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ome Martial Saint In Another World Chapter 283

  第283章 解决!

  一天时间再次过去。

  七煞帮分舵内。

  火把通明。

  所有的分舵Disciple 都不敢睡觉,牢牢抓住火把,目露警惕,心头紧张,向着all directions 看去。

  他们连续数日没有睡过安生觉了。

  不仅晚上如此,白天也是如此。

  因为之前时候采花贼白天也会行动。

  饶是铁打的汉子,他们也有些承受不住,眼睛中直淌眼泪,嘴巴中哈欠连天。

  房间内。

  杨放继续向着郝玉、孙建询问了一些事情后,忽然心中一动,向着窗外看去,道:“他们怎么还不下去休息?”

  “回Elder Qin ,他们应该不敢。”

  孙建讪笑道。

  “不敢?”

  “是的,现在一旦分开,就容易被采花贼盯上,他们宁愿聚在一起。”

  孙建连忙解释。

  “告诉他们,全都下去休息,不准站在院子中。”

  杨放语气一冷。

  “可是···”

  “你们二人也下去休息。”

  杨放语气平淡,看向二人。

  两人complexion changed ,瞬间打了个冷颤,顿时明白这位Elder Qin 的主意。

  这也太恶毒了。

  这是想把他们当诱饵?

  “放心,有我看着,你们不会出事。”

  杨放开口。

  “Elder Qin 饶命,饶了我们吧,我们真不敢。”

  “是啊Elder Qin ,求求你了,饶我们一次吧。”

  二人连忙求饶,异常恐慌。

  他们根本不敢把希望放在杨放身上。

  之前的white jade 道姑也是这样说的。

  可是没过多久就生死不知,disappeared 。

  现在他们哪里还敢相信杨放的话。

  杨放顿时皱frowned ,道:“莫非伱们要违背帮规?”

  “我们···”

  二人嘴唇颤抖,露出绝望。

  违背帮规最多砍掉四肢,可是要被采花盗抓住,那就不只是砍掉四肢那么简单了。

  看着二人绝望模样,杨放不禁脸色稍缓,出口道:“放心,我已经在你们身上留下了记号,你们是不会有事的,对了,我这里有两颗【天王丹】,倒可以赐给你们,事成之后,我还可以介绍你们去总部做事,怎么样?”

  他turned over the palm ,出现了两个蜡丸包裹的丹药。

  天王丹,曾经在夜神教总部所得。

  对于Ultra Grade 以下的martial artist 具有奇效。

  只要服下一颗,就可以直接晋升Grade 1 ,对于所有的Ultra Grade 以下expert 而言,都是Divine Pill 。

  不过,this pill 也只有第一次服用会有效果。

  后面再服用的话,便不会有丝毫效果。

  “天王丹?”

  郝玉、孙建二人顿时脸色大动,紧紧看着杨放手中丹药,目光炽烈。

  对于this pill 功效,他们自然有所耳闻。

  他们现在都是Grade 8 Middle Stage ,若是服下this pill ,岂不是马上就可以达到Grade 9 Middle Stage ?

  这可是剩下很长时间的苦修!

  “还需要犹豫吗?danger lurks within the riches and honour ,像我当年如你们一样cultivation base 时,也曾冒过奇险,若是连这点危险都不敢冒,那你们可就太让我失望了,还谈什么闯荡江湖,不如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回家抱child 算了。”

  杨放说道。

  之所以给予两人天王丹,也无非是看在老乡的份上。

  要不然直接强制命令二人,二人又岂敢拒绝?

  “好,我们答应!”

  “对,拼了!”

  二人clenched the teeth 关,连忙extend the hand 掌,从杨放掌心接过蜡丸包裹的丹药。

  “将所有人都take along to withdraw 吧。”

  杨放开口。

  “是,Elder Qin 。”

  二人拱手,恭敬的退出房间。

  不多时,院子中直接传来great shout 。

  一位位汇聚此地的七煞帮帮众在两人的命令下,顿时脸色煞白,露出惊慌,但还是不情不愿迅速退了下去。

  房间内。

  杨放hands behind ones back ,静静立在窗前,眼神深邃。

  来吧!

