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ppraisal Technique And Discovering That My Daughter Is From The Future Chapter 238

最新网址:    “看来以后去深空了要低调点――”

    老beggar 离去,Mo Fan 望着天际looked thoughtful 。

    “是的喵,你学了别人的inheritance Absolute Art ,被发现是要被浸猪笼的。”小黑道。

    “你说的什么玩意?”Mo Fan 想揍猫,乱用词。

    “没什么喵,不过按照old man 的说法,那Great Influence 似乎已经很有没有人练成过Golden Body Art 了。”

    小黑laughed ,继续道:

    “现在你练成了,他们说不定会既往不咎,破格收你为Disciple 喵。”

    “想太多,这样的剧情只会出现在影视剧里,现实中九成九是要被打死的。”Mo Fan rolled the eyes ,觉得小黑想太美。

    “也是喵,不过别想这么多,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安全度过灭世大劫吧。”小黑摇头,神色突然伤感起来。

    它凝了凝神,继续道:

    “现在你也知道了,我们面对的可能是一个十分恐怖的实力。

    “就算真的解决了那破剑,甚至破灭了那灭世大手,也未必是其背后势力的对手喵――”

    “嗯,先考虑眼下的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Mo Fan nodded ,没有多说。

    灭世大劫,确实如同一座大山般,压着他们头上。

    “小黑。”

    “你说喵。”

    “你说蓝星为什么会被针对?”

    “不知道喵,可能是因为弱小吧。”

    Mo Fan 重重吐了口气,望向湛蓝的天空:“也对,weak are prey to the strong 嘛,被收割也很正常。”

    “是啊。”小黑也欷[了起来。

    在Transcendent world ,弱小就是原罪,有时候甚至连活着的资格都没有。

    …………

    second day 。

    Mo Fan 再一次无精打采地从床上起来。

    this time ,他的眼睛似乎都肿了。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Mo Fan 气得牙疼。

    “好家伙,red clothed woman 鬼连sword dao 也breakthrough 了――”

    Mo Fan 无语望天。

    昨天晚上被虐太惨了。

    red clothed woman 鬼拿着道则凝聚的光剑,追着他砍了一晚上,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hmph ,就让你再嚣张几天!”

    Mo Fan 一边刷牙一边“恶fiercely ”打。

    实际上,cultivation base 达到这个层次,Transcendent 秘力稍微涌动,或者Law Power 随意具现化一下,自身的清洁瞬间便能解决。

    但是和吃饭一样。

    Mo Fan 还是习惯自己亲手刷牙洗脸洗澡啥的。

    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已经融入到了Mo Fan 的血肉中,甚至成为了一种ceremony 感。

    或许等再过several decades ,上百年,Mo Fan 也会渐渐忘掉这种ceremony 感。

    但至少现在,他还是保留着习惯。

    一边洗脸,Mo Fan 一边思忖起来。

    “也不知道red clothed woman 鬼的battle strength 上限在哪――

    “is it possible that 会一直随着我的realm 提升而提升,永远没有止禁?

    “若真是这样,那就有些terrifying 了。”

    Mo Fan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他越发觉得Golden Body Art 背后的势力有点恐怖。

    洗漱完毕,趁着morning sun 刚刚升起,Mo Fan 连忙盘坐下来运转Golden Body Art 。

    cultivation 一刻钟后,Mo Fan 起身,开始烹饪早点。

    肝了一个月,他打算今天稍微放松一下。

    “前两天滢滢传讯回来,说马上就能回来了。

    “算算时间,似乎也就是这两天了?”

    许久没有见到女儿,Mo Fan 有些想念了。

    …………

    烹饪好早点,Mo Fan 没忘记特意准备好的抹茶小蛋糕,直接御剑前往藏剑峰。

    昨天晚上他感知到了藏剑峰有特殊sword intent 波动。

    很显然,刘惜言回来了。

    Mo Fan 想去见见她,和她交流一下sword dao 。

    不一会儿,Mo Fan 便来到了藏剑峰,看到了晾剑的徐静。

    “咦,今天是你晾剑么?”Mo Fan silhouette 一闪,直接从in midair 出现在徐静跟前。

    这是至强之后,对空间稍微有所感悟后表现出来的a method ,近乎瞬移,但还没有达到瞬移那种程度。

    Mo Fan 觉得自己再研究个把月,差不多就能自己Tearing Space 了。

    when the time comes ,也就不用借助白骨权杖了。

    那玩意毕竟有冷却时间。

    还是自己Tearing Space 方便一点。

    至强Tearing Space 传送的距离虽然远远比不上白骨权杖,但胜在没有冷却时间。

    白骨权杖什么的,留着跑路的时候用比较合适。

    瞬息million li ,只要成功打通了通道,基本就稳了,再强也没有办法一下定位到这么远的距离。

    “莫、Mo Fan ?”徐静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Mo Fan 吓了一跳,捂着胸口,手上抱着的剑匣差点掉在地上。

