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893

  第1857章 按部就班

  金融投资和实体投资是两回事。

  金融投资就是最纯粹的金融游戏,股票,基金,包括对赌的合同,它实际上可以看做是一种赌博玩法。

  我赌明天能涨,我今天就买这支金融产品。

  我赌明天必跌,我就卖空这支金融产品。

  纯粹的金融投资对实体economy 其实没有太大的好处,反而会因为金融投资行为分过活跃,彻底的扰乱市场秩序。

  但实体投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什么是实体投资?

  最简单的例子,建厂,就是实体投资,有具体有形资产的投资生产建设行为,都是实体投资。

  建厂,需要工人来建,建好了之后也需要工人来生产。

  生产所需的原材料需要从society 上购买,生产出来的产品也会销售到市场上去。

  实体投资带来的是加宽society 生存环境,这是金融投资无法带来的。

  金融投资只需要几个交易员,就能完成一系列可能涉及几十万上百万的买卖行为。

  资金的流动过程中不对society 产生更多有价值的好处。

  实体投资能带动产业上下游的市场活跃,能为society 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稳定一个的确的economy 水平。

  金管会和安委会的人始终考虑的是怎么不让这些国际热钱在离开时对联邦金融造成破坏,他们没有考虑到,这些钱其实能带来更多的好处!

  金融管理委员会主席来了一些兴趣,“Lynch 先生,请详细说说。”

  “我的想法可能不太成熟,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也请大家见谅。”

  “首先我认为我们应该放宽外资进入实体行业的标准,同时对外资实体行业的上市提供一定的政策鼓励。”

  “一边是金融市场更强的管控,一边是更宽松的economy 环境,加上必要的引导,政策上的倾斜,这些钱只要落地,他们就走不掉!”

  其实这一套说白了,就是鼓励招商引资,推动资金落地。

  当然这只是一个大概的方向,一个从目前来说相对理想化的设想。

  如果真的引入了大量国际热钱进入联邦进行实体投资,首先受到冲击的肯定是联邦的资本家。

  市场内的大鳄边的更多了,竞争也就更激烈了。

  而一些相对传统封闭的垄断暴利行业,这些外资又很难进入,比如说军工。

  federal government 和军方是不会允许由外资牵头来设计生产联邦的制式武器的,鬼知道这些资金的背后有没有敌对势力?

  所以这也只是一个设想,Lynch 谈的很宽泛,不那么的详细,这种内容需要更高层面的决定,而不是金管会和安委会就能确定下来的。

  谈完了这些之后,Lynch 又补充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增加一种新的税收——

  离境税。

  所有入港资Golden Eyes 前都必须进行申报,离港时也需要提前进行申请,这是上一次大萧条爆发后联邦新推动的法案。

  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这些国际热钱突然间一起抽离,但这还不够。

  这些人真的铁了心要走,哪怕让他们提前申报,他们一样不会留下来。

  与其这样,不如在之前金管会和安委会讨论的内容至上,再加上一个离境税。

  想走,不是不可以。

  离港资金比进港资金按比例增加的同时,会征收离境税。

  假设入港100 万,离港100 万,那么离境税可能只有百分之三,百分之五,很少的一部分。

  可如果离港有200 万,三百万,五百万甚至是一千万时,离境税的税率就会快速的爬升。

  可能一千万资金要离港,光是离境税就要征收百分之50 !

  这部分税收只针对于金融投资产生的收益,如果是投资实业,相对的可以减免和降低。

  这个想法老实说有点缺德,有点不讲道理。

  这就像赌场,数钱可以,赢钱不能全拿走,但它又和赌场有些不同,因为这一切规则都是针对外资的。

  金管会主席觉得这个离境税很有搞头,配合Lynch 之前谈到的提供更多机会和政策鼓励资金落地干实业,或许能产生一些好的化学反应。

  会议持续的时间不太长,结束后会议纪要很快就被送到了总统府,特鲁曼先生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简单的看了一下。

