造去了。

还好自己那时候没出来。

不然怕是要跟着许朝慕一起去。

然而对他来说,Trial Pagoda 就是学习array 最好的地方。

要是把Trial Pagoda 内的三千array 源纹全部comprehend 透,破解眼前这血色array 也不是什么难事。

果然,刘惜言凝了凝神,解释道:“学府想让你Master 去进修一下,希望她出现后array Domain 方面的造诣能够有所breakthrough ,最终解决血色array 。

“不到as a last resort ,学府是不会移址,并且若里面真有圣尸,更不能放任demon 得到。”

刘惜言转身,望向逐渐消失的漫天霞红怔怔出神。

与此同时,Mo Fan 在草地各方位刻画的那七枚古老符纹,也缓缓消散。

最后,血色array 缓缓隐去,彷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余晖落尽,刘惜言转过身来,一直紧绷着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你Master 临走前说过,等你回来了,血色array 的事暂时交由你掌管。

“她说你是赤霞峰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肯定会有办法,能事先破解一些血色符纹。”

听到这话,Mo Fan 直接傻眼。

得,这任务还是得落到自己头上!

见Mo Fan 愁眉苦脸,刘惜言smiled and said :“你放心,学府不会让你白打工的。”

“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去跟上面说,条件记得提高一点,我尽量给你争取。

“对了,你Master 说你很热衷赚Spirit Stone ,任务赚取到的功勋点,全部都用来兑换Spirit Stone 了。

“在outer sect 时也一直闭关pill concocting 赚取Spirit Stone ,对囤Spirit Stone 有着异于常人的执着。”

Mo Fan :“……”

果然,自己干了什么,学府高层都一清二楚。

不过他是真没囤Spirit Stone 。

再多都不够用,囤个毛线。

再次laughed ,刘惜言道:“学府储备的Spirit Stone 虽然不算多,但只要你有需要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你考虑一下吧。”

Mo Fan 凝神,想了想道:“酬劳怎么算?”

hearing this ,刘惜言转身望了眼赤红的草地,缓缓道:

“这里一共有三千五百枚血色符纹,你Master 说过,即便只剩下一枚符纹,也有可能会引爆array 。

“所以,目标便是将这三千五百枚全部破解。

“在她回来之前由你来破解,大概是每破解一枚符纹,给多少酬劳吧,就和你平时接功勋点任务一样,只是跳过了发放功勋点这个过程,不用你再去兑换。”

“那破解一枚符纹,可以给多少Spirit Stone ?”Mo Fan 追问。

“我现在问一下Sect Master ?”刘惜言道。

“好,麻烦Elder 了。”Mo Fan nodded 。

“不麻烦。”刘惜言shook the head ,从怀里拿出一块palm-size ,通体晶莹的jade token 。

只见她眼眸微闭,凝聚精神,向着jade token 汇聚而去。

片刻后,她睁开了眼眸,笑着道:“信息传递给Sect Master 了,他看到了就会马上回复。”

见Mo Fan 一脸新奇,刘惜言laughed ,解释道:

“这是由特殊材质打造的传讯jade token ,里面包含着诸多深奥且古老符纹,构筑成了mysterious 的通讯array 。

“手持令牌,不管在蓝星哪一个角落,都可以相互联络,并且没有丝毫延迟,比手机好用得多。”

Mo Fan nodded 。

因为monster beast 的存在,没有办法满world 搞通讯塔,手机在野外基本不会有信号,确实不好用。

凝了凝神,刘惜言继续道:“可惜传讯令牌很少,都是从遗迹里挖出来的,并且暂时没有被破解。

“目前各势力,也只有少数人拥有,并联通成了通讯网络,可以单独私下联络,也可以发送公共信息联络。”

Mo Fan nodded ,没有多问。

若是花些时间,掌握了诸多array 源纹的自己,说不定能破解这玩意。

但他暂时对这玩意不感兴趣。

涉及到古老符纹,都需要消耗大量时间去研究。

他现在缺的就是时间。

升级稍微慢一点,怕就要die an untimely death 。

就在这时,刘惜言手上的jade token 闪烁了一下。

见此,刘惜言连忙凝神,汇聚spirit strength ,读取其中的信息。

读取前,她还解释了一句:“这东西的作用,其实就是无损超远距离精神传念,很方便的。”

读取完信息,刘惜言道:“Sect Master 说破解一个符纹可以给你70Spirit Stone 。”

“一个符纹70Spirit Stone 么?”Mo Fan 凝神,思忖起来。

一枚符纹七十Spirit Stone 不少了。

毕竟at first 破解都是挑简单的来。

前面的时间,怕是能一天破解大几十个血色符纹。

兑换成酬劳就是大几千的Spirit Stone !

