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11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一个强大的国家impossible 是由一群傻子统治的,更impossible 整个国家里的人都是傻子,总会有那么一些聪明人。

盖弗拉一边研究自己的飞机,一边关注联邦那边公布的外贸机型,同时他们也开始进行了“反飞机”的研究。

如何把飞机打下来,已经成为了比“如何让飞机飞起来”更重要的研究项目。

院子里的这些防空炮就是盖弗拉Imperial Family 科学研究院最新的设计,然后套着一个小国家的皮,在马里罗进行尝试。

他们不会直接贸然的直面联邦,那会让彼此之间的矛盾升级,所以他们套用了一个小国家的皮,以这个小国家的军工作为第一设计者。

现在,就是他们验效这些防空炮的时候了!

盖弗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联邦军事力量的试探,甚至是摩擦碰撞。

有了可以对抗联邦飞机的军事设备,军阀们的脸上自然也多了不少笑容,只要联邦人的飞机飞不过来,那么他们未必不敢给联邦人一点颜色看看。

这里是马里罗,他们熟悉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但联邦人不熟悉,任何人拿起武器就能化身驱逐入侵者的家园卫士,联邦人就是邪恶的入侵者!

重新回到了房间里,大军阀让人悬挂起一张黄金地图。

每个人都被大军阀的富有震惊了,那张地图,就真的是黄金的!

就连紫兰花工业的代表,也有了片刻的失神。

这些军阀,太有钱了!

用纯金的金线编织的“画卷”上用各色的宝石作为“颜料”,描绘出了整个马里罗的地形,上面还有一些城堡,看得出这张地图是一个古董。

in the past 能有如此的财力,精力,以及对整个国家地形的了解,制作这幅地图的人不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就是大臣贵族们。

这时有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失声说道,“我听说Imperial Palace 里曾经有这样一幅地图……”

人们听到这话slightly 一愣,随后想到了一些传言,就不再多说。

大军阀始终保持着微笑,他“解释”了一下,“有人要以100 万的价格向我兜售这张地图,我很喜欢,就得到了它。”

他们口中的货币都是以联邦Sol 作为单位的,马里罗的官方货币是罗拉,因傀儡政府以及军阀stand in great numbers 的原因,本国货币的汇率有点凄惨。

反倒是隔壁国家的联邦Sol 很坚挺,加上走私猖獗,作为走私的主要主体,各大军阀手里都掌握着数量不少的联邦Sol 。

他们只用联邦Sol 交易,甚至都把这当做成为一种习惯,一种大家都认同的规矩。

随后,他走到了地图的左侧,在地图上一块用绿宝石拼接成的城镇模样的地方指了指,“我不知道为什么联邦人这么急着北上,如果他们向北走,那么这里就是他们必须攻下的位置。”

“我们可以在这里结成一道defensive power 量,对抗联邦人……”

军阀们很快就有了决定,他们每个人都派出一些人,凑齐三万人的军队,带着刚买来的四十挺防空机关炮,前往目标地点,准备建立防御工事应对联邦人的快速入侵。

另外一方面,他们也在督促傀儡政府和傀儡大总统,尽快向联Zhou State 际事务部和总统表达自己的不满,声讨他们的入侵行为。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这么做没有什么意义和价值,真正想要入侵你的人,不会因为你喊疼就放弃了他们的想法。

他们会一边欺骗你“等一会就不疼了”,一边用力侵入,喊的再响亮也没有什么用。

他们想要的,不是阻止联邦人的行为,而是获得更多的来自国际society 的关注。

这就像Lynch 给阿库马力出的主意,他想要让自己的思想成为解决纳加利尔问题的方向,那么他就必须让更多人认识他,知道他的思想并且认同他才行。

这些军阀也一样,他们希望能够在国际society 的注视下给联邦人迎头痛击,只有这样,挟持着胜利的态势,他们才有可能真正的和联邦人坐下来谈判。

否则,就算打赢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至于输……那不更好的坐实了联邦人入侵的事实吗?

