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196

命魂殿。

石二虎神色激动地望着神龛内挂着的一块块命魂牌。

看守命魂牌是一项枯燥的工作。

尤其是在如今严令禁止出入小空间的情况下。

不会有战损失,命魂牌自然也不会出问题。

当然,这是正常的情况。

今天或许就完全不一样了。

“算算时间,最多还有一个小时,暗影便会攻进来。

“即便破开array 会有些困难,但是有我标记的薄弱点,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暗影还是有厉害的array Grandmaster 的,It shouldn’t be 有什么问题。”

这样想着,石二虎愈发期待起来。

看着神龛内那一块块散发着璀璨rays of light 的命魂牌,脸上忍不住浮现出笑意。

“when the time comes ,这些命魂牌one after another 破碎的时候,一定很美吧?”

似乎看到了即将发生的场景,石二虎笑容更盛了。

然而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瞪大眼睛望着那些命魂牌,脸上写满了诧异。

只见,最上面一排,最左边的一块命魂牌,卡察一声碎裂开来,散落在神龛内。

最上面一排,一共只有二十个位置。

经历过一些变故,如今只摆放着十五块命魂牌,代表着的是Heavenly Demon Sect 的Elder 和祭司,是教内地位最高的十五人。

正常情况下,这样的高层,很难出现意外。

然而现在――

“是Ninth Elder 的命魂牌!

“Ninth Elder 遇害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还是说练demon art 出了setback ,爆体而亡了?”

石二虎满脸疑惑,脑子飞速转动起来。

他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事禀报上去。

突然有命魂牌碎裂,必然会影响到暗影的后续动作,算得上是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了。

“该死,偏偏这个时候出问题,若是等Heavenly Demon Sect 高层发现端倪,戒备起来……

“即便最后暗影能胜,也会增加不必要的伤亡!”

脑海思绪万千,一个个念头浮现。

最终,石二虎clenched the teeth ,连忙将神龛内破碎的命牌拾起来,收到storage space ,同时掏出一块样式差不多的牌子放了上去。

“didn’t expect 闲暇时刻着玩的牌子派上用场了!”

石二虎唏嘘不已。

他刚调来总部没多久。

还有一部分程序没走完。

这便导致了他的命魂牌还没有办理下来。

他闲着没事的时候,便随手刻了块样式差不多的牌子,却didn’t expect 现在刚好能用上了。

“有了这块假牌子顶上,就算一会巡查的人过来,也不容易发现端倪了――”

石二虎relaxed 。

不过很快,他便又是神色一变,有些担忧起来:

“命魂牌破碎了,Demon God Temple 那边似乎也能感知到一些端倪。

“不过Sect Lord 最近似乎沉迷练功,无暇顾忌其他,若只是碎一两块命魂牌,It shouldn’t be 那么快察觉到。”

想到这,石二虎再次relaxed 。

“只要能撑到暗影过来,便可万无一失!”

然而就在这时――

卡察!

又是一道卡察声响起。

石二虎浑身一颤,僵硬着身体,艰难地扭动脖子,moved towards 一旁看去。

“又、又碎了一块?impossible 这么巧吧?卧槽!别搞我啊!”

石二tigerkin 都傻了,不敢相信眼前所见,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块是Eighth Elder 的命魂牌――

“他不会是和Ninth Elder 待在一块练demon art 吧?

“is it possible that 二人是……双、Dual Cultivation ?”

想到这,石二虎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真特么变态!两old man 居然玩这么花!”

最终,石二虎took a deep breath ,

连忙跑过去,将Eighth Elder 的命魂牌也收拾起来。

可惜,他身上也没有多余的牌子了。

“问题不大问题不大,对于命魂殿,巡查队也只是随意瞥一眼,未必能发现命魂牌少了。

“两块而已,Demon God Temple 那边也不容易发现,Sect Lord 一心练功,两耳不闻窗外事,不会注意到的!”

收拾完,石二虎patted 脸颊,在内心祈祷起来。

“诸Heavenly God 佛保佑,诸Heavenly God 佛保佑,千万别再碎了――”

然而他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便又有一道卡察声响起。

“@**%!”石二虎直接气得爆粗口。

“见鬼了这是?这是在集Body Cultivation ,集体cultivation deviation ?”石二虎眉头拧成一团。

很快,他反应了过来。

“不对,不是意外,是有assassin 潜入!”

