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175

热门推荐:

8月26日。

second day 一早,Mo Fan full of energy 地从床上爬起来。

因为太强,他在梦境空间调戏了red clothed woman 鬼一晚上,精神消耗极少,睡眠质量自然也就高提高了。

散去遮蔽array ,迎着morning sun cultivation Golden Body Art 。

洗漱完毕,Mo Fan 开始等待起来。

今天是入Secret Realm 的日子。

“attribute 点太过贫瘠,必须得补充补充了。

“虽然现在靠着自己也能cultivation 升级。

“但总归来说速度还是太慢了。”

Mo Fan 微微凝神。

只要有足够的attribute 点,他完全可以一个月升级三次,快速冲击到Return to Origin ,甚至是至强。

为了不再次die an untimely death ,Mo Fan 觉得还是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比较妥当。

看了眼时间。

刚好六点一刻。

“还有时间――”

Mo Fan 思忖了一下,决定煮粥。

昨Heavenly Sword Pavilion master and disciple 三人强烈要求Mo Fan 再带一次长生粥。

没办法,太好吃了。

一边煮粥,Mo Fan 也一边思考起来。

“滢滢出去两个月多了,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Mo Fan 无奈摇头。

之前女儿离开的时候,Mo Fan 还说带她去Sword Pavilion 认识未来Sword Immortal 的。

现在好了,他自己都要进Secret Realm 了,女儿还没有回来。

“算了,有的是时间,以后再说吧――”Mo Fan 不再多想,认真煮粥。

材料什么的,Mo Fan 事先储存在了system 空间,加上有苍焰诀辅助,烹饪起来倒是不怎么花时间。

很快,一锅新鲜的长生粥便出炉了。

this time ,Mo Fan 没有再烹饪其他的食物。

因为昨Heavenly Sword Pavilion 三master and disciple 只顾着喝粥了,剩下的食物都是他解决的。

即便煮了,她们也不吃。

那还不如节省一些时间。

将粥打包好,Mo Fan 正要御剑出门,却是发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的爱只能够,让你一个人独自拥有,我的灵和魂魄――】

蓝星并没有这首歌。

铃声是Mo Fan 自己录制的。

类似的铃声他录了不少,可以来回切换。

来电显示号码是女儿Mo Yingying 的。

“说曹操曹操到了?”

诧异的同时,Mo Fan 接通了电话。

“father ,我要回来了!”Mo Yingying 愉悦的声音响了起来。

“什么时候回来?”Mo Fan 问道。

“就今天,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这么快的么?”Mo Fan 错愕。

“快?father ,我都出门两个多月了,你居然说快?你就一点都不想我的么?”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Mo Fan 挠头。

“好吧,看来我已经不是你的little cotton jacket 了,这么久没见,你都不带想我的――”Mo Yingying 声音委屈道。

Mo Fan 脸黑:“别给自己加戏,说正经的,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到学府。”

“一个小时后吧!”Mo Yingying 不再开玩笑,replied 。

“可惜了――”Mo Fan 摇头。

“可惜什么?”Mo Yingying 疑惑。

“可惜还有大半个小时,我也要入Secret Realm 了,短时间内怕是见不到你了。”Mo Fan 遗憾道。

“啊?”Mo Yingying 傻眼,“这么巧的么?”

她已经两个多月,快三个月没见Mo Fan 了。

现在Mo Fan 一入Secret Realm ,再出来怕又是两个月后了。

这一来一去,便是四五个月。

太难了。

“没事,时间还长,你这次入Secret Realm 收获如何?”Mo Fan 问道。

听到这话,Mo Yingying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得意道:“还不错,我现在已经Destiny 5th layer 了!”

“嘶,太强了!”Mo Fan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这破境速度,有些过于恐怖了。

“father ,

你呢?现在什么cultivation base 了?”Mo Yingying 好奇问道。

“比你差一点。”Mo Fan 如实道。

“差一点是差多少?已经Destiny 了么?”Mo Yingying 蹙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上次见Mo Fan ,她便隐隐发现对方的cultivation base 慢慢追上来了。

她突然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cultivation realm ,似乎要被father 慢慢拉平了。

“嗯,Destiny 了。”Mo Fan nodded 。

“这么快?”Mo Yingying 错愕,追问道,“Destiny 几重了?”

“Destiny 4th layer 。”Mo Fan 没有隐瞒。

“4th layer 啊,吓死我――不对,你说几重来着?”

