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168

热门推荐:

看着两团光球的鉴定信息,Mo Fan 面色古怪起来。

“蕴含Law Power 的monster core 和魔丹?”

“这不就是所谓的法则种子么?”

他didn’t expect ,玉剑不仅吸收了破虚剑上的sword dao Law Power ,还把妖尸魔尸上的Law Power 也顺带提取了出来。

“这能力,有点逆天了啊――”

Mo Fan 感慨。

玉剑是女儿从未来带过来的。

说是未来老婆给自己的定情信物。

能够加点的attribute 面板,也是在玉剑出现后才出现的。

之前开辟Qi Sea 和构筑武Dao Foundation 胎,也有玉剑在一旁帮助。

现在更是能主动出现,吸收Law Power 。

“太强了!”

“就是目前还无法操控它,只能把它当大爷供着,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把它当武器用!”

想到这,Mo Fan 有些心动。

“这玩意强得离谱,拿着它怕是连至强都能轻易砍死!”

胡乱想了一通,Mo Fan 凝神望向光球。

很显然,这两个光球对于demon 来说是无价之宝,是他们倾尽全族之力,也要得到的东西。

对于Mo Fan 来说,这玩意倒是毫无用处,放在Qi Sea 都嫌占空间。

“先留着吧,以后说不定能用得上。”

Mo Fan shook the head ,意识退出Qi Sea 空间,重新凝视妖尸和魔尸。

妖尸和魔尸身上的Law Power 虽然不复存在,但却没有因此而消散,依旧屹立在stone chamber ,彷佛镇守宫殿的守卫。

一旁的破虚剑倒是消失得很彻底,彷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毕竟是由sword dao Law Power 凝聚出来的剑,没有实体,如今sword dao 法则消散,破虚剑自然也就不复存在。

顺带着的,还有原本充斥着整个空间的sword qi 和sword intent 。

认真感受了一下,Mo Fan 发现,stone chamber 里面连一缕sword qi 都没有了。

“没了也好,封印空间被破坏的时候,也不用心疼了。”

“就是养剑计划又要搁浅了――”

“难道我就真的和Sword Immortal 无缘?”

Mo Fan 无奈,觉得自己的Path of Sword Dao 太过坎坷。

at first 是因为没有剑Dao Body 质,不能在体内养剑。

后面有了Return to Origin Sword Manual ,解决了physique 问题,又因为没有养剑资源,而搁浅了计划。

“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Sword Immortal ?”

身为武侠迷,Mo Fan 对于“sword qi 纵横三万里,一sword light 寒Nineteen Provinces ”什么的,还是很向往的。

可惜事与愿违,他一直没有办法好好cultivation sword dao 。

话说回来,他倒是能在Sword Pavilion 养剑。

但现在刘惜言和徐静都在疯狂吸收Sword Pavilion sword qi 。

二人速度皆很恐怖,同时养剑之下,Sword Pavilion 已经是入不敷出了。

要是再加上一个更变态的自己,Sword Pavilion 怕是一年都撑不住就要废掉。

when the time comes ,三人big eyes staring at small eyes ,谁也别想成为Sword Immortal 。

想到这些,Mo Fan 摇头,觉得自己命途多舛。

“看来暂时没机会一sword light 寒十九洲了!”

最后望了眼stone chamber ,散发精神认真感受,确认没有丝毫sword intent 和sword qi 之后,Mo Fan 拿出令牌,准备传送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startled ,连忙再次用意识进入Qi Sea ,直接锁定星海深处的那柄玉剑。

玉剑霸气侧漏,散发着莹莹光辉,rays of light 明灭不定,好似牵动着星海的明灭起伏。

玉剑,似乎是星海的心脏,关乎着星海的生与灭。

Mo Fan 想到了自己开辟Qi Sea 时的情景。

当时自己开辟出来的Qi Sea ,不知道因为何种原因熄灭了,天宇一片漆黑。

最后还是玉剑出现,划破黑暗,重新点亮了星海。

若非如此,

Mo Fan 即便最后成功将星海开辟成了Qi Sea ,得到的也只是一个死寂,没有生机的Qi Sea ,品质远远达不到如今的地步。

当然,Mo Fan 现在的关注点不在这,而是在那一缕缕从星海深处飘出,带丝丝着寒意的气息。

对于这些气息,Mo Fan 再熟悉不过,正是sword qi 和sword intent 。

“玉剑居然能散发sword qi 了?”Mo Fan 错愕不已。

“是吸收了破虚剑上的sword dao 法则后,产生的变化吗?”

