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 Number 7 Chapter 48

2022-05-17

  第48章 一年

  一年后。

  Underground World 的秩序一如往常,像是从没有发生过任何的变化。

  这一年来Xu Mo 发现Underground World 根本谈不上一个world ,这里并不大,更准确的应该称之为Underground City ,但人口密度极高。

  他猜测这里是曾经的避难所,那些great character 们,奴役着Underground World 民众的思想,对他们进行洗脑。

  城邦的主城区应该就是Underground World 的central area ,从这里上去,极有可能就是他在上面所看到的那座被宏伟的钢铁城市。

  主城区的娱乐方式要比其他区域更多一些,治安也相对好一点。

  即便到了夜间依旧亮着不少灯光,有许多人在外活动。

  主城区有一条街道,这里的灯光昏暗一些,但却格外的热闹。

  音乐声和喧闹声混杂在一起,地上还能够看到酒鬼醉倒在地。

  这条街是主城区的酒吧街。

  一家酒馆中,昏暗的灯光、舒缓的音乐,让人感觉很舒服。

  这里女性居多,因为调酒师长得很好看。

  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年龄,一米八的身高,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留着碎发,气质非常好。

  而且,他还是个魔术调酒师。

  海伦夫人三十岁,身材丰腴,身上有着淡淡的香水味,穿着深V上衣坐在吧台前,在她面前的调酒师低头便能够看到雪白的沟壑。

  旁边,一位给客人上酒和小菜的少年朝着海伦夫人看了一眼,自上往下,看到了那丰满的臂部。

  少年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吧台前正在调酒的调酒师。

  海伦夫人也看着他,调酒师将调好的酒倒在她的酒杯中,酒在空中竟然静止了片刻,海伦夫人低头看了一眼酒杯,的确没有流入。

  随后酒继续倒入,海伦夫人一只手托着下巴,暧昧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调酒师道:“不愧是魔术调酒师,怎么做到的?”

  “海伦夫人,若是告诉您,我的饭碗怕是要砸了。”调酒师微笑着回应道。

  海伦夫人浅浅的笑着,右手取出一张百元联邦币,修长的手指夹着联邦币拖着调酒师的下巴,轻声问道:“今晚有空吗?”

  “海伦夫人,晚上除了工作,还要收拾酒馆。”调酒师微笑着回应道。

  “那你有空的时候,记得找我。”海伦夫人声音轻柔,端起酒杯温柔的喝了一小口,随后对着调酒师吐了口气,淡淡的香味混着酒气,令人迷醉。

  看到调酒师slightly red 的脸,海伦夫人笑着转身朝着酒馆外走去。

  调酒师身旁一位少年站在那,盯着那晃动的臀部,有些羡慕的道:“末哥,你没空我有空啊。”

  这少年正是小七,调酒师自然是Xu Mo 了。

  Xu Mo 无视了他,这小子,青春期了。

  “tsk tsk ,这身材,比蝶姐还要劲爆,是七哥喜欢的类型。”小七感慨。

  “是吗?”

  旁边一道声音传来,只见叶青蝶笑吟吟的站在那,小七缩了缩脑袋,道:“当然,蝶姐的身材才是最标准的,完美型,末哥最爱。”

  “???”

  Xu Mo 看着旁边的小七。

  叶青蝶瞪了他一眼,走上前将小七拉向后面,小七乖乖的溜走了。

  “要不要我放你一晚假?”叶青蝶笑吟吟的看着Xu Mo 道。

  Xu Mo 摇了摇头。

  “这么好的身材,不考虑一下?”叶青蝶暧昧的said with a smile 。

  “我喜欢elder sister 类型。”Xu Mo 看了叶青蝶一眼:“比如像蝶姐这样的。”

  “是吗?”叶青蝶看着Xu Mo :“那什么时候有空?”

