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195

离开玉虚学府不到四十分钟,Mo Fan 便来到了沧浪mountain range 。

“小黑快醒醒,感知一下essence stone 的具体位置。”Mo Fan 扭头望向蜷缩成一团,睡得正香的小黑。

“到了喵?你真快!”小黑迷迷湖湖醒来,用力甩了甩脑袋。

“赶紧的赶紧的。”Mo Fan 催促。

彷佛看到了十万枚essence stone 在朝他招手,Mo Fan 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稍等喵――”小黑神色一定,立即认真感知起来。

片刻后,它伸出肉爪一指,快速道:“就在那边喵。”

“好嘞,出发!”Mo Fan took a deep breath ,定息功瞬间运转到极致,化身残影,moved towards 小黑所指方向快速而去。

定息功是绝世秘篇级别的Breath Restraining Technique ,又被Mo Fan cultivated to 最后一层,formidable power 自不用说。

之前就连许无敌都没能探查出Mo Fan 的踪迹。

也只有小黑这种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的生灵,才能够捕捉到Mo Fan 的气息。

所以,对这次行动,Mo Fan 并不怎么担心。

最理想的状况是偷偷摸摸拿了essence stone 就跑,不和小空间里面的生灵起冲突。

若是accidentally 被发现了,Mo Fan 也只好以理服人。

嗯,物理的理。

当然,他也没打算将所有的essence stone 拿走,至少给他们留一些,保证小空间正常运转。

在破军城经历了一些事情后,Mo Fan 对那些从上个纪元遗留下来的生灵,多少保留一份善意。

片刻后,a man and a cat 来到了一座被迷雾笼罩的陡峭山峰前面。

“这里便是入口么?”Mo Fan looked towards 小黑。

“从感知上判断,确实是这样的喵,不过这个隐匿array 似乎有些麻烦,不好破解呀喵――”小黑有些担忧起来。

眼前这array ,虽然在攻击上没有多少威能,但却极为复杂,不比破军城的city gate array 差多少。

想要将其破除,让里面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显露出来,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的事。

“小事,看我的。”Mo Fan 自信一笑。

自从上次秘秘之旅后,他的array 造诣提升飞快,自然incomparable 。

出来以后,Mo Fan 也没有放弃对array 和Domain 的研究。

一段时间下来,他的array Domain 造诣再次提升了不少。

眼前这array ,还难不倒他。

随意扫了几眼。

绕着山峰转了几圈。

Mo Fan 很快便发现了端倪。

“原来是依托整个沧浪mountain range 的地势,以眼前这nameless mountain 峰为辅,构筑出来的array 。

“确实有点东西,将其完全破除,怕是需要四五个小时,强行破开的话,恐怕要至强才能办到――”

四五个小时?

黄花菜都凉了。

鬼知道这段时间会发生什么变故。

“四五个小时已经很快了,你这人真是变态!

“你是全能喵?Pill Dao 、array 、Domain 这些skill ,是不是都达到王级水准?”小黑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Mo Fan 。

这家伙too terrifying 了。

不管在什么领域,都有着恐怖的innate talent 。

若是提前生个几百年。

或许真能冲击破虚之上的realm 。

可惜――

面对灭世大劫,小黑始终保持着比较悲观。

没办法,只有经历过灭世大劫的生灵才能懂,当那股力量降临时,自己有多么地渺小。

就连Sir City Lord ,也只不过抵挡了几分钟,便Primordial Spirit 崩灭,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就在小黑悲观地怀念过去时,Mo Fan 已经开始行动了起来。

将隐匿array 全部破除确实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但若只是想要进入到里面,却不用那么麻烦。

只要找到array 的薄弱点。

事情便会简单很多。

而以Mo Fan 如今的array 造诣,

寻找薄弱点显然再简单不过。

当然,更重要的是,array 本身受到岁月的baptism ,结构出现了一些问题。

正是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才使得原本perfect and without blemish 的array ,出现了明显的薄弱点。

片刻后,Mo Fan 便锁定了薄弱点。

一点点解析出array 源。

再一点点将其分解,让其失效。

一缕缕幽蓝的亮光快速泯灭。

隐匿array 快速瓦解起来。

一个个针眼大小的窟窿快速形成。

“你这――”小black hair 现了端倪,有些傻眼。

说好的要四五个小时呢?

