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217

    来到Sword Pavilion 后院,Mo Fan 立即看到了正在勤勤恳恳cultivation 的徐静。

    “莫、Mo Fan ?”感知到Mo Fan 的气息,徐静立即起身,moved towards Mo Fan 走了过来。

    “long time no see 。”Mo Fan 笑着道。

    “没、没多久――”徐静摇头。

    前几天才见过呢。

    “今天想吃什么?”Mo Fan 看着徐静。

    “小笼包……”徐静低头道。

    “果然,你第一选择永远是小笼包。”

    对于徐静的选择,Mo Fan 已经见怪不怪。

    除非有特殊的新菜肴出现,不然徐静最喜欢的还是小笼包。

    “小笼包好吃。”徐静道。

    “确实好吃。”Mo Fan nodded ,thoughts move ,两盒用简易餐盒装着的小笼包便出现在了手中。

    “给。”Mo Fan 将其中一盒小笼包递了过去。

    “谢、谢谢――”徐静swallowed saliva and said ,将小笼包接过来。

    “客气。”Mo Fan 摇头,将属于自己的小笼包打开,一脸享受得吃了起来。

    “有点烫,小心点。”Mo Fan 提醒道。

    “不、不怕烫。”徐静道。

    Mo Fan :“……”

    Martial Artist 当然不会怕烫。

    但是这样吃东西,多多少少会有些丢失乐趣。

    实际上,Transcendent 之后,人体神藏被沟通,thoughts move 便有Transcendent 秘力涌动,能够维持生机。

    所以,Transcendent 生灵,不需要进食也饿不死。

    但是Mo Fan 却一直保留着吃饭的习惯。

    虽然不会每日三餐,

但也会经常烹饪美食,调节身心,享受生活。

    他觉得,cultivation 武道不是禁欲,没有必要辟谷什么的。

    Myths and Legends 中那些仙啊神啊什么的,不也每天琼浆玉液,勾栏,呃,欣赏歌舞么?

    所以,喜欢享受美食的Mo Fan ,吃东西的时候,都会subconsciously 的回归ordinary person 状态,认真享受美食带来的幸福感。

    利用Transcendent 之躯去享受美食,味道多多少少会有些不一样。

    “你可以尝试屏蔽自身cultivation base ,认真享受美食。”Mo Fan 望着徐静suggested 。

    “还、还可以这样么?”徐静诧异,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事。

    “当然,你试试看,味道说不定更好。”Mo Fan 笑着道。

    “好。”徐静nodded ,立即试了起来。

    很快,她便是眼前一亮,一口接着一口吃了起来。

    “是不是感觉味道好了一些?”Mo Fan 笑了。

    “嗯嗯,好、好次――”徐静连忙nodded 。

    “要不要配上一碟辣椒酱?”Mo Fan suggested 。

    “要。”徐静连忙nodded ,她最喜欢吃辣椒了。

    thoughts move ,Mo Fan 手上出现两碟散发着red light 的辣椒酱。

    “会、会发光……?”徐静愕然。

    “嗯,我亲手调制的,加了些许Transcendent 材料,味道应该很不错。”Mo Fan 道。

    “唔――”闻着辣椒酱散发出的浓郁香味,徐静再也忍不住,连忙将其淋在小笼包上面。

    拌着香和辣的,混合着肉酱的鲜美和表皮的滑嫩,一口下肚,徐静感动得快哭了。

    “太、太好吃了!”

