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19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对于翠西女士的再一次“求助”,Lynch 完全不意外。

她并不具备碾压性的优势,自然在州长选举这个问题上有些困难。

从去年开始翠西女士就一直非常高调的在society 上活动,经过一年的活动之后,终于有了一些政治基础。

这其中还不乏她father 和她Uncle 加成给她的,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直接参选州长本身就是不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Lynch 愿意投钱给她其实和其他捐了钱的人想的差不多,万一赢了呢?

万一赢了,联邦就会迎来有史以来第一个女州长,这也是翠西女士参选时拿出来的一个竞选基点,联邦需要一名能拿得出手的女政客。

整个竞选团队认为联邦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过一名女州长,就是对女性rights and benefits 最大的践踏,是最可耻的性别歧视!

这种说法得到了很多女性的支持,特别是一些女强人的支持。

像是赛维瑞拉之类的,都给翠西女士捐献了一部分竞选资金,可能不多,也可能只是表示一下对她的支持,但总体来说还是有支持者的。

有支持者,就表明有概率获胜,拿到女性选民的投票后再通过正常的选举方式拿下一部分男性选民的票,她想要赢并不难。

不过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没有太过于像样的对手。

Progressive Party 这边看在她father 和她Uncle 的面子上,安排了一个陪跑的候选人,必要的时候会主动退出竞选。

至于Conservative Party 那边……,他们不在交易的范围内,当他们发现在这个州内居然没有一个像样的对手时,他们派出了一名精锐的干将。

甚至Lynch 怀疑这有可能是Progressive Party 和Conservative Party 之间的默契!

他们本质上不希望让翠西女士胜选,所以两边人在默契的配合下,完成了这一幕。

有了一些猜测后Lynch 安静地等待着,翠西女士来的速度比他想象的更快。

十多分钟后,她的车就停在了别墅外。

小女佣把她迎进了书房里,Lynch 正在吧台为自己弄一些酒,“你要来一杯吗?”

翠西女士犹豫了一下,随后点着头说道,“可以给我一杯,我正好需要放松一下。”

端着两杯酒回到了书桌后,他把杯子递给了翠西女士,当然还有杯垫。

他的桌子是实木的,据说他们为了这张桌子锯掉了一颗生长了几百年近千年的primordial 巨树,然后一体雕刻打磨出来的,它是一个整体的,没有任何拼接的缝隙。

这也让这样桌子的价格贵到了极致,如果让那些ordinary person 知道这样一张桌子就是他们一套房子的价格,他们一定会怀疑Lynch 脑子坏掉了。

桌子本身已经做了一些防水处理,但本着它不应该被损坏的理念,任何会在杯壁外凝结水雾的杯子,都会有一个杯垫。

两人坐下之后没有过多的寒暄,直奔主题,“我现在头疼的很,有时候我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错误的选择!”

翠西女士重重的sighed ,“现在变得越来越麻烦,Lynch ,非常的抱歉,我知道我这么做有些可耻,但我已经没有other methods 了。”

她看着Lynch ,希望Lynch 能答应下来。

竞选团队认为如果Lynch 能站在她这边,在几场关键的演讲时出席嘉宾,对提高民意有很大的帮助。

并且还会因为有Lynch 的出现,让她得到党内更多的瞩目。

所以这次除了要借钱,还要借“脸面”。

她还不太适合做一名政客,如果是一名真正的政客,他们大概会用“应该愧疚的是你,因为一旦我获胜之后就会给予你很大的回报,可看看你现在居然犹豫了,真是该死”的态度来说服Lynch 。

她还有些愧疚,这很不政客。

Lynch 听她说完之后,没有立刻回答,反而问道,“有没有这个什么……律师的资料?”

也许是考虑到Lynch 会对这名对手感兴趣,也许是她一直做着各种应急准备,她当场就拿出了一份资料,递了过去。

Lynch 点了一下头,拿起档案,翻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Conservative Party 这次推出来的人很符合目前这个阶段民众们对政客的希望,当过兵,又是律师,并且还有是当地动物保护协会和环境保护协会的会员。

这种履历和翠西女士过去单薄的经历没有任何对比的需要,他直接就能获胜,加上Conservative Party 的支持和资源倾斜,难怪翠西女士会有如此的压力。

这就是政党的terrifying 之处,当一个政党决定推动某个人走到某个位置上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大批的内幕交易就会开始了。

