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12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100 万的公益捐款,这对总统来说也不能算是一笔小钱,但他不能拿。

拿了,就要出事。

民众们有时候很麻木,当他们看见那些富豪为了女明星,或者为了斗富一晚上花掉了几十万几百万时,他们只会撇着嘴用略带着仇视的态度,亲切的问候一下这些有钱人。

但有时候,他们又很敏感,比如说有某个政客进行了令人恶心的钱权交易,他们甚至会为此罢工游行去抗议!

总统先生,就是所有政客中最受关注的,他必须保证自己的廉洁,所以这是一场没有任何实质性奖励的比赛,除了一些奖状,以及留下一部分影音资料。

当然,除了这些,Lynch 也会以他们的名义帮他们捐一笔钱到慈善Foundation 做善事。

民众们喜欢听到类似的新闻,这也是民众们看起来十分矛盾的地方,他们不喜欢那些富翁大手大脚的在某些生活不必须的地方浪费钱。

但又希望有人能多做善事,多捐一些善款。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那些人无论他们如何花钱,都和overwhelming majority ordinary person 没有关系。

可后者却会给他们一种希望,一种期盼,他们希望在自己受难的时候,也有人能站出来,为自己捐款,或者有谁能帮助自己。

speaking of which ,总统夫人正好手里有一个慈善Foundation ,Lynch 可以把这些钱捐给她。

至于慈善捐款返还的免税问题,就不归Lynch 负责了,他只负责捐款,不负责后续的一系列的麻烦问题。

these all are 比较私人的事情,总统先生的个人会计会为他安排好一切,不需要Lynch 去担心。

总统先生可能是刚拿了冠军,心情不错,他谈起了最近的一些事情。

“我听说第一批飞机已经交付了?”

总统先生说的是轰炸机,world 订单,首先给的是那些小国家,这也是federal government 的建议。

没必要急着给盖弗拉,可以拖一拖,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有时候政治很profound ,你一眼看不穿底,也看不到尽头。

但有时候政治又很幼稚,可能某一种行为的目的,就是恶心人。

Lynch nodded ,“已经交付了,对方也都验收了,没有什么问题和纠纷。”

总统先生点了一下头,不好评价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随后他又问道,“确定没有问题吗?”

Lynch 再次nodded ,“它刚刚被生产出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被淘汰了。”

“我们把它称作为第一代,而我们目前正在设计的轰炸机机型已经到了第四代,我们可以轻易的把它打下来,它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

研究所的风洞建起来之后,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一两周,half a month 一个月的时间,在一些设计上就会有新的突破。

加上科技的进步,以及实验了更多的复合材料,实际上研究所正在研究和设计的东西比Lynch 表达出来的要多得多。

总统先生对技术方面的变化没有什么了解,但是他知道第四代一定比第一代好,这就足够了。

“这样听起来就让人舒服多了!”,总统先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或者纯粹是今天打球打尽兴了,他的思维很活跃。

“我昨天晚上看电视的时候听说你们在船上发生的故事,要改编成电影了,是吗?”

“最近电视台都在播放这个,看得出人们对你的经历很感兴趣!”

总统先生笑眯眯的谈论着和政治没有关系的事情,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那样,在先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Lynch 点了一下头,“是的,期间发生了一些事……”

一路上两人就像是一个普通的youngster 和一个普通的老人那样,一会聊聊这个,一会聊聊那个。

直到总统府时,总统先生的情绪似乎才逐渐的平复。

他站在总统府的门口,再次和Lynch 用力握了握手,“我必须感谢你,Lynch ,从我成为参议员之后,我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快乐过,我得感谢你!”

他很真诚,Lynch 一刹那就想到了特鲁曼先生对总统先生的评价——

“他也许不聪明,也许缺少决断,也许很容易被别人说服,但这些恰恰也都是他的优点……”

实际上这些优缺点综合在一起,只能说总统先生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他很普通。

只是运气和命运把他送到了这个位置而已!

以上这些很快被Lynch 从自己的脑子里赶了出去,没有任何一名顶级的政客是因为运气的原因,成为联邦总统的。

他肯定有自己的特别之处,也许他的这些优缺点就是,他不会让人觉得他具有强烈的offensive ,也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个”Not good 控制”的人。

这也许是他的伪装,他正在忠实的扮演自己的角色,也许这就是他自己,他独特的魅力。

总之……

“非常荣幸,总统先生,我希望这是愉快的一天!”,Lynch 及时的收回了手。

总统先生连续点了好几次头也表示他的肯定,“当然,美好的一天。”

“那么,再见,Lynch 先生?”