    “我来帮你。”Mo Fan laughed ,开始帮徐静晾剑。

    “我、我自己来就好……”徐静小声道。

    “别废话,赶紧的,晾完剑吃早点。”Mo Fan 毋庸置疑道。

    “好、好吧。”徐静nodded ,声若蚊呐。

    在Mo Fan 的帮助下,Sword Pavilion 里面能够搬出来的剑匣全部被搬了出来。

    “晾、晾完了――”徐静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脸上露出笑容。

    “这个给你,你最喜欢吃的水晶虾饺和小笼包――”Mo Fan 从system 空间取出食盒递给徐静。

    “谢、谢谢。”徐静cautiously 接过粉色的卡通食盒,认真吃了起来。

    “唔――”刚咬一口,徐静便是眼前一亮,欣喜之色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

    “好吃吧?”Mo Fan 笑了。

    “嗯嗯,好吃,这个小笼包的肉馅,有股很特别的味道,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特别好吃……”徐静利索道。

    “最近又有了新发现,加了点七星藤进去。”Mo Fan 道。

    “啊?七、七星藤?这也可以么?”徐静一呆,“不过,那、那不是很贵么?”

    “不贵,我现在功勋点多到用不完,不去后勤处多兑换点东西实在太亏。”Mo Fan 摊手道。

    修复Martial Arts 长城,不仅军部给了他军功,玉虚学府同样给他结算了功勋点,算是门外任务。

    任务是许朝慕亲自颁布,然后以Mo Fan 的名义亲自接下,最后亲自找Sect Master 要的功勋点。

    因为是大工程,玉虚学府同样也被军部奖励了不少东西。

    至少玉虚学府的经费涨了不少。

    如此一来,玉虚学府自然也不会亏待Mo Fan ,给了他海量功勋点。

    他刚好在后勤仓库看到了七星藤,便兑换了回来。

    “那、那也,有点贵,可以用来兑换对你cultivation base 有益处的treasure ……”徐静小声道。

    hearing this ,Mo Fan 捂额:“要是能兑换到Sect Master 手上的玉illusory seal ,倒有点用。”

    “呃――”徐静愣住。

    意思是,除了玉illusory seal ,Mo Fan 已经用不上其他东西了么?

    “对了,Elder 昨天晚上是不是回来了?”Mo Fan looked towards 徐静。

    “是的,Master 已经回来了。”徐静道。

    Mo Fan nodded ,突然转头望向mountainside ,slightly frowned 道:“Elder 回来后,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至强之后,他感知敏锐到了一定的程度。

    相隔不远,Mo Fan 自然感知到了刘惜言异样的情绪波动。

    徐静愣了愣,而后快速道:“对,Master 回来后,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你先吃着,我去看看你Master 。

    “对了这份早点是给Senior Sister Chu 准备的,里面有她最爱吃的红糖馒头,我加了些特别的香料,胃口应该会更好一点。”

    Mo Fan 凝了凝神,和徐静打了个招呼便moved towards Sword Pavilion mountainside 去了。

    “好,我、我知道了。”

    徐静望着Mo Fan 离去的背影looked thoughtful 。

    “Mo Fan 是不是快要至强了?”

    “我距离第四次破关还差一些,要更加努力了!”

    徐静took a deep breath ,三两口将早点吃完,提着属于楚倩的早点moved towards 后院走去。

    …………

    Mo Fan 来到Sword Pavilion mountainside ,看到了正在欣赏morning sun 的刘惜言。

    此刻的刘惜言看上去有些伤感,精神状态似乎不是很好,人瘦了一圈。

    Mo Fan 走过去,静静站在刘惜言身旁,没有说话。

    “你回来了?”刘惜言感知到Mo Fan 的气息,转过身来,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容,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出什么事了么?”Mo Fan 看着她,“这次外出,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刘惜言摇头。

    她凝了凝神,转头继续凝视morning sun ,犹豫半晌才缓缓道:

    “上个月我回家族了一趟。”

    “百年来第一次回家族。”

    “你或许不知道,我是从ancient martial arts 世进出来的。”

    “少数几个,还不算太落魄的Blade Dao Aristocratic Family 。”

    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刘惜言眸光有些迷离,过了半晌才继续道:

    “家族规矩严苛,天资不够,不能cultivation Blade Technique 者,有可能要被当成联姻的工具人。”

    “很不幸,我成了那样的工具人――”

    “father 跟我说,即便是废物,放对了地方,也可以发光发热,释放自己的价值。”

    “而我的价值,便是以联姻的形式,给家族带来利益。”

    重重吐了口气,刘惜言咬了咬唇,继续道:

    “实际上,这种现象在古Wu Family 族很常见,大家都习以为常了,但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我不服从族长,也就是我father 的安排,偷偷离开家族,不远万里,来到了玉虚学府。”

    “幸运的是,我虽然没有Blade Dao innate talent ,但Martial Arts innate talent 却似乎不算很差,成功通过了玉虚学府的考核。”

    “机缘巧合之下,更是来到了Sword Pavilion ,成为了一名sword cultivator 。”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潜能点,全部都点在sword dao 上了。”

