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883

  第1847章 掌声响起来

  很多东西大家都说了,像是什么金融economy 方面的,国际政治方面的。

  Lynch 不说话不是因为他不想说,而是他不想和这些人一起说。

  或者说他想看看这些国际事务专家,到底有多“专家”。

  事实是……一言难尽。

  Lynch 年轻的时候听过一堂课,课上一个自称能让每个学员一年赚一个亿的导师举了一个例子。

  一个daoist 真事的例子。

  他问大家,如何把一支笔以明显不合理的高价卖给其他人,这实际上也是销售中的经典案例,更是一门学问。

  很多同学热烈回答,那时候网络还没有兴起,大家的回答大多不相同,也差强人意。

  最终这位导师告诉大家,当他需要用这支笔钱签一份更重要的合同时,别说100 ,1000 也会买下来,听懂掌声!

  大家都热情且激烈地鼓掌,但Lynch 没有。

  导师问他为什么不鼓掌,是不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他告诉那名可能自己这辈子都没赚到一个亿,却能让这里的每个人都赚一个亿的导师。

  不是他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只是他的反射弧比较长,然后他也开始鼓掌。

  皆大欢喜。

  但那是他最后一次上课,因为这堂课狗屁都不是。

  很多人都会subconsciously 的营造出一种卖家市场来让买家接受自己的想法,有时候这么做没问题,但它不适用于所有的条件。

  不是所有的卖家都那么强硬的,也不是所有的买家都必须遵守规则的。

  这不是普通的销售,这是抢劫。

  当你不打算以正常的价格销售产品时,你就必须成为对方无数选择中的唯一!

  在Lynch 看来,当这支笔已经插入了对方的脖子或者胸口里,再稍微用力就能要了他们的命时。

  别说1000 了,一个亿他们都会买,只要他们有这个钱!

  这不是破坏性的思考,至少比起可能涉及到有几十种解决方法,还有这各种致命逻辑漏洞的卖笔签合同,这个才是最有复现基础的。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胆子大,都能实现它!

  现在这间房间里所有人都还在各种框架和规则中有限的发散思维,而他早就跳出了这些框架之外,这也是他能成功的原因。

  当所有人都在谋求寻找那个需要签合同又没有带着笔,偏偏在路上遇到了同样没有带笔但带着合同,非要和他当场签字的“客户”时,Lynch 早就开始考虑更远的地方。

  面对特鲁曼先生的提问,他倒也没有拿捏什么,只是微笑着,用最平常的语气说道——

  “我认为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帮助盖弗拉组建流亡政府。”

  一句话,整个房间里顿时间连一丁点杂音都没有了!

  特鲁曼先生的瞳孔都在这一瞬间放大了许多,这一刹那,脑海中闪现了无数的碎片,他隐隐的抓住了什么,头皮slightly 有些发麻,但还差一点什么,抓不住要点!

  此时有一名专家先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他稍稍放低了一些声音,用一种带着明显困惑的语气问道,“他们不是都投surrender yes or no ?”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也足以让一些人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也包括特鲁曼先生。

  他立刻站了起来,“感谢大家今天能够到这里来为我们提供必要的帮助,稍后我们会安排车辆送各位回去,当然如果你们愿意在这里转一转也可以。”

  “我和Lynch 先生还有事情需要单独聊聊,就不陪大家了,希望各位能够理解。”

  他看了一眼Lynch ,透过眼神他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跟我来!”

  Lynch 也站了起来,略微欠身,随后和特鲁曼先生一同走出了Conference Hall 。

  在离开Conference Hall 的那一刻,特鲁曼先生让安委会的人安排人盯住所有人,不能让他们走漏了风声。

  必要的时候,这些人有可能泄密之前,可以先把他们抓起来。

  两人的速度很快,不多时就进入了特鲁曼先生的办公室。

  他让秘书送两杯咖啡过来,自己则和Lynch 一起挤在沙发上,还掏出了烟。

  “伱的脑袋是怎么长的?”,特鲁曼先生一边点烟,一边充满好奇的看着Lynch 。

  从事情发生到这一刻从来都没有人和他谈过这件事,但现在,他意识到这才是最重要的。

  Lynch laughed ,“我听说过一句话,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流于表面,才华才是寻常面容下埋藏的金子!”

  “可能天主比较喜欢我,不仅给我了一副好面孔,还有一副和它匹配的好脑子!”

  对于这样相当自信的自我炫耀和称赞,特鲁曼先生只能以“hehe ”回应,他没反驳,因为这就是他妈的事实!

  真他妈不公平!

