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184

热门推荐:

“Mo Fan ……你没死?”

刘惜言停滞在in midair 的silhouette 微微颤了颤,一头银发无风自动,脸上写满了错愕。

她以为Mo Fan 出事了。

Mo Fan 身上有她给的剑符。

剑符上融入了她的部分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

所以,即便感知不到Mo Fan 的气息,只要距离不是很远,她能够心生感应,模湖的感知到他的动向。

在她的感知中,Mo Fan 一个月前就跑到军营来了。

然后一直没有再出来。

所以,她推断Mo Fan 遇害了。

毕竟是军营,Secret Realm 最危险的地方。

只不过那时候,她被困在Sword Washing Pond 无法出来,只能干着急。

直到前一刻,她才消化了藏sword pond 的机缘,顺利恢复剑Dao Body 质,重塑Primordial Spirit ,cultivation base 恢复到了Return to Origin 。

虽然她的cultivation base 只是Return to Origin ,但是凭借着Perfection 级别的养sword art ,她还是能够爆勉强发出至强battle strength 。

只不过,这是以消耗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为代价的。

在这种状态下,最多三剑,她的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便会彻底枯竭。

届时,她将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彻底陨落,Divine Immortal 难医。

但是为了给Mo Fan 报仇,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提着剑飞了过来。

因为若是没有Mo Fan ,七个月前Demon Race sneak attack 玉虚学府之时,她就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了,哪里能活得到现在?

做人,得讲良心。

况且this time ,是她把Mo Fan 带进来的。

若Mo Fan 死了,她难辞其咎。

所以,即便是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她也要给Mo Fan 报仇。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

Mo Fan 居然没死?!

尤其是看到军营有至强存在后,刘惜言更疑惑了。

这家伙是怎么活下来的?

“Elder 我没事呢,都是误会,你快下来吧――”

Mo Fan 挠头laughed ,招呼刘惜言下来,同时也对着许无敌道:

“报告统领!她是我朋友!刚才是误会!”

“好,我知道了!”许无敌nodded ,restraining aura ,直接从高空落了下来。

他看了眼满是裂痕的军营高墙,又望了眼停滞在in midair 的刘惜言,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这简直……无妄之灾!

墙都裂开了,formation mark 消散了不少,修复好怕是要消耗上千essence stone !

这让本就贫瘠的军营雪上加霜!

更难受的是,他不好向刘惜言索要赔偿!

毕竟是误会。

对方又强得离谱。

他怕这姑娘一激动,又对着军营来两剑!

届时,墙怕是真的要倒塌了!

“嘶――”许无敌took a deep breath ,只觉今儿的风都有些凄凉。

曾经纵横Nine Provinces 的破军,居然落魄至此!

太难了!

想到这,他不由瞪了Mo Fan 一眼。

都怪这家伙,没事一直躲在军营研究什么鬼Pill Dao !

但凡早点出去寻找自己的朋友,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无妄之灾!

“cough cough ――”感受到许无敌幽怨的目光,Mo Fan 不动声色地咳嗽两声,偏了偏头,假装没有看到。

与此同时,刘惜言也从空间落了下来,围着Mo Fan 上下打量了好几眼,发现后者确实没有问题后,才sighed in relief 。

“Elder ,long time no see 啊。”Mo Fan 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讪讪laughed ,打了个招呼。

“你为何跑军营这么危险的地方?”刘惜言神色不大好看。

见此,Mo Fan 连忙道:“不危险不危险,军营个个都是好人,侠义又善良,我超喜欢这里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Mo Fan 甚至偷偷瞥了眼许无敌,见对方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后,不由relaxed 。

很好,这下It shouldn’t be 来找我要赔偿了吧?

“毕竟是Secret Realm 最危险之地――”刘惜言神色缓和了几分,

但还是有些不放心,压低声音道。

“没事没事,Secret Realm 里面除了那些没有spiritual wisdom 的Spirit Physique 外,其他人都很好相处的。”Mo Fan 传念解释道。

话已至此,刘惜言nodded ,不再多说。

但是她依旧神色戒备,指尖sword light 闪耀,分神注视着许无敌的一举一动。

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的存在。

拥有至强之力。

不由得她不谨慎。

再过两个多小时,Transmission Formation 就要开启,不能掉以轻心。

见此,许无敌一脸无奈,委屈到想哭。

你差点一剑噼了军营,你还时刻提防我?