他们会在政治上做出一些妥协,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翠西女士这边没有,她只是Progressive Party 的普通成员,在党内没有who 脉,Progressive Party 就impossible 动用太多资源支持她。

Lynch 看完之后大抵已经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他把档案丢回到桌子上,“不得不说,翠西女士,在这个对手面前你没有任何的优势。”

翠西女士强忍着不适点了一下头,她的头很疼,仿佛脑袋里被塞进了一个什么东西,一鼓一鼓的,让她的脑袋也一阵阵的疼痛。

“是这样,我还想做一次尝试,如果什么都不做就认输,不仅我们会损失前期的投入,也会让我觉得遗憾。”

“所以我来这里寻求你的帮助,Lynch ,你会帮我吗?”

Lynch laughed ,没有正面的回答,“翠西女士,其实要胜选有很多种办法,花钱只是最笨的一种方法。”

“我不知道你如何挑选的竞选团队,但很显然看起来他们很应付你的工作。”

“你应该找一些有能力,有办法,又不那么死板的团队……”

翠西的竞选团队是她father 的推荐的,她一直相信这个竞选团队能为自己带来胜利,可Lynch 此时的一番话让她也开始有些怀疑。

Lynch 没有欺骗她的理由,所以这些话大抵应该是真话,她面带着些许的困惑看着Lynch ,“因为什么?”

Lynch 指了一下桌面上的档案,翻开了第一页,那个英俊且具有魅力的中年男性相片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

“因为他很完美,要正面击败这样的对手你需要付出的可能太多了。”

“竞选,政治,从来都不是数学题!”

“它不是你把你拥有的东西拿出来,我把我拥有的东西拿出来,然后比较一下,谁多谁获胜。”

“不是这样,特别是竞选。”

“我们没有必要在对方最擅长的领域里妄图正面的击溃他们,我们完全可以换一种思路来应对。”

翠西女士的思维逐渐的被Lynch 牵着走,她问道,“那为什么应该怎么办?”

“他很完美,那么我们就去收集他的黑材料,in this world 永远都不存在绝对完美的人。”

Lynch 若有所指,“他当过兵,就去搜集一下他当兵时期的表现,看他有没有虐待过新兵,或者把报失的军备偷偷卖到黑市上去。”

“再查一查他的律师生涯,看他有没有为那些明显的罪犯做过无罪辩护并且成功的。”

“我相信他肯定做过,无论案子的大小,它就像是奶油蘑菇浓汤里飘起来的一颗苍蝇,能恶心得让刚喝下一口的人快要呕吐出来!”

“查一查他的私生活,他的家庭,他的社交,人impossible 没有缺点,没有人是完美的。”

“找到那些weak spot 然后放大,把他的问题,他的缺点曝光在阳光下,when the time comes 人们就知道如何去选择了。”

翠西女士stared wide-eyed 看着Lynch ,就像是第一次了解这个youngster 一样。

她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妄图用酒精来镇静,她在吞咽之后,有些蛮横的问道,“如果他身上找不到丝毫的weak spot ,我们该怎么办?”

其实她已经相信Lynch 说得很多,这样做的确能够给这个对手毁灭性的打击。

他现在有多完美,人们发现他藏起来的龌龊事情时,就会有多愤怒。

底层的民众最愤怒的永远都是被欺骗,他们不会饶恕更不会原谅欺骗了他们感情的人。

感情,共情,可能是他们唯一拥有的,不多的财富,就这样还有人企图欺骗他们,真是不可原谅!

但她还是强辩了一句,万一没有缺点怎么办?

Lynch 摊开了双手,“那就制造缺点,制造丑闻,翠西女士,我们讨论的是政治,它是in this world 最肮脏的东西,也是最干净的东西。”

“你不能以你以前的态度和眼光看待这些,它显然是不合适的。”

“也许你会因为认为制造了一些丑闻让对方名声扫地,失去了竞选的机会而愧疚,你完全可以在结束之后私下向他道歉请求他的原谅。”

“但是在on the surface ,在竞选中,你们是敌人,绝对不是朋友。”

“他可能很英俊,很有魅力,但只要想到他要夺走属于你的未来,你就不应该对他有丝毫的怜悯,翠西女士。”

眼前的女人是一个注重外貌的人,Lynch 不希望她脑子发热从正面进攻,那样她会输得很惨,而自己投的钱也会disappeared 。

Lynch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摆,“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做,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些小问题,但你知道……”

他slightly 摇着头,表情有些微妙,“in this world 没有免费的午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