“4th layer ,Destiny 4th layer 。”Mo Fan 重复道。

“我@#!”Mo Yingying 脑瓜子嗡嗡响,整个人都凌乱了,差点没从空中掉下去。

“father ,你没开玩笑吧?”她有些不敢相信。

“没开玩笑,确实是有些慢了,原本可以快一些的,可惜出了状况!”Mo Fan 遗憾道。

“father ――”

“怎么了?”

“你太过分了!”

“我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过分了?”

“wú wú wú ,你就过分,你欺负人!”

都的一声响,电话被挂断了。

Mo Fan :“?”

我speak frankly ,怎么就欺负人了?

就在Mo Fan 一脸懵比时,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来电备注依旧是Mo Yingying 。

“还有什么事?”Mo Fan 道。

Mo Yingying :“……”

father 太气人了!

真想刀了他!

Mo Yingying 哼哼一声道:“father ,我在Secret Realm 给你收集了一些essence stone ,等你回来就给你。”

听到这话,Mo Fan 不由一愣。

他记得没有让女儿帮忙收集essence stone 。

毕竟每个Secret Realm 的情况都不一样。

特意去寻找某一样东西的话,可能会遇到危险。

似乎猜到了Mo Fan 心中所想,Mo Yingying 继续道:

“我又不傻,father 你那么拼命地breaking the formation 赚essence stone ,这玩意肯定对你很重要,我在Secret Realm 看到了,便给你收集了一些~”

paused ,Mo Yingying 有些遗憾道:

“可惜里面essence stone 太少,很多区域又有array 禁制,我没有办法探寻,只收集到了一点点――”

听到这话,Mo Fan 心里一暖。

他凝了凝神,said resolutely :

“没事,我从学府薅了很多羊毛,一时半会不缺essence stone 了,你顾好自己就行,不用为我考虑这些。”

即便是在玉虚学府Secret Realm 。

Mo Fan 也没有获得多少essence stone 。

这还是在他将所有Disciple 手上的essence stone 都兑换过来了的结果。

Mo Yingying 那边的情况,想必也好不到哪去,能收集到一百枚essence stone 就算好了。

但对现在的Mo Fan 来说。

一百枚essence stone 不过是an utterly inadequate measure 。

所以,还是不要让女儿去冒险的好。

“好吧――”Mo Yingying nodded 。

“还有事吗?我差不多要出发了。”Mo Fan 道。

“有!”Mo Yingying 连忙道。

“说。”

“father 你不是说带我去Sword Pavilion 认识Sword Immortal 么?现在你走了我怎么办?”

“等我回来再说吧,也unhurried 这一时。”Mo Fan 道。

刘惜言就要跟自己入Secret Realm 了。

徐静又是个社恐。

让Mo Yingying 自己过去显然不太好。

“好吧,那没什么事了,挂吧。”Mo Yingying 只好道。

挂断电话。

Mo Fan took out Flying Sword ,化作流光,moved towards 藏Sword Peak 飞去。

“长生粥!”

一看到Mo Fan ,Sword Pavilion 三位吃货便围了过来。

…………

吃饱喝足,四人闲聊了一会,便是看到上上上上任赤霞峰Peak Master 白鹤Supreme Elder moved towards 赤霞峰飞了过来。

“惜言,时间差不多了,走吧。”白鹤望向刘惜言。

“好。”刘惜言nodded ,起身走向白鹤Supreme Elder ,同时示意Mo Fan 跟上。

白鹤Supreme Elder 望了Mo Fan 一眼,虽然诧异,却也没多想,silhouette 一动,立即化作流光,moved towards 正南方向飞去。

刘惜言神色一凝,脚下立即浮现出一抹sword light ,休地向着天际飞去,跟上白鹤。

见此,Mo Fan took out 自己宽大的Flying Sword ,也化作流光followed along 。

“Junior Brother 再见,Master 再见~”楚倩moved towards 二人挥手告别。

“再、再见……”徐静也默默道。

流光破空,宛若流星划过。

片刻后,三人便来到了Secret Realm Transmission Formation 所在的荒山。

“到了。”

白鹤Elder 凝神望了Transmission Formation 一眼,解释道:

“之前Secret Realm 出问题了,会对进入者产生限制。

“cultivation base 超过一定的看破,一入Secret Realm 便会被困住。”

paused ,白鹤继续道:

“经过我们几个old fart 的翻阅典籍仔细研究,以及亲自入Secret Realm 体验,终于摸索出了一些规律。”

说到这,白鹤looked towards 刘惜言,继续道:

“如今Secret Realm 只会对Return to Origin 及Return to Origin 之上的修者产生限制,一旦传送过去便会被困在其中,只能等两个月后Transmission Formation 再次生效才能被传送回来。

“apart from this ,Secret Realm 复苏程度更高了,里面变得更危险,就连城外都出现了高阶Spirit Physique 。

“所以,目前的建议是,cultivation base 不到Destiny ,最好不要进入Secret Realm ,否则大概率陨落。”

听到话,Mo Fan 微微诧异。

这样一来,便代表着只有Destiny 境的Martial Artist 能入Secret Realm 了。

然而Secret Realm 那点机缘,Destiny Martial Artist 也不怎么看得上了。

当然,内城或许还有很多未开发的机缘。

但内城太危险了。

别说Destiny ,即便是Return to Origin 也不敢随意踏入。

换句话说。

玉虚学府的Secret Realm 废了。

这对玉虚学府来说,无疑是大损失。

就在Mo Fan 思忖之时,白鹤再次望了眼刘惜言道:

“惜言你cultivation base 刚好恢复到了Destiny 境,倒是适合进入Secret Realm 。

“但是old man 建议你还是不要去冒险的好,外城的机缘对你来说不算什么。

“你要去藏Sword Mountain 庄便必须进内城,但内城太危险,你可能会被永远的留在那――

“cultivation base 的事你不用急,既然能够恢复,那多花些时间,总比冒险稳妥,毕竟活着才有希望。”

对此,刘惜言shook the head ,执意道:“many thanks Martial Ancestor 关心,但惜言意已决,还望Martial Ancestor 帮忙开启Transmission Formation 。”

听刘惜言这么说,白鹤叹息了一声,不再多劝,指着Transmission Formation 道:“既然如此,那便去吧。”

刘惜言nodded ,迈步走了过去。

Mo Fan 定了定神,也跟着走了过去。

见此,白鹤startled ,脸立即黑了,said ill-humoredly :“little fellow ,你跟着过去做什么?”

“我也要入Secret Realm 。”Mo Fan 道。

白鹤皱眉:“old man 方才说的还不够清楚么?如今Secret Realm 只适合Destiny ,你去凑什么热闹?”

他还以为Mo Fan 只是过来送人的,didn’t expect 竟也想跟着去!

“我已经Destiny 了。”Mo Fan 道。

“en? ”白鹤一愣,rolled the eyes ,正打算说点什么时,便看到Mo Fan 随手一挥,一股Heaven and Earth 之势立即assaults the senses 。

“这――”白鹤傻眼,有些不敢相信道,“还真入Destiny 了?old man 不会是眼花了吧?”

“您没眼花,我确实入Destiny 了,good luck ,刚入的。”Mo Fan 道。

听到这话,白鹤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忍不住道:

“嘶,你这破境速度太吓人了,李一刀在你面前只能算是个younger brother !”

李一刀是公认的破境王,三十六岁便入了Return to Origin 。

但即便是李一刀,十九岁的时候,cultivation base 也刚好勉强Transcendent ,距离Destiny 还差million miles apart !

不过想到这,白鹤越是觉得不能让Mo Fan 入Secret Realm 了:

“你这破境速度,瞎跑Secret Realm 冒什么险?好好待学府,等Return to Origin 了再到处浪不香么?”

听到这话,Mo Fan 摇头:“我意已决,请白Supreme Elder 开启Transmission Formation 。”

paused ,他继续道:

“cultivation talent 再高,也需要历经磨难才能成长。

“危险与机遇并存,上次我便是在Secret Realm 得了机缘,cultivation base 才能进展神速,这次自然也不想错过――”

末了,Mo Fan 又加了句:“对了,Sect Master 已经批准了。”

白鹤:“?”

这时,刘惜言也道:“嗯,Sect Master 同意了,我申请的。”

白鹤:“??”

“胡闹!”

白Supreme Elder 气得想打人!

最终,他转过身去,黑着脸摆手,见不见心不烦道:“去吧去吧!你们爱怎样怎样!old man 不管了!”

“many thanks Elder !”Mo Fan cupped the hands ,迈步走向Transmission Formation ,和刘惜言并排站在一起。

白鹤panting with rage 地利用essence stone 开启Transmission Formation 。

array rays of light 闪烁,Mo Fan 和刘惜言的silhouette 慢慢虚化。

最终白鹤还是忍不住转过身来大声道:“注意安全,你们都是Human Race 的未来,must 活着回来!”