我看着就这么像坏人?

“Elder ,你已经成Sword Immortal 了?”Mo Fan 有些疑惑的传念。

他didn’t expect ,进Secret Realm 一趟,刘惜言居然真的获得了机缘,成为了绝世Sword Immortal !

刚才那一剑,实在太生勐了!

连Old Xu 都被她砍得吐了血!

无敌了简直!

对此,刘惜言却是摇头传念道:“还差一些。”

凝了凝神,她继续传念,解释道:

“我在藏Sword Mountain 庄遇到了你说的试炼老人。

“他见我cultivated 藏Sword Mountain 庄正宗inheritance ,便邀请我进行试炼,说trial success 能够获得Supreme 好处。

“我花了几天时间,成功通过了试炼,然后便被传送到了一个名为sword pond 的地方。

“sword pond 似乎是一个天然的Domain ,里面有着极为温和的sword qi ,压缩凝聚成了接近液体的存在。”

听到这话,Mo Fan 傻眼。

藏Sword Mountain 庄到底藏着多少好东西?

刘惜言继续传念道:“配合Return to Origin Sword Manual ,以养sword art 作为引导,可以利用这些温润如水的sword qi 洗涤身躯,重塑剑体。”

说到这,刘惜言明眸中闪过一抹亮光,继续凝神传念道:

“剑体恢复后,我那封闭的Primordial Spirit 也重新打开。

“借着本就Perfection 了的养sword art ,以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引导,我养剑速度瞬间提升了二三十倍。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sword pond 内的sword qi 便被我吸收一空,三百六十二个小空间几乎要被填满,距离Perfection 只差一步之遥。”

传念至此,刘惜言眸中闪过一抹遗憾:

“可惜,sword pond 内的sword qi 终究还是少了一些。”

laughed ,刘惜言继续传念道:

“即便如此,凭借着窍穴小空间积累的无穷sword intent ,也能让我勉强发挥出Sword Immortal battle strength 。

“只是,有些不太持久罢了。”

传念至此,刘惜言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收敛心神,不再让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显露。

然而细心的Mo Fan 却早已洞察了一切,shook the head helplessly said :

“你这样爆发Sword Immortal battle strength ,是要消耗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的吧?”

“的确如此。”被Mo Fan 一下看穿,刘惜言索性不隐瞒,轻轻nodded 。

实际上,她现在这样的状态,最多只能出三剑。

三剑过后,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将彻底熄灭,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如今她已经用了一剑,只剩两剑。

但即便只有两剑,也足够她荡平Secret Realm 。

“消耗掉的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能不能补回来?”Mo Fan 又传念问道。

刘惜言nodded :“正常情况下Return to Origin Realm 消耗掉的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是无法再补回来的。

“但是我在sword pond 修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方法。

“我们sword cultivator 的Primordial Spirit ,其实就是一柄剑,只要Return to Origin Sword Manual 和养sword art 利用得当,便能利用sword intent 刺激Primordial Spirit ,让其诞生新的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补足缺陷。”

传念至此,刘惜言莞尔一said with a smile :

“我的剑Dao Body 质已经恢复,等这次回去,spare no effort 修复,最多两年时间,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便能再度Perfection 。

“等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Perfection ,我Essence, Qi, and Spirit 与万千sword intent 合一,便能尝试冲击Sword Immortal 。

“皆时,最多再消耗两三个月的时间,我便能成为真正的Sword Immortal 。”

说到这,刘惜言眸中满是光。

如今即便出现些许意外,两年多相对于原本的五年,缩短了一半还要多。

对这次Secret Realm 之旅,刘惜言很满意。

想到这,她仰头望了眼天际,in the heart 喃喃自语:“两年多的时间,应该赶得上――”

Mo Fan 不知道刘惜言在想些什么,但听到她的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能够恢复,便不由sighed in relief 。

不过话说回来――

凝聚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

一粒Essence Condensation Pill 入腹,怕是half a month 就搞定了!