想到这,石二虎满脸难以置信,连忙跑到great hall 外,四处环顾起来。

没有丝毫动静!

一连死了三位Return to Origin Realm Elder ,居然没有闹出动静!

“这assassin 太强了!这么短的时间内,便一连解决了三位Return to Origin Realm Elder !甚至连半点动静都闹出来!”

took a deep breath ,石二虎强行使自己平静下来,快速跑回命魂殿,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神龛内供奉的命魂牌。

与此同时,又是卡察一声响,第四块命魂牌也应声碎裂开来。

看着这一幕,石二虎目瞪口呆,只感觉头皮发麻!

“太强了,这暗杀速度,他是想一口气将Heavenly Demon Sect 的高端battle strength 一网打尽么?”

“God 保佑God 保佑!保佑Sect Lord 晚一点发现命魂牌出问题了!”

石二虎激动得浑身颤动了起来。

如此恐怖的刺杀效率。

只要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晚几分钟发现异常,那位Unparalleled 的assassin 还真有可能,把Heavenly Demon Sect 的高端battle strength 屠戮一空!

就算他没有办法对付排在前面的那几位Elder 和祭司,也同样能让Heavenly Demon Sect strength great injury !

这样一来,等暗影大部队攻进来的时候,便会轻松很多!

“大老牛批!大老加油!大老杀穿他们!”石二虎再次激动得颤抖起来。

“暗影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位assassin ?也太强了吧!无声无息潜入进来,屠Return to Origin 如杀鸡!

“这实力,至少是Return to Origin Peak !

“难道是林统领出手了?

“不对不对,即便是林统领,也不能做到如此程度!

“是请来的外援么?”

石二虎激动得大脑有些缺氧。

他当卧底这么多年,辅助过组织一次又一次完美完成任务。

但像今天这么激动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也有可能不是暗影派来的!但他是怎么找到Heavenly Demon Sect 入口的?”诸多想法在脑海中浮现,石二虎愈发疑惑。

不过很快,他便是用力晃了晃脑袋:“管他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现在要做的就是辅助他!”

想到这,石二虎立即神色一定。

“不行,我也得为这位大老做点什么,至少得帮他争取一些时间!

“他刺杀的高端battle strength 越多,对我们暗影的行动便更有力!”

石二虎神色一定,直接转身迈出命魂殿。

他took a deep breath ,oh la la 将大门一关,迅速挂上“array 修整,请勿靠近”的牌子后,便飞速向着主殿Demon God Temple 方向跑去。

“大老,再坚挺一会儿啊!”

与此同时,又是一道卡察声隐隐传出。

他前脚刚离开,命魂殿内便又是卡察一声响。

…………

身为Destiny Martial Artist 。

石二虎速度很快。

two minutes 不到便从命魂殿来到了主殿Demon God Temple 。

他不管侍卫的阻拦,brace oneself 往里面闯,同时大声道:

“Sect Lord ,major event 不好了Sect Lord ,属下有要事禀报!

“major event 不好了Sect Lord ,属下石二虎,有要事禀报!

“你们这些傻缺别拦着我!我要见Sect Lord !耽误了事你们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Sect Lord !属下有major event 禀报啊!”

Demon God Temple 内。

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正在cultivation heavenly demon 录,血池里的心脏剧烈跳动,一缕缕血色迷雾自些池涌出,moved towards 他汇聚而来。

很快,他frowned ,察觉到array 控制室有些许波动。

array 控制室连接着Heavenly Demon Sect 每一处重地,只要他愿意,便能随时监控每一个角落。

“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蹙了蹙眉,站起身来,便要向array 控制室走去。

然而他刚起身,便是听到殿外传来嘈杂声。

“Sect Lord ,属下石二虎,有major event 禀报!”

听到声音,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面色一沉,就要发作。

“敢在Demon God Temple 外喧哗?是对这个Human World 没有任何卷恋了么?”