  就让我看看那两位采花盗还敢不敢出现?

  ···

  黑暗的阴影中。

  朦朦胧胧,一片模糊。

  Second Senior Brother 和长相普通的black robed man 静静躲藏,目光向着七煞帮分舵远远看来。

  觉察到众人全部散开之后,他们顿时露出惊异之色。

  “那个秦天烈疯了?居然将众人散开了?”

  “hehe ,他不会是想主动引我们过去吧?”

  “愚蠢!他这样一分散简直给了我们巨大机会,原本我们还想将他引出,现在看来连this step 都省去了,这个傻蛋!”

  “hehe ,不过最好还是保险起见,制造点动静再说。”

  “走!”

  二人低笑一声,身躯一闪,迅速消失此地。

  不多时。

  熊熊火光直接在分舵侧院燃起,伴随着滚滚浓烟,在黑夜中显得异常醒目。

  刚刚才退下去不久的七煞帮Disciple ,顿时露出惊慌之色,连忙快速奔出。

  “走水了!”

  “快救火啊!”

  “走水了!”

  铛铛dang dang!

  敲击铜锣的声音响起,回荡黑夜。

  整个七煞帮分舵一片大乱。

  房间内。

  刚刚才返回不久的郝玉、孙建二人complexion changed ,连忙再次冲出,落在院子中,看向了不远处的熊熊火光。

  炙热的高温喷涌而出,覆盖住了一切。

  所有的帮众都在疯狂打水,向着fire sea 冲去。

  ”Not good ,当心lured the tiger away from the mountain !”

  郝玉惊声大叫,连忙扑向人群,大喊道:“停下,快停下,不要再救火了!”

  “对,快停下!”

  孙建也反应过来,连忙跟着大喊起来。

  ···

  远处。

  烈火帮所在。

  众人很快得知消息。

  “七煞帮分舵起火了?”

  龙渊吃惊道。

  “是的,那个秦天烈刚愎自用,不听我们劝说,想要独来独往,现在一定是被采花盗盯住了,不用想也知道采花盗肯定是想趁乱抓人!”

  一位Ultra Grade third test 的Elder 说道。

  “Great Elder ,该怎么办?要去援助吗?”

  龙渊转头看向床榻上盘坐的高瘦老者。

  高瘦老者面无表情,motionless ,随后coldly said :“你怎么知道这场大火不是为了故意把我们也引过去?”

  “把我们也引过去?”

  “Hu Family 那边只有一位Holy Spirit ,万一我们被引走,对方对Hu Family 出手,该怎么办?”

  高瘦老者coldly said 。

  “有可能!”

  龙渊连忙说道。

  “以不变应万变,七煞帮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白天已经告诉了他们,这是他们自己不听劝说,怪不得别人!”

  高瘦老者coldly said 。

  ···

  Hu Family 区域。

  漆黑的屋檐之下。

  存在了一处不大的阴影。

  ruddy complexion 的老者【合抱子】,正默默躲在那里,目光隐晦,身躯motionless ,与Hu Family 众人几乎只有一墙之隔。

  他浑身上下气息内敛,形同枯木,像是与黑影完全融合,不用naked eye 去看,根本分辨不出来。

  这种秘术乃是欢喜教的unspread secret 。一旦运转,可以让人体的气息将降低到极限,哪怕cultivation base 比他profound 许多之人,也impossible 发现。

  他在等待机会。

  只要Hu Family 之人稍有松懈,他就可以瞬间闪过,先掳走两位Ultra Grade third test 再说。

  今晚主要目的不是为了交手。

  而是尽快离开。

  吱呀!

  忽然,房门打开,几位Hu Family expert 一下跃了出来,高高落在屋顶之上,露出惊色,向着远处看去。

  “七煞帮分舵又出事了!”

  “那群采花贼还在对七煞帮动手!”

