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896

  第1860章 助农计划

  站在国防部门口,Lynch 随便将一份身份卡挂在前胸,很简单的通过了国防部门口的安检。

  他的脸就是最好的通行证。

  作为国防部和军方最大的军火供应商之一,不管是在国防部还是在军方,他都成为了门卫必须认识的面孔之一。

  刚进国防部,就有人迎了上来。

  “Lynch 先生,我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一名少尉军官,国防部是一个行政机构,它虽然负责军事行动的安排和计划,可实际上真正执行的人,是军队负责。

  两者可以说是一体的,都是军人在为这些机构服务。

  军方的人一直不认为国防部是军人的一部分,特别是一些较为极端的军人认为,国防部里的军人实际上只是穿上了军装的政客。

  他们的手上没有长期开枪训练留下来的老茧,他们从来will not 去战场的最前线,甚至他们都不需要每周保持一定程度的操练。

  如果这也叫军人,那就是对真正军人最大的侮辱。

  国防部这边因为掌握着行政的便利,他们也时不时会插手军队的运作,大多数时候都是找麻烦。

  两边人彼此不喜欢——

  你以为这是真的?

  当国防部和军方团结起来,才是灾难,现在这样挺好的。

  “我要见……少将。”

  一名战略指挥部的少将,Lynch 和他比较熟悉,因为之前有过合作,在黑石安全的境外军事行动上。

  就包括现在,一些境外的,不太适合联邦军方出动的军事行动,也依旧承包给了黑石安全。

  更高的完成率,更高的效率,没有理由不选它。

  少尉军官打了一通电话之后,带着Lynch 前往了少将的办公室。

  少将的办公室并不是很大,不过装修得不错,里面还有一条小型的高尔夫球道。

  这个玩意自从被人们发明以来,冠以“在办公室内享受极致的高尔夫风情”,很快就在联邦上层society 中风靡开。

  其实这玩意就是糊弄人的,一条弯弯扭扭,最短只有四五米长有所起伏的球道,真的能体验到大力挥杆的快乐吗?

  很显然,不,但人们就是喜欢它。

  门开时少将已经站在了靠近门的地方,看见Lynch 时他迎了几步,和Lynch 握了握手后一边让人送咖啡来,一边和Lynch 坐在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我没听说你要来……”

  很平和的开场白,既没有太亲切,也不会显得很陌生。

  Lynch 点了一下头,随后谈到了今天的葬礼,“奥斯汀,以前保护过我,做过我的保镖,她死了。”

  少将愣了一下,战争爆发以来everyday all 会有士兵死亡,有些是死在前线上,有些是死在后方。

  但不管如何,总会有人死亡。

  哪怕没有战争,也会有人死亡。

  他不认识奥斯汀,这方面不是他负责的,但他认识Lynch ,他抿了抿嘴,“我很抱歉。”

  很虚伪,不过Lynch 也不是很在意,“我了解了一下具体的情况,他们在马里罗中线以北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伏击了,现在马里罗境内还有很多反抗组织吗?”

  少将刚准备说话,他的秘书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他招了招手,端了一杯给Lynch ,一杯放在自己的面前。

  “先尝尝咖啡……”,他看了一眼秘书,后者快速的离开,并且关上了房门。

  Lynch 抿了一小口,挑着眉梢把它放回桌子上,“比总统府的咖啡好喝多了!”

  少将听了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总统府的曝光程度太高了,就算是没有什么major event 情发生,也会有一群记者举着照相机在总统府周围等待着大新闻。

  之前总统府的茶水处是有高档咖啡豆和咖啡机的,但一名记者不知道从哪弄到了一张近距离拍摄的相片,然后刊登到报纸上。

  他用《纳税人的钱正在被消费》为标题写了一篇文章,一部分人自发的跑到总统府门口抗议,最终总统府取消了茶水处里的高档咖啡和高档咖啡机。

  现在那的咖啡又酸又难喝。

  相比之下,国防部的显然好很多。

  至少没有记者能在不得到允许的情况下进入国防部到处乱拍照,也更impossible 拍了照在不经审核的情况带出去。

  鬼知道他会不会触及一些保密法?

