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177

热门推荐:

【golden armor guard 兵,拥有Return to Origin 后期实力,身穿金身甲胃的他们,拥有惊人的defensive power 和超强的destructive power 。】

看着湛蓝虚拟面板上浮现的鉴定信息,躲在街角的Mo Fan 面庞微微抽搐。

在他不远处,有一队卫兵正在巡逻。

一名golden armor 。

三名银甲。

六名黑甲。

上次来Secret Realm ,Mo Fan 已经见识过了银甲和黑甲。

银甲拥有Destiny battle strength 。

黑甲拥有Transcendent battle strength 。

那时候Mo Fan 就觉得够离谱了。

街道巡逻而已,居然由Destiny 带队。

这也太奢侈了吧?

“拥有Return to Origin battle strength 的golden armor 带队巡逻?

“军营是有多强?”

Mo Fan 有些发憷。

内城街道不少,criss-crossed 。

这么多的街道,巡逻的队伍加起来怕是有二三十队,甚至更多。

每队一个Return to Origin ,那便是二三十个。

这还仅仅只是巡逻队伍。

军营里面肯定有更多的golden armor 。

甚至可能有比golden armor 等级更高的存在。

不对,不是可能,是一定!

golden armor battle strength 便已经是Return to Origin 了。

比golden armor 更high level ,那也只能是至强了。

“too terrifying 了――”

Mo Fan 望了眼军营方向,微微怔神。

“要不回去慢慢感悟,不加点了?”

Mo Fan 突然觉得,还是命重要些。

“可惜这里面是残破空间,感知不到任何Law Power ,不然还可以苟起来cultivation cultivation ――”

Mo Fan shook the head ,屏气凝神,将Breath Restraining Technique 运转到了极致。

“先去其他地方看看再说,现在还有时间,军营最后再考虑要不要去,一切以安全为主!”

虽然他手上有一枚能够斩杀至强的剑符。

但是这玩意是一次性消耗品,一用就没了。

这是保命的手段,不到as a last resort ,Mo Fan 不想动用。

并且军营未必只有一位至强。

at worst 回去自己慢慢升级。

at worst 一个月才破境一次。

at worst 晚个两三年将将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Base breakthrough 到至强。

总之,不管怎样,命最重要,活着才有希望。

这样想着,Mo Fan 做好决定,耐心等待巡逻队伍离开。

“巡逻队伍这么强,也不知道Elder Council 不会遭遇不测――”

Mo Fan 有些担心起来。

刘惜言的敛息能力不算特别出众。

若是被巡逻队伍发现,怕是免不了恶战,届时――

晃了晃脑袋,Mo Fan 不再多想。

他觉得刘惜言不像是短命的人。

上次Demon Race sneak attack 玉虚学府她都没死。

trifling Secret Realm Space ,肯定也不会有问题。

说不定再见面时,对方已经是Sword Immortal 。

半晌后,巡逻队伍慢慢消失在了Mo Fan 的感知中。

神色一定,Mo Fan 辨认了一下方向,化作残影疾驰而去。

目标:花魁宫!

…………

为了躲避巡逻队。

短短五十里路,Mo Fan 硬是走了两个多小时。

终于他眼前出现了一座splendorous and majestic 的庄园。

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范金为柱础,朱红大门上刻着复杂云纹,门匾上镶嵌着金边和珍珠。

splendorous and majestic 的庄园前面,立着一块半人高的azure 玉碑,上面刻画着flamboyant 的三个大字:花魁宫。

“这便是花魁宫么?”Mo Fan 微微凝神,spirit strength 散开,最大限度地提升perception ability 。

在藏Sword Mountain 庄观看过诸多典籍的Mo Fan ,对于破军城内各势力还是有些了解的。

花魁宫虽然听着像风月之所。

但它其实是破军城内几大Transcendent Influence 之一,做的是贩卖情报的生意。

值得一提的是,花魁宫Disciple 皆为女性,

且个个绝色,拥有不俗的实力,精通array 和Domain 。

一边思索着,Mo Fan 一边靠近花魁宫,认真探查每一寸角落,看是否有隐匿的array Domain 什么的。

毕竟是玉虚学府array 和Domain 的Inheritance Land ,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幸运的是,直到Mo Fan 走入庄园,也没有遇到具有杀伤力的array 和Domain 。