并且在破解的同时,Mo Fan 也会抽时间再去Trial Pagoda 领悟array 源纹。

array 源纹领悟得越多。

他破解起来也就越轻松。

即便后面破解难度会逐渐加大。

但破解速度最终也能稳定在一定范围内。

这样一来,平均算下来,一天赚三四千枚Spirit Stone 问题不大。

一天能赚三四千枚Spirit Stone ,还炼个毛线的丹!

至于等许朝慕回来一起研究?

Mo Fan 觉得,以自己的进步速度,怕是最多两个月,就彻底能解决这些血色符纹。

两个月后,许朝慕估计还在Secret Realm 里。

想到这,彷佛看到了自己Spirit Stone 数到手抽筋,迅勐升级的场景了!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Mo Fan looked towards 刘惜言,nodded 道:“我觉得可以。”

见此,刘惜言laughed ,凝聚精神向着jade token 传念。

接着,jade token 隔几秒钟便闪烁一下,刘惜言似乎在和Sect Master 顾青山交涉着什么。

片刻后,刘惜言打了个响指,把jade token 收好,脸上难得露出灿烂的笑容:

“搞定,一枚符纹一百Spirit Stone ,把你所有的ability 都使出来吧,你要发达了!”

听到这话,Mo Fan 愣了愣:“不是说一个符纹七十Spirit Stone 么?”

刘惜言摊手:“不是说我尽量给你争取么?可惜Sect Master 还是太小气,好说歹说也只同意破解一枚符纹,给一百Spirit Stone 。”

hearing this ,Mo Fan startled ,心里有一丝暖意流过。

见此,刘惜言摇头:“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我欠你的人情有些多,只能这样稍微偿还一些。”

听到这话,Mo Fan 感动。

这可不是稍微偿还!

现在破解一枚血色符纹的酬劳提高了三十枚Spirit Stone 。

三千五百枚血色符纹算下来,收益直接多了十万零五千枚Spirit Stone !

这是在救命啊!

“不过你也可以稍微理解Sect Master 一下。

“Spiritual Qi 复苏的时间还是太短,Spirit Physique 矿脉少得可怜,各方手上能够调度的Spirit Stone 自然也就没有多少。

“像学府一些赚Spirit Stone 赚得多的High Rank Alchemist ,因为Spirit Stone 短缺,属于他们的Spirit Stone 经常发不下来。

“这样一来,学府也只能给他们建立专属账户,等Spirit Stone 运转得过来了,再让他们自己去后勤处取――”

听到这话,Mo Fan 傻眼。

他想到了李Star River 和刘纪安。

他们账户上估计还存着不少Spirit Stone 。

可惜跑路后,账户也就等于没有了。

“你Master 说你在array 一途上的innate talent 有些恐怖,说不定在她回来之前就能破解小半的符纹。

“when the time comes ,你的Spirit Stone 估计也要接近十万,甚至是breakthrough 十万。

“学府怕是一时半会拿不出那么多Spirit Stone 来,也要给你建立账户……”

听到这话,Mo Fan 脸黑了,他甚至已经预料到结局了。

两个月破解三千五百枚符纹。

兑换成酬劳就是三十五万枚Spirit Stone 。

不用想也知道,学府拿不出这么多Spirit Stone 来!

when the time comes ,建立账户是必然的!

Mo Fan 估摸着,自己以后一个月能从账户取两三万Spirit Stone 便算不错了!

这样一来,将严重影响他升级的进度!

“我@#!赚点Spirit Stone 怎么就这么难呢?!”

“呃,你怎么了?”刘惜言一脸诧异地望着面色有些诡异的Mo Fan 。

“其实Spirit Stone 太多了你也用不完的。

“你就算一天二十四小时用Spirit Stone cultivation ,一个月都用不了一万Spirit Stone ,存起来也好,可以留给你儿子用。”

Mo Fan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其实一万Spirit Stone 什么的。

我一秒就能用完的!

造孽啊――

Mo Fan 满面愁容。

不过很快,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道:“Elder ,我破解符纹的速度可能有些快,我怕一下子把学府掏空――”

刘惜言:“???”

Mo Fan 吸了口气,继续道:“要不这样吧,学府应该也储备有essence stone 吧?

“虽然我热衷赚Spirit Stone ,但其实我physique 特殊,不需要Spirit Stone 也能快速破境,cultivation base rapid progress 。

“所以我认真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浪费学府的Spirit Stone 了。

“要不把Spirit Stone 换成essence stone ?我在Secret Realm 发现essence stone 这玩意用来研究array 效果特别好!它对我帮助更大!”

(PS:说个事,上主编力荐了,感谢靓仔靓女们的支持!)

+ 加入书签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