“不仅有sword qi ,还有sword intent ,品质甚至还要比破虚剑散发的强一些――”

错愕归错愕,Mo Fan 还是subconsciously 的运转起了养sword art 和Return to Origin sword art 。

嗡的一下,从玉剑处漂浮而出的散乱sword qi 快速汇聚在Mo Fan 身侧,凝聚成一股,反复锤炼,不断提纯,不断壮大。

sword intent 则是在Mo Fan spirit strength 接触的瞬间便轰然解体,化成一丝丝精纯的sword qi ,同样快速汇聚过来,反复锤炼,不断壮大。

不断锤炼,不断壮大。

一丝精纯sword qi 。

二丝精纯sword qi 。

三丝精纯sword qi 。

最终,十二万六千丝精纯sword qi 汇聚,criss-crossed ,编织成序,最终凝成了一道附加上了Mo Fan 意志的sword intent 。

一道sword intent 凝聚。

两道sword intent 凝聚。

三道sword intent 凝聚。

……

当有十二万六千道sword intent 凝聚,thousand hammers, hundred refinements 之后,便可communicating the world 之势,养剑Great Accomplishment ,剑斩苍穹。

“玉剑产生的sword qi 和sword intent 居然真的能用来养剑――”

Mo Fan 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但是快速提升的sword dao cultivation base 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玉剑真的发生了蜕变,变得更加unimaginable 了!

“very good !”

Mo Fan 欣喜。

现在的他,等于携带了一个移动Sword Pavilion ,可以肆无忌惮地养剑了!

认真吸收sword qi 和sword intent 。

Mo Fan 稍微估算了一下。

“虽然玉剑散发的sword qi 和sword intent 品质很高,但是量有点不足――”

“按照这个进度养剑,大概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够养剑Perfection 。”

Mo Fan looked thoughtful ,最终nodded 。

“一年时间也差不多了。”

“一年后,我的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Base 说不定也能breakthrough 到至强了。”

“到那时候,sword dao 和武道双至强,肯定强得离谱!”

这样想着,Mo Fan 在Qi Sea 空间留下一缕意识,本能地运转养sword art 和Return to Origin Sword Manual ,持续养剑。

因为诞生的sword qi 和sword intent 就在Qi Sea ,Mo Fan 挂机就能升级,方便又快捷,一点都不费事。

意识回归现实,Mo Fan 不再耽搁,拿出令牌便启动Transmission Formation ,唰地一下离开封印空间,回到了地面。

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短短几个小时的经历,让Mo Fan 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他定了定神,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房间hu hu 大睡。

“养剑的事解决了。”

“妖尸魔尸的事也解决了。”

“可以安心准备breakthrough Destiny 了!”

…………

second day 。

一大早。

Mo Fan 顶着两个dark circles ,照例迎着morning sun cultivation Golden Body Art 。

“太惨了,red clothed woman 鬼又强了好多――”

昨晚两升两级后,red clothed woman 鬼的battle strength 也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Mo Fan 没有任何悬念的被虐了一整晚。

“用剑后的red clothed woman 鬼越来越离谱了――”Mo Fan 唏嘘。

“以后怕是能和藏Sword Mountain 庄的试炼old man 一样,一剑噼开独立Small World !”

the thoughts got to this point ,Mo Fan 立即愣住。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一下古怪起来。

“所谓的梦境空间,有没有可能也是一方独立的Small World ?”

“要是red clothed woman 鬼强到一定程度,真的一剑噼开了Small World ,是不是可以从里面爬出来?”

想到这个可能,Mo Fan 打了个寒战。

太惊悚了!

这种感觉,就和看着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是一样的!

一刻钟很快过去。

Mo Fan 快速洗漱完毕,准备出门和Sword Pavilion 众人道个别,直接离开藏Sword Peak 。

事情告一段落。

他要开始准备晋升Destiny 了。

当然,如果没有意外,今天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果然,他刚推开门,便看到刘惜言神色匆匆地望这边走了过来,三两步便走到自己跟前。

“怎么了Elder ?”Mo Fan calmly said 。

“封印空间出事了。”刘惜言straight to the point 。

“出什么事了?”Mo Fan 羊装惊愕。

“你且随我来。”刘惜言摇头,转身向着mountainside 方向而去。

Mo Fan 凝了凝神,也followed along 。

不多时,二人来到mountainside 。

此刻,Sect Master 、众Elder 、Supreme Elder 再次齐聚,无声交谈着。

临近了,穿过隔绝array ,Mo Fan 才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封印空间里的那柄大剑,为何消失了?”

“妖尸魔尸体内的Law Power 似乎也消散了?”

“不仅大剑消失了,就连里面的sword qi 和sword intent 也不见了踪影。”

“为何如此?”

“难道半夜有人来过,盗走了那大剑?”

“该不会是demon ……”有Elder 测测。

“impossible ,old man 在此地留有监视array ,只要一有活物靠近,old man 便能立即感知到!”

