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11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黑石密码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其实from the very beginning ,查理siblings 并没有想过要把白银炒到这么高的价格,他们很清楚他们不具备这样的能量。

当他们把每盎司五yuan (Sol )作为白银价格的终极目标进行发力时,很多人自发的加入了进来,白银的价格也越来越高。

白银的价格越高,就有越多的人希望能和他们站在一起,at first 只是那些矿场主们。

白银的价格提高意味着他们的收入也在提升,而且是成倍的增长,他们没有理由不去支持查理siblings ,更impossible 把自己可以赚到的钱,送给别人。

想要继续炒作,就必须有更多的资金,国际市场的自由行为比某个封闭市场的内部自由行为更加的“自由”。

市场价格的波动也更快,更剧烈。

后来国际热钱和大资本家们注意到了这些,他们也开始加入,但是这些人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有些人愿意把炒白银看作是一次合作,他们和查理siblings 之间并没有太多的相互责任之类的。

赚钱了大家就一起分钱,亏欠了大家也只是一起亏而已。

但有些人不同,他们就是为了赚钱而来的,他们手里又有充裕的资金,他们用一系列的条件作为判断输赢的方式,和查理siblings 进行对赌。

他们会把钱给查理siblings 使用,但如果他们做不到他们说的,比如说白银的价格在什么时候达到多少,或者说在某个时间线内达到某个价格,那么他们可以适当的放弃自己的利益,去满足查理siblings 对利益的诉求。

可如果他们做不到这一点,那么查理siblings 就需要支付他们更多的回报,那不仅仅是合作了,不像是投资,更像是一种高利贷!

这种金融对赌协议很普遍,总会有人喜欢玩一点刺激的,同时这也能够作为一种激励的方式去使用,而且有人经常这么做。

比如说“只要子公司的年底业绩达成多少多少,上级母公司就不会把分红抽走,而是作为增资重新注入到公司当中”,这就是很明显的激励,但它本质上也是一个对赌协议。

资本从来不做傻白甜的事情,人们往往会被“如果我完成了会有什么好处”的美景遮住双眼,忽略了“如果我完不成会遭到怎样的麻烦”。

其实查理siblings 能看见风险,但他们停不下来,为了追求更大的利润,甚至可以说他们被利润本身绑架了。

他们如果说“嗨,我们可以停下来了”,也许2nd day 他们就会上报纸的头版头条——《知名白银投资者查理siblings 惨遭入室抢劫杀人》

是的,人们甚至都不需要考虑那些入室抢劫的人是如何进入防御严密的high level 社区,并且是如何干掉比他们多几倍十几倍几十倍的保安,还能干掉那siblings 俩的。

人们不关心,也impossible 知道真相,真相永远的隐藏了起来。

只要还有利润空间,那些资本家,就不会允许他们停下来。

联邦曾经破获过一起走私案,走私的案值高达数千万联邦Sol ,在主犯被逮捕之后,很多人都不认为可以轻松了。

他们认为接下来会以审讯作为交战的战场,和主犯打一场“攻坚战”,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主犯被逮捕,并且关进Investigation Bureau 的immediately ,就主动要求交代。

他事无巨细的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出来,包括所有违法犯法的事情。

负责案子的Federal Investigation Bureau high level agent 问他,为什么会这么简单的就把所有犯罪事实说出来,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最终impossible 逃脱法律的制裁吗?

这位主犯的回答很令人深思,他说“我被绑架了,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我自己想做的……”

at first 他只是一个小走私犯,但当他掌握了一条稳定的路线之后,他的势力开始膨胀了。

这种膨胀是不健康的,每个人都希望能用他的路走私自己的东西,考虑到安全与合作问题,他们与主犯达成了合作关系,成为了一个走私的团伙。

其实主犯自己走私的东西并不多,甚至在中后期他已经不再为自己走私任何东西了,但他停不下来。

当他和他的那些“合作伙伴”说自己不想干了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把枪抵在他的脑袋上。

要么继续做下去,要么去死。

他被绑架了,绑架他的不是那些合作伙伴,而是那条安全的走私通道,以及走私带来的利益!

就像查理siblings 一样,他们不知道现在白银的价格到这么高的位置风险越来越大吗?