然而很快,石二虎这个名字映入他脑海。

“算了,见一见吧。”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frowned ,moved towards 殿外大步走去。

若是其他人,敢在Demon God Temple 外喧哗,他早便命人将其击毙了。

但石二虎不一样。

这是Great Elder 看重的后辈。

甚至隐隐要拿他当接班人培养。

这样的人才,若没有万分紧急的major event 发生,断然不会莽撞跑过来。

所以,即便石二虎的举动有些举动不合规矩,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也能忍几分。

不一会儿,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便是迈步走到了殿外。

他冷冷看了石二虎一眼,用阴冷至极的语气道:“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座便是惜才,也留不得你。”

望了眼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石二虎身子一缩,连忙道:

“禀报Sect Lord ,Ninth Elder 的命魂牌突然剧烈震颤,发出嗡鸣声,似要碎裂,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意外!”

hearing this ,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面色愈发阴沉:“命魂出问题了你应该去找High Priest ,为何跑来Demon God Temple ?是谁教你如此行事的?”

听到这话,石二虎浑身一颤,赶紧道:“Sect Lord 吩咐过,如今是Holy Sect 最关键的时刻,是多事之秋,不能马虎大意!

“Ninth Elder 命魂牌突然剧烈震颤,疑似要碎裂,属下一时心急便赶来Demon God Temple 了,属下怀疑他遭遇到了刺杀!”

hearing this ,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将眉头拧成一团,冷冷望着石二虎。

随后,他coldly snorted ,周身血色雾气翻涌,如同风暴般向着石二虎冲击而去。

一时间,石二虎只觉眼前血色雾气遮蔽天日,万斤巨石被轰然卷起,黑云压顶,阴风怒号,身体止不住颤抖起来。

“get lost! ”

一个字在耳畔炸裂,石二虎只觉胸口被炮弹击中,瞬间塌陷下去一大块,internal organs 直接移了位,骨头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

砰!

一声闷响,石二虎倒飞了出去,落在了三十米开外的广场上。

他只觉喉咙一甜,一大a mouthful of blood 喷出,精神立即萎靡了下来,浑身如针扎般疼痛,随时都有可能昏厥过去。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强撑着起身,one-knee kneels 地,对着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方向行礼道:

“谢Sect Lord 不杀之恩……”

“记住,以后此类小事直接找Great Elder 或者High Priest ,别来打搅本座cultivation !”

说完,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大手一挥,转身迈入great hall 。

对他来说,别说只是Ninth Elder 命魂牌出现异常,就算是碎了,他内心也依旧毫无波动。

除非短时间内有数位Elder 的命魂牌出现问题,才能引起他的重视。

“继续comprehend heavenly demon 录。”

望了眼array 控制室,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凝了凝神,没有再走过去。

既然石二虎已经过来禀报,自己也吩咐他去找Great Elder 或者High Priest 处理,那么便不用他再操心。

若什么事都要他这个Sect Lord 来管?

他还要不要cultivation ,还要不要享受生活了?

这样想着,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再次回到王座上,盘坐下来,Five Hearts toward the Heaven ,运转heavenly demon 录Breathing Technique ,继续cultivation 起来。

血色迷雾翻涌,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的气息缓缓提升着。

与此同时。

殿外。

石二虎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快步moved towards Great Elder 所在的庭院走去。

片刻后,离开Great Elder 住所,立即收敛起来,运转movement method ,化作残影,向着出口处狂奔而去。

“拖了这么长的时间。

“即便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最终还是发现了端倪。

“也够那位mysterious assassin 刺杀足够多的Heavenly Demon Sect 高层了!

“大老,加油啊,杀穿他们!”

石二虎took a deep breath ,将速度调整到了最快。

然而很快,他被正在巡逻的李二squad 拦下了。

“那谁,干什么去,现在不能下山!

“说,你是不是间谍?停下!再走老子不客气了!”

李two colors 厉内荏,一把拦住石二虎。

“fuck off! 老子有要事处理!需要紧急外出一趟!耽搁了时间你有八个脑袋也不够掉!”

说着,石二虎拿出Great Elder 审批的手谕,一脸的嚣张霸道。

现在他再待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作用。

还不如去入口出接应暗影!

当然,更重要的是――

若是被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发现了不对。

对方怕是immediately 就要来找自己麻烦。

现在不逃,怕以后就没命逃了!

“原来有Great Elder 手谕,方才得罪,这位大人快请!”李二连忙让开路来,赔笑着道。

“hmph ,狗一样的东西!”石二虎碎了一口,再次化作残影,moved towards 山下跑去。

对此,李二面色发白,却是敢怒不敢言。

“hmph ,还不同样是The Dog acts fierce when his Master is present ,等爷发达了,要你好看!”

…………

与此同时。

Mo Fan 正在数数。

“第七个?

“第八个?

“这应该是第九个吧?”

