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899

  第1863章 半日之殇

  沙滩地区已经被清理干净,新一批的登陆舰送来了机械装备。

  装甲车,摩托车还有迫击炮以及少量的坦克。

  为了这场登陆战,安科克工业还专门为沙滩开发了一款沙地用的履带。

  更宽的带宽和更深的金属齿,让坦克在沙滩上也有足够的动力!

  “快,再快一点!”

  一名上士和一名二等兵提着一箱子迫击炮炮弹低着头往前跑,现在沙滩外敌人的火力太强,他们必须想办法尽快清空一部分地区,不然登陆部队就会被按在沙滩上挨打。

  二等兵早就一脸苍白,他看起来只有二十岁的模样,接受过三个月的基础军事训练,然后就被丢到了纳加利尔战场上。

  他曾经一度认为纳加利尔战场上的战斗就已经是最激烈的了,直到这一刻!

  无数的子弹和炮弹在自己的头上乱飞,更terrifying 的是有时候可能伤害不仅来自敌人,还有可能来自于背后!

  就在刚刚,一颗炮弹落在了他的身后,身后一名年轻的士兵被炸身亡。

  可他被炸死的那一瞬间,可能是基于身体的本能,骤然间扣死了扳机。

  二十发子弹瞬间打死了他面前的三名同伴……

  而二等兵,也差一点就被打中,子弹擦着他的肩膀飞过去,留下一道火辣辣的伤痕。

  他很想说自己需要治疗,但上士找到他,要求他和自己一起把迫击炮炮弹送到前面去。

  at this time 不听话,可能活不到下一秒,他只能照做。

  战争一点也不浪漫,更没有电影中的写意,只有令人灵魂都战栗的恐惧!

  两人提着弹药箱跑了几十步,大约四50 步开外腾起了一道沙柱,而下一秒,他右侧的上士突然间倒在了地上,他被弹片削掉了半个脑袋。

  仅剩的一颗眼珠还在盯着他,这让二等兵几乎要崩溃了!

  然而下一秒,另外一名士兵冲了过来,提起上士那边弹药箱的把手,looked towards 他。

  两秒后,二等兵提着箱子和这个不认识的士兵一同继续向前……

  由于有坦克和装甲车的加入,沙滩东部地区成功的敲掉了两处地堡。

  一瞬间沙滩上的压力有了倾斜口,大批的士兵开始按照命令的要求,moved towards 防御缺口集结和冲锋。

  现在并不是全线拉开作战的时候,首要的工作室尽可能的把脚跟站稳!

  in the sky 不断有飞机坠落下来,也不断有机枪的子弹对地面进行扫射。

  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有什么东西从什么地方飞过来,带走自己的生命。

  恐惧到了尽头,只剩下麻木和愤怒。

  士兵们逐渐的开始适应这样随机死亡的游戏,他们把恐惧化作对死亡的抗拒和愤怒,疯狂的对敌人的阵地发起冲锋。

  纳加利尔的战场像是一个meat grinder ,那么这里就是破壁机!

  沙滩的颜色已经完全被red 所取代,后续登陆的士兵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必须踩着倒毙的同僚尸体继续向前。

  那些开始陆续登陆的作战兵器更是如此,履带,车轮,或者其他什么,不断的反复碾压。

  这个时候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闲让人去收拾沙滩上can be seen everywhere 的尸体,它们被踩踏,碾压,最终一点点的,和整个沙滩合为一体!

  所有人都在等待登陆战的结果,持续的投入越来越多。

  at first 联邦的指挥官们认为彭捷奥人可能会放弃滩涂地区,和他们在内陆打攻防战。

  因为在海边,联邦海军的力量对战斗胜负的影响太大了,把战场放在滩涂附近彭捷奥人太吃亏。

  而后的高空侦察也是这样,他们在滩涂外都没有发现什么布置,只有更远一点的地方,彭捷奥人建立了完整的防御工事。

  这也给了联邦军方高层一个错觉,他们错误的预估了战场的形势,这也让这场登陆战打的尤为艰难!

  仅仅是两个多小时,至少有约一千五百人到two thousand 人死亡。

  如果不能够尽快把推进,后面死的人只会更快更多!

  不过也is not that absolutely does not have 什么好消息,好消息是空军正在获取胜利中。

  新加入战场的新式战斗机在性能上再次取得了相当的优势,地面部队受到敌人空中部队攻击的机会就少了不少。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的震撼,恐惧,到上午的愤怒,麻木,再到下午的平静,一切都发生的那么快!