这才过去多久?

array 上都出现小窟窿了!

“这叫攻其不备!”Mo Fan 咧嘴一笑,继续认真破解array 。

十几分钟后,无数针眼连接在一起,一个blue 的防护罩瞬间出现,闪耀着幽冷的亮光。

而后,一道一米宽,两米高的缺口,在blue array 上缓缓浮现出来。

“搞定,走吧!”Mo Fan laughed ,揉了揉小黑的脑袋,迈步moved towards array 里面走去。

a man and a cat 一进入array ,blue rays of light 便快速暗澹了下去。

同时,那道刚刚形成的缺口也刹那消失,彷佛从来没有出现过,array 瞬间恢复原样。

…………

Heavenly Demon Sect 总部。

Demon God Temple 。

golden 的王座上静静坐着一道浑身包裹着幽雾的silhouette 。

王座下方,摆放着一个数千平米的巨大血池。

血池里面,躺着one after another 还在跳动着鲜红心脏,混合着黏稠的血液,填满了整个血池。

血池边上。

则是堆叠着一层层的雪白skull 。

这些skull 看上去很小,只比成年人拳头大一些。

血池池壁上和骷髅上都刻着复杂铭纹,与血池相互辉映,泛起阵阵azure light 芒。

王座之上的血色silhouette 眼眸微闭,Five Hearts toward the Heaven ,呼吸之间便有一缕缕血色从血池传出,被它吸入口鼻。

片刻后,他缓缓睁开双眸,微微frowned 。

“血池效果越来越差,需要补充fresh blood 和心脏。

“该死的暗影,疯狗一般,咬着我Heavenly Demon Sect 不放,现在想要寻找拥有Martial Arts Foundation 的稚童太过困难。

“若是大动干戈,则容易被暗影盯上。

“若被那群疯狗追踪到总部――”

万千思绪转瞬即逝。

最终血色silhouette shook the head ,叹息了一声道。

“暂时避其锋芒,让祭祀派人随便寻找些稚童勉强用着。

“再等两个月,最多三个月,Monster and Demon Races 也差不多准备完毕了。

“届时,里应外合,帮助demon 联军打下Human Race 。

“hmph ,整个Human Race 都将是本座的囊中之物!”

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血色silhouette took a deep breath ,准备继续cultivation 。

然而,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心脏突然一阵剧烈跳动。

一个有些疯狂的念头浮现在他脑海中:“array 出事了?”

“impossible ,没有heavenly demon 秘令,没有人能够进入array 。

“即便有heavenly demon 秘令,也需要命魂对得上才能生效。

“apart from this ,array 只会将生灵隔绝在另外一层空间根本无法察觉到其存在。

“当今世上,还没有人能够破除这种程度的array 。”

Heavenly Demon Sect 总部所在位置,继承了上一纪元遗留的小空间。

这个小空间有些特殊。

除了防止外人进入的array 和Transmission Formation 外,里面一片死寂。

Domain array 什么的,一个也没有复苏。

正是如此,才让Heavenly Demon Sect 捡了个便宜。

因为是上一纪元的产物。

经历了不知多少岁月依旧稳固。

array 强度自然不必多说。

脑海中诸多念头闪过,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逐渐镇定下来。

最近一个分部接连一个分部的被暗影拔除,让他有些过于谨慎了。

“无碍,继续cultivation ――”

这样想着,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再次闭上眼眸,认真cultivation 起来。

然而几秒钟过后,他有些心绪不宁,took a deep breath ,便是起身moved towards great hall 旁的array 室走去。

片刻后,他神色愉悦地回到王座。

“array 确实没有问题,是本座多虑了――”

得到想要的结果,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彻底放下心来,继续cultivation heavenly demon 九变。

与此同时。

Mo Fan 带着小黑穿过array ,找到Transmission Formation ,进入到了一片独特的小空间内。

当然,不管是穿过array 还是开启Transmission Formation ,Mo Fan 都留了一个心眼,穿过后便让其恢复原样。

除非array 造诣比他高一截。

否则impossible 察觉到他曾经来过这里。

进入小空间,Mo Fan 立即便看到了一片灰败的景象。

古老建筑row upon row ,皆是ash-gray 调。

一个个村庄错落有致,房屋密集,却没有半点生机。

农田荒芜。

溪流干涸。

一眼望去,皆是死寂。

看着眼前这一幕,Mo Fan slightly frowned 。

“果然是小空间,景象和破军城小空间有些相似――”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升起,Mo Fan 便是神色startled 。

“不一样,这里面逸散着的是Spiritual Qi ,而非元气――”

与此同时,小黑的声音在Mo Fan 脑海中响了起来:

“这地方有点古怪,好像被人改造过,我们得谨慎一些。”

Mo Fan nodded ,想了想问道:“小空间里面,有没有可能只存在Spiritual Qi ,而非元气的情况?”

