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890

  第1854章 高压统治

  正准备离开Imperial Palace 的彭捷奥总司令官突然停下了脚步,他looked towards 了走道旁的一个小立架。

  深red 的木头和golden 的描边,那不是黄金的,而是一种金漆。

  有时候有些事情很神奇,比如说人们对金器的着迷。

  比如说人们会不约而同的制作金漆!

  这不只是因为它的颜色问题,在冶炼技术还不发达时紫铜和黄铜就颜色问题来说,表现的比纯度不高的黄金要好得多。

  但人们还是在使用黄金做各种器皿,而不是黄铜。

  让总司令驻足的不是金漆的问题,是立架本身。

  那是一个看起来大约有一米二左右的四足立架,很典型的盖弗拉中古世纪风格,奢华中透着美的工艺技巧。

  他走到立架边,用手拿起了上面摆放着的一个花瓶,看起来很漂亮的花瓶。

  但他的注意力,则停留在了立架的台面上。

  他摸了摸那个长期摆放item 形成的压纹,又对照了一下手中的花瓶,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对不上。

  他把花瓶放回去,小了一圈,很显然这个花瓶原来并不是摆放在这里的。

  彭捷奥皇帝并没有下令开始搬迁Imperial Palace ,所以他们尽可能的保持Imperial Palace 的原貌,然后他们会拍摄相片保留存档。

  等国内的消息传来后,他们会把这里的东西拆下来,将皇帝Your Majesty 选中的一部分送回国。

  然后在离彭捷奥帝国Imperial Palace 不远的地方,重新按照相片中的原型,组建一个小Imperial Palace ,来证Ming Emperor 国对它的征服!

  从登陆舰靠岸那一刻,这个国家的一切,都是帝国的财富!

  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有人偷走了这里的东西,偷走了属于帝国的财富。

  “让陆军大臣过来。”

  总司令官很清楚,如果有谁有能力把这里面的东西偷走,那么一定是一个手握重权的人。

  他听说自己到来之前陆军大臣就控制住了Imperial Palace 的一切通道,除了他,impossible 有更多人作出这样的事情。

  陆军大臣很快就来到了这里,他现在就在Imperial Palace 里办公,负责协助彭捷奥的军队进一步的搜刮帝国的财富。

  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心里难免有些忐忑。

  “总司令……”

  总司令官斜睨了他一眼,“跟我来。”

  说着走向了两个立架之间的花台,花台的后面是一幅油画。

  他站在油画前看了好一会,然后伸手在油画上摸了一下。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让陆军大臣惊出了一身冷汗!

  油画,色彩的堆积,它不是平面的涂抹艺术,而是油料的堆积艺术。

  明显高于画布的颜料表面已经凝固坚硬,但随着自司令官用力按下去,它逐渐的有一些坍塌的变形,表面凝固的颜料也开始开裂。

  他又斜睨了一眼陆军大臣,走向了下一个立架。

  this time ,他甚至都不需要仔细的去看,就能看出立架上摆放着的东西只是一个不值钱的工艺品。

  尽管工艺品和艺术品本质上存在重合的部分,但工艺品就是工艺品,永远都成为不了艺术品。

  它直接把那个工艺品fiercely 的摔在了地上!

  此时,他才转身looked towards 陆军大臣,“我需要一个解释。”

  陆军大臣沉默不语,这个时候不说话是最好的选择。

  说自己不知道?

  那么说不定总司令官就会让他去调查,并且给他一个期限。

  万一他“找不到”,说不定会有更坏的结果。

  为此道歉?

  这也不是一个好选择,既然选择了投降,还想着从中牟利,这不是cunning 更不是聪明。

  这是他妈的courting death !

  他现在最好的回答方式就是沉默,以他目前的重要性,至少总司令官不会太为难他。

  毕竟想要再找出一个能替换他的人,多少还有些麻烦。

  沉默的时间长达十多秒,总司令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陆军大臣的身上,他的压力很大!

  还好,他赌对了,总司令官很快挪开了目光,继续向外走去。

  “联邦宣布夫拉停止结算,我们原本的计划落空了,但这不重要。”

  “你知道我上午颁发的新命令了吗?”

  他是指从民间收缴一切值钱的东西,黄金,白银,珠宝,艺术品,任何之前的东西!

  甚至是一些豪华汽车都被开到了港口,准备运送回国。

  陆军大臣nodded ,“是的,我听说了。”

  总司令官说着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手中的鞭子压在了陆军大臣的肩膀上,“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要尽快收集这些东西,那我们等不了太久!”

