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11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一座山间的城堡中,一群军阀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坐在了一起。

由势力目前最大的军阀邀请,其他军阀汇聚在了他的城堡中,一同讨论马里罗的未来和出路。

让人不知道应该嘲笑还是悲哀的是,马里罗政府的大总统并不在这里,傀儡政府连“关心国家未来”的资格都已经不具备了。

这些彼此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矛盾的军阀能坐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联邦人的态度,以及他们带来的压力。

每个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他们凶狠或者淡漠的目光不断在彼此的身上来回打转,房间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而城堡外也是如此,不同派系的人对彼此都不顺眼,如果不是考虑到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也许他们早就打起来了。

随着邀请者的出现,房间里肃杀的气氛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名马洛里人,走了进来。

他就是马里罗目前势力最大的军阀之一,据说他身上流淌着Imperial Family 的血脉,这也是他势力最大,实力最强的原因。

他拥有了Imperial Family 留下来的财富,这让其他军阀还在想办法寻找economy 收入的时候,他却只需要想办法把钱花出去。

这导致他的势力领先了其他人一大截,在马里罗内也有不少人认为如果有人能结束这动荡的乱世,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这位大军阀。

他50 多岁,穿着马里罗的军装,进来时大家都主动站起来以表示敬意——主要是他们都在人家的地盘上,你可以不尊敬这里的主人,但你得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请坐……”,他坐下后,其他人才纷纷坐下。

在所有人都坐下后,有那么十来秒足有的停当,随后他说道,“这次邀请大家前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连班个人。”

“春播不只是春播,它还是我们的信仰和习俗,但联邦人不尊重我们的信仰,不尊重我们的习俗,也不遵守我们的规则。”

“这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我相信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要尊重我们。”

“如果我们继续退让,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们会走到哪一步。”

大军阀说完之后其他人纷纷nodded ,之前桑切斯那边也是这样,联邦人根本不讲道理的扩张。

他们几个军阀Union 起来给了联邦人一些压力,虽然他们没有给联邦人造成重创,但却让联邦人见识到了他们的决心。

在他们的决心之下,联邦人选择了放弃从东线扩张的想法,转而从西线扩张。

并且现在扩张的速度极为迅速,势头也非常的凶猛。

这也让大家都在考虑,是不是要重新给联邦人一些压力了,至少让他们明白,如果他们继续这么没有任何顾虑的扩张下去,他们将会引发全马里罗的针对!

马里罗,无论它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是什么样子,以后是什么样子,它都是马里罗和马洛里人的马里罗。

他们可以在这里做任何事情,但不代表着联邦人也可以。

其实这些大军阀都非常的清楚,如果让联邦人过度的插手这里的事情,他们很快就不会再满足于一些小小的“收益”,他们一定会想要得到更多!

军阀们也很清楚,他们未必是联邦人的对手,但是他们要拿出自己的态度来。

马里罗最不怕的就是全民战争,除非联邦人能把这里所有人都杀死,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接受联邦人的统治!

“我们有什么办法对付那些飞机吗?”

飞机这个词也随着第一次轰炸进入了军阀们的视线中,他们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到了“飞机”这个词汇,以及它背后所代表着的毁灭力量。

大军阀nodded ,“我得到了一些朋友的帮助,他们送了一些东西给我……”

说着他让人把一个人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武器推进了这间房间里。

它看上去有点像是双联的加农炮,但要袖珍得多,军阀们不知道如何形容它,只是觉得它很特别。

也就在此时,一名外国人走了进来。

之所以说他是外国人,因为他的发色和瞳色都不属于马里罗人或者马洛里人,人们看着他。

“先生们,晚上好,我是紫兰花工业,也就是这架防空炮生产厂商的代表。”

军阀们有些不解的looked towards 了大军阀,他们本以为这就是大家集中起来对抗联邦,给联邦人施压,他们didn’t expect 居然还有外国势力加入了进来。

一时间每个人都保持着沉默,他们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说些什么,或者作出怎样的表态。

大军阀似乎也清楚这些人的心理动态,他laughed ,拿出一支柯乐芙,交给佣人剪开后咬在齿间,“紫兰花工业是……国最先进的军事装备生产厂商。”

“我们要对付联邦人,首先要对付的就是联邦人的飞机,他们的飞机对我们造成的影响太大了。”

“如果我们能控制联邦人的飞机至少不敢在War Zone 上空飞行,那么我们就会把彼此双方重新拉回到一个公平的水平线上。”

“我也相信,在没有飞机干扰的情况下,联邦人不一定是我们的对手!”