他觉得这有点不正常。

从藏Sword Mountain 庄的一些书籍中,Mo Fan 得知,花魁宫内外皆有mysterious 复杂的array 。

apart from this ,花魁宫建筑群更是整体融于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自成Domain ,拥有霸道绝伦的威能。

mysterious 的array 配合霸道绝伦的Domain ,即便是至强来了,也不敢在花魁宫贸然动手。

然而现在――

最终,Mo Fan 在一处漆黑的建筑内发现了端倪。

推门而入,极致的奢华映入Mo Fan 眼帘。

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花瓣鲜活玲珑,花芯也细腻可辨。

这是由暖玉铺就的地面。

Mo Fan 感受到了上面的温热。

“好有钱――”Mo Fan 有点想把地板拆下来丢system 空间带走的冲动。

视野继续向前,Mo Fan 看到了一个about one zhang high 的朱漆方台。

方台两旁有六根高大的Coiling Dragon 金柱,熠熠生辉,闪耀着golden light ,活灵活现,宛若要破柱而出。

放眼望去,all around 是一排排白玉圆柱,其上刻着各种瑞兽和复杂纹路,闪烁Five Colored Divine Light 。

“这里是花魁宫array 和Domain 的核心之地。”快速扫了眼铭刻在各处的纹路,Mo Fan 作出判断。

“那方台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Mo Fan 蹙眉,认真思索起来。

很快,他脑海中浮现出了Master 许朝慕带他进小房间,接受赤霞峰inheritance 的场景。

小房间内有一个泛着莹莹光辉的圆台。

Mo Fan 在接受紫玉生烟inheritance 时,圆台上有faintly discernable 的mysterious power 涌入Mo Fan 体内,帮助他理解紫玉生烟。

只是那时候,Mo Fan 才刚刚筑基,很多东西察觉不到。

“那圆台原本是叠放在方台上面,作为此地核心的――”

想到这,Mo Fan 认真观察起来。

片刻后,他sighed 。

“花魁宫核的formation mark 被完全破坏了,导致整个花魁宫的array 都陷入到了瘫痪中。

“同时,因为Law Power 不复存在,花魁宫的Domain 自然也没有办法继续运转,同样陷入了瘫痪。

“这便是导致花魁宫的array 和Domain 形同虚设的原因。”

看着眼前那一幕幕,Mo Fan 又想到了藏Sword Mountain 庄。

藏Sword Mountain 庄也有类似的遭遇。

表面上看似完好无损。

实则core area 皆尽被破坏,array 和Domain 皆尽报废,只有零星保存。

藏Sword Mountain 庄更可怜,连Sword Mountain 都被人整个挖走了。

“玉虚学府Old Ancestor 真流弊――”

Mo Fan 不禁感叹。

也正是因为Domain 和array 报废,才能让误入这里的Old Ancestor 有机可乘,带走了各Great Influence 的inheritance 。

否则即便是Dharma End Era ,一些顶级array 和Domain 也会残存威能。

“所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令整座城成为了死城?

“和滢滢描述的未来一样么?在破军城那个时代,也历经了末世――”

思忖片刻,Mo Fan 晃了晃脑袋,不再多想,而是微微凝神,仔细研究眼前的array 和Domain 起来。

花魁宫的核心array 即便被破坏了,也必然留有一些Spiritual Imprint 。

通过这些Spiritual Imprint ,多少能感知到一些什么。

若是能将其研究透,Mo Fan 的array 造诣自然会更上一层楼。

…………

时间一晃便是过去十天。

这十天时间,Mo Fan 终于将花魁宫残留的核心array 和Domain 琢磨透彻,对array 和Domain 有了新的理解。

而他attribute 栏原本motionless 的array 和Domain 等级,也悄然发生了变化。

【特殊能力:Pill Dao (Grandmaster )、array (王级)、Domain (王级)】

array 等级由原来的Great Grandmaster level ,变为了如今的王级。

Domain 等级同样是这个情况。

“原来Great Grandmaster 之上还有王级――”Mo Fan 有些诧异。

他还以为Great Grandmaster 就到顶了。

现在看来是想多了。

之前一直没有升级,多半是因为Great Grandmaster 到王级的跨度大太,现在终于达到了门槛,迈入了全新的境领域。

如今的Mo Fan ,array 和Domain 造诣再次提升。

他估摸着,若是再去破解内城东门array ,时间至少得减少一半。

实际上,在花魁宫这十天,除了array 和Domain 方面的提升外,Mo Fan 还额外发现了一门绝世秘篇。

那是一篇用歪歪扭扭的字符刻在墙上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如同鬼picture talisman 一般。

若非Mo Fan perception 惊人,又有领悟Sword Pavilion 后院stone tablet 的经验在,怕也只会把它当成失去了Spiritual Imprint 的array 符纹。

这样想着,Mo Fan 凝神看了眼自己的attribute 面板。

除特殊能力栏发生了变化后。

Mo Fa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栏也有些不一样了。

【cultivation technique :定息功(Fifth Layer )、养sword art (Third Layer )、Return to Origin Sword Manual (Third Layer )、紫玉生烟(Third Layer )、苍焰诀(Third Layer )、Innate Merit ・Transcendent 篇】

cultivation technique 栏多了一门定息功。

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取代了原本的Breath Restraining Technique 。