想到这,Mo Fan 一脸笑意道: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你回去帮我收集一些材料,作为回报,我也给你一个惊喜,保证让你在短时间内恢复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

听到这话,刘惜言直接怔住,显然有些不敢相信Mo Fan 所言。

不过她还是nodded 道:“你把清单给我便好。”

Mo Fan nodded ,立即传念,把所需要的材料清单告知刘惜言。

刘惜言nodded 道:“这些材料比较珍贵,大部分我甚至未曾听闻,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收集,但应该没什么问题。”

“会不会特别贵,需要消耗大量的灵石去交易?”Mo Fan 问道。

刘惜言摇头:“这个级别的spiritual medicine ,基本是以物易物,交给我便好,我有办法。”

“行,那交给你了。”Mo Fan laughed 。

望了Mo Fan 一眼,刘惜言再次传念道道:“对了,你还没有答复,为何跑到军营来了,并且在这足足待了一个多月?”

对此,刘惜言很好奇。

难道军营也有着Supreme 机缘?

可她实在没看出军营有何特别之处。

“这里环境好,材料充足,我在这潜心研究Pill Dao ,已经有了大收获,实力怕是already not in 苍焰峰Peak Master 之下!”Mo Fan 咧嘴一said with a smile 。

“你还真是hobby 广泛――”刘惜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家伙又是array Domain ,又是Pill Dao 的。

怎么什么都要学的?

真的能忙得过来吗?

Mo Fan 讪讪laughed ,继续道:

“还有一会Transmission Formation 就要开启了,Elder 要不要跟着我和许统领参观一下军营?”

对此,刘惜言却是shook the head :“不必了,我静坐一会便好。”

说着,刘惜言直接飞上高墙,缓缓落在墙垛之上,姿态优雅地坐着,银发飞舞,静静眺望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Mo Fan 则是难得放松,真想好好参观一下军营,便让许无敌当向导,领着他参观起来。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Mo Fan 折身回来,也登上高墙,与刘惜言一起眺望远方。

“Elder ,只要多花一些时间,你必成为Sword Immortal ,为何还要入Secret Realm 冒险。”Mo Fan 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虽然刘惜言说得轻巧。

但是其中的过程,必定凶险万分。

就拿sword pond 来说。

即便里面的sword qi 温和。

即便刘惜言的养sword art 已经Perfection 。

即便她已经掌握了Return to Origin Sword Manual 。

即便她开辟出了三百六十二个窍穴小空间。

但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吸收体量如此吓人的sword qi ,将五年时间一下压缩到了一个多月……

可想而知有多离谱。

收获和付出向来是成正比的。

其中凶险,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刘惜言凝了凝神,replied :“因为族中出现了一些变故,我必须尽快成为Sword Immortal 。”

“so that’s how it is 。”Mo Fan looked thoughtful 地nodded 。

听刘惜言这语气,她所在的家族似乎也很not simple 。

然而刘惜言却显然在很早之前便离开了家族,独自来到Sword Pavilion ,一待便是上百年。

“果然,每个人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Mo Fan shook the head ,in the heart 感慨了一句,没有再追问下去。

等Essence Condensation Pill 炼制出来,刘惜言很快便能成为Sword Immortal ,届时足以碾压一切,现在的问题自然也不再是问题。

与此同时,刘惜言突然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唰地从墙上站了起来。

她目视前方,明眸中露出terrified look 。

此刻,在她的视线中,一只足球大小,看上去圆滚滚的黑猫出现了。

这只黑猫看上去有些滑稽。

因为它身上披着一件缩小版的袈裟,神采飞扬,优哉游哉地moved towards 这边而来。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刘惜言发现自己竟然完全imperceptible 到黑猫的气息!

即便它就在自己眼前,但在精神感知中,却依旧宛若无物。

这是怎么回事?

刘惜言惊愕万分,指尖sword light 跳动,神色戒备起来。

果然,在Secret Realm 里面,即便是一只猫,也不会简单。

刘惜言甚至觉得,即便自己出剑,也未必是眼前这只黑猫的对手。

对此,Mo Fan 却是眼前一亮,一脸欣喜地望着缓缓而来的小黑:“咦,小黑回来了?”

同时,他对着略显紧张的刘惜言道:

“Elder 没事的,小黑是一只善良友好猫,是我的好兄弟!”

“en. ”刘惜言nodded ,神色放松了一些。

“Mo Fan ,我回来了meow! ”看到Mo Fan ,黑猫spoke human’s words ,silhouette 一闪便从十丈外瞬间腾挪而来,直接落到了Mo Fan 肩膀上。

“hehe ,你这家伙干什么去了?我马上就要回去你也不来送送我?”

