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19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在Bupen 的市中心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这对很多职业人来说,可能是毕生的梦想。

听上去好像……这种事情应该很容易办到,毕竟这里是Bupen ,只要有钱,就肯定能租下一间办公室。

大多数人是这么考虑的,但他们面对着两个问题。

要么房租太高了,ordinary person 根本承受不起Bupen 市中心的房租价格,那是一个让人能屏住呼吸的价格!

要么就是廉价的房租只租给指定的人,这里毕竟是Bupen ,是资本和政治交汇融合的地方。

你在这能看见一个月只要100 六十五yuan 却有五百平的办公室,也能看见一个月要2,000 但只有100 平的办公室。

它们甚至可能就在彼此的隔壁!

翠西女士在这里就有一间不错的办公室,200 来平方,不算太大,当然也绝对不小,每个月的租金六百50 。

这个价格在其他地方可能连50 平方都租不到。

这一点得益于她的Uncle ,联邦众多教区中的一位牧首,当她表示自己想要在Bupen 安置一个办公室时,很快就有人拿着招租启事找上了门。

一个挂着私人竞选办公室牌子的工作场所,翠西女士此时脸上看不见太多的喜悦,她又遇到了麻烦。

她没有想过在Progressive Party 的票Cang Prefecture 竞选,她在Progressive Party 内没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让委员会和委员会主席支持她。

她也不会在Conservative Party 的地盘上找事情,他们虽然丢掉了总统,可这不意味着他们丢掉了基本盘。

总统以一个非常“耻辱”的方式结束了他的总统生涯,却挽救了Conservative Party 的体面和尊严。

对于信誉受损不那么严重的Conservative Party 地盘来说,他们和过去一样不欢迎outsider 。

她只能在摇摆州选举,之前她锁定的这个州没有什么太像样的竞争对手,加上大把的钱撒下去,还没有开始竞选,她就已经让整个州的人多少都了解到了她。

整个竞选团队的策略也非常的简单有效,调动女性支持者来投票,他们选的这个摇摆州女性的占比几乎和男性对等。

但最近,出现了一个很强势的对手。

Conservative Party 经过几年的沉寂收缩似乎已经开始筹谋重新活跃起来,她的对手是一名42 years old ,非常具有个人魅力,并且当过兵,立过功的退役军人。

这位军人退役之后自学了法律,现在以律师的身份参与州长竞选。

他的履历几乎找不到任何不恰当的地方,军人,律师,这非常的符合联邦民众对政客底子的需求。

律师的职业表明他至少是一个理智的,明白是非的人。

而军人背景,则意味着他不会像过去那些Conservative Party 的政客那么的保守,也同样的具有offensive 。

政治,党派,从来will not 围绕着a certain 政治纲领死守,当有需要他们改变的时候,他们会比任何人改变得都更快。

就像是在前些年里Progressive Party 大谈保守策略,现在,也轮到Conservative Party 主动迈入激进阵营了。

民众们需要什么,政客们就给他们需要的,然后得到支持,这就是政治。

比起Conservative Party 的这些“老政客”们,翠西女士显然有点……跟不上节奏。

在联邦一个没有政治能力的人如果想要在某一场政治选举中胜选,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有钱就行了!

这大概就是联邦政治最神奇的地方,任何一个参选者都不需要具备在任何级别从政主政的经验。

他们在成为市长、州长甚至是总统先生之前,可以是一名歌手,一个演员,一个厨子,一个beggar 甚至是一名洗车工。

他们有没有从政经验对选民来说,对政客们来说,不重要。

但这一条也不是在什么地方都行得通,比如说国会。

想要在国会里拿到一个席位,没有足够的政治经验很困难,这是题外话。

那么一名经验不足的女士如何在竞选中战胜她经验丰富,履历漂亮到挑不出毛病的对手呢?

很简单,联邦的特色,花钱就行了。

是的,只要花钱就行了,这可能是全world 唯一最具有特色的选举了。

更密集的海报,更密集的活动,高价征稿获得的演讲稿,加上一个出色的竞选团队,胜选很轻松。

一只猫,一条狗都能胜选,这就足以说明联邦的政治有时候何其的愚蠢。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是一个资本先行的国家,这不恰恰满足了资本家们的需求吗?