“Martial Ancestor 放心,我会照顾好他。”刘惜言坚定道。

“好!”白鹤用力nodded 。

与此同时,Mo Fan 耳畔传来了刘惜言的声音:“抓住我的手。”

“啊?”Mo Fan 疑惑。

“抓住我的手,避免被传送到不同的区域。”刘惜言解释道。

“好。”Mo Fan nodded ,也不扭捏,伸手握住了刘惜言有些秀气冰凉的jade hand 。

“抓紧了。”刘惜言身子微微颤了一下,面无表情道。

“好。”Mo Fan 稍微抓紧了一些。

与此同时,二人silhouette 彻底虚化。

“平安归来――”白鹤望着Transmission Formation ,怔怔出神。

…………

Mo Fan 只觉saw a flash ,恢复意识时便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断壁残垣之中。

微薄的元气,灰蒙蒙的天空,barren 的地面,望不见日月,放眼望去唯有昏暗,感知不到半点生机。

显然,他再次来到了Secret Realm Space 。

这时感知到手心传来冰冷的触感,Mo Fan slightly startled ,连忙把手松开,转过脸笑着道:

“Elder ,你这方法不错,真的被传送到了同一个位置。”

“en. ”刘惜言nodded ,没有多说,凝神向着all around 望去。

稍微认了一下方向,刘惜言moved towards 主城方向走去。

“咦,Elder 你认识路?”Mo Fan 诧异。

据他所知,刘惜言没有来过Secret Realm 。

“查看过资料。”刘惜言道。

“so that’s how it is ――”Mo Fan 恍然。

他突然意识到,好像只有他进Secret Realm 是不查攻略的。

我性格这么莽的么?

不行,得改!

Mo Fan 深刻反省自己。

就在这时,休的一声响,一道黑影如闪电般moved towards 二人袭来。

Mo Fan 捕捉到它的轨迹,凝聚精神丢了个Appraisal Technique 过去。

【高阶Spirit Physique ,一种special lifeform ,速度极快,飘忽不定,行踪诡异,擅长袭杀,靠吞噬各类负面情绪强大自身,最强能够拥有Destiny Peak battle strength 。】

看着鉴定信息,Mo Fan 微怔神。

偏远村落就出现高阶Spirit Physique 了?

这么离谱的么?

当然,从感知上来看,这头Spirit Physique 的气息只是equivalent to Destiny 初境,大概Third Heavenly Layer cultivation base 。

但即便如此,出现在偏远村落也很夸张了!

Mo Fan 记得上次他刚传送过来遇到的只是低阶Spirit Physique 。

就在Mo Fan 诧异之时,一抹剑light flashed 而没。

接着,嗤地一声另,Spirit Physique 瞬间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化作点点starlight 消散在空气中。

“走吧,我们直接去主城。”刘惜言的声音响了起来。

“等我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Mo Fan 立即凝神,身化残影开始搜刮村落。

“好。”刘惜言不知道Mo Fan 要做什么,但还是顿住了脚步。

片刻后,一脸失望的走了回来。

this time 什么收获也没有。

“外城已经没有essence stone 了么?”Mo Fan 皱眉。

“你不是已经有了三万多essence stone 吗?还不够用么?”刘惜言诧异。

“这玩意自然是the more the better 。”Mo Fan nodded 。

“也是。”刘惜言不再多说,领着Mo Fan 继续望主城方向走去。

…………

同一时间。

赤霞峰,一stream of light 破空而来。

而后,一道身着深蓝长裙,身材高挑,面容绝美的silhouette 缓缓落在Mo Fan Cave Mansion 前面。

正是Mo Yingying 。

她微微凝神,迈步穿过array ,向着Mo Fan Cave Mansion 内走去。

Mo Fan 给她授过权,Cave Mansion array 自然不会阻拦。

“还是来晚了一步,没能见到father 最后一面――”

看着空空如也的Cave Mansion ,Mo Yingying 微微蹙眉,一脸遗憾。

这样想着,她默默转身,离开Mo Fan 的Cave Mansion ,moved towards 自己的Cave Mansion 飞去。

然而就在这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figure stopped ,调整方向,向着藏Sword Peak 方向而去。

“既然father 不在,那么我自己先去见见未来Sword Immortal !