“会不会有人绕过了Martial Uncle Bai 的监视array ?并且没有被发现?”那人又道。

“胡扯!old man 曾经好歹是赤霞峰Peak Master !研究了两百多年的array !array 造诣虽然不如Mo Fan !but also not 吃干饭的!没有人能够悄无声息地绕过old man 的array !”

“只要一靠近Transmission Formation ,array 便能立即生效,同时牵引护山array !”

“届时,old man 一个符纹下去,护山array 蕴含的最强Killing Formation 便会启动,便是至强demon 来了也要留下!”

“Mo Fan 也不能悄无声息地穿过你布置的array 么?”不知道是谁,见Mo Fan 走了过来,suddenly have a thought 地看着他道。

曾经的赤霞峰Peak Master 不由一愣,也向着Mo Fan 看了过去,皱着眉头道:

“不能,即便是他,也只能强行breaking the formation ,impossible 绕过,但是array 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听到这话,Mo Fan 连忙nodded and said :“确实不是我做的。”

“呃,当然不会是你,他们不懂array 才会说出这种话来。”老者摇头,不再关注Mo Fan ,继续和其他人讨论起来。

一旁的刘惜言对着Mo Fan 摊了摊手,压低声音在他耳畔道:

“你也看到了,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封印空间里面的大剑,连接着sword qi 和sword intent 凭空消失了。”

“apart from this ,魔尸和妖尸体内的Law Power 也消失了。”

hearing this ,Mo Fan 不动声色的nodded 。

刘惜言凝了凝神,继续道:

“他们让我带你过来,是想让你检查检查array ,顺便去封印空间看看,有没有连接其他的入口。”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刘惜言解释道:

“因为大剑的消失和sword qi and intent 的消散,封印空间已经不再有危险,Destiny cultivation base 之下的Martial Artist 进去,也不会再有危险。”

“so that’s how it is ,那我一会跟着他们去看看。”Mo Fan nodded 。

“耐心等一会,等诸位Elder 再讨论讨论吧。”刘惜言笑着道。

“好。”Mo Fan 答应。

…………

不一会儿,高层讨论完毕,一齐looked towards Mo Fan 。

曾经的赤霞峰Peak Master ,凝神看着Mo Fan 道:

“Mo Fan 啊,我是你Master 的Master 的Master 的Master 的Master ,白鹤。”

hearing this ,Mo Fan 一愣,讪讪道:“那我该叫您什么?”

白鹤愣住,思忖半天,最后摆摆手道:“你直接称呼我为Elder Bai 便好。”

“好。”Mo Fan nodded 。

Elder Bai 定了定神,继续道:“你array 造诣高,现在你随我们几个去封印空间看看,检查一下是否有其他的入口。”

“没问题。”Mo Fan 答应,跟着学府几位高层踏入Transmission Formation ,进入封印空间。

…………

一个小时后,众人传送回来,皆是神色凝重。

“怪事,封印空间也没有其他的入口,大剑和妖尸魔尸身上的Law Power 去哪里了?”

“这事太邪乎了!”

“若是被demon 得到,后果不堪设想……”

众人一筹莫展。

就在这时,刘惜言突然上前一步,道:“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

众人看着她。

刘惜言继续道:“不管是那大剑,还是妖尸魔尸体内的Law Power ,都是上一纪元的产物,不知道历经了多少万年。”

“期间还经历了Spiritual Qi 枯竭的Dharma End Era ,无数万年下来,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Heaven and Earth 早已不是原来的Heaven and Earth 。”

“之前或许因为有array 的保护,那些Law Power 才得意保存。”

“如今array 被破开,另外一个时代的Law Power ,很有可能已经被这个时代的Law Power 同化吸收,回归自然了。”

“按Martial Uncle Wu 的说法,那大剑也是由sword dao Law Power 凝聚的,被同化吸收,彻底disappeared 也不无可能。”

听到这些话,众Elder 不由startled ,looked thoughtful 起来。

“还真有这个可能――”

最终,顾青山拍板:“我觉得惜言这个说法很有可能。”

凝了凝神,他继续道:

“如今Law Power 消失,也用不着至强出手了,我们随意一人便能毁掉封印空间,毁掉妖尸和魔尸。”

“我这边去联络上面,申请取消至强的调动,同时也让Demon Suppression Department 和镇妖司多关注demon 动向,以防万一。”

“封印空间的事,则由Martial Uncle Bai 操作。”

“此事到此为止,大家散了吧。”

说完,顾青山silhouette 一闪,disappeared 。

除了白鹤外,其他人也silhouette 一闪,one after another 离去,disappeared 。

白鹤认真看了Mo Fan 一眼,和蔼笑着道:“old man 先去处理封印空间了,等有时间了再来和你探讨探讨array ――”

“好,随时恭候。”Mo Fan 道。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