定息功和Breath Restraining Technique 是同一类型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只不过定息功品阶更高一些,达到了绝世秘篇层次。

apart from this ,Mo Fan 还将定息功cultivation 至了Fifth Layer 。

这是定息功最后一层,也就是所谓的Perfection 境。

定息功似乎和其他绝世秘篇不一样,不需要配合相应的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Base ,便能挥发出所有的威能。

也正是因为如此,Mo Fan 才能将其一举cultivation 至Perfection 。

“这cultivation technique 确实mysterious ,完全施展开来,怕是连至强也难以察觉到我的气息――”

Mo Fan 笑容满面。

“我就说,作为贩卖情报的组织,impossible 只拥有布置array 和Domain 的能力。

“现在有了超绝的隐匿cultivation technique ,才算合理了一些。”

Mo Fan laughed ,有了定息功,他的隐匿手段再次增强,保命能力又提升了一丢丢,行事也要方便不少。

“或许可以利用定息功去军营探探!

“现在还有时间,再熟悉熟悉再说,至少要在巡逻卫兵那尝试一下效果――

“先去苍焰峰对应的Inheritance Land 看看!”

Mo Fan 打定主意,迈步离开花魁宫,辨认了一下方向,moved towards Pill Pagoda 方向走去。

Pill Pagoda ,便是苍焰峰对应的Inheritance Land 。

…………

同一时间。

主城中心。

守备军营地。

身着scarlet red battle armor 的silhouette 坐在残破的city wall 上,looked thoughtful 地望着灰蒙蒙的天际。

“他为何还没过来?”赤甲声音中带着几分焦急,扭头望向肩膀上的黑猫。

“快了,该来的always will come ,你别急。”黑猫有些敷衍道。

“已经过去十天了,他没有办法在这里待太久。”赤甲said with displeasure 。

“再等等,再等等――”黑猫一边用肉爪洗脸,一边继续敷衍道。

“hmph ,再等,便要永远错过了!”赤甲coldly snorted ,“你在军营守着,我去找他。”

说着,赤甲将黑猫从肩膀上拽下,将其放在city wall 上。

接着,他神色一凝,silhouette 刹那消失。

“你太急了――”黑猫无奈。

然而几分钟后,空间一阵扭曲,赤甲的silhouette 再次出现在city wall 上。

“这么快?见到人了?”黑猫诧异。

“没找到。”赤甲身子微颤,似乎很气愤。

“被传送出去了?”黑猫错愕。

is it possible that 真的错过了?

赤甲摇头,解释道:“我能确定他还在城内,但是不知为何,一时半会无法锁定他的气息。

“我不能离开军营太久,只能先回来。”

hearing this ,黑猫伸出粉色肉爪,先是揉了揉脸,而后patted 脑袋,望着花魁宫方向道:

“他气息消失前,是在花魁宫那边――”

听到这话,赤甲一愣,怔怔道:“你的意思是,他学会了花魁宫的inheritance Breath Restraining Technique ?”

“目前看来,也只有这个可能了――”黑猫nodded 。

“可他只在那待了十天,impossible 这么快就学会绝世秘篇级别的Breath Restraining Technique 。”赤甲有些不敢相信。

“对于monstrous talent level 的天才来说,没有什么是impossible 的。”黑猫依旧望着花魁宫方向,摇了摇断了半截的black 尾巴。

赤甲沉默, 坐回到city wall 上。

过了半晌,他才looked towards 黑猫:“现在我实力十不存一,若他真学会了花魁宫的Breath Restraining Technique ,短时间内我无法锁定他。”

paused ,他继续道:“而我,不能离开军营太久。”

说完,他静静看着黑猫,不再言语。

黑猫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只好站起身来,一脸helplessly said :

“既然如此,那也只能由我走一趟了。

“虽然我实力也十不存一,但论找人,我还是有些经验的。”

听到黑猫这话,赤甲一喜,连忙握住它的前爪,一脸感动道:“那就麻烦你了。”

黑猫:“……”

“快去吧。”赤甲催促,将黑猫望前推了推。

“喵――”黑猫叫了一声,跃下city wall ,化作残影,如同black lightning 般向着花魁宫方向奔去。

见此赤甲relaxed :“一切顺利。”

…………

与此同时。

Mo Fan 已经试验完毕。

学会了定息术后,他的气息更为内敛,彷佛融入了大自然中。

有一次他故意闹出动静,把巡逻卫兵引过来,检验成果。

最终,他成功在巡逻卫兵“眼皮”底下离开了。

穿过七条街。

跨过三道河。

Mo Fan 终于看到一座古朴却恢弘大气的高塔。

高塔前面的stone tablet ,刻着两个大字:Pill Pagoda 。

“终于到了,不知道能不能把Pill Dao 等级也提升到王级。

“若能提升到王级,或许真能解决Grandpa Sun 的问题――”

Mo Fan 微微凝神,迈步走向Pill Pagoda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