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ome Martial Saint In Another World Chapter 336

  第336章 还有expert ?

  荒村古道。

  断壁残垣。

  地面上积着一层厚厚积雪,足有半米之深,寒风在耳边wu wu 狂啸,如同刀子一样,让人皮肤刺痛。

  三辆carriage one after the other 的在积雪中行驶,车轮声发出吱哑吱哑的声音。

  最后方的carriage 中。

  杨放静静端坐,体内在默默refining 着刚刚到手的皇极丹,一片片温暖的力量continuously 的自dantian 涌出,滋润着他的身躯。

  从峡谷离开已经三天了。

  正如柳仙权说的一样,整个北域一片大乱。

  数不清的monster beast 、魔怪肆虐,boundless ,令人绝望。

  就好像野外深处的monster beast 、魔怪这一刻全都冲出来了一样。

  好在杨放他们见机极快,immediately 远离那处峡谷,这才避免了被大范围的monster beast 、魔怪冲击。

  但即便如此,依然在途中偶遇了一波波小型的monster beast 、魔怪。

  很多monster beast 、魔怪都是杨放前所未见,却又厉害非凡。

  雪花飘落,无止无休。

  自从那日离开,大雪断断续续下了三天。

  沿途中所遇的聚居地、城镇,几乎十室九空。

  大部分人都向着Southern Territory 逃去。

  杨放在仔细思虑之后,还是没有返回白泽域。

  一则他身上状态诡异,不时的会受到黑暗阴霾影响,看到很多不该看的,听到很多不该听的,迫切需要寻找同道expert ,共同讨论,而不是一个人闭门造车,躲在白泽域。

  二则,Divine Kingdom 之事牵动人心,他已经夺得Divine Kingdom 令牌,对于此事自然不会轻易放弃,短时间内必须要赶往天龙域一趟。

  三则,就是那半张dao chart 了。

  不过对于那半张dao chart ,并不一定非要放在首位。

  今后有缘再慢慢寻找便是。

  呼!

  杨放的双目再次张开,口中徐徐吐出热气,整个carriage 内部都一片warm 的,受他all around 无形Domain 的影响。

  再次looked towards 面板。

  姓名:杨放

  lifespan :23/260岁

  cultivation base :Holy Spirit (17080/30000)

  心法:雷音Breathing Technique 第sixth layer (6800/24000)、圣诀精通(100/6000)、太一魂诀Second Layer (3400/9000)

  ···

  “cultivation base 又提升了,可惜,柳仙权那边的动作太慢,无法赶上我的需求。”

  杨放自语。

  他闭关half a month 时间也只是能让柳仙权多练20颗而已。

  说到底时间还是太短暂。

  杨放仔细平复体内True Qi ,直到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完美地步,才extend the hand 掌,抓起窗帘向着外面看去。

  pure white snow ,一望无尽。

  整个大地化为苍茫之色。

  路边枯林之中,不时能看到一具具冻死尸体,horrible to see 。

  忽然!

  杨放竖起耳朵,进行倾听,无形的风律向着all directions swept away ,将方圆a dozen or more li 的各类声音全部听入耳畔。

  ···

  远处。

  高空中出现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像是厚厚的black 潮水,横在天空之中,带来阵阵恐怖与压抑气息,久久不曾散去。

  在乌云不远,已经汇聚了大量的人群,有提刀带剑的江湖客,有各个Chamber of Commerce ,也有很多ordinary person 。

  无一例外,几乎全都是逃难者。

  所有人都是一脸惊色,聚在此地,声音喧哗,止步不前,抬头看着高空的乌云。

  这片乌云太过巨大,太过诡异,连绵广阔,根本看不到尽头,他们很是担心,在从乌云下方经过的时候,会不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不详。

  “绕路,快绕路!”

  “绕路的话,至少要多走several hundred li 路!”

  ”Damn it, 就算再远,也得绕路,快走!”

  不少江湖客大骂起来。

  是个人都能看到前方乌云的怪异。

  这种情况下,谁敢通行?

  不过大部分人都还是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在继续观望。

  他们逃来的时候太过仓促,身上根本没带多少干粮,要是绕路的话,很多人都会冻死、饿死。

  even more how ,绕路也不一定安全,说不定还会遇到小股或大股的妖物和魔怪,when the time comes 死得更快。

  “Master ,这···这是什么情况?”

  程天野瞪大眼睛,不可置信,looked towards 眼前的巨大乌云。

  身边的white eyebrow 老僧,也是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紧紧盯着乌云,从乌云内部感受到了恐怖的气息。

  即便cultivation base 到了他这个层次,都有一种寒毛耸立。

  “危险!”

  老僧沉凝说道。

  “Master ,那还能继续赶路吗?”

