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ome Martial Saint In Another World Chapter 259

  第259章 重铸Battle Armor !(!)

  浓雾笼罩。

  山川连绵。

  一处浩瀚的盆地之内。

  建筑物连绵,亭台楼阁,row upon row ,起起伏伏。

  此刻在其中一处凉亭之内。

  几道silhouette 盘坐,正在论道。

  细细看去,这几道silhouette 全都无比怪异。

  他们身上穿着black 玄袍,脸上却带着white 无脸面具,这面具额头上用red 字迹写出了一个个数字。

  分别是三、六、九。

  忽然!

  one silhouette 从远处飞快掠来,脚掌踩在一处处凸起的岩石之上,movement method 翩然,很快落在凉亭区域。

  和眼前三人一样。

  他的身上同样也穿black 玄袍,头戴white 无脸面具。

  额头处的数字,赫然是十三!

  “二十四号的【血灵卷轴】裂了,他提前发动了secret technique 。”

  来人刚一落下,便开口说道。

  “en? ”

  凉亭内三人同时皱frowned 。

  “以二十四号的cultivation base ,在Supporting Heaven Domain 内应该不弱吧,而且还有Innate Divine Ability ,执掌遁地之力,除了遇到个别几人,他无法逃掉,遇到其他人,应该是想走便走才是,为何会被逼的提前发动secret technique 。”

  那位头戴三号面具的silhouette 疑惑道。

  “他的Soul Lamp 灭了吗?”

  六号询问。

  “还没有,但是一旦发动secret technique ,必然meridians broke apart ,会陷入长久的虚弱中,他很有可能已经被擒了。”

  来人说道。

  “就算被擒住也没什么,二十四号只是我们的Outer Member ,还没有正式通过考核,对于我们的总部并不了解,别人就算逼问也逼问不出什么,只是,二十四号可是此次一号留下的考核题目,若是二十四号惨死,这题目可就废了。”

  九号说道。

  眼前的三号与六号,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对视起来。

  “二十四号最后在哪出没?”

  三号询问。

  “一直在Primordial Yang 城附近!”

  十三号说道。

  “先找到他!”

  三号开口。

  “好,我亲自过去吧。”

  十三号nodded 。

  “Primordial Yang 城有庞万钟镇守,你务必当心。”

  三号开口。

  “放心,我若不主动露面,他发现不了我!”

  十三号轻笑,身躯施展,直接向着远处极掠。

  ···

  空旷山腹。

  极其巨大。

  地面上,几位留守在此的地行clansman 全都陷入昏迷,躺在地上,motionless 。

  霍丘面无表情,开口说道:“元灵Sect Lord ,可以把霍Celestial Court 交给我了吧?”

  “不急,我还有其他问题要问一下。”

  杨放开口,道:“不久前霍Celestial Court 曾亲自答应我,要将化解【黑暗阴霾】的方法告诉我,如今总不能不算数吧?”

  霍丘frowned ,摇头道:“你不用问他了,他多半又是骗你的。”

  “骗我的?”

  杨放心惊。

  “是的,这种方法连我和他的father 都没有得到,他又能从哪里弄来?Nine Nether 吗?只怕即便加入Nine Nether ,也得很长时间才能被传。”

  霍丘说道。

  杨放不甘心,当即询问起呆滞的霍Celestial Court 。

  片刻后。

  他心中动怒,差点忍不住想一掌拍死霍Celestial Court 。

  “霍brother ,连你也没有这种方法?”

  他再次looked towards 霍丘。

  “是的,我不清楚霍Celestial Court 和你说了什么,但是据我所知,【黑暗阴霾】没有那么容易侵袭人体,往往只有月圆之夜的时候,才是【黑暗阴霾】最重的时候,其他时刻基本不会有事,我breakthrough Holy Spirit 已经二十五年,不也没事?”

  霍丘说道。

  杨放心头一沉,顿时明白过来。

  霍Celestial Court 之前果然在夸大其词!

  而且!

  Fourth Prince 那边也有意夸大这种说法。

  好深的心机!

  “可我听说一些强大的圣Spirit Realm expert ,身上似乎都会发生不详,这难道不是和【黑暗阴霾】有关?”

  杨放询问。

  霍丘顿时露出古怪之色,道:“强大的圣Spirit Realm 确实会有不详,不过,阁下觉得什么样的程度才算强大?”

  “什么意思?”

  “意思是这只对third day 梯的expert 有影响,对我等第一天梯影响力微乎其微,起码这25年来,我没有遇到任何不详。”

  霍丘回应。

  “这样吗?”

  杨放皱眉。

  如此一来,这一切似乎都只是虚惊一场。

  “你没有骗我?”

  “阁下自己问问霍Celestial Court 不就明白了?”

  霍丘说道。

  如今霍Celestial Court 被销魂药水控制住,正是讲实话的时候,不管问出什么问题,都会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回答。

  杨放当即将之前问题再次问了一遍。

  果不其然!

  霍丘的回答与霍Celestial Court 几乎一样。

  杨放彻底放松下来。

  “该死的东西,骗得我好惨。”

  他暗骂一声,随手将霍Celestial Court 的身躯扔出,说道;“霍brother ,人我给你了,要是没有其他事情,你不妨就离开吧。”

  既然已经知道虚惊一场,他就没有必要继续询问。

  更加没有必要再让霍丘留下观看。

  反正身边毒晕了几位在此驻守的地行clansman 。

  自己想走,随时能借助他们之力。

  霍丘一把接过霍Celestial Court ,gently nodded ,道:“既然这样,那在下就告辞了!”