    shua~ shua~ shua~ ,一大盒小笼包顷刻间便被消灭。

    “莫、Mo Fan ……”徐静低着头,有些sorry 地望着Mo Fan 。

    “怎么了?”Mo Fan 疑惑。

    “我、我还想再吃一份……”徐静pretty face 通红道。

    “好。”Mo Fan 会心一笑,再次取出一盒小笼包递给徐静,同时不忘给了她一碟芳香扑鼻的辣椒酱。

    “唔,谢谢!”徐静接过小笼包和辣椒酱,欣喜不已。

    “你先吃着,我给Senior Sister Chu 也送一份过去,她应该还没吃早餐。”Mo Fan 道。

    “好、好……”徐静nodded ,埋头苦吃,沉浸在了干饭的喜悦中。

    Mo Fan 笑着shook the head ,提着一盒小笼包离开后院。

    片刻后,Mo Fan 去而复返。

    徐静也吃完了第二盒小笼包,一脸满足地揉着肚子,躺在草地上望着湛蓝的天空。

    “好饱呀――”她眼眸微闭,笑得笑个child 一样。

    “这就是美食的力量,能够让人身心愉悦,扫除疲惫。”Mo Fan 走过来,坐到徐静边上。

    “嗯嗯,唯、唯有美食和cultivation 不能辜负……”徐静道。

    “确实。”Mo Fan nodded 。

    “今天天气真好。”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徐静忍不住感慨道。

    “嗯,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你要不要跟我回去?这两天滢滢应该也要回来了,你和她正好有个伴。”Mo Fan straight to the point 道。

    “啊――”徐静startled ,立即便是heartbeat 加快,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Mo Fan 这是在邀请她回去过年?

    太、太快了吧?

    只是……

    一时间,徐静眸光暗澹了几分。

    “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吗?”Mo Fan 察觉到了徐静眸中的异色。

    “过、过两天我要回去一趟,家里有点事……”徐静坐起身来,低着头道。

    “这样么?”Mo Fan looked thoughtful ,最终nodded ,“也行,以后有的是时间,你先回去处理家里的事。”

    “Mo Fan ……”徐静咬着唇,一脸歉意地望着Mo Fan 。

    “没事,来日方长,也不缺the past few days 。”Mo Fan 无所谓的laughed ,“有的是机会。”

    “嗯……”徐静nodded 。

    Mo Fan 也不介意。

    他早便知道徐静家里的情况有些复杂。

    上次和Lin Yiyi 沟通了pendant 的事后,了解得又更深了一些。

    当然,徐静并没有怎么跟他提家里的事。

    Mo Fan 也没有多问。

    该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还没说,便是还没when the time comes 。

    他不会多问。

    凝神想了想,Mo Fan 觉得有必要跟徐静说一下Lin Yiyi ,以及pendant 的事。

    斟酌了一下用词,Mo Fan 缓缓道:“你还记得Lin Yiyi 吗?”

    “记、记得。”徐静nodded ,疑惑looked towards Mo Fan 。

    她自然记得Lin Yiyi 。

    在handyman 院之时,她一见到Lin Yiyi 便subconsciously 地会产生敌意,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不管怎么说。

    她对Lin Yiyi 的印象都很深刻。

    “Lin Yiyi mother ,和你mother ,其实是很好的闺蜜。”Mo Fan 道。

    “呃――”徐静startled ,大脑稍微有些空白。

    自己和Lin Yiyi 还有这层关系?

    Mo Fan 继续道:“你mother 留给你的pendant ,其实是Lin Yiyi mother 亲手打造的,have the same origin 。”

    “这……”徐静彻底傻眼了。

    她还在很小的时候,mother 便去世了。

    关于mother 的一切,她了解的不多。

    Mo Fan laughed ,简单跟徐静讲了一下前因后果,而后认真望着她道:

    “pendant 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关键时刻可能会激发意想不到的威能,或许能救你一命。”

    说完,Mo Fan 将pendant 拿出来,塞到徐静手里。

    “不、不要……”徐静摇头拒绝,将pendant 塞回到Mo Fan 手里。

    “拿着吧,这是你的body protection 符,对你来说很重要。”Mo Fan 摇头。

    “已、已经给你了……”徐静咬着唇,神色突然有些委屈起来。

    见此,Mo Fan 一下反应了过来,重新将pendant 收好,连忙道:“好,那pendant 是我的了,以后再也不会还给你了。”