  少将也喝了一些咖啡,歪了歪头,“伱知道,我们impossible 向媒体和society 完全的公布那边的情况。”

  “两任总统都非正常死亡,加上现在联邦代理政府的执政,有一部分既得利益者对现状非常的不满。”

  “他们之前和彭捷奥合作时,彭捷奥人给了他们很多的武器弹药,多到完全可以打一场战争的程度。”

  “马里罗人从一生下来就是最合格的warrior ,加上他们对我们一些政策的不满,那边的反抗组织比我们公布的要多得多。”

  国防部对外公布的形容词是“小股”,实际上还是有几个武装势力在割据。

  只不过现在马里罗人口南迁,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北方就算让他们割据也没有太大关系。

  他们这些军阀,武装分子不是农作,如果他们不想自己在恶劣的环境下种地,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南归投降。

  现在军方主要的battle strength 都在向彭捷奥本土战争倾斜,马里罗方面只留下了大概十几万人。

  这些人字面上看起来很多,但是分布到各个地区之后,每个巡逻站就只有100-200 人,根本做不到继续对北方使用martial power 的程度。

  听着少将耐心的解释,Lynch 也逐渐明白了那边的情况所在。

  他想了想,谈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你知道,我和国防部有一系列的合作计划,其中有一款insecticide 的研发。”

  少将nodded 称是,“我知道这些,它怎么了?”

  “现在insecticide 的研究在实验室数据上已经达到了我们理想的数据,可是自然环境是复杂的,我们不确定它是否能够在大自然的环境中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发挥效用。”

  “联邦这边暂时没有遇到大规模的虫害,而且也没有合适的环境。”

  “我听说马里罗北方已经差不多清空了,也许我们可以在马里罗方面尝试具体的实验一下它的formidable power 。”

  少将看着Lynch 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所谓的insecticide 实际上是一种高致命性poison qi 弹。

  因为之前和彭捷奥,以及更多国家签订过禁用化学poison qi 弹的一些条约,这些肯定是不能出现在正面战场上的。

  有时候国际society 的舆论和道德标准很奇怪,你可以用子弹夺走一个人的生命,但不能用poison qi ,当然这也是联邦最先提出来的。

  毕竟比起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袭击,联邦才是最有可能频发的重灾区!

  虽说大家都签订了不研究,不适用的条约,但不代表就真的不研究。

  Lynch 的飞行研究所受联邦农业局的委托,研发一款用于灭杀harm­ful in­sect 的insecticide 。

  这绝对不是国际条约中禁止研究使用的化学poison qi 弹,这就是一款insecticide ,只是它的毒性稍微大了一点而已。

  在马里罗大规模投放poison qi 弹……

  少将心里有些发寒。

  他接着抬手搓额角的动作掩饰了一下眼神中闪过的不安,“你的意思是……”

  “只是杀灭harm­ful in­sect ,顺便为insecticide 对自然的破坏进行取样。”

  “为了确保数据的准确性,可能规模会稍微有些大。”

  “这不是军事行动,是农业辅助用药的研发和实现。”

  最后一句话,让少将明白了Lynch 的决心和意思,如果国防部不批,他就去找农业局,农业局政治氛围更浓重一些。

  以Lynch 所拥有的那么多政客朋友,他能够轻松的让农业局的人作出支持他的决定。

  少将想了想,这件事还是得上报,他说明了一下情况,随后就让Lynch 回去。

  一旦有进一步的消息,他就会在immediately 告诉Lynch 。

  Lynch 这边一走,他就打电话给了其他high level 军官,最终Lynch 的申请以纸面形式出现在特鲁曼先生的面前。

  不管Lynch 怎么说它不是军事行动,但从国防部的角度来看,这就是一场标准的军事行动。

  在战争时期,任何主动军事行动都必须有联邦总统的授权——流程规则上来说是这样。

  特鲁曼先生看完报告之后沉思了一会,在报告上签署了自己的意见和签名,他同意Lynch 去马里罗北方撒农药。

  一方面是他对Lynch 重感情的性格很喜欢,这是一个flesh and blood 的人,不是一个“Saint ”。

  拥有强大力量却无欲无求,这才是最terrifying 的。

  Lynch 所表现出的复仇欲望,是他人性的闪光,也是他人性的弱点。

  只要是弱点,就能够被利用。

  与其让他对自己不满,并且懂得更多的去掩盖自己情绪上的变化,不如多给他一些发泄的机会。

  其次,特鲁曼先生自己也是军方出来的人,他对这种袭击军方巡逻站的行为也非常的反感。

  如果不是彭捷奥本土的登陆战即将打响,他肯定也会要求军方对马里罗里那些反抗组织进行一次大清洗。

  现在Lynch 愿意自己做,还不用拨款,那不是正合适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