  他在心里连续用了两个带情绪的语气助词。

  “我知道你很优秀,仔细说说你的想法吧。”

  Lynch 调整了一个合适的坐姿,聊了起来。

  “其他的问题我就不多说了,他们说得已经足够多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陆军大臣投降之后,盖弗拉会怎么样?”

  看上去是两个问题,其实是好几个问题,特鲁曼先生猛吸了两口烟想了想,没有什么头绪。

  他looked towards Lynch 的expressions all 闪亮闪亮的,就像是在看考试的正确答案。

  Lynch 一边弹烟灰,手中一边有一些小动作,“如果是我,我会立刻要求以陆军大臣为首建立一个新的盖弗拉傀儡政府。”

  “只有这样,才能更温和的把盖弗拉的工业能力变成自己的。”

  “一边他们要打破阶级问题,会对society 的中上阶层下死手,但同时又确保不会对society 底层造成太大的恐慌。”

  “盖弗拉是一个正在转型的国家,它的财富和权力都集中在society 的中上层,掠夺这些人的财富对彭捷奥人来说,已经足够他们多喘几口气了。”

  “然后让傀儡政府,成为他们的工厂,这也是他们一直在做的!”

  特鲁曼先生已经开始跟着他的思维跑,想到了很多的东西,比如说彭捷奥周围的那些从属国家。

  他们一直被彭捷奥趴在身上吸血,所以这一套彭捷奥人不会陌生,他们很大可能会这么做。

  他看Lynch 的眼神又有了一些变化。

  “所以我们必须抢在他们的前面,把流亡政府建立起来,确认流亡政府的合法性。”

  特鲁曼先生舔了舔嘴唇,“然后呢?”

  Lynch laughed and said with a smile ,“然后我们通过这个流亡政府,去实际的控制盖弗拉本岛以及国际上的资产!”

  “彭捷奥人一定会大肆搜刮财富,包括了Imperial Family 银行里数不清的夫拉,这些夫拉能让他们迅速摆脱国际economy 孤立的现状。”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不给他们这些机会!”

  “以流亡政府的立场,要求国际society 冻结全部和盖弗拉政府有关系的资产和账户。”

  “然后暂时中止夫拉在国际市场的结算……”

  特鲁曼先生抬起手,“稍微打断一下,其他的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但结算问题……”

  他是觉得这个事情不是太好弄。

  原因很简单。

  比如说现在联邦也有一定数量的夫拉作为必要的国际结算储备,如果现在停用夫拉作为国际结算货币,那么联邦储备的这些外汇就成为了死钱。

  它除了和盖弗拉交易时能用到,和其他国家都无法进行有效的结算。

  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商品换回来一堆废纸!

  同时他们又必须在这些东西成为废纸之前,想办法把它们消耗掉。

  不然,这些损失就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这些国家会一边抗拒流亡政府的要求,一边加快夫拉在国际市场上的贸易行为。

  一旦流通起来成为一种趋势,想要突然中止,就非常的困难。

  而且this time 彭捷奥的确干的很漂亮,他们击垮了盖弗拉,掠夺了他们上千年的财富,国家整体战争潜力升高,势必会影响到国际society 对他们的态度。

  在国际货币体系中除了等值的黄金储备之外,国家信用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评估标准。

  看得出特鲁曼先生的确看了不少书,但只是看,不一定了解。

  Lynch 指出了其中最核心的部分,“它已经死了!”

  “在盖弗拉沦陷的那一刻它就已经死了,所以我们要做的并不是让全world 都接受流亡政府的要求。”

  “而是让他们明白,无论他们有什么想法,事实不会改变。”

  “我们只需要从world 发展委员会这边用力,把夫拉剔除出去,事情就basically 能解决。”

  “你知道,有时候我们分辨敌人很简单的方法,就看他们是不是使用同样的货币……”

  特鲁曼先生意识到了Lynch 的意思。

  谁继续用夫拉,谁就站在联邦的对立面上。

  “当然,我们不能只说坏的,不说好的。”

  “比如说等我们打败了彭捷奥之后,federal government 会出手帮助盖弗拉尽量的稳定住它的汇率等。”

  “让他们认识到严重的后果,以及光明的未来,他们大多数人还是会按照我们的想法,什么都也不做的。”

  “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我们还需要流亡政府为我们提供一些便利。”

  特鲁曼先生觉得自己的思维还是跟不上Lynch ,他只能又点了一根烟,“比如说?”

  “比如说委托我们夺回盖弗拉,并且授权我们对本岛的管理权,还有国际上的资产实际控制权!”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