    听到这话,徐静这才展颜一笑:“嗯嗯,给你了,就是你的。”

    Mo Fan 无奈摇头。

    想了想,他从system 空间取出一枚泛着璀璨银white light 华的剑符。

    认真观察一番,Mo Fan 稍微改造了一下剑符,将自己的a wisp of Primordial Spirit 印记刻入其中,稍微提升了一下剑符的formidable power 。

    做完这些,Mo Fan 将剑符递给徐静。

    “这是……”徐静疑惑。

    她感知到了眼前这张小小的符纸上,蕴含着恐怖的威能。

    “这是一枚剑符,我已经清除了上面spiritual imprint ,你一会烙印上你的spiritual imprint 便能直接使用。

    “遇到不可战胜的敌人,可以直接用精神锁定对方,把剑符抛出去。

    “这一枚剑符,可斩至强只有任意生灵。”

    说完,Mo Fan 将剑符塞到徐静手中。

    “太、太贵重了,你比我更、更需要它,我一直待在Sword Pavilion 不出门的……”徐静subconsciously 拒绝。

    Mo Fan 摇头:“我不需要它,我自身的实力,已经堪比至强,它对我来说已经毫无用处。”

    听到这话,徐静不由startled ,满脸难以置信道:“真、真的?”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

    Mo Fan 的实力已经恐怖到了这种程度。

    明明是一起进入handyman 院的。

    她连Destiny 都还没入。

    这家伙都已经能比肩至强了……

    “真的,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说谎。”Mo Fan said with some guilty conscience 。

    现在他的,其实比至强差一些。

    但是等过两天,sword dao cultivation base 也breakthrough 后,便也差不多了。

    sword dao 武道结合之下,硬刚至强,甚至斩杀弱一些的至强,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嗯,我、我知道了。”徐静nodded ,将剑符收好。

    Mo Fan relaxed ,继续道:“对了,剑符是Elder 给我的,一直没用上,以后也没机会用了,现在给你正好合适,希望你也用不上它。”

    用上了,便意味着遇到了危险。

    “好。”徐静nodded ,没有矫情。

    即便Mo Fan 的实力已经堪比至强,再也用不上剑符,那她自然也不会再拒绝。

    “这个也给你。”Mo Fan 将一块造型精致,两指宽,刻画着复杂纹路的小jade token 递给徐静。

    “这、这是什么?”徐静疑惑。

    “body protection 符,你把你的body protection 符给了我,我当然也要给你制作一个。”Mo Fan 道。

    “谢、谢谢。”徐静没有拒绝,将精致jade token 认真收起来。

    “这玩意你随身带着,不要收到storage space 里面去,不然不灵验。”Mo Fan 提醒道。

    “好、好,我记住了。”徐静nodded ,准备回去系条绳子,将它挂身上。

    见此,Mo Fan 满意nodded 。

    小jade token 是他前几天制作的。

    上面的formation mark 是从赤霞峰身份令牌上剥离开来的。

    当时许朝慕给他的身份令牌上刻上了防御array ,能够抵挡三次Return to Origin 层次的攻击。

    后来Mo Fan 的array Domain 造诣上来后,自己将令牌改造了一下,把防护次数提升到了十五次。

    当然,因为一直没用上这玩意。

    at first ,Mo Fan 甚至忘记自己增强过上面的防护array 。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的他,完全不需要这玩意了。

