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 Number 7 Chapter 54

2022-05-20

  第54章 搜捕

  second day 清晨,泰伦议员家的庄园被封锁,但消息依旧飞速传播出去。

  一位议员在家被斩首,这绝对是major event 件了,小道消息飞速的扩散,传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是抢劫案,泰伦议员家值钱的货都被搬空了,保险柜也被撬开,他未成年的子女没有被杀,意味着凶徒并非是穷凶极恶之辈。

  但即便是抢劫案也绝对不是一般的抢劫案,议员先生家里的defensive power 量必然是非常强的,守卫都被杀死了,监控也都被破坏,这绝对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犯罪事件。

  最终,这场袭击事件被定性为暴徒恐怖袭击行动,城邦护卫队接手调查,Law Enforcement Team 配合,封锁主城区的出入口,进行严格人员筛查。

  昨夜事件,暴徒身上有重武器,并且从泰伦议员家抢走了武器和联邦币,只要进行严格检查暴徒出不了城。

  整个主城区,到处都是Law Enforcement Team 的silhouette 。

  主城区将展开地毯式搜索,同时发布巨额悬赏鼓励民众提供线索,势必将凶手揪出来。

  一时间,整个主城区都被紧张的氛围笼罩着,无数人议论。

  议员在家被暴徒杀死,而且是斩首,这件事太过骇人听闻。

  也不知道谁这么大的胆子。

  “dong, dong, dong ……”小酒馆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小七下楼打开房门,便看到三位Law Enforcement Team 的人直接闯入,为首之人道:“Law Enforcement Team 检查,配合一下。”

  说是配合,人已经闯进去了。

  显然做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们根本不在乎民众的隐私。

  宋司嘴中叼着一根烟,看着手下检查,有些烦闷。

  该死的暴徒也不知哪来的胆子,杀死了议员。

  如今他们接到任务进行地毯式搜索,整个主城区要搜到什么时候?

  希望早点抓到凶徒吧,不然他们怕是没好日子过了。

  “没有。”Law Enforcement Team 的人搜索完对着宋司道。

  将烟头扔在地上,宋司踩灭,道:“去楼上看看。”

  说着脚步朝着楼上走去。

  小七盯着他们的silhouette ,袖子里面的机械臂变形,露出了枪管,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二楼,Xu Mo 三人都在。

  看到叶青蝶的时候宋司的眼睛亮了几分,挥了挥手,两名手下到处搜索。

  “长官,我们开个小酒馆,是犯了什么罪吗?”叶青蝶对着宋司问道。

  “没。”宋司盯着叶青蝶,走上前道:“出了点事,例行检查而已。”

  说着看了看叶青蝶身后。

  “长官,房间有些私人用品,能不能算了?”叶青蝶说着取出了几张联邦币递了过去,宋司看了一眼没有接过。

  “长官有空的话,可以常来喝点小酒。”叶青蝶继续道。

  “行。”宋司笑吟吟的接过联邦币,看了一眼叶青蝶身旁的Xu Mo ,感觉有些眼熟。

  不过也没想起来,或许在哪见过吧。

  三人转身离开。

  小七默默的将机械枪收了起来,被袖子遮挡住。

  他们离开之后,叶青蝶脸上的笑容消失,覆上了一层冰冷的寒霜,透着killing intent 。

  “上次是他吧?”叶青蝶对着Xu Mo 问道。

  “恩。”Xu Mo nodded 。

  教堂那次,正是宋司带队,直接下令开枪射杀了方叔。

  “晦气。”小七郁闷的道:“真想一枪毙了他们。”

  竟然要蝶姐submit to humiliation 笑脸相迎。

  他们很久没有受过这气了。

  “忍一忍吧。”Xu Mo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这些天怕是will not 太平,steward 之前到了我们酒馆不少人看到了,虽然什么也没有做,但不知道会不会引来后续麻烦。”

  说着,他走向了叶青蝶挡住的那扇门,那里是cultivation room ,也是秘密地。

  宋司如果must 进那扇门,怕是已经是个死人了。

  街道上到处都是巡逻队伍,挨家挨户的搜索,毕竟死的是一位议员,其他great character 自然也害怕。

  在这种环境下,人人自危,不少犯罪团伙就这样unfathomable mystery 的被揪了出来,心中大骂暴徒。

  当然,那些公职人员不在搜索之列,Law Enforcement Team 没有那么高的权限。

  苏菲家里便是公职人员,她得知消息后非常意外。

  之前还想要通过Elsa 和泰伦议长攀上关系。

  而且好像就是她昨天离开酒馆后发生的事情,似乎透着几分诡异。

  不过苏菲依旧没有联想到Xu Mo ,一个小酒馆的调酒师,她怎么可能会联想到杀死议员先生的暴徒。

  她只是在想,泰伦议长出事前,有没有派人前往小酒馆杀死Xu Mo 他们?