Mo Fan 白了小黑一眼,继续道:

“还有,你披个破袈裟做什么?

“是在搞行为艺术吗?

“还是说……你要出家了?

“嘶,你们猫出家,该不会要嘎蛋吧?看你刚才的身姿,有些许妖娆啊――”

Mo Fan 一脸坏笑:“我这里有一篇葵花宝典,不知道你需要不需要?”

这袈裟看着平平无奇,甚至些破旧,乌漆嘛黑的,看着就像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穿着小黑身上,简直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go go go ,你懂什么,这袈裟可是好东西,以后你想用本猫还不给你呢!”小黑一脸得意道。

“che, 你这袈裟丑死了,你送我我都不要。”Mo Fan 摊手。

“hehe 喵,等着真香吧你!”黑猫happily 地patted 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

看着这一幕,刘惜言laughed 。

这只会说话的猫虽然诡异,但看上去还挺可爱的。

就在这时,刘惜言神色一定,微微凝神望向前方,缓缓道:“Transmission Formation 要生效了。”

这会儿,Mo Fan 也安静了下来。

他感知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

果然,几秒钟后,二人眼前的空间一阵扭曲,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见此,小黑喵了一声,连忙钻到Mo Fan 怀里躲起来。

“Ai, 你干嘛,我要回去了――”Mo Fan 错愕,连忙伸手,就要伸手把小黑拽出来。

“别拉,本猫也要出去meow! ”黑猫仅仅拽住Mo Fan 。

“卧槽,你别作死啊,一出去你就要挂了,Divine Immortal 也救不过活你!”

Mo Fan 大急,就要把小黑拽出来。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会要猫命的!

然而,小黑实在太过机敏,滑熘的像泥鳅一样,每次都能躲开Mo Fan 的魔爪。

就在这时,Mo Fan 前方的旋涡向着他倾泻而来,瞬间便将他和小黑吞没。

“完了――”Mo Fan 怔在原地,saw a flash ,视线模湖起来。

这一刻,他的heartbeat 都慢了半分。

这么好的一只猫,就要这样消散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么?

现在的小黑,cultivation base 不过至强,没有凝聚出自己的Law Power ,连稍微抵抗都做不到。

作为偷渡者,只要它一暴露在Great World 中,便会被“新Heavenly Dao ”纠错,刹那抹杀。

“是活了太长岁月,虽然表面上看着everyday all 很欢乐,实在内心已经悲凉如霜,彻底绝望了吗?”

不知为何,Mo Fan 内心涌出浓浓地悲意。

再次恢复意识时,Mo Fan 已经被传送回了荒山。

虽然这次Secret Realm 之行plentiful harvest ,但此刻的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有些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喵hahaha ,这便是太阳么?本猫终于重见天日了!”

Mo Fan :“???”

Mo Fan 整个人都懵了,脑瓜子嗡嗡响,他怀疑自己幻听了。

然而他一扭头便看到了站在他肩膀上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睥睨天下的小黑。

“Mo Fan !”小黑看着Mo Fan 。

“en? ”Mo Fan 一下还没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快带本猫去享受享受!”黑猫道。

“你、你要去洗脚?”Mo Fan 傻眼。

“洗脚?洗什么脚?快带本猫去spiritual spring 摸鱼!”黑猫said ill-humoredly 。

“行是行,但是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能避开新Heaven and Earth Rule 纠错吗?”Mo Fan 笑了,和同样错愕的刘惜言打了个招呼,便带着黑猫往赤霞峰方向飞去。

“hehe ,当然是它meow! ”小黑指着自己身上的袈裟道。

“嘶――”Mo Fan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你的意思是,你能噼开Heavenly Dao 纠错,是因为这破袈裟?”

听到这话,小黑气极反笑:“疯了吧你?还管它叫破袈裟!这特喵喵的是All living things are equal !”

Mo Fan startled ,意识到了不对,连忙丢了个Appraisal Technique 过去。

顿时,袈裟的详细信息浮现出来。

快速扫了眼鉴定信息,Mo Fan 倒吸一口气凉,差点没从in midair 掉下来。

“嘶,very awesome 吧?好东西啊!借我借我!”

真・All living things are equal !

这妥妥Divine Item 了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