他说的那个国家是一个很unremarkable 的小国,不具备干涉马里罗内政的能力和实力,这让大家都sighed in relief 。

他们就害怕大军阀和某个Great Influence 搞在了一起,比如说盖弗拉。

那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

但一个unremarkable 的小国家,谁在乎?

他们能不能拿出几千人送到这边来都是未知数,就更别说干涉他们之间的那些问题了。

有了这样的心理打底,大家的表情也缓和了许多,有人忍不住提问,“它真的能对付飞机吗?”

那名军工代表笑着坐在了一个简单的椅子上,随着他坐下的动作,和地面几乎平行的机关炮炮口突然抬起,对着天空。

他通过摇动一些把手快速的完成视线方向和角度的调整,“左手边的是摇杆能让我们快速的转动防空炮底座,也可以快速的调整炮管垂直角度。”

“right hand 摇动一圈调整的角度和距离,大概是左侧的五分之一,这是为了更加细节化的调整。”

“我们采用了最新的双联二12 毫米机关炮,一次供弹100 六十发……”

他详细的说着这家防空机关炮的参数,为了证明它对飞机能够起到有效的对抗作用,这位军工代表还特意的把联邦目前的轰炸机参数列举了出来。

总之只要用了他们的防空机关炮,联邦的飞机就无法像现在那样大摇大摆的飞进来又飞出去。

大军阀或许是看到了军阀们眼中的意动,他邀请大家到他城堡的院子里,在院子里还有两座防空炮。

随后有相应的工作人员坐上去,并且在军工代表的示意下,他们释放了两个靶机。

靶机在升空没多久就被打下来了,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它,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烁着精光!

其实他们不害怕联邦的陆军,或者说那些黑石安全的员工,他们真正害怕的是那些飞机。

他们没有任何预防飞机的方法,这就处处都处于被动之中。

如果他们能对抗联邦人的飞机……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害怕联邦人?

随后这些军阀不仅自己坐在了防空炮上进行了操作,他们也让自己随行的军官去试了试。

尽管他们第一次接触this thing ,但是对于操作还是很快就适应了。

紫兰花工业的设计非常人性化,它不是用扳机来控制开火的,而是脚踏板。

这样的射击让人们不需要瞄准好后去射击,而是一边瞄准,一边射击。

加上代表的讲解,人们对这种防空炮都非常的感兴趣。

“那么……它值多少钱?”,其中一名军阀忍不住问道,其他人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东西好是好,但要是太贵,他们也未必愿意买。

大军阀looked towards 了紫兰花工业的代表,后者报出了一个有些出人意料的数字。

“它只要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夫拉……”,代表说着paused ,他突然意识到这里就在联邦的旁边,这里的人们也习惯性的用联邦Sol 结算。

他在心里快速的计算了一下,重新报了一个价,“大约三万一千到三万two thousand 联邦Sol 。”

这个价格非常的低,军阀们都sighed in relief ,最先询价的那名军阀大手一挥,“给我来二十……不,30 架,它的子弹呢?”

“30 yuan 一颗!”

“有些贵了。”,军阀frowned ,他以为顶多就只要几yuan (联邦Sol )一颗。

军工代表解释了一下机关炮的炮弹看起来比子弹at worst 多少,但这不意味着它们的技术含量和制造难度是相同的。

飞机带来的隐患最终还是压下了军阀对于它价格的不满,很快每个军阀少的订购了十架,多的订购了50 架,可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推销。

其实没有人知道,这个紫兰花工业的背后,就是盖弗拉人。

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拿到轰炸机的准确参数,更没有拿到实机,这让他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