  想到酒馆中的slut ,她至今依旧愤怒。

  晚上的时候去看看。

  …………

  城邦主城区的郊区,有着一片相对富裕的别墅区。

  住在这里的人虽然没有公职身份,但也算是混的比较好的,因此这片区域的私密性一直比较好,很少受到外界的干扰。

  不过这次,这片别墅区也同样要进行例行检查。

  议员的死,暴徒并not simple ,是存在住在这里的probability 的。

  只不过,来这里例行检查的是城邦护卫队的成员。

  在一家别墅院子里面,有嬉笑声传出,白薇和Mia 正带着Yao’er 玩耍。

  Lord Batu 则是躺在椅子上,格外的惬意,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上次离开百货店Xu Mo 给了他一大笔联邦币,不花白不花。

  院子外,一位steward 走到Lord Batu 身边,道:“老爷,城邦护卫队的人说是要例行检查,希望能够配合。”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Lord Batu 眯着眼睛问道。

  “据说是一位议员家被暴徒闯入杀死,如今正全城搜捕凶手。”steward 道。

  “让他们进来吧。”Lord Batu 说道。

  steward nodded 离开,片刻后有两名fully armed 的城邦护卫队成员走了进来,Mia 他们有些紧张的看着来人。

  “随便搜吧,不要破坏东西。”Lord Batu 说道。

  “many thanks 配合。”两人nodded ,进入别墅搜索,没过多久便走了出来。

  一个fatty 两位妙龄女子,再加上一个小孩,怎么看都不像暴徒。

  走到院子门口,其中一人取出了一张照片,回过头看了Lord Batu 一眼,只见Lord Batu 一身的肥肉,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和眼前照片中帅气的青年完全毫不相干。

  但肥胖对上了,不过可能是巧合。

  两人离开这边,steward 关好了院门。

  Mia 走到Lord Batu 身边,她听到了steward 的话。

  “father ,会不会是Xu Mo ?”她喃喃低语。

  一年前的事件,后来发生的事情她打听过,黑市遭到屠杀,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

  如果竞技场的人真的是Xu Mo ,以他的性格很可能会对那些‘great character ’下手。

  她至今依旧记得Xu Mo 披甲持刀的画面。

  Xu Mo 是她in mind 的勇士。

  “没这么夸张吧?”Lord Batu 低声道,看了身边的Mia 一眼。

  还没有确认竞技场是不是Xu Mo ,Mia 便已经代入了,显然她已经潜意识认为那人是Xu Mo 了。

  那小子的innate talent 很强,父母死后开始cultivation ,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短短时间就能够和Cobra 抗衡。

  如果他活着默默closed-door cultivation 一年时间的话,的确有可能已经很强了。

  但是杀议员,Lord Batu 依旧感觉有些夸张了。

  应该不至于……

  “father ,我打算去竞技场看看。”Mia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他不是黄金级吗,让steward 先去帮你打探下什么时候有黄金级的赛事你再过去。”Lord Batu 道:“你最近不要乱动情绪。”

  “我知道。”Mia nodded 。

  她最近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能够更清晰的感知到他人的情绪,一旦她自己出现情绪的话,能够感染别人。

  Mia 觉得,father 可能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

  Elsa 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她一直被监视着,不允许她出门。

  直到有人前来调查,她才知道泰伦议员竟然死了。

  监视的人没有了主子,自然也就撤走了。

  Elsa 一路狂奔着朝着酒馆方向而去。

  来到酒馆外面的时候,她一直喘息着,双腿发软,不仅仅是累,还有害怕,她怕Xu Mo 出事。

  她的眼睛也是通红的,昨晚她一夜没睡,哭了半夜,那种焦虑没有人能够体会,她真的很害怕。

  看到酒馆大门紧闭,她的心也在噗咚跳动着,走上前一边哭一边敲门。

  敲了会儿门没有开,Elsa 哭的更厉害了。

  敲门声也越来越小,Elsa 蹲在了地上,只感觉浑身无力,双手抱着膝盖。

  为什么会这样?

  她怀疑自己是灾星,father 为了她做了很多坏事最后死了,mother 为了保护她成为了泰伦议员的情妇,如今她又害死了Xu Mo 吗。

  这时,吱呀一声,酒馆的门打开。

  Elsa 愣了下,抬起头,便看到一道英俊的silhouette 站在那,低头看着她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Elsa 小姐晚上好,发生什么事了吗?”

  Elsa 愣了下,随后像是哭的更厉害了,不过哭着哭着就笑出声了。

  酒吧街,一道silhouette 远远的站在那,盯着开门的silhouette ,脸色的得意笑容已经消失,变得非常的难看,苏菲是来看结果的。

  他们竟然还活着?

  他们怎么能活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