  “现在!”Xu Mo 回应道。

  “好呀,刚换的衣服帮我洗一下。”叶青蝶浅笑着道。

  “……”Xu Mo 道:“我想起来还要招呼客人。”

  “呵,男人。”叶青蝶鄙视道。

  两人说话之时,酒馆外一道倩影走了进来,她微微低着头,朝着角落的酒桌走去。

  叶青蝶looked towards 那边,低声道:“主城区的美女真多。”

  小七跑上前去询问,女子似乎并不了解酒,让小七随意。

  小七走回来looked towards Xu Mo ,shrugged :“末哥,她说随意,你看着调吧。”

  Xu Mo looked towards 那边,眼神中露出怪异的神色,心想world 真小。

  不过,他却没有找到Lord Batu 和Mia 小姐,不知道她有没有见到过。

  Xu Mo 调了两杯度数很低的酒,小七想要接过去,却听Xu Mo 低声道:“我来吧。”

  说着Xu Mo 走出吧台,朝着那边走去。

  小七有些奇怪,叶青蝶也looked towards 那边,感觉那女子似乎有些眼熟,忘记在哪里见到过。

  莫非,Xu Mo 认识?

  女子像是有心事般,一直心不在焉,即便Xu Mo 走到身边都没有发现。

  “小姐,可以请你喝一杯吗?”Xu Mo 开口说道。

  女子有些不悦的抬头,随便便看到了一张英俊的容颜。

  她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想要开口,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心情又变得低落,轻声道:“Xu Mo ,long time no see 。”

  “long time no see ,Elsa 小姐。”Xu Mo 坐在了Elsa 的对面,将一杯酒放在了她面前。

  Elsa 变化很大,一年时间,她身上早已经没有了往日那种骄傲和高贵,甚至失去了那份天真,成熟了不少。

  这一年,她显然经历了很多。

  “Xu Mo ,你怎么来了这里?”Elsa 声音低沉,似乎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能够在这里遇到Xu Mo ,她真的很开心。

  一年前,她的人生,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一片灰暗。

  “当初那件事之后,我逃难来了这里。”Xu Mo 回应道,他没有去问Elsa 。

  金秘书是前议长的秘书,前议长下台前曾派人去杀他,但下台后势力应该也被清洗,因此Elsa 她们才能够相安无事吧。

  不过,失去了金秘书的庇护,Elsa 母女的命运可想而知。

  “Mia 呢,她在这里吗?”Elsa 询问道,她目光朝着其他地方望去,似乎想要寻找Mia 的silhouette 。

  “没,逃难的时候走散了,我还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Mia 小姐。”Xu Mo 有些失望道。

  那场风波之后,他安静cultivated 很长一段时间。

  之后来到主城区,在忙于赚钱的同时寻找Mia 他们,但一直没有找到。

  这酒馆也开业了几个月时间了,didn’t expect 会在这里遇到Elsa 。

  “别担心Xu Mo ,迟早会找到的。”Elsa 听到Xu Mo 的话comforted ,不过随后她似乎才意识到,Xu Mo 已经长大了。

  这一年,Xu Mo 长高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

  “恩。”Xu Mo nodded 。

  一阵沉默。

  毕竟,他们似乎也不是很熟。

  “Xu Mo ,你在这里工作吗?”Elsa 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道。

  “恩,学习了调酒,酬劳还可以。”Xu Mo 回应道。

  “恭喜你。”Elsa 笑着道:“不过,以你的才华,应该可以找份更好的工作。”

  Xu Mo 知道Elsa 是指音乐,但那并非是他的才华。

  Elsa 对着Xu Mo 举杯,两人轻轻的碰了下,随后便见Elsa 灌了一口酒。

  “cough cough ……”刚喝完,Elsa 便剧烈的咳嗽着,显然她并不会喝酒。

  “有点苦。”Elsa 有些尴尬道。

  Xu Mo gently nodded ,他看出来,Elsa 应该是故意来买醉的,或许是想要麻痹自己。

  两人没有说话,Elsa 默默的喝着。

  一杯酒下肚,她的脸已经有些红了,脑袋有些晕,但依旧保留着理智。

  “原来,喝酒并没有用。”Elsa 低语一声,似乎是在自嘲。

  “Elsa 小姐,早点回去吧。”Xu Mo 道。

  “恩。”Elsa nodded ,看了看Xu Mo ,有些犹豫,最后还是鼓起勇气道:“Xu Mo ,可以送送我吗?”