  一侧的任军吃惊询问。

  ”Not good 说,不好说。”

  老僧的目光异常凝重。

  身边几个小沙弥也都一脸惊色。

  他们还是很少看到自家Master 如此神色。

  “快,你们几个立刻穿过去,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宰了你!”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厉喝之声。

  white eyebrow 老僧、任军、徐开、程天野几人当即回头看去。

  只见一群江湖客,神色凶戾,抽出长刀、long sword ,逼迫着一群cultivation base 弱小,只有2~3 Ranks 的人,让他们从乌云下穿行。

  “你们···你们不要逼人太甚!”

  一个middle-aged man 愤怒道。

  Pu chi!

  blood light 飞溅,尸体横飞。

  连句惨叫都没发出,middle-aged man 便被其中一人砍掉了脑袋。

  “艹你妈的,让你们穿行就穿行,再敢废话,把你们全部杀光,快,快点穿行!”

  一个凶恶的江湖客,厉声shouted 。

  其他人顿时shiver coldly ,惊慌无比。

  他们再也不敢多说,在这群人的逼迫下,连忙向着前方的乌云下方穿行而去。

  脚掌踩在厚重的积雪上,发出pu chi pu chi 的声音。

  “bully intolerably !”

  徐开咬牙。

  所有人都在将目光死死盯着那群在乌云下running 的众人。

  只见他们越奔越远,越奔越快,高空的乌云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渐渐的,一群人很快跑没影了,乌云依然motionless 。

  “没有危险,快走!”

  “very good ,冲啊!”

  “不要慌张,免得惊动乌云!”

  ···

  众人全都在仓促的向着前方奔走,生怕自己会落后半步。

  “罪过罪过。”

  white eyebrow 老僧双手合十,口诵佛经,道:“走吧,咱们也过去。”

  “好!”

  身边之人纷纷nodded ,向着前方赶路。

  ···

  身后不远。

  混乱的人群中,出现了三批骏马,马背上坐着三个极其魁梧的汉子,身上披着大氅,屹立在冰雪之中。

  为首的男子,长着一头golden 的长发,身躯健壮,宛如岩石,一双锋利的目光微微凹陷,如同刀罡一样。

  “真是热闹啊!”

  他脸上露出丝丝冷酷笑容。

  “都是些ordinary person ,最强的也才Ultra Grade ,看来true expert 还没来,或者说已经率先离去了,big brother ,咱们要不要先过去?”

  左边马背上的男子打量着混乱的人群,开口said with a smile 。

  “急什么,你不觉得堵在这里,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吗?”

  为首的blonde man 突然said with a smile 。

  “堵在这里?”

  身边两人皆是露出惊异。

  “不错!”

  马背上的男子冷声回应。

  若是有天龙域的expert 在此,定然能startled ,认出此人来。

  此人在天龙域内也是赫赫有名,名叫饿狼,得罪过多家势力,是一个让人极其头痛的terrifying existence 。

  因其Martial Arts 天赋异常夸张,在六岁那年就被【天灵塔】收入过门墙,只是此人性格极端,异常暴虐,承受不住天灵塔的种种规矩,三十一岁那年,一怒之下杀死teacher ,并连杀天灵塔三位Holy Spirit 级expert ,martial arts Great Accomplishment ,直接逃离天灵塔。

  之后在天龙域内,又犯下种种major event ,造成无边血案,被all influence 所共同通缉。

  几年过去,不仅在天龙域抢到了大量财富,更是建立起了不小势力。

  此次!

  此人竟出现在这里!

  “可惜没能遇到圣梵天,要不然,能与他交手一场也是极好之事。”

  blonde man 饿狼出口said with a smile 。

  他的眼中fighting intent 极浓,目光向着all directions 扫视。

  似乎对于所有人都有一种强烈的侵袭之感。

  忽然!

  其眼瞳微微一缩,一下子looked towards 远处,落在那位white eyebrow 老僧那里。

  “转轮寺的普仁Divine Monk !”

  “什么?”

  身边之人startled ,迅速看了过去。

  sou!

  饿狼的身躯瞬间冲出,直接从马背离去,如同瞬移,刹那消失此地。

  另一边。

  刚刚行动起来的white eyebrow 老僧,生出感应,骤然回头观望。

  ···

  雪地中。

  carriage 前行,一会深一会牵。

  约莫过去了二十分钟左右。

  杨放and the others 的carriage 才终于抵达此地。

  只不过carriage 内的柳仙权、柳云却全都startled ,抬起头来,向着前方黑压压的乌云看去。

  浓郁的乌云boundless ,横在头顶,像是厚厚的被子,使得整个大地都似乎化为了漆黑之色。

  单是看上去一眼,都足以让人生出进悸动。

  “爹,那是什么?”

  “别嘴!”

  柳仙权呵斥一声,凝声道:“不得了不得了,很可能与那墟Divine Palace 内冲出来的血棺有关,快走,咱们尽快通行!”

  他探出头来,回头向着杨放那边招呼起来。

  几辆carriage 当即行动起来,向着前方众人走过的道路赶去。

  杨放facial expression grave ,也是仔细的looked towards 了横在高空的乌云。

  片刻后,又生出感应,又向着另一个方向看去。

  只见距离他们不远,此刻正发生着一场极其激烈的战斗,两道silhouette 快速闪电,在不断的碰撞与交手。

  无形的Strength of Domain 交缠在一起,掀起了无尽的雪花。

  两人的身躯在领域之中来回变幻,fast as lightning 。

  全都让人无法捕捉。

  “毒功!”

