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11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因为Lynch 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所以安娜今天没有在Lynch 的别墅过夜,回到了家中。

巨大的餐厅就像是中世纪贵族的城堡,里面的装修却不怎么奢华。

就像是一个聚会的地方,宽阔的空间里摆放着一张张长桌,长桌的两侧是两条长凳,阿金尔家族的人都聚集在这里吃饭。

阿金尔家族自称是贵族,所以他们也有着贵族的传统。

所有人,无论如何,只要还在家中,就必须在这里吃饭。

包括帕图先生。

帕图先生坐在最中间的桌子上,坐在了主人的位置,他的那些brother 姐妹们坐在他的两侧,像是Uncle 和婶婶之类的,都坐在其他的桌子上。

那些人年纪太大了,已经放下了手中的权力,他们离开了阿金尔家族的权力核心,自然也不具备坐在最瞩目位置的资格。

同时作为帕图先生的长辈们,他们也不愿意在吃饭的时候还要看一个Junior 的脸色,他们累了一辈子,也该休息休息了。

只有那些Leader ,才有资格坐在帕图先生的这张桌子上。

其他Junior 则坐在这张桌子左侧的桌子上,那里有备受关注的Junior ,他们代表了家族的下一个时代,只要帕图先生卸Patriarch Ren 的位置,这些人就会成为这场晚餐的核心。

整个餐厅就像是一个大食堂,处处透着刻板又严肃的东西。

按照惯例,帕图先生拿起刀叉享用了今天晚上的主菜之后,人们才能动刀叉,在这之前他们什么都不能做。

不能吃,不能喝,不能发出声音,只能坐着。

只是今天的流程似乎有些不太对,帕图先生并没有拿起刀叉享用今天上好的烤鸡并且称赞厨子的厨艺,而是指了指这张桌子最后空置的几个席位说道,“安娜,坐到这边来。”

一刹那,坐在左侧桌子靠前位置的安娜脑袋里一片空白,她只是subconsciously 的站起来,向同桌的brother 姐妹们欠身行礼,然后来到了帕图先生所在的这张桌子,坐在了最末席。

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这里的变化,帕图先生的举动预示着安娜离“终点”又近了一步!

如果不是帕图先生,以及家族的祖训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也许此时已经有人低声的议论起来。

而此时的餐厅,依旧是那么的安静,安静到只能听见各种如风箱被快速拉动时发出的声音,呼哧呼哧的。

安娜在坐下来前,又向这张桌子上的每个人行礼,这是必需的礼节。

正是因为有这张桌子边上的这些人,家族才能如现在这般辉煌,但下一次,她就不需要再行礼了,因为她也变成了“自己人”。

帕图先生随后拿起刀叉,从烤鸡腿上切下来一块冒着热气的肉,放进口中咀嚼了九下,然后咽了下去。

随后他拿起餐巾沾了沾嘴角其实并不存在的油渍,转头笑着对站在一旁的厨子们表示感谢,“非常美味的晚餐,谢谢。”

厨子们鞠躬后排队离开了这里,紧接着餐厅里变得热闹了起来,人们进餐时的动作让这里即便没有人说话,也发出了不小的声音。

没有人在晚餐的时候吃饭,除非他她它有足够重要的事情,但很显然,今天没有人有很重要的消息。

每个人都憋着一肚子的疑问,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安娜能坐在那张桌子上,他们很想问问发生了什么,却又不能张口,一个个看起来都非常的难受。

今天的晚餐可能是这段时间里用时最短的,很快那些youngster 就离开了餐桌,向帕图先生这桌欠身行礼后离开了餐厅。

一个接着一个,他们太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到最后,餐厅里只剩下帕图先生和安娜。

空旷的房间里,一丁点声音都会像狭窄水面泛起的涟漪,不断回荡着回声。

帕图先生放下了刀叉,他看着安娜。

“太蹊跷了……”

帕图先生拿着湿巾擦了擦手指指尖,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安娜,“时间,事件,时机,一切都太巧合了!”

“你要明白一点,当所有的巧合聚集在一起时,它就不是巧合!”

“我知道你们youngster 喜欢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当女主角和男主角只是一起睡了一觉就能怀上……”

“那么这就是精心设计的陷阱,这不是巧合。”

“帮我约Lynch ,我想和他私底下谈一谈!”

