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179

热门推荐:

“show mercy ,我不是坏猫!”

望着Mo Fan 手上的剑符,黑猫毛发倒竖,scared to the point of shivering ,眸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这家伙手上居然由sword dao Rule Power 凝聚的剑符!

这可是能斩至强的存在啊!

不是只有半条尾巴的猫能挡下的!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黑猫差点被吓傻。

听到黑猫spoke human’s words ,看着其反应,Mo Fan 虽然依旧警惕,却也停下了释放剑符的动作。

此刻的他惊愕万分,显然是没有想到眼前这只黑猫,居然能悄无声息的找上门来。

即便是现在,它就站在眼前,Mo Fan 也依旧感觉它的气息illusory ,很难捕捉到。

这样的存在,实力显然不会低到哪去。

Mo Fan 猜测,这只黑猫,恐怕拥有至强之力。

apart from this ,他还能感知出来,黑猫并非之前注意他的那位存在。

换句话说,除了黑猫外,城内还有另外一位同层次,甚至是更高一层次的powerhouse 。

如此一来,即便Mo Fan 用剑符斩了眼前这只黑猫,也无济于事。

等另外一位存在找上门来,没有了剑符的他,只能obediently surrender 。

与其如此,还不如拿着剑符作为威慑,看看黑猫和另外一位存在到底想做什么。

一边思忖着,Mo Fan 一边将剑符收起来,对着黑猫laughed ,calmly said :

“抱歉,这玩意与我命魂绑定,不太稳定,很容易self-destruct 。”

听到这话,黑猫rolled the eyes ,心道这家伙心思真多。

它自然听得出来,这家伙是在威胁它。

不过它本来也没有恶意,便假装没听懂,继续道:

“喵,破军令是不是在你手上?”

它straight to the point 。

“破军令?”Mo Fan 诧异,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念头。

“对,破军令,一块black 的牌子,你应该认识令牌上的字,正面刻着的就是破军二字。”黑猫道。

Mo Fan 思忖,犹豫片刻后nodded :“确实在我手上。”

“那本猫没有找错人,你跟我回军营,我们统领想要见你。”黑猫一边用爪子梳理毛发,一边道。

Mo Fan 没有立即答复,而是认真思忖起来。

他虽然很想去军营看看。

但并不希望以这种没有保障的方式过去。

如果他没有猜错,之前那位注视他的存在,就是黑猫口中所说的统领。

两位疑似至强的存在齐聚,他就算有剑符也powerless 。

毕竟站在破军城视角,Mo Fan 他们这些人其实都是入侵者。

正常来说,对待入侵者,显然是impossible 太友好。

但是现在已经被黑猫盯上,想要直接离去显然也不现实。

想到这些,Mo Fan 有些纠结起来。

要不一剑噼了这黑猫,继续隐匿气息,和军营另外一位存在捉迷藏?直到苟到Transmission Formation 开启?

当然,这个念头刚刚升起,Mo Fan 便shook the head 。

风险太大。

既然黑猫有办法找到自己。

另外那位,未必就没有办法找到自己。

说不定自己前脚刚斩了黑猫。

后脚就被那位堵上了。

这样一来,他怕是要提前die an untimely death 。

“呼――”最终,Mo Fan 吐了一口气,凝神望了眼黑猫。

两秒钟后,他作出了决定:“好,我跟你去军营。”

hearing this ,黑猫神色一喜,晃了晃只有半截的尾巴,一脸欢乐道:“快随本猫来。”

说着,它身化残影,moved towards 军营方向而去。

Mo Fan 定了定神,运转御风,连忙跟上。

与此同时,只有他自己能够看到的湛蓝虚拟面板上,浮现出了一行行的字符。

【九命灵猫,Destiny 之族,破虚Early-Stage cultivation base ,擅长隐匿气息,天生不凡,拥有超强perception ability 。

【无数万年前被重创,实力十不存一,如今只能勉强发挥出Return to Origin 后期battle strength 。】

是的,刚才趁着黑猫不注意,他丢了个Appraisal Technique 过去。

看到鉴定信息后,Mo Fan 才决定跟着黑猫去军营。

原因很简单。

这黑猫虽然Peak 时期是Shattering Void Realm cultivation base 。

但因为受了重创,眼下只剩下Return to Origin 后期battle strength 。

Mo Fan 自然不会忘记。

自己手上除了那能斩至强的剑符外,还有另外一枚剑符。

那另外一枚剑符,是刘惜言cultivation base 没有跌落前给他的,Return to Origin Peak 之下皆可斩。

如此一来,即便黑猫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Mo Fan 也能用刘惜言给的那枚剑符斩杀它。