  杨放微凝。

  交手的两人,一个是一位white eyebrow 老僧,用的是profound 的Buddhism cultivation technique ,带着一股温润与祥和之力。

  另一人却是个满头golden 长发的middle-aged man 。

  其面色冷酷,眼神狂野,随手扫出来的攻击,全都带着浓浓剧毒,甚至就连领域之中都蕴含了剧毒之力。

  不错!

  不管是white eyebrow 老僧,还是那金发middle-aged man ,居然都掌握了terrifying 的Strength of Domain 。

  小小的一个地方,居然能遇到这样两位expert !

  突然!

  杨放目光一扫,再次发现了几个熟人的踪迹。

  在那white eyebrow 老僧的另一个方向,赫然屹立着几个小沙弥,此外还有程天野、任军、徐开and the others 的踪迹。

  “他们是与white eyebrow 老僧在一起的?”

  杨放反应过来。

  那晚在小镇的时候,自己随手救下任军几人,确实感受到了一股温宁祥和的力量在向他们冲来。

  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这white eyebrow 老僧。

  fights to the fullest ,忽然,那金发middle-aged man Form Displacement Shadow ,如同闪电,一下子抓住了人群中的几个ordinary person ,将他们的身躯当成hidden weapon 一样,迅速仍向老僧那里。

  老僧勃然色变,连忙动用Strength of Domain 迅速化解。

  只不过!

  金发middle-aged man 出手极快,继续抓来ordinary person ,连珠一般,向着老僧扔去。

  但凡被他抓中的ordinary person ,全都一脸乌黑,皮肤腐烂,流淌脓血,几乎当场惨死。

  他所修习的赫然是一门极其terrifying 的毒功!

  “卑鄙!”

  white eyebrow 老僧怒喝。

  他虽然不惧剧毒,但是对方连续抓死ordinary person ,以ordinary person 为武器的行为,让他心中深深发寒。

  “只能战胜敌手,又有什么卑不卑鄙的?普仁Divine Monk ,你果然还是太迂腐了,hahaha ···”

  金发middle-aged man 残忍大笑,依然在快速抓人扔出。

  white eyebrow 老僧furiously shouted ,腾身而起,直接向着金发middle-aged man 极速扑去,阻止他继续抓人。

  只不过金发middle-aged man 速度极快,豁然闪开,又从其他地方继续抓人。

  整个人群一片大乱。

  所有人都在惊慌逃窜。

  但面对mysterious 而又诡异的Strength of Domain ,他们根本逃脱不掉,刚刚逃出,又被one after another mysterious power 再次吸来。

  就这样,惨叫声与惊慌声不断响起。

  金发middle-aged man 一边快速移动,一边continuously 抓人、仍人。

  不知道多少人被他扔出,惨死非命。

  “evil creature !”

  white eyebrow 老僧发怒,气息恐怖。

  但在短时间内却根本无法制止住对方。

  二人同时拥有领域,对方不愿与他碰撞的情况下,他很难留下对方。

  “hahaha ···”

  金发middle-aged man haha 狂笑,神色癫狂,依然在一边狂冲,一边迅速抓人。

  oh la la !

  忽然!

  砰地一声,眼前的black carriage 直接炸裂,骏马发出长嘶之声,一块块木屑胡乱飞舞,被他的领域生生震碎。

  carriage 内,一道身穿black robe ,肩背宽阔的silhouette 冲天而起,目光冰冷,快速向着后方飘退而去。

  杨放didn’t expect ,只是途经一下,居然也能受到无妄之灾?

  “哪走?给我回来!”

  金发middle-aged man frowned ,发出coldly shouted ,Strength of Domain 刹那swept away ,向着杨放的笼罩而至,五指猛然一抓,就要将杨放一把抓来。

  但杨放的体表同样浮现出一片混乱的Strength of Domain ,同时腰间purple 软剑出鞘,暗含吞噬与震动两种Profound Truth ,直接向着金发middle-aged man 的领域迅速激射而去。

  xiū xiū xiū 咻!

  软剑弹动,好似闪电。

  黑暗divine seed 的Devouring Power ,如同一个诡异的vortex ,在竭尽全力的化解着对方的Domain 之力。

  随着cultivation base 日深,杨放对于divine seed 的利用也愈强,比当初面对圣梵天时还要再强半倍之多。

  况且加上他自身领域的干涉与地母的震动,竟生生的扭曲掉对方的Strength of Domain ,使得对方的领域快速溃散。

  同时,软剑如电,残影朦胧,极速向着金发middle-aged man 的面门激射而去。

  金发middle-aged man 脸色一呆。

  还有expert ?

  ···

  第一章到!

  求月票!

  各位多投票啊~

  一个白天似乎没收到月票,给点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