  很多人只用了这么十来个小时,就体验完了有些人一辈子都不能获得的心态。

  晚上三点47 分,滩头外最后一个地堡被拔除,联邦士兵开始接收战壕。

  虽然说装甲车,坦克以及空军的出现让战壕的实际价值降低了很多,但它多多少少,还是有用的。

  身体完好的士兵开始清理战场,搭建防御工事,双方似乎都打的累了,很默契的暂时中场休息。

  但不管是联邦人,还是彭捷奥人,他们都很清楚,这只是暂时的平静。

  等休整结束之后,更惨烈的战争还在等着大家。

  在战场后方沙滩上,临时的战地医院里,大批的士兵正在接受治疗。

  这些都是受伤不重的,那些断胳膊少腿的,都已经随着登陆舰返回纳加利尔了。

  他们在这边也发挥不出什么作用,也没有合适的地方让他们享受医疗服务,只能让他们先回去。

  被blood dyed 红的沙滩在夕阳的照射下充斥着一种荒诞的美感,呼吸的空气里都透着呛鼻子的血腥味。

  在近海,大量的鱼类不断的翻腾,这些都是被鲜血和尸体吸引来的。

  有些youngster 心理素质较差,此时已经崩溃了。

  面对这样的结果,所有人都只能以沉默应对。

  不久之前他们才以胜利者的姿态把彭捷奥人赶回这片土地,可现在,他们只是站稳脚跟,就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前线的所有消息都被以最快的速度送回到联邦。

  特鲁曼先生得到已经站住脚跟的回答时明显重重的sighed in relief ,“我们的伤亡情况如何?”

  国防部的官员拿出了一份文件,宣读了起来,“目前根据我们不完全的统计,一共有two thousand 九百九十六人死亡,3,000 七百二十一人不同程度受伤,失踪三百二12 人。”

  “六千多人的伤亡……”,特鲁曼先生说完这句话就紧闭着嘴,他觉得这个伤亡稍微有点大。

  只是登陆而已!

  国防部的军官能感受到总统先生的不满,但他又不得不说,“总统先生,我们预计在今天晚上到未来一周时间里,还会持续爆发高强度的战斗。”

  “所以……这个数字有可能会持续增加。”

  军官沉默了一会,“许多!”

  特鲁曼先生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他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

  此时军方的军官接过了这个话题,国防部的人所看见的都是书面的东西。

  上面写着“敌人很顽强”,他们就只会告诉总统先生“敌人很顽强”,但是敌人为什么顽强,怎么顽强,对我们有什么影响,他们一概不知道。

  这就是国防部和军方最大的不同,他们不上前线,对前线所有的了解仅限于书面报告。

  “总统先生,根据我们目前探察到的情况,彭捷奥人至少集结了超过150 万的军队把我们包围了起来。”

  “并且还有更多的军队正在列装和ready to go ,我们认为在未来三个月到半年内,大约会有二十万到30 万联邦士兵因此牺牲。”

  房间里的人不多,都是国防部和军方的人,没有内阁或者其他部门的人,否则他不敢这么说。

  “这么多?”,特鲁曼先生还是很难想象,“我们在纳加利尔战场都没有牺牲这么多人!”

  军方的代表沉默了一会,“彭捷奥帝国的情况就是这样,他们男女老少,对战争都很狂热,大多数成年人,包括女性,都接受过军事训练。”

  “他们潜在的士兵总数约有two thousand 万……”

  “但好消息是,他们现在没钱,生产跟不上限制了他们大量列装,这为我们争取了时间。”

  “apart from this ,我们认为,他们就是希望和我们打一场消耗战。”

  军官没有继续说下去,特鲁曼先生自己却已经有所思考。

  彭捷奥帝国是一个非常鼓励生育的国家,人口总数比现在的联邦都要多得多!

  一个全民对战争狂热的国家,更多的人口,更高昂的战斗意志,too terrifying 了!

  而也由此,特鲁曼先生由衷的感谢Lynch ,因为Lynch 提出的一些列针对性的国际策略,导致了彭捷奥现在没钱了。

  他们的钱不能解锁,国内生产原料不足,不然他们将要面对一个随时都能武装出近千万甚至更多士兵的国家!

  想到这里,他背后出了一背的冷汗!

  同时,这也让他有一些犹豫,犹豫的是到底要打到什么程度才好。

  之前他的想法是彻底的把彭捷奥打趴下,可现在军方的情报给了他一盆冷水,让他意识到这个想法就算真的能实现,联邦也会付出同样沉重的代价!

  你要消灭的不是几十万人,几百万人,而是千万人!

  不过他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想法,他决定晚上和珀琉斯谈一谈,他需要知道军方高层的想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