  陆军大臣低下了头。

  “去工作吧,以后有的时间是休息!”

  等陆军大臣离开之后,总司令官looked towards 自己的副官,“把这座城市里所有的画师都召集起来,包括Imperial Family 的画师。”

  “还有那些制作艺术品的工匠,我要知道,到底是谁在盗窃帝国的财富!”

  副官领命离开。

  其实对总司令官来说,这些艺术品并不是必需的,战争时期艺术品的价格几乎可以用廉价来形容!

  就像现在,Imperial Palace 里这些艺术品的真品,其他价格也十不存一。

  可不值钱是一回事,有人把它们偷走是另外一回事!

  他隐约的认为,这件事肯定是陆军大臣做的,只是暂时没有证据而已,但他认为就是这样。

  他也从其他途径听说,陆军大臣曾经说过的“保全说”,他认为暂时的投靠是为了保存实力。

  等将来战争结束后能更快速的恢复国家实力。

  本来总司令官对于他的说法并不感兴趣,或者说并不在意。

  叛徒总会有千百种理由来为自己的背叛找借口,他不会让这些背叛了这个国家的人失去最后的遮羞布,如果他们配合自己的话。

  但现在,他必须让陆军大臣明白,他做了一件蠢事——

  如果他是那个小偷的话!

  从Imperial Palace 中走出来的陆军大臣显然有些恼怒,他的小心思被发现了,当然也是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所导致的。

  他能够准备的时间并不多,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其实也没办法很好的复刻所有的艺术品。

  除了cream of the crop 的之外,其他的basically 只能说看上去像,本质上还是那种模仿的工艺品。

  他同时也有一种紧迫感,他不确定这件事最终会不会有什么纰漏,毕竟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太多了。

  他处理好了自己认为应该处理好的一切,剩下的,只能交给天意!

  历时四天时间,盖弗拉Imperial Family 银行的金库被打开了。

  在大门打开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在盖弗拉,最大的国家银行就是Imperial Family 银行,从平民到贵族,甚至是Imperial Family ,都把自己的财富储存在这里。

  它据说拥有world 上最坚固的金库,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特种的合金工艺,让破拆小组用了四天才在金库上打了一个洞。

  数不清的金砖neat and tidy 的摆放在一起,每一块金砖上都压制了盖弗拉Imperial Family 银行,纯度,已经四四零的数字。

  每一堆为100 根,交错排列,入目之处都是成堆的金砖,整个金库都被golden 所晕染。

  总司令官很快就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立刻安排人装箱,不允许出任何的问题。这些东西要尽快送回去。”

  “清算一下保险柜里还有什么东西,值钱的运回去,不值钱的直接销毁……”

  这么多黄金,应该足够帝国暂时缓解一下economy 方面的压力了!

  在地上,大喇叭中正在广播新的城市管理政策。

  在新的政策中,要求所有人居住的做所的所有房门不能上锁,所有的门窗只允许存在全部打开,或者全部关闭的状态。

  不允许让门窗处于半掩状态,不允许随意的站在窗后,门口等不易被人发现的阴影和视觉死角中。

  如果有人那么做了,街上的巡逻士兵可以随时击毙他们!

  apart from this ,从即刻起,城市全面停水,阶段性供电。

  每家每户按照人口数量进行登记和申报领取饮用水,所有水井都必须主动破坏封死,并且禁止在河边取水。

  违反饮用水条款的,直接处死……

  大量新的高压政策弹压普通民众阶层,他们不仅得不到太多的生活保障,同时还必须义务的劳动。

  不管是男人,女人,老人,甚至是child ,都必须进行劳动,才能换取到有限的食物。

  整个盖弗拉的上空就像压着厚重的乌云,不仅遮住了阳光,也紧紧束缚着人们的心灵!

  绝望,压抑,死气沉沉,就是这里现在所表现出来的。

  陆军大臣很明显成为了人们眼中的钉子,他让陆军配合彭捷奥人对盖弗拉人进行弹压和控制。

  人们比起憎恨彭捷奥入侵者,其实更憎恨陆军大臣和陆军们。

  为了确保陆军整体的利益不受到过分的侵害,在陆军大臣的协调下,每个城市里都划出了一部分特区。

  陆军成员的家人们可以搬进特区生活,他们可以保留自己的私有财产,不限量的供应水,食物和电,也不需要劳动。

  陆军大臣很清楚这是彭捷奥人的陷阱,但他不得不brace oneself 一脚踩进去。

  他别无选择!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