  他的身躯爆发出诡异black light ,开始缓缓沉坠,如同陷入水面,转眼间消失此地。

  杨放闭目默默感受片刻。

  确定霍丘已经走远之后,才再次张开双目。

  “地Heart Demon 火···”

  他口中喃喃。

  turned over the palm ,black 的Nine Nether heavenly demon 金浮现而出,在他身上闪烁着一阵阵难言的诡异气息。

  只要Battle Armor 重铸,自己的battle strength 一定能再攀一层楼!

  when the time comes ,Spiritual God 不出,谁也别想破坏这身Battle Armor !

  。

  。

  。

  时间度过。

  在杨放躲在山腹中辛苦铸造Battle Armor 之时。

  大渊军却丝毫不曾停歇过。

  在庞万钟的率领下,火速攻破了鬼山总部,并将一些余孽斩尽杀绝。

  消息传出,直接轰动整个Supporting Heaven Domain 。

  不过!

  此刻刚刚攻破鬼山总部的庞万钟却没有任何欣喜之色,而是面目阴沉,显得异常terrifying 。

  “你的意思是之前那个black liquid 老怪是被人冒充的?”

  他语气冰冷,询问着眼前一位被擒拿住的鬼山高层人员,开口询问。

  “是的,black liquid 老怪绝impossible 是Holy Spirit 级人物,也绝impossible 精通剧毒,这是假的,是阴谋,有人在故意plot against 我们鬼山!”

  那位鬼山的高层人员惊恐开口。

  这几日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如同噩梦一样。

  大渊军重兵压境,trifling 几天就碾碎了鬼山数十年的布置,一位位expert 接连惨死,他们在大渊军的军阵下简直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这就像是一场terrifying 的屠杀!

  庞万钟听完之后,一言不发,motionless 。。

  事实上早在之前,他就曾怀疑过这一点,如今攻破鬼山,只是再想确认一下而已。

  结果,还是和他猜测的一样。

  砰!

  庞万钟一锤子下去,当场将那位鬼山的高层人员砸成肉泥,语气冰冷:“鬼山之内有多少人跑了?”

  “回统领,他们的副首领和几位Elder 都逃掉了。”

  一位副将回应。

  “回去后立刻张贴arrest warrant ,另外把black liquid 老怪和那个铁甲人的arrest warrant 全都给我贴出去,还有,Poison Sect 的人到了吗?”

  庞万钟询问。

  “已经到了,就在外面等待。”

  那位副将回应。

  “好,让他们过来!”

  庞万钟coldly said 。

  “是,统领!”

  那位副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不远处。

  三男一女的silhouette 正在迈步走来。

  看起来似乎是一个master ,带了三个Disciple 。

  那master 有六七十岁的年纪,穿着褐色麻袍,除了他是Holy Spirit 级expert 外,那三名Disciple 中也有一位Holy Spirit ,两位third test 的expert 。

  “见过Pang Tongling !”

  为首的老者一见面便恭敬行礼。

  身边三位Disciple 则是好奇的看了一眼身躯高大,五米左右的庞万钟后,立刻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跟着行礼。

  “王副将已经带你们看过尸体了吧?”

  庞万钟声音冰冷,回荡此地,a pair of vision 漠然无情。

  “是的。”

  老者回应。

  “认出来那些毒了吗?”

  “回Pang Tongling ,死掉的大渊军一部分都是死于【Myriad Poisons Sutra 】所栽的剧毒,另一部分则死于一种名为【千重锁】的锁毒。”

  老者答道:“那Myriad Poisons Sutra 是我Poison Sect 的核心method ,虽然从不外传,但却在一百多年前被邪道组织盗走一次,而【千重锁】更是少见,乃是二百多年前【五毒老人】所开创的剧毒。”

  “那你觉得对方的真正身份是who ?”

  庞万钟皱眉。

  “无外乎两种,要么是邪道组织之人,要么便是五毒老人的传人,不过据我所知,五毒老人当年并无传人留下,所以他更大的可能是【邪道组织】的expert 。”

  那老者回应。

  “邪道组织。”

  庞万钟声音冷漠,道:“是这群老鼠。”

  “有办法能追踪到他吗?”

  “需要时间调查,但只要能被我看一眼,我就有办法追踪。”

  那老者说道。

  “好,从今天起,大渊军全面配合你。”

  庞万钟coldly said 。

  “是,Pang Tongling 。”

  老者躬身说道。

  ···

  时间度过。

  外面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

  大渊军忙的来回奔波,山腹内,杨放却过得潇洒自如。

  除了每天在锻造Battle Armor 之外,被他控制住的几位地行clansman 却将他伺候的妥妥帖帖的,每一顿几乎都有酒有肉,日子过得不亦乐乎。

  若说唯一的不好,就是山腹之内太过昏黑,而且空气不畅。

  若不然杨放都想直接在这里隐居算了。

  地Heart Demon 火的formidable power 确实强大。

  整整五天时间,眼前的Battle Armor 就已经迅速成型。

  头盔、面罩、靴子、胸胸、腹甲···

  漆黑而又完美。

  一块块甲胄在火光的映衬下闪烁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色泽。

  更关键的是!

  此甲竟隐隐在吸收黑夜的力量。

  处在Dark Land ,rays of light 灼灼,黝黑阴森。

  看起来更添somewhat mysterious 色泽。

  “还差最后一个靴子和护腿,应该最迟两天就可以successfully accomplished 。”

  杨放自语。

  心中升起十足的期待!

  ···

  各位大佬,今天的身体异常不舒服,可能只有两章了。

  万分抱歉!

  还望见谅!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