“再见,总统先生!”

重新回到自己的车上时,Lynch 已经不继续猜测那些没有边际的东西。

用某些人的话来说,他又完成了一次肮脏的交易,是的,这是一场肮脏的钱权交易。

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发生,实际上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过了。

而钱……也已经支付了。

人们只看见了总统一分钱都没有装进口袋里,却忽略了总统先生因此获得的100 万以上的免税税额,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也等于是接受了Lynch 的好处。

但人们对于这种“贿赂”往往会视而不见,他们不会说“天啊,又是该死的黑幕交易”,他们不会那么说。

因为善款,往往会和他们有关系,这就是民众们最自私的一面。

当他们也有可能成为受益者的时候,他们就会假装看不清好坏,分不清黑白。

既得利益者永远都是最从心的人,更有趣的是他们往往argue with the courage of one’s convictions 。

回到别墅时,翠西女士已经在等他了。

而翠西女士身边的,就是那位比赛第二名的女士,她也在这。

Lynch 一进入房间时,两位女士就站了起来,可以看见那位年轻的女士在门开时就站了起来。

而翠西女士则等她看见了Lynch 后,才站起来。

只是相差了几秒钟的时间,但这却体现出了两个人的身份差距。

Lynch 走了过来,和两人握手后坐在了主位。

那位第二名女士很感激Lynch ,她不断重复着自己的感激,顺带着还送了Lynch 一点小礼物。

“这是我丈夫出差时带回来的,据说是一种古董,我对这些东西不太懂,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她把一个很精美的盒子放在了桌子上,大概有一尺长,大半尺宽,Lynch 打开了盒子看了一眼,是一面黄金面具。

造型有些奇特和夸张,但一眼就能看出它的特殊之处,那种不同文化之间的突兀感遍布在这张黄金面具上。

它肯定很有来头!

“我很喜欢……”,他把盒子盖上,交给了小女佣,并吩咐放进书房的桌子上。

随后他looked towards 了翠西女士,第二名女士稍微往后挪了挪,并闭上了嘴。

“翠西女士,最近过得怎么样?”,Lynch 开口问道。

翠西女士笑着答道,“很忙碌,但很充实,唯一有点不太习惯的是Catherine 现在不在我身边。”

“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也很漂亮,总是为别人着想,我习惯了有她陪伴我,突然间她离开了,我还有些舍不得。”

这就属于聪明人,她不需要去称赞Lynch 或者吹嘘Lynch ,那没有什么意义。

反倒是谈起和她关系“更亲近”的Catherine ,反而会有更好的效果。

她看得出这两个youngster 应该还没有斩断,她的说话方式很有技巧。

Lynch laughed ,继续看着她。

翠西女士挽了一下鬓边的几根乱发,“我听说Catherine 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中,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

“作为她曾经的同事,如果有需要,请一定告诉我!”

Lynch this time 明白翠西女士过来的原因了。

一方面是带着第二名女士过来道谢,在从政前能和总统先生一起参加保龄球比赛并且得到第二的好成绩。

除了说明她背后有女权组织的人在支持她之外,也说明了在society 上层也有人能帮助她。

不是所有会打保龄球的女士都有资格和总统先生一同比赛,并且还能拿到第二的好成绩。

ordinary person 可能觉得……这不就是一场保龄球比赛吗,它难道还能有更多特殊的意义?

但政客们不会这么想,他们总会过度的解读一些事情,把简单变得复杂。

这的确需要感谢Lynch 的帮助,没有他翠西女士都无法让这个女人接近总统先生。

除了这件事之外,另外一个诉求,可能是翠西女士需要Lynch 的支持,资金的支持。

选州长要花很多钱,而且州长是两年一任,但州长可以无限连任。

这也预示着每一任州长在任时,都会尽可能的经营自己的地盘。

想要撬开他们的防线,除了需要有人之外,最重要的是有钱!

Lynch 就很有钱,报纸上说他刚搞定了一批对外军售,几亿十几亿的订单和利润,让人眼红。

此时小女佣还没下来,第二名女士突然站了起来,“咖啡有些凉了,咖啡壶在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