“喵?这是第十个!”小黑想打人,小朋友的算术也不会么?

“抱歉,杀太快了,记不太清了。”Mo Fan 挠了挠头,“下一个目标在什么位置?”

“Southwest 向,那栋烟霞蒸腾,由白玉砌成的建筑物内!”小黑快速传念。

Mo Fan 凝神,moved towards 那便望了一眼,顿时便看到了一栋笼罩在purple 烟霞中的巍峨宫殿。

“住得这么高端,实力应该不低――”Mo Fan frowned 。

“对,就剩最后两位普通Return to Origin 了,cultivation base 皆是Return to Origin 9th layer ,距离Return to Origin Peak 也相差不了多少了。”小黑回应道。

“可以,开始行动!”Mo Fan 神色一凝,身化残影,moved towards 那边冲击而去。

“还要继续刺杀么?你才刚刚breakthrough 到Return to Origin Realm ,真的能对付Return to Origin 9th layer 喵?”小黑有些担心。

“没问题,别说Return to Origin 9th layer ,就算是Return to Origin Peak ,我也能抬手镇压。”Mo Fan 自信道。

一路杀过来,Mo Fan 终于意识到了自己battle strength 有些非同寻常。

Transcendent 阶段,因为cultivation progress 太快。

在某些small realm 停留时间过短,甚至直接一下跳过数个small realm ,导致他缺少一种稳扎稳打的感觉,combat ability 自然也没能跟上。

好在他后面意识到了这个问题,Transcendent 境后面几个small realm 便调整了过来,弥补了缺陷。

有了经验,Destiny 之后,Mo Fan 便是一步一个脚印地breakthrough cultivation base 了。

在没有战胜red clothed woman 鬼前,即便有再多的可用attribute 点,他也不会去breakthrough cultivation base 。

这便导致了,他在整个Destiny 境,都是充实的,cultivation 凝练到了极致,battle strength 被开发到了极致。

以这样的状态breakthrough Return to Origin ,battle strength 自然也不一般。

即便只是刚刚breakthrough ,他便隐隐有一种无敌之势。

他甚至有一种错觉。

至强之下,自己皆可随手镇压。

当然,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膨胀,还是选择从弱小的Return to Origin 开始刺杀。

“杀,杀他个朗朗乾坤!”小黑突然亢奋道。

“en? ”Mo Fan 疑惑。

“这些人cultivation demon art ,无数怨气环绕,不知残害了多少无辜生灵。

“他们罪孽深重,death cannot wipe out the crimes ,本猫看不下去了,一会杀完人,你用破军拳,把这里轰成平地meow! ”小黑道。

“好,我也是这样想的。

“不过话说回来,我一连杀了这么多Heavenly Demon Sect 高层,怎么还没有被注意到?”

Mo Fan 疑惑非常。

正常来说,就算他隐匿得再好。

杀了这么多important figure 。

也早该被关注了。

这时候,应该场面极度混乱才对。

然而现在,却是连半点波澜也没有发生。

“这是什么情况?”Mo Fan 疑惑不解。

“管他喵的!杀就是了!还怕他们有阴谋不成?你手上有能够灭杀至强的能量存在,他们再怎么plot against 也没有任何作用。

“再不济,本猫关键时刻也可以冒险爆发一下,根本不用担心meow! ”小黑一脸无所谓道。

“也是。”Mo Fan nodded ,不再多想,继续行动。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都是徒劳的!

一路疾驰。

a man and a cat 出现在了那栋蒸腾着purple 烟霞的建筑物前。

悄然潜入,Mo Fan 立即看到了一个样貌四十来岁,身材魁梧如棕熊的middle age person 正在庭院进食。

然而看到他手中的食物时,Mo Fan 的神色冰冷到了极致。

“谁在那?”那人察觉到异样,连忙将手中血淋淋的胳膊丢下,一脸戒备地moved towards Mo Fan 这边望了过来。

而后,他面色勐然一变,露出astonished expression 。

“有危险!”