有了决断之后,所有人都开始调动手中的军事力量,为一周之后的战争做准备。

此时此刻,在联邦,Lynch 从座位上站起来开始鼓掌,在他的周围也有很多如同他一样穿着得体的女士和先生们,大家都在鼓掌。

每个人的动作看上去都各有不同,但他们鼓掌的掌声却给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说不清楚,很热情,但……也只有很热情了。

在他们的面前,总统先生一边擦着汗,一边和他的对手握手。

今天的总统先生没有穿着正装,他穿着一身轻便的运动装,甚至还佩戴了护腕,这让他看起来年轻了一些。

他的状态不错,满脸的笑容,在和几名同台竞技的对手握手并祝福彼此之后,主持人邀请他走到了领奖台前。

数十台摄像机忠实的记录着这一刻,当主持人把话筒递给他时,他把擦完汗水的手帕递给了自己的助手,很有绅士风度的称赞了每一位对手。

“我得说一号赛道的……先生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在半局之前几乎绝望。”

“五号赛道的……女士展现了时代女性的特点,我刚才从裁判那里回来,她得到了第二的好成绩。”

“至于我……我的运气不错。”

“我们都有一次失误,而我的good luck 一些,比她多了一分……”

总统先生很含蓄的谈起了今天的比赛过程,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把自己生活之外的情况暴露在民众的面前。

这种做法其实很讨喜,at first 他是不同意的,但Lynch 说服了他。

这是一个公益的保龄球比赛,也是为职业保龄球比赛做铺垫,无论谁获得第一名,Lynch 都将以他的名义,为慈善捐款100 万!

而获胜者,只能得到一张奖状!

因为它的“公益”性,所以总统先生被Lynch 说服了,只要Lynch 不给他钱,不涉及钱权交易,他不介意让民众们看见自己的hobby ,以及了解自己的技术。

人总会有一些hobby ,有些人的hobby 是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挥舞高尔夫球棒,总统先生的hobby 就是打保龄球,他热衷于这项运动。

就在他的庄园,别墅中,都有单独的保龄球球道,这可以让他在休息时玩上那么一会。

保龄球,正在快速的风靡联邦,总统先生这次夺冠,也能起到推动作用。

站在一边的Lynch 看着记者采访了运动员们之后,他满面笑容的走上台去。

“恭喜你,总统先生,你获得了冠军!”,Lynch 脸上的笑容就像是发自内心一样,总统先生含蓄的表达了他只是good luck 。

然后是第二位女士,30 岁出头,个人信息上说是一名middle class 家庭的全职主妇。

但实际上她并不完全是那样,她还热衷于各种平权运动,她的丈夫是某个州的法官,而且她似乎也在积极筹备走上仕途。

在翠西女士知道Lynch 要举办这样一场保龄球比赛,一会获悉了参加的人选名单之后,这位女士就主动来报名了。

第三第四以及其他那些先生中都有着各自特殊的地方,但ordinary person 无法观察到这一点,他们只能通过媒体看见一个个和他们相差无几的ordinary person 。

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这场保龄球比赛就此终结,但它带来的影响,还会continuously 的发挥作用。

Lynch 是乘坐总统先生的车一起走的,坐在车上,总统先生很满意the past few days 的比赛,他一路非常艰险的走到了最后。

在半决赛时他甚至差一点被淘汰!

最后因为他的分数和另外一位的分数相同,两人之间必须淘汰一位,他们加赛了一场。

对手的心理素质不过关,输掉了比赛,让总统先生以“复活”的身份重新杀进了决赛中。

这极具戏剧化的一幕在电视放送时,直接拿到了时间段的最佳收视节目。

人们希望总统先生能出丑,但又希望他能像一个英雄一样站到最后,好在他完成了这个任务。

也许过程中的困难和艰辛,反而会让这段“历程”变得格外闪耀。

“那些人中,没有你安排的人吧?”,总统先生问道,“我希望我的对手是值得尊敬的。”

Lynch 迟疑了一下,“我不喜欢说谎,我安排了一个人,就是那位女士。”

“但我没有让她输给你,你知道,我和翠西女士走的比较近,对平权运动我也比较关心……”

总统先生抬手虚按,他知道这些。

Lynch 的前女友Catherine 前一段时间就一直在和翠西女士一起到处做活动,而且翠西女士也在筹备州长的竞选,这点他早就知道了。

在比赛中加入一位女士,的确符合联邦现在的政治观和价值观,至少大多数人都承认女性和男性在部分体育运动上,具有同台竞技的能力。

她们出现在比赛中,同时也为总统先生增色不少,他没有理由反对这个。

Lynch 的诚实让总统先生非常的开心,这就是诚意换来的诚意!

至于比赛冠军有没有奖励,谁在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