同时省下那张可斩至强的剑符,用来对付军营另外一位存在。

apart from this ,他身上还有许朝慕给的赤霞峰status token 。

许朝慕在上面刻画着超强防御array ,融入了她的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能够调动些许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可以抵挡三次Return to Origin Peak 之下攻击。

有了这令牌,就算斩杀另外那位存在后,被军营里的golden armor 追杀,他也有机会逃脱。

以他的concealment technique ,只要一拉开距离,golden armor 便impossible 再找到他,甚至还能声东击西,搜刮资源!

想到这,Mo Fan 面露微笑。

妥了!

当然,这是理想状况。

若那位统领还保留破虚battle strength 。

那么死的就只能是Mo Fan ,这是无解的。

只是这种probability 很小。

毕竟已经过去无数岁月,旧法则崩坏。

那位还能保留至强battle strength 便算不错了。

破虚battle strength ,基本没有可能。

当然,也有可能军营还藏着另外的至强。

若真如此,那Mo Fan 也只能自认倒霉。

一边思忖着,Mo Fan 施展movement method ,勉强跟上了黑猫的速度。

与此同时,他脑海中也浮现出了一些关于黑猫的信息。

“九命灵猫么?”

他曾在藏Sword Mountain 庄典籍中看到过有关九命灵猫的记载。

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种族innate talent 极为terrifying 的Monster Race ,成长到极限,拥有无敌万域之姿。

apart from this ,九命灵猫一族还拥有一项极为逆天的inheritance 能力。

它名字没有开玩笑,它是真的有九条命!

正常情况下,九命灵猫拥有九条尾巴,一条尾巴代表着一条命。

少一条尾巴,便代表着消耗了一条命。

而眼前这只――

望了眼黑猫那在风中凌乱的半截尾巴,Mo Fan 为它默哀了三秒钟。

太惨了,这猫只剩半条命了!

…………

a man and a cat 速度飞快,眨眼便离开了Pill Pagoda 范围,渡过几条河后,回到了内城街道上。

一回到街道上,Mo Fan 便本能地躲避巡逻卫兵。

见此,黑猫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你把破军令系在腰间,它们就不会攻击你了。”

Mo Fan 一愣,将信将疑的把破军令取出来,cautiously 的系在腰上,而后向着不远处的一队卫逻卫兵走了过去。

感知到Mo Fan 的气息,巡逻卫兵的动作先是停滞了一下,而后唰地对着Mo Fan gave a salute 。

Mo Fan 一愣,连忙模彷着回了个礼。

登登登――

巡逻卫兵远去,留下Mo Fan 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早知如此,也不用躲得这么辛苦,浪费时间了……”

不过很快,Mo Fan 便又laughed ,没有在意。

当初不用破军令,是怕受到巡逻卫兵攻击。

毕竟这玩意是他捡来的。

用来冒充他们的同伴,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喵,走了,去军营。”黑猫跑过来,提醒道。

“好。”Mo Fan nodded 。

片刻后,一座雄壮巍峨,imposing manner 如虹的军营便出现在了Mo Fan 眼前。

高大的围墙上,刻着四个大字:破军Legion 。

“到了喵,别取下破军令,随我进营。”黑猫提醒道。

“好。”Mo Fan nodded ,紧紧跟在黑猫后面。

穿过营地大门,Mo Fan 立即便看到了一队队行动有序的士兵,有黑甲有银甲也有golden armor 。

感知到Mo Fan 和黑猫,这些士兵便停下手上的动作,对着他们恭敬行礼。

对此,Mo Fan 挠了挠头,有些sorry 起来。

自己这显然是like the fox which exploits the tiger’s might 了。

由此,也可以看出黑猫在军营的地位不低,就连拥有Return to Origin battle strength 的golden armor 都要对它恭敬行礼。

当然,这些士兵也只是凭借着意念或者说执念在行动。

从他们身上,Mo Fan 感知不到任何生机。

收敛心神,Mo Fan 跟上黑猫的脚步,很快便来到一处朴素的建筑前。

“喵,Old Xu ,我把人带过来了。”

话音落下没多久,那扇有些脱漆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

接着,一道scarlet 甲胃包裹全身,体形异常魁梧,浑身迸发着阳刚气息的silhouette 出现在了Mo Fan 眼前。

不动声色的凝了凝神,Mo Fan 丢了一个Appraisal Technique 过去。

虚拟面板一闪,鉴定信息弹了出来。

【许无敌,破军Legion 统领,破虚后期cultivation base ,勇勐无双,疾恶如仇。无数万年前被重创,battle strength 十不存一,如今只能发挥出至强后期battle strength 。】

看着鉴定信息,Mo Fan 吸了口气。

果然还拥有至强之力。

不过……整个小空间的生灵都灭绝了,为何他和黑猫能活到现在?