“impossible 的喵。”小黑果断道,“复苏最多两千年,Spiritual Qi 就会过度成为品质更高的元气,这是一种进化,是不可逆转的。”

paused ,小黑继续道:“只有元气诞生后,cultivation 武道才会变得更轻松,cultivation base 进展速度更快,cultivation base 上限也会被拔高,Heaven’s Chosen 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也只有元气出现后,array Domain 才能发展到一定的高度,打造出与世隔绝的空间,在一定程度上躲避Heavenly Dao 的探查,在灭世大劫中存活下来。”

说到这,小黑眸中闪过一抹异色,继续道:

“即便如此,能够保留下来的小空间也不足一成。

“能够活下来的生灵,更是少得可怜。

“破军城几十万精锐,最后也只有我和许统领侥幸活了下来。

“当我复苏的时候,发现整个城的生灵都死绝了,连City Lord 也passed away ,那一刹那我――”说到最后,小黑说不下去了。

听到这些话,Mo Fan 沉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小黑。

好在小黑天生乐观,很快便自己调整好了情绪,总结道:

“本猫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这地方有古怪,已经不是原来的小空间,肯定被人改造过,我们要小心一些,不能fall in the sewer meow! ”

说着,小黑指了指远处被浓郁白雾遮蔽的山峦。

Mo Fan 定神,连忙看了过去。

和村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远处那被云雾遮蔽的山峦,有着一栋栋splendorous and majestic 的宫殿faintly discernible ,隐匿在云雾中,宛如Immortal Palace 。

“这建筑风格,和你们那个纪元不太像。”Mo Fan 传念给小黑。

“是的喵,和你们这个时代比较像,看样子是新建的。”小黑道。

“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势力改造了遗迹,入驻了进去。”Mo Fan 皱眉。

对于这个纪元的人来说。

所以遗迹,其实就是上一纪元的坟墓。

开发遗迹已经有些过分了。

直接鸠占鹊巢,睡在墓地,somewhat 不太合适。

当然,更重要的是,遗迹基本就是危险的,不适合居住。

“过去看看吧。”Mo Fan 凝了凝神不再多想,隐匿身形,化作残影,moved towards 那边飞掠了过去。

片刻后,Mo Fan 来到半山腰,潜入到了那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的建筑群内。

这时,他看到了穿着血色长袍,行动整齐划一的巡逻队伍,一队连着一队,巡视着每一个角落。

“是活着的人。”

Mo Fan 快速作出判断。

这些巡逻队伍,不是破军城内,由执念引导,借助刻画着mysterious array 行动的战Armored Soldier 兵。

这些是活生生的人,是这一纪元的生灵。

凝了凝神,Mo Fan 立即丢了个Appraisal Technique 过去。

李二,Heavenly Demon Sect Law Enforcement Team Small Captain ,Transcendent 4th layer cultivation base ,擅长用枪,movement method 造诣非凡,性格偏执,凶残嗜血,残忍好杀。】

“Heavenly Demon Sect ?”看到湛蓝虚拟面板弹出的鉴定信息,Mo Fan 不由startled 。

他took a deep breath ,再次moved towards 巡逻队丢Appraisal Technique 。

陆仁,Heavenly Demon Sect Law Enforcement Team 成员,Transcendent 一重cultivation base ,擅长Blade Technique ,有些许受虐倾向,性格偏执,凶残嗜血,残忍好杀。】

王虎,Heavenly Demon Sect Law Enforcement Team 成员,Transcendent 2nd layer cultivation base ,擅长掌法,脾气乖张暴戾,凶残嗜血,残忍好杀。】

……】

一连鉴定了数道silhouette ,Mo Fan 整个人直接dumbfounded 。

“原来这里,是Heavenly Demon Sect ?