他们知道,但他们必须继续做下去,他们已经成为了一面旗帜,如果他们首先说不玩了,白银一瞬间就会崩溃。

紧接着无数人将跳楼,包括了那些大资本家,大矿主们!

所以查理siblings 不仅不能停下来说“不玩了”,他们还必须玩得比以前更大,更多对利益的诉求绑架了他们。

他们如果不能满足这些诉求,那么这些诉求就会宰了他们。

这也是明明白银又涨了,但他们却没有什么笑容的原因。

白银涨得越多,离“真相”也就越来越近,总会有人先绷不住的!

面具一旦被戳破,白银就崩了!

而他们siblings ,很有可能会死!

有时候疯狂,不是为了毁灭,而是为了生存!

“还有两块多钱,但我们很难把价格推上去,除非有其他什么变故。”,查理(兄)有些懊恼,根据最后的对赌协议,他们必须把白银的价格炒到20 钱以上。

只要到了20 零一分的时候,就算他们完成了对赌协议,他们不仅可以拿到一大笔钱,还有更多一笔的奖励,他们可以带着这些数不清的钱离开这一局游戏。

但20 ,太难了,他们之前的计划就是让一些小国家配合他们把白银作为货币对标的贵重金属。

现在这个不讲道理的小国家冒出来,提前触发了他们的部署,这让他们有些担忧。

查理(妹)伸手捏着脖子上的pendant ,很快又放开。

那是一枚玫red ,有鸽子蛋大小的宝石,是查理(兄)送给她的,“我们或许可以试探一下市场的反应,如果市场的反应不错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冲击一下。”

查理(兄)还有些犹豫,他们其实已经准备了很久,如果这次冲不上去,那就麻烦了,他们有可能会输掉对赌协议。

在漫长的思考之后,他凝重的nodded ,其实不同意也没有什么意义,这次大涨之后,很有可能会引来一波散户的清仓。

价格有可能会跌回去,甚至更低,一旦价格掉了,想要短时间里涨回来,就会给人一种有人在操控价格的感觉。

所以他们实际上,没有多少时间了,也没有多少机会了。

“好吧,先试探一下,希望我们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与此同时,在纳加利尔,移民当地人正在开垦荒地。

他在森林外开垦,他还为此向一些人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他认为那些有钱有权的人拿到了更好的土地,而他只能分配到不那么好开垦的森林边上。

他把自己的想法提交了上去,就像是把一块石头丢进了湖泊里,这让他很生气,又没有什么好办法去应对,只能panting with rage 的开采着这里的土地。

因为靠近森林,森林背后是mountain range ,所以越往森林里走,越是容易碰到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说他脚下这块土地中的碎石块。

随便锄一锄头,就能震得双手发麻,时不时就能挖到一块石头。

小石头就算了,弯个腰捡起来丢掉就行了。

可有些大石头往下挖了一米都没有见到底,一块石头就让他丢掉了不少的面积。

这种事太多,这让他愈发的不满。

他刚低头想看看眼下的石头有多大的时候,突然揉了揉眼睛,他看见……那是什么?

他跪在了地上,用双手拨开带有小石头和石头碎片的泥土,石头碎片锋利的边缘割裂了他的手指他都没有注意到。

当他拨开所有的泥土后,他看见了那个东西,一个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狗头金!

“是金子!”,他cry out in surprise ,紧接着他就意识到这种事不该说出来,他跪在地上,把小孩脑袋大的狗头金丢进了箩筐里,用泥土和砂石盖住,背起箩筐头也不回的朝城里走。

他得把这个东西献给城市的市长,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底层民众,他知道就算自己发现了金矿,也impossible 有能力开采。

也许金矿反而会成为要了他命的东西,那还不如拿着这块狗头金送给市长,并且把这个消息告诉市长。

也许自己能够得到一些奖励不说,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一路上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开垦荒地到处乱跑,他什么都没有说,生怕自己accidentally 说错了什么,纠缠起来,就闷着头赶路。

直到傍晚,他才赶到了市政厅,并且希望能够见到市长一面。

一个普通的民众想要见统治阶级,直接和统治阶级对话,这就像他妈小说一样没有逻辑。

但很奇怪的是市长居然真的接见了他,还很和气的询问他为什么要见自己。

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他把沾满泥土的狗头金放在了桌子上,卑微的说着自己的发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