“毕竟很可能是以后要并肩作战的伙伴,提前打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样想着,Mo Yingying 加快速度,化作流光,眨眼消失在天际。

片刻后,她来到了藏Sword Peak 。

“嘶,好浓郁的sword qi ,难受――”一落下来,Mo Yingying 便感知到了那assaults the senses 的sword qi ,让她微微有些难受。

当然,也仅仅只是难受。

这些sword qi 刚蔓延到她周身便是自动瓦解,消散无踪,根本无法伤害到她。

走到广场上,Mo Yingying 一脸好奇地观察起来。

“也不知道father 的Sword Immortal 朋友长啥样,是男的还是女的。

“要是女的,并且很漂亮,会不会威胁到老妈?

“嘶,认识久了确实容易familiarity breeds fondness !a waterside pavilion gets the moonlight first 就是这个道理!

“不行,得保护好father 才行!

“做朋友可以,其他绝对不行!

“father 是老妈一个人的,得帮老妈看好他!”

Mo Yingying 思绪飘飞,刹那间便是脑补了一场大戏。

就在这时,一道清丽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位Junior Sister 来Sword Pavilion ,是要借剑么?”

话音落下,一位穿着绿裙,面容俏丽,笑容甜美的女子从Sword Pavilion 迈步走了出来。

正是楚倩。

“你便是老莫的未来Sword Immortal 朋友么?”Mo Yingying 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楚倩。

“呃,未来Sword Immortal ?”楚倩错愕,有点儿懵。

不过很快她便反应了过来,恍然道:“你是Mo Fan Junior Brother 的朋友吧?”

“对,我是老莫的朋友。”Mo Yingying nodded ,继续不动声色地观察楚倩。

black hair 光滑如缎,莹白oval face ,有神的大眼睛,鼻梁高挺,五官极为立体,看上去颇为惊艳。

“长得倒是不错,就是胸围比较一般,father 应该不喜欢这一类――”Mo Yingying 默默在心里作出评价。

“那你是来找Mo Fan Junior Brother 的么?”楚倩疑惑,认真打量了一下Mo Yingying ,而后便是slightly startled 。

“奇怪,怎么感觉你长相和Junior Brother Mo 有些像?尤其是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我和老莫是亲戚,长得像很正常。”Mo Yingying 熟练道,“不过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是来找他未来Sword Immortal 朋友的。”

“难怪,原来是亲戚――”楚倩恍然。

“老莫的未来Sword Immortal 朋友你好,我叫Mo Yingying ,老莫让我过来Sword Pavilion 逛逛,认识新朋友。”Mo Yingying 自我introduced 。

她觉得楚倩不是father 的理想型,对老妈没有什么威胁,可以成为好朋友。

“连姓都一样,果然是亲戚哇――”楚倩slightly laughed ,解释道,“我只是Sword Pavilion common disciple ,不是什么未来Sword Immortal 哈。”

想了想,楚倩继续道:“非要说未来Sword Immortal 的话,我想你找的应该是徐静Junior Sister ?”

“徐静Junior Sister ?”Mo Yingying 疑惑。

“对,Junior Sister Xu sword dao innate talent 超绝,Master 也说她不久的将来便能成Sword Immortal 。”

楚倩laughed ,继续道:“我想你找的应该是她,要不我去帮你喊她出来?”

“那有劳Senior Sister 了。”Mo Yingying 道。

“你是Junior Brother Mo 的亲戚,不用跟我客气的,你等我一下哈,我去喊Junior Sister Xu 出来――”楚倩展颜一笑,转身离去。

“好,谢谢Senior Sister 。”Mo Yingying 依旧客气道。

片刻后,楚倩领着徐静从Sword Pavilion 走了出来,introduced :

“诺,这位就是Junior Brother Mo 的亲戚Mo Yingying ,她想见见你――”

说着,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由startled ,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Mo Yingying 道:

“Mo Yingying ?滢滢?莫……你该不会是那个赤霞峰peerless genius ,玉虚学府当代Saintess 的Mo Yingying 吧?”

很少有人知道Mo Yingying Saintess 的身份。

但是楚倩恰好从刘惜言那里听闻过。

然而面对楚倩的疑问,Mo Yingying 却是视若无睹。

此刻的她,明眸瞪圆,嘴巴张得老大,心脏peng peng 直跳,浑身颤栗,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徐静,语无伦次道:

“你、你你你――”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