  他也觉得Lynch 说的这些东西,其实更具有实际操作的意义。

  现在联邦军事实力领先world ,有资格制定属于联邦的规则。

  这些钱既然要来联邦赚钱,就必须按照联邦的规则走,不然就别进来。

  其中Lynch 提到的推动实体行业的投资行为,深得特鲁曼先生的钟意,实体economy 建设会让society 更繁荣,民众们的幸福感也会得到更多的提升。

  他随后就打电话召开了一场临时的内阁会议,讨论这些事情是否具有可行性,以及具体怎么执行。

  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特鲁曼先生疲惫的回到了休息区的书房里。

  乔安娜不在家,和那些贵妇们去参加什么晚会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

  他为自己倒了一杯酒,要了一份烤羊排,听着舒缓的音乐,享受着高强度一整天工作之后的闲暇。

  想着想着,他给Lynch 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我看到今天会议的记录了,你说的那些我认为很好,有可能后续还需要你继续跟进,when the time comes 会有人给你打电话。”

  Lynch 随后称是,表示自己会配合这边的行动。

  说着说着,特鲁曼先生就稍稍压低了一些声音。“上次让伱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他是指乔安娜的事情,他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怀疑,毕竟他是联邦总统,乔安娜是第一夫人。

  到了这份上,如果真的觉得感情空虚想要发展一段新感情,也得等他任期结束才好,到那时好聚好散。

  那时候离婚也好,出轨也好,都只是他们感情不和,现在出轨,那就是国际丑闻!

  他内心中其实也不太愿意相信自己的妻子会出轨,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很清楚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缺乏激情,按部就班,生活有些贫乏到枯燥!

  她才不会那么“时髦”的去出轨呢,那不是她的风格。

  Lynch 的回答也如他所想的那样。

  “我们调查了很长时间,没有发现她见过任何不该见的人,也没有……你知道,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特鲁曼先生sighed in relief ,“把人撤回来吧,这件事我希望它不会被人提起。”

  挂了电话之后,特鲁曼先生心情不错的哼着小曲,还特意打开了电视看了一会他之前没看过的电视剧。

  另外一边,Lynch 在挂了电话之后就给诺尔打了一通电话,安排了一些事情,也就匆匆挂了。

  十几分钟后,正在和妻女一同观看电视的医生突然looked towards 了墙角的电话台,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在联邦,high level 的家庭医生收入比一般的医生收入要多得多。

  他们专门为那些society 上流人士服务,有可能会涉及到一些隐私的事情。

  这些有钱人们花费的高额医疗费用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让医生们闭嘴的。

  有钱,自然就要享受更好的服务,这就是联邦人的宗旨。

  这么晚还打电话来,肯定是不寻常的事情。

  他松开搂着妻女的胳膊,走到了墙角处,提起了电话。

  电话另外一头的是社区大门的保安,保安先是为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医生道歉,随后说有人想要拜访医生。

  因为不是社区住户,又不能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所以只能先联系一下医生本人。

  他immediately 觉得可能是病人,或者其他什么事情,稍稍有些不耐烦。

  联邦人对非工作时间被打扰,都是非常愤怒的,他也不例外。

  “告诉他,有什么事情明天白天到诊所去预约……”

  他刚准备挂电话,就隐隐听见听筒那边有一些交谈声,随后保安说道,“……先生,他想和你说一句话,说完你就会见他。”

  医生觉得有点有趣,他的客户都有他的私人电话,没有他私人电话的就说明不是他的客户。

  也许是从其他地方听说自己的病人,或者什么的,但谨慎小心的性格,还是让他给了对方一个机会。

  下一秒,电话中传来了一个他很熟悉的名字——

  “乔安娜!”

  “我出去一下。”

  医生换上了外出的服装,他想了想,又在妻子和女儿的注视下,有点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跑上了楼。

  他跑进书房里,把一本叫做《现代基础医疗手术》的精装书从书柜里抽了出来,翻开,里面有一把左轮手枪。

  他有点不安,手枪可以带给他一些心灵上的帮助。

  他打开弹仓,看着里面装满的子弹,随后揣进口袋里,又急匆匆的离去。

  3 minutes 后,他在社区的大门外,见到了那个打电话给他的人。

  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youngster 。

  “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医生有些警惕,他就站在岗亭旁边。

  万一发生了什么,他就会大声呼救。

  诺尔摊开了双手,表示自己的无害,“你确定我们要在这里聊那些?”

  医生咽了一口唾沫,攥紧手中的手枪,低着头moved towards 诺尔走去,两人顺着社区围墙,在路边漫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