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11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对白银不感兴趣的人,未必对黄金不感兴趣。

黄金奇怪的下跌让人有了很多的联想,有些人睁开了眼睛,在暗中观察the entire world 。

三月中下旬,马里罗的天气也变得暖和了不少,至少人们不需要再穿着厚厚的防寒服才能避免自己在风雪中冻伤,冻亡。

今年突然的降温影响了整个马里罗的春播计划,以至于到了三月中下旬时,春播还迟迟没有开始。

瑞恩背着沉重的个人军备从火车上跳了下来,每次呼吸时都可以隐隐看见两股热气从他的鼻腔中喷吐出来。

他在联邦过的冻,一来是他需要回联邦检查一下身体,毕竟之前他的内脏还受了伤,差点死掉。

前线缺少足够的医疗设备和高端医疗设备检查他的伤势,他只能先回去了,尽管他并不想回去。

回去之后,就是急冻气候,连铁轨都在低温下变得不那么保险,于是前往前线的火车停运了,知道最近气温回暖,地表温度提高,他才乘坐第一趟列车赶了回来。

一下车,他的战友就给予他一个热情的拥抱,“我以为南方的女孩太过于热情会让你忘记了我们在这边还有工作……”

他的搭档用力拍打着瑞恩,脸上完全是喜悦的表情。

只有在前线真正的参加过战争,才能够明白战友到底是什么。

他可能是自己的眼睛。

也有可能是自己的后背。

他可能是自己的坚壁。

也有可能是自己的武器!

战友,在任何时候,可以发挥出任何他需要发挥出的作用,配合默契的战友更是难得。

特别是在巷战中,想要培养出默契不是短时间就可以做到的,这得花费时间,甚至是用生命去培养。

瑞恩laughed heartily 着,他丝毫感受不到背上的装备有多么沉重,他拍打着自己战友的身体,“是的,是的,那些女孩太热情了。”

“她们差点把我淹没,如果不是想着还有个混蛋在这边等着我把他带回去,也许我就不回来了!”

他的战友松开了他,在他的胸口锤了一下,“你这个大话王!”

瑞恩hehe 的笑着,有些猥琐,“我没有说谎,我发誓!”

军人在联邦的婚恋市场中不属于受欢迎的类型,因为world 大战期间各国的军队都死伤惨重,包括盖弗拉的陆军。

当时还有很多反战题材的纪录片,电影,以及一些数据记录。

在这些宣传中,人们对战争只有一个概念,那就是会死人,并且死很多人!

如果有谁嫁给了军人,也许战争爆发的那一年,她就会变成寡妇。

像是有些如同meat grinder 的战役,人们甚至没办法用一个单独的数字去保留一名牺牲warrior 的尊严,他们给数字加了单位。

几十万人死在一场战斗中,每个人都被符号化了,但这个数字背后,是同样多的家庭正在承受痛苦。

所以军人,并不是现在受欢迎的男士。

但瑞恩this time 回去,就很受欢迎,因为他是黑石安全的外勤。

人们知道这家公司的福利有多好,当他穿着黑石安全的制服出现在酒吧里时,顿时就吸引了不少年轻的女孩moved towards 他走过去。

黑石安全对society 统一招募新员工时,他们对外公布了黑石安全的薪资标准和内容,当人们看见最低等的内勤每个月都能拿到四五百yuan 的底薪和提成时,整个society 都被黑石安全的高薪震动了。

更别说他们还有阵亡抚恤和各种福利,以至于有些人觉得为黑石安全死了比他们或者更有价值。

至少为黑石安全奉献了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家人,child ,从此就再也不会有什么坎坷,他们能够上学,上大学,这是很多人的梦想!

apart from this 各种福利也让人们眼红,有人开玩笑的说,如果可以的话,尽快嫁给一个黑石安全的员工。

如果他没有死,那么恭喜你,你不需要工作就能享受到生活的美好。

如果他在工作中牺牲了,那么同样恭喜你,你可以得到更多的钱,更多的福利待遇和关注,并且你还可以嫁给下一个!

整个假期期间瑞恩除了日常的训练之外,就是在酒吧和旅馆度过,那些热情的小妞恨不得第一天上床,2nd day 就能和他结婚。

可不管大后方有多么的和平,安静,美好,他都迫切的想要回到这里!