只要花钱,就能捧出一名政治spokesperson 。

现在翠西女士想要战胜她的对手,她要么就要拿出更多的钱来,要么就找到对方的弱点。

竞选办公室给她的建议是利用她father 市长的身份去做一次政治交易,从州参议院得到州议会的支持,这样她在竞选州长时的胜率就会提升。

同时还要她的Uncle 发动起宗教方面的优势,最好能够在电视传教的过程中,给她增加一些mysterious 背景,然后让选民给她投票。

最后,再弄几百万的竞选资金进来,问题就不大了。

对于竞选团队来说,一名市长的价值和意义永远都不及一名州长的价值和意义,所以舍弃一个市长换来本地州议会的支持,这就非常划算了。

翠西女士正在考虑这个想法,她现在还有点不太知道如何开口和她的father 提起这个事情——

“为了你亲爱的女儿的政治生涯,我们决定让你提前退休……”

有点残忍。

“如果能弄到更多的钱呢?”,翠西女士扶着额角问道,“如果能弄到一千万,对我们的选举是否有帮助?”

办公室里那些看起来就非常不一般的女士和先生们nodded ,其中的Chief-In-Charge ,也是竞选团队的领队给了肯定的答复,“如果有一千万的话,的确会起到很大的用处。”

“但是我更加倾向于用你的father 进行交易,州议院的支持比钱更重要,他们本身就是一张大网……”

计划其实很简单,用一个实权的市长位置作为交易换来三到五名州参议员的支持,这个不难做。

政客们对市长还是很在意的,看上去这只是一个市长,可它毕竟能确切的管理到一个城市内居民的具体工作和生活。

能具体影响到一个城市的工商业发展情况,制定一些政策。

如果说上层建筑是用来把政治资源卖个好价钱的,那么底层政客就是具体的执行者,这个执行者的位置很重要。

不仅能让一些上层人物许诺的政策成为现实,也能让一些城市内新兴的资本家投入党派的怀抱,很重要。

一个市长位置的交易,背后往往涉及到非常多,非常复杂的关系,毕竟一个坑只能装一个萝卜,只要有三五个州参议员支持翠西女士,那么加上一些公关,让州议院倒过来的问题就不大了。

想了很久,翠西女士揉了rubbed the temple ,“我需要打一个电话……”

房间里的女士和先生们纷纷离开,给翠西女士一个足够私人的空间。

她提起电话,又有一点犹豫,最终还是拨通了Lynch 的电话。

连拨了三个不同的电话才找到Lynch ,这就是这个时代最令人不安的问题,通讯不能适时同步。

有时候一旦错过了某些信息,就会演变成大麻烦,而这种“错过”正在不断的上演。

接起电话的那一刻,翠西女士鼓足了勇气,在简单的两句闲聊之后恳切的说道,“Lynch ,我需要你的帮助。”

电话另外一头的Lynch 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什么都没有说的就签了一张支票,也不像上一次那样还要说几句话后才签了一张支票。

this time ,他拒绝了。

“我已经给了两份钱,翠西女士。”

可哪怕是拒绝,也不会让人愤怒,反而让翠西女士有些面红,羞愧。

是的,Lynch 给了两份钱,她现在又打电话索要竞选资金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贪婪丑陋的恶妇。

“我很抱歉,我知道这……有点过分了,但我现在的确需要帮助。”,想到自己的竞选事业,翠西女士还是brace oneself 继续要求。

“在计划之外出现了一个对手,而且表现的很强势,我们这边分析如果以现在的情况保持下去,我们很难在最终的选举中胜出。”

“你知道,不只是你,还有其他人都已经投入了相当的资金还有精力,我自己也是,我们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投入进去的一切都白费了!”

“不需要多少,300-500 万就行了,我还会通过其他方法来弥补一下我们之间的差距……”

翠西女士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Lynch 听完后觉得有点意外,又不那么意外。

当一个governor of the state 候选人中没有明显的强势的候选者,特别是摇摆州时,就是政客们对这个州发动攻击的最好时候。

摇摆州的特殊地方在于政治立场的变动和不确定性,这也意味着每个人都有可能,只要这个人能让选民们喜欢。

如果人们喜欢的是一只猫或者一条狗,只要它的主人有钱为它铺路,它也一样能胜选。

“打败对手的方法有很多,也许我们可以坐下来聊聊……”,Lynch 没有直接同意,而是想要和她谈一谈。

翠西女士没多犹豫,立刻答应了下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