  他们失声叫道。

  阴影中的诡异老者,紧紧盯着眼前几人,嘴角渐渐露出阴森怪笑。

  ···

  七煞帮分舵。

  大火熊熊。

  人群大乱。

  到处都是震耳的呼喊之声。

  哪怕郝玉、孙建拼命的大喊,都无法让众人平息下来,反而使得院子中变得更加混乱。

  正在叫喊之间,忽然郝玉再次想起一事。

  “等等,那采花盗不会是奔着我来的吧?”

  他心头莫名惊慌。

  现在分舵之内,除了Elder Qin ,就只有他和孙建两人cultivation base 最高,弄不巧那采花盗真的想针对他们二人。

  在出现这种想法之时,郝玉连忙目光四顾,想要寻找孙建的silhouette ,却发现人群混乱,火光灼灼,哪里还能看得见孙建丝毫踪迹。

  不仅如此!

  一股令他寒毛蹭蹭的阴森恶寒之意,骤然间从他的后背升起,哪怕是在熊熊烈火近前,都感觉到了难言冰冷。

  似乎有什么诡异的不详即将发生。

  ”Not good !”

  他心头惊恐。

  难道被盯上了?

  “Elder Qin 快救命!”

  郝玉大叫,连忙向着杨放住所冲去。

  “hehe 嘻···”

  一阵诡异的低笑之声忽然传入郝玉耳边,terrifying 的恶寒感觉更加浓郁的从身后传来。

  接着一只白皙肉嫩,简直比女子手掌还要细致的手掌忽然从他身后探出,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

  郝玉面色惊恐,顿时想要发出大叫。

  但却发现随着那只手掌落下,自己的声音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无论怎么叫喊,嘴巴中始终没有任何声音出现。

  Second Senior Brother 满脸妖异笑容,随手抓起郝玉的身躯,身躯一闪,迅速离开此地,absolutely didn’t expect 此次行动竟会如此顺利。

  什么Elder Qin ?

  还不是草包一个!

  比起white jade 道姑都有所不如!

  还不是被自己如此轻易就给得手?

  就在他的身躯刚刚掠到一侧屋顶,忽然身躯一顿,感觉到肩膀猛然一沉,就好像被什么无比恐怖的大手一下子生生给按住了一样,瞬间停下。

  他心头大惊,连忙看向自己右肩。

  只见右肩区域,果然出现了一只宽厚硕大的手掌。

  与此同时,一道冰冷低沉的声音骤然在他的身后响起:“阁下终于来了,我可是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for a long time 。”

  Second Senior Brother 心头大震。

  秦天烈?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发现自己?

  “桃花掌!”

  Second Senior Brother 厉喝一声,not even think ,一只手掌迅速回身,残影重重,力量恐怖,向着身后区域迅速轰去。

  一刹那打出了十七道palm force !

  然而!

  bang!

  一声闷响,鲜血狂溅,惨叫响起。

  Second Senior Brother 的身躯直接fiercely 扑飞出去,整个后背凹陷,衣衫炸裂,内脏都差点被震碎了,像是被giant beast 跺了一脚一样。

  杨放只出一拳,便粉碎了他的所有palm force !

  并直接重创此人!

  被他抓在手中的郝玉也被再次松开,fiercely 摔在远处,一脸astonished expression 。

  接着杨放身躯一闪,再次接近Second Senior Brother ,硕大手掌猛然一盖,带着沉重恐怖气流,天倾地陷,虚空凹陷,直接向着Second Senior Brother 的身躯fiercely 盖去。

  无极印!

  Second Senior Brother 大口咳血,心中恐惧异常。

  什么monster ?

  “燃血聚灵!”

  Second Senior Brother loudly roared ,浑身上下猛然一震,轰的一声浮现出熊熊blood light ,身上imposing manner 快速高攀,直接双拳齐出,fiercely 砸向杨放。

  ka-cha !

  一巴掌拍下去。

  同时蕴含了地母的震动之力!

  砰的一声,Second Senior Brother 再次狂喷血水,所有攻击全部被震的溃散开来,浑身上下meridian 、skeleton 统统断裂,惨叫一声,身躯fiercely 的从屋顶坠下,砰的一声,砸在地面,昏死过去。

  “将他带回去,等我发落!”