    说到这,刘惜言笑了,但是笑容中藏着的苦涩却更浓了。

    “潜能点”这个词,她是跟Mo Fan 学的。

    凝了凝神,刘惜言继续道:

    “之后我便发誓,must 混出个名堂来,when the time comes 就算他们求我,我也绝对不会再回去。”

    “didn’t expect ,这一待便是百年。”

    “实际上,还没等我混出名堂,father 便来找我了。”

    “他想让我回家族,不想让我用性命去修剑,并保证再不会安排我联姻。”

    “但那几次,我都躲着没有见他,甚至没让他入学府大门。”

    “我只想证名给他看,让他知道,我的价值并非只有联姻。”

    “有朝一日,我要成为世间最强。”

    “所以我发誓,不成Sword Immortal 不下山,不回家族。”

    “我要亲口告诉他,他的女儿并不是废物,而是天才。”

    “可等我成了Sword Immortal ,回到家族时,father 却already not in 了……”

    说到最后,刘惜言脸上写满了悔意。

    那是她的father 。

    mother 去世得早,是father 又当爹又当妈把她拉扯大的。

    并且她现在想明白了,当年联姻father 也是迫于家族压力。

    她还想明白了,若father 没有放水,她impossible 从家族逃出来。

    但是现在明白这些,显然已经晚了。

    “其实几个月前便有人给我传讯,说我father 大限将至,没有几个月可活,想见我最后一面……”

    “但那时我依旧沉浸在成为Sword Immortal 的执念中,我……”

    说到这,刘惜言的双眸已经湿润,声音也有些哽咽了起来。

    自己将生死置之度外,辛辛苦苦养剑百年,不就是为了证明给他看吗?

    但是……

    片刻后,刘惜言调节过来,揉了揉眉心道:“对不起,我lost self-control 了。”

    “没事的Elder ,Sword Immortal 也是人,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会好受很多。”

    Mo Fan 将抹茶小蛋糕拿出来,放到刘惜言旁边的石头上,悄然离去。

    直到Mo Fan 走远。

    刘惜言有些单薄的肩膀才耸动起来。

    是啊,Sword Immortal 也是人。

    也有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

    也需要释放情绪。

    百年养剑,使得她几乎缺失了人类的应有的情感。

    她甚至一度将自己幻想成了一柄剑,一柄冰冷,没有感情的剑。

    直到Mo Fan 出现。

    直道吃过Mo Fan 烹饪的抹茶小蛋糕,再次体会到人间烟火。

    刘惜言才渐渐明白过来。

    无情的应该是剑。

    而不是人。

    人是人,剑是剑。

    剑impossible 成为人。

    人也impossible 成为冰冷的剑。

    原来她,早已误入歧途。

    虽然现在已经明白。

    但似乎,有些晚了。

    …………

    离开mountainside ,Mo Fan 闪身来到后院,准备和徐静再唠嗑唠嗑。

    然而他silhouette 刚出现便呆住了。

    一道靓丽的silhouette 正拉着徐静的手,和脸激动地和徐静分享着见闻。

    “你知道么,西南Secret Realm 里面的蜥蜴有什么大,我在他面前就跟蚂蚁一样,它随便听口气,地面便要掀开一层皮,实力特别恐怖!”

    “啊?那危险吗?你有没有受伤?”

    “危险哇!特别危险!不过我是谁呀?我是Mo Yingying 哇!我还能让蜥蜴欺负了不成?我直接爆发small universe ,三两下便把那大蜥蜴给拆了,拿到了它镇守的百味果!”

    Mo Yingying 拍着胸脯,一脸自信道。

    而后,它从storage space 取出一个fist sized ,散发诱人香味,喷薄着七彩rays of light 的果子递给徐静。

    “诺,就是这个,五光十色的,是不是很好看?”

    “嗯嗯,好看,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徐静连忙nodded 。

    “嘻嘻,这个是给你带的,你赶紧吃了,对身体有好处呢。”

    Mo Yingying 眼睛眯成月牙,脸上满是笑意,不由分说,一把将Spirit Fruit 塞到徐静怀里。

    “太、太珍贵了……”徐静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不敢要。

    “不珍贵,特意给你带的呢,你要是不收下, 我会很难过的!”Mo Yingying 奶凶奶凶道。

    见此,徐静也只好收下:“那、那好吧。”

    与此同时,Mo Fan 的silhouette 出现了。

    见到Mo Fan ,徐静眼前一亮,连忙站起身来,关切道:“Master 那边,没事了么?”

    “没什么major event ,让她自己冷静一下就好了,你不用担心。”Mo Fan laughed 。

    “那、那就好。”徐静patted 胸脯,relaxed 。

    很快,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把手上的Spirit Fruit 塞到Mo Fan 手上,快速道:“这个,好吃,对身体好!”

    Mo Yingying :“???”

    Mo Yingying 捂着胸口,脸色发黑地望着Mo Fan 和徐静:

    “所以,爱会消失,对么?”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