“连巡逻卫兵都是Transcendent Martial Artist ,这里多半就是暗影一直找不到的Heavenly Demon Sect 总部――”

Mo Fan 瞬间作出判断。

他偶尔也会和Lin Yiyi 有一些联系。

自然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自从上次Heavenly Demon Sect 进行邪恶祭祀,帮助Demon Race 潜入玉虚学府后,Human Race 对Heavenly Demon Sect 便展开了疯狂的扫荡行动。

而负责铲除行动的,便是Demon Suppression Department 的暗影分部。

暗影个个擅长追踪与隐匿,整体实力又强,再加上有玉虚学府辅助。

大半年时间下来,Heavenly Demon Sect large and small 的据点,已经被铲除得差不多了。

唯独剩下最后的Heavenly Demon Sect 总部,一直寻不到踪迹。

Mo Fan 还记得,上次Lin Yiyi 还和他吐槽过,Heavenly Demon Sect 总部藏得太深,这么长时间下来,一点踪迹都没有找到。

暗影甚至从很早之前便开始卧底计划了。

这次的行动能够顺利进行,能够拔除那么多的分部,自然也少不了那些卧底的功劳。

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对于Heavenly Demon Sect 总部,暗影却依旧没有多少线索。

卧底计划持续了数十年,有不少有些的卧底通过了层层审核,进入到了Heavenly Demon Sect 分部,但却no 卧底成功晋升到总部。

想到这,Mo Fan 面色古怪起来。

自己这是误打误撞,找到了Heavenly Demon Sect 总部?

“嘶,不得了,等回去了,想个办法通知Lin Yiyi !”

这样想着,Mo Fan 继续隐匿气息,绕过巡逻队伍,按照小黑的指引,moved towards essence stone 所在位置而去。

他没有想要多管闲事。

对付Heavenly Demon Sect ,交给专业的暗影就好了。

他只想顺顺利利地拿到那十万枚essence stone ,不想要节外生枝。

休的一下,Mo Fan 穿过一条条街道,刹那消失在了巍峨的建筑群中。

与此同时,他的耳畔传来了巡逻队那几人的低语声。

“刚才是不是有一阵寒风刮过?”Law Enforcement Team Small Captain 李二突然frowned 道。

“没有啊?哪有凉风?这里是独立的小空间,连Heaven and Earth Law 都是残缺的,怎么会有风?”有人摇头道。

“也是,看来是我多想了,以后还是得减少手艺活的次数。

“虽然我是Transcendent 境Martial Artist ,但是一天三四次确实有点多。

“该死的暗影,一直穷追不舍,现在严令出去,只能靠自己装逼――”

李二低头望了望自己的right hand ,有些不耐烦地shook the head ,小声都囔道。

手下似乎听到了他的抱怨,猥琐一said with a smile :

“李哥不要担心,听大祭祀说,最近会有一次外出任务,说不定了用不了几天,我们就能出去了,when the time comes 又可以hehe ,嘿――”

“没错,话说回来,上次那个村子的娘们真润啊,个个水灵灵,可惜只享受了一个小时,Elder 便让我们……”

“确实水灵,多少有点可惜了。”有人摇头道。

“hmph ,都是些凡人罢了,不过蝼蚁,只要我们够强,Heavenly Demon Sect 够强,要多少有多少。”有人coldly snorted and said 。

“嘿,有道理,蝼蚁罢了,不过玩物,只要能出去,有的是机会,李哥再忍耐几天!”

“没错,等Monster and Demon Races 打下Human Race 后,整个Human Race 都是我们Heavenly Demon Sect 的囊中之物,届时――”

“好了,快想想,出去后要怎么快速捕获足够多的稚童,我们的外出任务也只有这个了,Sect Lord 最近似乎需求大增――”

“这还not simple ?半夜三更行动,不惊动任何人,老的少的全屠了,child 和女人留下――”

…………

按照指引,Mo Fan 快速moved towards 北面飞掠而去。

那里便是essence stone 存放的位置。

然而走了十几秒钟,Mo Fan 确实突然停下了脚步,将眉头拧成了一团。

“你怎么了?”小黑疑惑,“为何突然不走了?”

Mo Fan took a deep breath ,凝神传念:“小黑,现在在小空间里面,能不能感知到具体powerhouse 的数量?”