这里才是他该来的地方,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够感觉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指挥部给了新的命令,两天后我们将继续向北推进……”

两人一边朝他们的营帐走去,瑞恩的战友一边说起这件事,“命令很急,你可能休息不了多少时间我们就得上路,希望南方的女孩没把你的腿变软……”

整个营地都透着一种火热的气氛。

伊莎贝拉坐在房间里,她的头发已经长出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变化带来的影响,她没有重新留长头发。

她留了一种很特别的短发,脑后和鬓边以及耳朵上面这一圈的头发都剃掉了,能看见有些发茬的头皮。

上半部的头发留了下来,扎了一个小辫子,这让她看起来变得有些凌厉,凶狠。

此时她穿着军装坐在沙盘前,看着沙盘上的那些旗帜,参考着这段时间的变化,她有点搞不清楚情况。

春播在马里罗还是非常重要的,哪怕是军阀混战期间,他们在春播期间will not 进行大规模的碰撞,偶尔有个摩擦,也只能是摩擦。

所有的矛盾,冲突,都必须等春播结束之后继续进行,这是一种没有明文的规定。

但现在,联邦人破坏了这个规矩。

“我不明白,我们明明可以等到四月中旬左右,那个时候温度会更暖和以一些。”

房间里的一名指挥官shook the head ,“现在的土地已经冻上了,要等春播的话可能还需要等待很长的时间,而且我不知道你注意没有。”

“一旦地面解冻,道路就会变得泥泞,这会影响我们的速度和步调,而且现在的时间刚刚好,那些人已经还在春播期间,我们可以趁他们没有防备,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联邦人的态度,他们的做派,他们的思想,和这里都格格不入,这让伊莎贝拉有些不太适应。

尽管她知道自己把联邦人带进来,肯定会付出很多,可她还是忽略了联邦人的shameless 程度。

或者说忽略了Lynch 的shameless 程度,他simply 没有考虑过给她什么自主权,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是计划好的。

当她对那些计划有不同的意见时,没有人会尊重她的想法。

伊莎贝拉没有继续纠缠,她换了一种方式来寻求答案,“为什么我们那么着急地向北推进,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但应该知道的事情正在发生?”

指挥官看着,表面上保持着一定的尊敬,不过他的眼神中,却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态度。

“也许有,也许没有,这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我们要做的,就是服从命令!”

2nd day ,又来了一批新员工,这些员工是从society 上招募后经过培训而成的,他们这一批人没有和国防部的士兵们混编,而是单独成立了一支队伍,这么做也是Lynch 的授意。

联邦的那些士兵接受了太久的“正确教育”,从某方面来说这其实是国防部一种很理想化的规章制度。

国防部希望每个士兵都有荣誉感,都觉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拯救,而不是侵略,这就让他们在面对一些问题的时候会选择一个明显的错误答案。

比如说有时候他们的敌人过于年轻,过于老迈或者是女性时,他们居然会天真的希望别人放弃抵抗。

抑或是当他们遇到了敌人的防御工事时,他们居然没想过用一些好用的办法,而是正面的进攻。

这不是正义之战,更重要的是Lynch 先生在会议上说了,必须在六月前,进入指定区域!

没有更多细节的解释,指挥官们坐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着接下来的战斗要怎么打。

伊莎贝拉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望着窗外发呆。

两天后,她看着一大群打着自己旗号的联邦人北上,她总有一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

这不是帮她夺回她的一切,而是让她背负责任呢!

瑞恩也在this time 出征的序列当中,运兵车从城市中出来之后越往北,地形的起伏越大。

马里罗的地形和纳加利尔正好相反,在纳加利尔更多的都是平原地区,但是在马里罗,山区比较大。

地质学家称这是地壳运动造成的,至于是不是,谁知道呢,反正就当他们说的是真的。

周围从小山坡到出现了一些更高的山,最后这些山连成了一片。

人在山下的公路前进时往往看不见山顶,这会使人们有一种自我渺小的感觉。

他们正在向一个关隘前进,这里曾经是马里罗最重要的交通要道。

从这里北上可以用更少的时间,如果要绕开这里,至少要多走七八百公里的路!

而这一座关隘,又被马里罗人称作为“熊关”,以此来彰显它的雄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