并且无数万年过去,旧法则都崩塌了,居然还能留有至强battle strength ?

Mo Fan 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凝神疑惑起来。

与此同时,许无敌面部的甲胃缓缓消失,露出一张棱角分明,充满了阳刚气息的脸。

他认真望着Mo Fan ,如闷雷般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

“终于等到你,欢迎加入破军。”

“啊?”Mo Fan 错愕,“你在等我?”

“没错,许某在等你。”许无敌nodded 。

“你可能不知道,我的令牌是捡的。”Mo Fan 如实道。

“嗯,许某知道的,你手上那块破军令,正是许放到城外的。”许无敌面无表情道。

Mo Fan :“?”

(?ò?ó)你个老六!

我就说那令牌来得蹊跷!

原来是这家伙故意放的!

许无敌凝了凝神,继续道:“自苏醒后,我便将令牌放在城外了,等待destined person 寻到。

“可惜一晃千年,始终没有人等到那destined person 。”

说到这,许无敌眼中的惊动之色一闪而没,依旧面无表情道:“直到,你出现了。”

“我们为什么要等我?”Mo Fan 疑惑。

“军中缺乏fresh blood ,需要补充罢。”许无敌道。

“那为什么只放一块令牌?”Mo Fan 追问。

“许某只想招一人。”许无敌道。

“你应该知道,现在已经是新的纪元吧?”Mo Fan 不动声色的问道。

“自然知晓。”许无敌nodded 。

“那你也知道,我们这些进来的人,和你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也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正常来说进来两个月就会被自动传送出去。”

说着,Mo Fan 认真看了眼许无敌,继续道:“所以,你吸收我这样的fresh blood ,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说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望了望黑猫,又望了望许无敌,怔怔道:

“你们是想让我带你们出去?”

不等许无敌回答,黑猫便摇头道:“出不去的喵,现在的Heaven and Earth Law 已经大变样,和我们那个时代完全不同。

“我们这些远古存在,一出去便会被新的Heaven and Earth Law 当作入侵者抹杀。”

“呃――”Mo Fan 挠头,“既然如此,那更没有必要吸收我这样fresh blood 吧?”

许无敌看着他,缓缓突出四个字:“inheritance ,延续。”

Mo Fan startled , 一下明白了过来:“你是想让我在外面延续破军?”

“en. ”许无敌郑重nodded 。

“这不太好吧?我这么弱,武道innate talent 又差,cultivation 慢得像蜗牛,可能会辜负你们的期望。”Mo Fan 有些发虚。

这担子有些沉重了。

从藏Sword Mountain 庄的典籍中,Mo Fan 对于破军城自然也有一些了解。

这是他们那个时代最繁华,最强的大城,天下expert 云集,Human, Monster, Demon, Three Races 生灵皆有。

即便是破军城附近的村镇,皆有来自各族powerhouse 。

从藏Sword Mountain 庄镇压着破虚层次的demon ,以及军营中黑猫和许无敌都是破虚生灵便能看出――

曾经的破军城,强到了何种程度。

而军城最强的,便是破军。

Mo Fan 思忖之时,许无敌继续道:

“既然破军令选择了你,那你便是最合适的,我相信破军令的选择。

“当然,我破军从不强求,你若不愿意,也可立即离去。

“我会收回破军令,并抹出你相关记忆,对你设置屏障,以后无法在传送进来。”

Mo Fan 捂额,讪讪smiled and said :“那加入破军有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好处?”许无敌反问。

“比如绝世秘篇什么的,能不能来点?

“对了,还有essence stone ,我特别需要essence stone !”

说到这,Mo Fan 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前微微一亮,继续道:

“不对,如果我成了Inheritor ,破军的东西,不就是我的东西么?

“绝世秘篇,海量essence stone ,是不是随便拿,随便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