    与其放在自己手上浪费。

    还不如把它交给徐静self-protection 。

    正好这姑娘过两天要回去一趟。

    若是出现点什么意外,有了剑符和防护array ,至少也有保命的底牌。

    之所以把array 剥离下来,转移到小jade token 上。

    是因为那毕竟是赤霞峰的身份命牌,交给徐静有些不合适。

    所以,Mo Fan 才有重新制作了一个造型相对精致好看的小jade token ,符合小女生的审美。

    apart from this ,Mo Fan 也再一次增强了核心array 威能。

    若是不出意外,现在徐静手上的小jade token ,能够抵挡三次至强初境的攻击。

    并且jade token 一旦被动使用,Mo Fan 这边也会得到反馈。

    若是徐静遇到难以解决的麻烦,Mo Fan 还可以带着小黑划破空间,及时跑过去救场。

    毕竟Mo Fan 动用了自己必生所学,还交织了些许Light of Primordial Spirit ,formidable power 自不用说。

    不过话说回来,Mo Fan 还是不希望徐静用得上这玩意。

    和徐静闲聊了一会,Mo Fan 离开藏Sword Peak ,回了一趟赤霞峰,见到了许朝慕。

    许朝慕带着伤,刚从前线回来。

    从许朝慕这,Mo Fan 了解到了demon 动乱的一些细节。

    “妖主陨落,Demon Lord 败退,Monster and Demon Races 军心大乱,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一夜之间便撤退了,正在被Human Race 围剿中。

    “加上有mysterious expert 相助,this time Monster and Demon Races 至加起来一共陨落了九位,差不多是Monster and Demon Races 半数的至强了。

    “此役过后,Monster and Demon Races 必将一蹶不振,至少两百年内impossible 再强盛起来。”说到这,许朝慕两眼发光。

    Human Race 将迎来最美好的时代。

    Monster and Demon Races 退走后,Human Race 疆域可以得到拓展,获得更多的资源,飞速发展起来。

    疆域拓展了,至少Spirit Stone Ore Vein 能够再挖掘出一两座来,cultivation 资源提升后,Human Race 也能培养出更多的powerhouse 。

    “要是Demon Lord 也被斩杀便好了,这样一来,我们Human Race 拓展疆域时,也不用顾虑那么多,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

    Human Race 缺少的便是cultivation 资源。

    cultivation 资源一上来,Martial Artist 数量将爆发增长。

    看着有些惆怅的许朝慕,Mo Fan 忍不住道:“上面不会派人去Demon Abyss 打探情报么?万一Demon Lord 被Elder 一剑砍掉半条命,回去的路上意外身亡了呢?”

    许朝慕白了Mo Fan 一眼,道:“你想得太美好,不过探查自然是会有的,大概还要再等几天,等demon 动乱收尾之后。”

    “那便好。”Mo Fan nodded 。

    “en? ”许朝慕疑惑。

    “没什么。”Mo Fan 摇头。

    过几天等上面知道Demon Lord 也嗝屁了,估计会想办法再次出手,将Monster and Demon Races 打得一蹶不振,继续拓展疆域。

    聊了一阵当今蓝星形势,许朝慕摆摆手打发Mo Fan 回去。

    “那Disciple 便告退了。”Mo Fan 转身离开。

    “等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许朝慕连忙道。

    “Master 还有何事吩咐?”Mo Fan 疑惑。

    “你array 和Domain 方面的造诣,应该超过为师了吧?”许朝慕目光灼灼地望着Mo Fan 。

    “应该,差不多……吧?”Mo Fan 挠了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许朝慕想做什么。

    《大明第一臣》

    是心痒难耐,想来一场powerhouse 之间的对决么?

    “那便好。”许朝慕relaxed 。

    “呃?”Mo Fan 疑惑。

    凝了凝神,许朝慕解释道:“是这样的,这一役Monster and Demon Races 都发了疯,不计代价地冲撞防线。

    “武道长城array 和Domain 多处出现了问题,两位精通array 的至强一时间也忙不过来。

    “便需要汇聚array Domain 领域的well-known figure ,辅助两位至强修复武道长城上的Domain 和array 。”

    说到这,许朝慕pretty face 红了几分,有些尴尬道:

    “为师当时好奇心太重,距离至强战场太近,被战斗余波波及到,伤了重伤,需要静养数月,所以……”

    说到最后,许朝慕已经说不下去了。

    强势如她,实在didn’t expect ,有朝一日需要拜托自己的Disciple 。

    “没问题,这事交给Disciple 便好。”Mo Fan 当即nodded 同意。

    他正愁没机会提升自己的array Domain 水准。

    这不是瞌睡了就送枕头么?