“我不希望这件事有第四个人知道!”

在他说话的immediately ,安娜就放下了刀叉,slightly 低头表示acknowledge allegiance ,并认真的聆听。

等她听完帕图先生说的那些话之后,虽然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是表示了自己会按照帕图先生的去做。

有时候在这样的Great Family 中,保持着对所有人的冷漠。就是最好的办法。

你不能因为你是patriarch 就对自己的child 热情,或者给他们更多的资源,更好的资源,那只会不断的堆积矛盾,直到最后矛盾彻底的爆发。

不把这些人当自己的子女看,就是最简单的方法,对谁都一样,这就是有限的公正,但至少,他是公正的!

随后安娜知道自己可以起身告辞了,她放下了刀叉,清洁好自己的面部和双手,起身面向帕图先生slightly 欠身行礼,“非常可口的晚餐,father 。”

帕图先生略微颔首回礼后,安娜才快速的离去。

又过了几分钟,他站起来,看着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餐厅,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2nd day ,安娜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来到了别墅,好在只是疑惑而不是经验。

“我father 想私底下和你聊聊。”,安娜没有兜圈子,直接说出了自己接受的委托。

Lynch 一点也不意外,帕图先生能察觉到他不感到意外,这就像是一个老猎人往下风处一站,就知道上风处有没有猎物一样。

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气味,行动过后的痕迹,甚至是动物本能驱使下的行为惯性。

市场也是。

that many 的巧合与不巧合,专门做资源生意的帕图先生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些问题。

而且他还是星梦蝶consortium 的执行总裁,他对整个市场的变化都有敏锐的感知,他发现了一些问题。

更重要的是,Lynch 不久之前才“好奇”过,问了一些有些敏感的问题。

他能猜到,这不奇怪!

Lynch 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并且约定了一个时间。

几天之后的傍晚,在城外人工湖的湖面上,两个人坐在了一条小船上。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但两个人都没有带鱼竿。

Lynch 不喜欢钓鱼,他不喜欢把自己有限的时间浪费在钓鱼上,他能理解人和鱼之间的博弈,以及博弈胜利带来的喜悦,但他就是不喜欢这种浪费时间的运动。

所以两个人就那么坐在船上,面对面而坐,和傻子一样。

“我应该带鱼竿来,就算我不钓鱼,至少看起来好看一些。”,Lynch 先开口暖场,他的开场白让帕图先生嘴角边多了一些笑意。

这个刻板的家伙很少会表露自己的情绪,随后那种“他好像笑了”的感觉就消失了,只剩下平常的模样。

“好了,我们的时间都很有限,可以跳过这一段吗?”

在得到Lynch 的肯定后,帕图先生直接问道,“你打算对白银出手,是吗?”

Lynch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因为纳加利尔发现了露天金矿!”

“你不是做这一行的,你可能不太理解我们对这些事情的敏感程度,金矿被发现之后金价立刻下跌。”

“这加深了人们对黄金的担忧,白银的势头有这么猛,你要把白银的价格抬起来!”

“白银涨得越好越快,人们对黄金也就越失望,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更多的资金会从黄金流向白银,你还是打算对白银动手了。”

Lynch 听到帕图先生的分析并不奇怪,很多人都能分析出这样的结果来,他好奇的不在这里,而是……

“为什么是我?”

帕图先生看着Lynch ,“在我认识的人中,只有你最符合我的猜测。”

“Lynch ,不是每个人都敢踩在钢丝上起舞,我上次就和你谈了这件事,你在和world 为敌。”

“也许现在有超过百亿的资金在盘中,你要撬动它,那些人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

Lynch 听完shook the head ,“人们在考虑自己作出的选择时总是往好的方面考虑,就像我,无论它多激进,我会觉得我成功。”

“而看待别人的选择时候,又会过于保守,总觉得失败的probability 会更大。”

“我们不能只看见风险,不去谈论利润,帕图先生,你应该明白,风险越大……”

帕图先生几乎是没有停顿的接着说道,“回报越大!”

Lynch 点了一下头,“是的,100 亿,哪怕是我只能把其中的百分之五装进我的口袋里,它也对得起这样的风险。”

“至于你考虑到的有没有人会通过其他方法伤害我……”

Lynch 抿着嘴思考了一会,然后said with a smile ,“我会在他们对我构成危险之前,先成为他们的危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