只是看了Mo Fan 一眼,多年刀口舔血的生涯,便本能让他察觉到了危险。

他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想也没想便是转身冲天而起,想要moved towards Demon God Temple 方向飞去。

对此,Mo Fan 神色一冷,movement method 流光悄然运转,如同瞬移般刹那冲出,直接出现在了魁梧大汉上方。

“你――”嘴角还残留着血迹的魁梧大汉,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正想说些什么时,便是看到一道恐怖的black 拳印strikes 而下。

轰的一声,破军拳勐然砸下,虚空震颤,欲要炸开,thunder 无尽,rays of light 刺目,如同一轮烈日strikes 而来。

魁梧大汉甚至没有反抗的余地,瞬间便this fist 打得炸裂开来,化成一团blood mist 飘散在空中,连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也没有逸散出半点,皆尽化为了虚无。

“越来越难杀了,this time 居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Mo Fan 叹息了一声。

思忖片刻,他不再多想,十指舞动,勾连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快速刻画了几个array 源纹,抛向庭院各个角落,将战斗波动镇压下来。

做完这些,Mo Fan 扭头望向小黑:“定位下一个目标。”

“好的喵,请稍等!”小黑立即感知了起来。

“就in the vicinity ,你right hand 边相隔三条街的那栋古朴高塔内!”小黑快速道。

“好,继续猎杀!”Mo Fan 化作残影,moved towards 高塔飞掠而去。

…………

与此同时。

Demon God Temple 。

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再次发现了异常。

this time ,array 控制室传来了不小的波动。

“事情还没处理?”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神色一冷,起身向着控制室走去。

片刻后,如thunder 般翻涌的怒吼声爆发而出:

“冥蒂、冥佘速来Demon God Temple 见本座!”

咆孝声如雷般像着远处激荡而去,刹那便传到了Great Elder 、High Priest 耳中。

“Sect Lord 紧急summon !出major event 了!”

“一向镇定的Sect Lord 竟如此暴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怕是要变天啊!”

三道silhouette 立即从各自庭院中冲出,化作流光moved towards 主殿Demon God Temple 飞去。

片刻后,他们看到了浑身气血翻涌,面色阴沉到了极致的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

“Sect Lord 为何如此震怒?所谓何事?”Great Elder 冥蒂低着头,一脸忐忑道。

High Priest 冥佘同样一脸忐忑,moved towards 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望去。

他是新上任的High Priest ,资历远远比不上Great Elder ,cultivation base 虽然也达到了Return to Origin Peak ,但比起Great Elder 和Sect Lord 来还是差了不少,此刻自然不敢多言。

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望向Great Elder ,面无表情道:“去将石二虎带过来!”

听到这话,Great Elder 心中立即一个咯噔,连忙道:

“禀Sect Lord ,石二虎大概十分钟前找到old man ,让old man 批准了外出手谕……”

“en? ”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complexion turned cold ,周身血色立即沸腾,四野鬼哭神嚎,black lightning 乍现,空间刹那扭曲起来。

见此,Great Elder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忙道:

“Sect Lord 饶命,方才石二虎来了主殿一趟,old man 还以为是您吩咐的!”

“愚蠢!”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大手一挥,oved towards Great Elder 拍去。

砰地一声闷响,Great Elder 倒飞出去,口吐鲜血,面色惶恐,敢怒不敢言。

见此,大祭祀鼓足勇气道:“Sect Lord ,发生了何事?”

“除了你二人,其他Elder 和祭司,皆尽数陨落,石二虎隐瞒了命魂牌破碎情况!”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

偌大的Heavenly Demon Sect ,居然被assassin 潜入,还被斩杀了如此多的Elder !

“这――”High Priest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

Great Elder 更是吓得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用惊恐到极致的声音道:

“石二虎所做之事,与old man 无关,old man 可以对着Demon God 大人起誓!”

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澹澹扫了他一眼:“起来,吩咐下去,掘地三尺,也要将那贼人找出,将其碎尸万段!”

“属下遵命!”Great Elder 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转身便要离开great hall 开始行动。

然而他转身的瞬间,便是童孔一缩,疯狂想要后退。

可惜迟了。

一道black 的拳印快速在他眼前放大,彷佛锁定住了虚空,让他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只能任由拳印strikes 。

bang!

一拳落下,如黑洞炸开,有black thunder 横空,璀璨而迫人,刹那洞穿Great Elder 的身躯。

休地一声,golden rays of light 汇聚成一道fist sized 的silhouette ,冲天而起。

然而啪地一下,一只恐怕的golden Great Hand Seal 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而下,一个照面便是将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拍得泯灭,化为虚无。

与此同时,一道俊朗帅气的silhouette 缓缓浮现出来,冷冷looked towards Heavenly Demon Sect Sect Lord 。

“你似乎,在找我?”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