    “唔,那拜托你了。”许朝慕彻底放心下来。

    有Mo Fan 帮忙,想必不会有问题了。

    “这是Disciple 应该做的。”Mo Fan 摇头。

    “时间是在年后,when the time comes 会有人联络你。”许朝慕提醒道。

    “好。”Mo Fan nodded 。

    告别许朝慕,Mo Fan 想找几位Senior Sister 串门,最后发现她们都在战场。

    对此,Mo Fan 脸黑了黑。

    “为何没有人通知我需要参战?”

    转念一想,他便又明白了过来。

    他just entered 不过大半年。

    许朝慕并不清楚他的实力,甚至觉得他还没有入Transcendent 。

    自然也就不会通知他上战场了。

    Sect Master 倒是知道Mo Fan 实力不弱。

    但也顶多认为他刚好达到Destiny 这个层次。

    出于peerless genius 的保护,估计也不会想让他提前上战场。

    天才需要磨炼才能成长。

    但是像Mo Fan 这样破境如座火箭般,丝毫没有cultivation bottleneck 的天才,需要的则是在安全的环境下苟着升级。

    等破境速度趋于平缓,cultivation realm 上来后,再出去历练不香吗?

    shook the head ,Mo Fan 御剑离开赤霞峰,moved towards 江城方向飞去。

    ――我的爱只能够,让你一个人独自拥有――

    就在这时,Mo Fan 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来电号码属于女儿Mo Yingying 。

    Mo Fan 按下接通键,Mo Yingying 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

    “father ,我要回来了~”

    “不是说还要一两天吗?”Mo Fan 诧异。

    一般this girl 只会延后时间,不会提前的。

    “嗯嗯,本是确实计划后天回来的,但是刚好遇到了demon 动乱,我跟着大部队上了战场。”Mo Yingying 得意道。

    “嗯位”Mo Fan subconsciously 一惊,关切道,“没受伤吧?”

    “没有呢,我在Imperial Capital 防线这边,demon 估计知道这里难攻,都没派至强过来,敷衍得很,场面简直一边倒。”Mo Yingying 道。

    “那就好,忙完了就赶紧回来吧,直接回江城就好。”Mo Fan 提醒。

    “好嘞,我自己就回去,天黑之前差不多就能到。”Mo Yingying 笑容灿烂。

    “注意安全。”Mo Fan 道。

    “father ,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Mo Yingying 有些兴奋的声音传来。

    “什么事?”Mo Fan 疑惑。

    “我这次入Secret Realm 刚好帮了官方一个大忙,再加上cut down Monsters, eliminate Demons 有功,可以获得不少奖励呢,我帮你兑换了一些essence stone ,hehehe 。”

    听到这话,Mo Fan 直接愣住,捂着额头道:“essence stone 能退么?”

    “怎么了father ?”Mo Yingying 诧异。

    “我现在不缺essence stone 了,你把它们退了,让自己需要的资源。”Mo Fan 解释道。

    “啊这――”Mo Yingying 傻眼。

    “怎么了?不能退么?”

    “当然不能退哇,没事的father ,你现在不缺essence stone ,以后说不定就缺了,存着就好,以备不时之需!”

    paused ,Mo Yingying 继续道:“even more how 我也用不上cultivation 资源呀,除了我自己,其他人也没有办法收集不灭物质,一切都得靠我自己努力。”

    “也是,那你赶紧回来吧。”Mo Fan nodded 。

    “好嘞,我现在已经离开Imperial Capital ,望江南这边赶了。”Mo Yingying 开心道。

    “好,晚上见。”Mo Fan laughed ,挂掉电话。

    一切都好起来了。

    如果没有灭世大劫的话。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