  见Xu Mo 没有说话,Elsa 补充道:“我住在不远。”

  她似乎很怕Xu Mo 拒绝。

  Xu Mo 看到微醺状态下的Elsa 眼神中有着些许期待,犹豫了下,轻轻nodded ,他看出来此时的Elsa 很脆弱。

  Elsa 的father 和他算是仇人了,但脑海中想起Elsa 和Yao’er 玩的画面,他对Elsa 无法生出仇恨之意。

  她也是pitiful person 。

  Xu Mo 走回吧台那边,对着叶青蝶道:“蝶姐,我出去一趟。”

  叶青蝶nodded 。

  Xu Mo 走向Elsa 之时,Elsa 已经起身在等他了,眼神中有着几分欣喜,两人一块走出了酒馆。

  “蝶姐,你这能忍?”小七在一旁挑事道。

  叶青蝶瞪了他一眼。

  “末哥也太水性杨花了点,都快成为妇女之友了。”小七whispered 。

  不过,他羡慕的很。

  照了照镜子,他想知道自己差在哪……

  Xu Mo 和Elsa 走在酒吧街道上,昏暗的灯光下,Elsa 走的很慢,她踢着脚下的石头,轻声道:“Xu Mo ,你知道吗,我father 去世了。”

  Xu Mo 自然知道,低声道:“节哀。”

  “我father 是坏人,他做了很多错事,似乎是罪有应得。”Elsa 平静的说着,像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但是,我一点不恨他,我father 真的很爱我和mother ,他做的错事都是为了我们,他之前说我们可以搬家了,我可以上音乐Academy 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说的搬家是去上面的world ,他一直想要送我上去,你知道吗,Underground World 根本不是一个world 。”Elsa looked towards Xu Mo 。

  “知道一点。”Xu Mo nodded ,Elsa 有些意外,道:“也对,你一直很聪明,上次来主城区就看出来了,你说,如果不是为了我,我father 是不是就不会去做那些坏事?”

  Xu Mo 没有回应。

  Elsa 低着头,似乎她真的在认真思考这问题,而且可能困惑了她很长时间。

  “后来,我们遇到了一些困难。”Elsa 继续说着,眼睛有些红红的,低声道:“mother 改嫁了,为了能够保护我。”

  Xu Mo 心中叹息,Elsa 和她mother 都很漂亮,独自生存在Underground World ,的确非常危险。

  “他们都是为了我,可是我能做什么呢?我什么也做不了。”Elsa 陷入情绪中,眼角有泪。

  Xu Mo 安静的听着,陪着她走在路上。

  “对不起Xu Mo ,和你说这些。”Elsa 擦了擦眼泪,勉强自己微笑着道,她心里太苦了,她想要逃避。

  “没关系。”Xu Mo 轻声回应,两人静静的走着。

  unconsciously 中,两人来到了一块私人别墅区。

  Elsa 站在院门外,转身看着Xu Mo ,微笑着道:“谢谢你Xu Mo 。”

  Xu Mo nodded with a smile 。

  “有机会再去找你。”Elsa 轻声道。

  “好。”Xu Mo nodded ,Elsa 走进了院门,她似乎犹豫了下,转过身looked towards Xu Mo ,内心似乎有些挣扎。

  但她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laughed ,道:“再见。”

  Xu Mo 能做什么呢?

  在这Underground World ,他不过也是最底层的ordinary person ,能够见到他,已经很开心了。

  “再见。”Xu Mo 转身离开,在他的感知中,Elsa 进入院子后身体一直在颤抖着,充满了恐惧。

  院子里别墅的楼上,一双眼睛盯着她,似乎带着几分贪婪之意,那是一个五十岁的old man 。

  他盯着Xu Mo 离开的背影,眼神有些冷。

  Xu Mo 虽然背对着他,但依旧感知到了身后的一切,old man 的眼神,还有房屋中那裸露的身体,以及身上的伤痕。

  那是Elsa 的mother 。

  是改嫁,还是情妇?

  Xu Mo 往回走去,没过多久,身后跟着一人,那人手已经摸到了枪套,竟打算当街行凶。

  Xu Mo 见怪不怪,Underground World 无论发生什么他will not 意外。

  身后的人手刚想拔枪,便见Xu Mo 突然间转身看了他一眼,他愣了下,便看到了一双terrifying 的眼睛,那双眼睛之中似流动着异芒,next moment ,他头顶的路灯爆炸,一道电流直接劈在了他的身上,而且电流越来越强,他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倒下,浑身已是焦黑。

  Xu Mo 戴上帽子安静的离开,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般,路过的人looked towards 那人头顶的路灯,感慨这人真倒霉,竟然被电死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