  杨放语气冰冷,身躯一闪,向着另一个方向极速掠去。

  看都不再多看对方一眼。

  一侧的郝玉,一脸震撼,shiver coldly 。

  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太凶残了!

  too terrifying 了!

  这!就是Elder Qin ?

  ···

  远处。

  黑暗无尽。

  身穿black robe ,长相普通的男子,一脸轻笑,带着丝丝轻蔑之色,回头再次看了一眼身后的无尽火光,脚掌一踏,Lightweight Art 展开,向着远处极速掠去。

  在他的手中赫然提着一位早已被他穴位的silhouette 。

  正是孙建!

  只不过,此刻的孙建shiver coldly ,恐惧异常。

  我fuck your mother 的!

  他的心中疯狂大骂,有无数脏话想要倾泻而出,只不过被点住穴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位采花盗抓着自己,一路远去。

  他的心中彻底绝望。

  想我孙建一生积德行善,从未做过任何亏心事。

  今夜竟要惨死采花贼之手?

  真是苍天无眼!

  whiz whiz whiz !

  black robed man 一路狂掠,movement method 连闪,让人看不清晰。

  很快已经冲入到了一处jungle 之中。

  只见前方的一处空地之上。

  早已经有数个麻袋躺在那里。

  一位身穿daoist robe ,ruddy complexion 的老者正静静地坐在其中一个麻袋之上,面色平淡,一脸自然。

  “好disciple ,你回来了。”

  “Master ,幸不辱命。”

  black robed man 笑道。

  “嗯,老二呢?”

  老者淡淡询问。

  “Second Senior Brother 去抓另一人了,应该也是very easy ,那个秦天烈实在太蠢了,根本没有让我们去引他,他自己就让人给主动散开了,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愚蠢之人。”

  black robed man 笑道。

  “那就行,等到老二回来,咱们就可以彻底离开此地了,Primordial Yang 城太近,不能去,要去就去更远的地方。”

  老者说道。

  “全凭Master 做主。”

  black robed man 微笑。

  ”en. ”

  老者静静nodded ,很是满意,但忽然complexion changed ,注意到black robed man 手中的孙建,只见孙建眼白一翻,直接陷入昏迷。

  接着空气中弥漫mysterious 异香,幽幽刺鼻。

  “who ?”

  老者陡然厉喝,气息爆发,向着all directions 看去:“滚出来!”

  black robed man 也是complexion changed ,连忙屏住呼吸。

  孙建居然被人毒晕?

  谁in the vicinity ?

  “Interesting ,欢喜教,你们可真是让我好找。”

  一道沙哑淡漠的声音从一侧黑暗中缓缓传出。

  接着!

  昏暗的林子中,似乎有什么无比庞大的巨影在缓缓接近,带来一股unimaginable 的压抑之感,flying sand running stone ,气流横卷。

  单是脚步声音,就让人心惊肉跳。

  很快!

  老者眼瞳微微一缩,简直不敢置信。

  “你是!”

  眼前区域,一尊身躯魁梧,浑身覆盖着漆黑狰狞甲胄的恐怖silhouette 映入眼帘,身后一袭scarlet 的cloak 在黑夜下无风乱舞。

  一双犀利如电的眸子,简直像是能看入人的灵魂。

  “秦天烈!”

  杨放语气冰冷,目光幽深,道:“刚刚,似乎有人说我愚蠢!”

  他terrifying 如电般的目光扫向眼前二人。

  老者心头震撼,不可思议。

  “你···你是之前冒充black liquid 老怪的那人?”

  他失声说道。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

  杨放声音冷漠。

  轰隆!

  tone barely fell ,身躯骤然前冲,瞬间disappeared 。

  一拳重重砸出,身上lightning 汹涌,电闪雷鸣,整片区域都直接被terrifying aura 所笼罩,terrifying 雷电覆盖八方。

  整个地面都瞬间爆炸,一处处林木快速粉碎,轰轰炸响,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形同灭世。

  ···

  第二章到!

  求月票!

  此章字数不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