“可以喵。”小黑nodded ,凝神一凝,用心感知起来。

片刻后,它快速给Mo Fan 传念:

“powerhouse 数量不是特别多,只有三个Return to Origin Peak ,十二个普通Return to Origin ,其余的皆是Destiny 和Transcendent ,人数不算多,只有两万多人喵――”

“三个Return to Origin Peak 么?两万多人么?”

Mo Fan frowned 。

这样的力量,已经可以媲美超一流武科大学了。

并且这还是分部被拔除了的情况。

Peak 时期的Heavenly Demon Sect ,整体实力怕不会比玉虚学府差。

脑海中快速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念头。

最终Mo Fan 神色一定,转身望入口方向跑去。

见此,小黑一愣,连忙道:“你干什么去喵?要回去了喵?essence stone 都还没有得到就回去喵?

“喵喵喵?你不要怂呀,这些都是mob ,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够对付他们的。”

对此,Mo Fan 没有回应,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入口。

望了眼眼前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Mo Fan 一脸肉疼地从system 空间取出五枚储备essence stone ,分别放置在五个最重要的阵点内。

而后,Mo Fan 神色一定,十指舞动,湛blue rays of light 快速闪耀,一个个array 源纹被他刻画出去,叠加再了Transmission Formation 上。

几分钟后,Mo Fan 停止了动作。

“Transmission Formation 被我调整了,没有我解开,任何人都别想进来或者出去。”

想了想,Mo Fan 再次took a deep breath ,认真感知起来。

片刻后,他围绕着小空间的防护array 快速刻下一个又一个array 源纹。

这个过程一共持续了二十分钟。

消耗了Mo Fan 二十五枚essence stone 。

刻下最后一个array 源后,Mo Fan relaxed ,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所有的漏洞都被补上了,整体再没有薄弱点,虽然只是临时补上,但撑十天half a month 没有任何问题。”

吐了口浊气,Mo Fan 继续思忖。

“这个强度的防护array ,只有至强才有可能强行破开。

“除了我能利用Transmission Formation 传送出去,其他人只能是瓮中鳖。”

想到这,Mo Fan 一愣,连忙silhouette 一闪,再次回到Transmission Formation 处认真观察起来。

片刻后,他shook the head :“可惜这Transmission Formation 有些严谨,不能在上面叠加出新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纹。

“不然我就可以在我的令牌上刻一个微型感应阵,一有问题就能直接传送回这里,一步踏出小空间,万无一失――”

看着Mo Fan 的一举一动,稍微感知到了Mo Fan 的些许思绪,小黑不由目瞪口呆起来。

“Meow~ ,你是想把他们困在这,一网打尽吗?”

“有这个想法。”Mo Fan 道。

“这里powerhouse 不少,你不怕fall in the sewer ?”小黑诧异。

“怕。”Mo Fan nodded 。

“怕你还――”小黑欲言又止。

“没事,我有后手,遇到危险我会immediately 退走。

“在此之前,杀个痛快吧。”Mo Fan 道。

小黑一愣,想了想suggested :“其实你已经封印了他们,通报上层让他们处理最稳妥喵,你才刚breakthrough Return to Origin ,就算有Transmission Formation ,独自行动,容易出意外――”

“这样确实稳妥,但我现在,念头不通达!”Mo Fan 仰头望了眼被云雾遮蔽的山峦。

一靠近那边,他便闻到了远处宫殿传来的浓郁blood-reeking qi 。

再结合那些人的对话,以及之前的邪恶献祭。

“为何?”小黑一愣。

“现在我只想屠魔!”Mo Fan 神色有些冷。

他从小就听闻Heavenly Demon Sect 凶狠残暴,不把生命当回事,比恶魔更像恶魔。

以前只是听闻。

现在却是亲眼见到了。

“好,既然如此,若有危险,我把All living things are equal 借给你。”小黑道。

“好!”Mo Fan nodded ,化身残影,再次moved towards 那被云雾笼罩的山峦而去。

“开始收割!小黑帮我定位气息!”

“从弱小的先来喵?”小黑疑惑。

“不,从Return to Origin 开始,我加固了array ,调整了Transmission Formation ,这些shrimp soldiers and crab generals 逃不掉。”Mo Fan 道。

“不错喵,有当年City Lord 的风范。”小黑神色有些恍忽起来。

而后,它神色一凝,开始锁定Return to Origin 生灵的气息。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