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900

  第1864章 面对面

  战争中军人永远都是最忙碌的一群人。

  如果不是特鲁曼先生到访,珀琉斯有可能还会在指挥部那边。

  即便他现在回来了,吃完晚饭后还要回去。

  他只有一个吃饭的时间留给特鲁曼先生,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晚餐很丰盛,以肉类为主,主要是为了对付饥饿,战场上的指挥官认为接下来的战斗会在夜晚爆发。

  联邦在军事装备上具备一定的领先,加上岸边炮舰的支援,如果把战斗时间放在白天,彭捷奥方面会相对处于劣势。

  就算他们占据了地理优势,也只能说尽量做到不丢失更多的空间,但想要把联邦人赶下海,或者给予他们重创,很难!

  所以他们很有可能会利用夜色作为掩护,发动一场袭击战,不给联邦人太多的时间去做好下一场战斗的准备。

  今天晚上的战斗很重要,一旦没有守住被赶下了海,再一次登陆的难度就会成倍的增加。

  有scholar 专家认为,现代战争和古代战争最大的区别就是决定战争走向的核心因素不同了。

  古代战争的核心因素是士气,只要士气足够的高,哪怕只是一小撮人在面对成倍于己方兵力,装备优良的敌人时,也有可能打出奇迹!

  毕竟古代战争多是冷兵器战争,需要士兵们面对面的砍杀,正面士兵两侧一旦有人死亡,士气就会快速降低。

  士兵两侧紧邻位置的友军死亡,就有可能让士兵丧失战斗意志,从而出现胆怯,后退,逃跑等可能。

  所以在古代,士气才是第一。

  但是到了现代战争时期,因为热武器的出现,不管是击杀还是被击杀,往往都是在非常远的地方。

  敌人很少能靠得太近,也就不会对士兵正面前线士兵造成太大的心理压力,所以对于现代战争来说,能影响战争的核心因素是受训程度。

  简单一点来说,举枪,瞄准,射击,上弹,再到复杂一些计算炮弹落点,然后对准坐标,填单,发射……

  所有行为的反馈并不是及时的,在没有太大心理压力的情况下,谁训练得更多,动作更快,瞄准更精确,谁就能够取得最终胜利的。

  可实际上这些专家们说的对又不对,因为战争永远都是复杂的,联邦的专家有几个上过战场?

  他们对战争的理解仅限于某些“仅供参考”的资料中,士气在现代战争中依旧非常的重要。

  就像这场登陆战,的确训练有素非常关键,士兵们下船之后怎么跑,怎么冲,怎么借助地形建立反击阵地,这些都必须经过很多次的训练才行。

  但士气也是不可或缺的,那些同伴的尸体不断的倒在自己的身边,他们each step 都踩着带血的沙粒,甚至是踩着同伴的尸体向前。

  没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没有强大的士气,根本unable to support 他们冲上沙滩。

  如果今天晚上他们被打退了,回到了海上,他们就会丧失士气,接下来想要再登陆,就难上加难!

  今夜的战斗,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

  晚餐是在联邦海军总部吃的,和盖弗拉一样,联邦军方主要还是以海军为主。

  当然现在空军也成为了不可忽略的核心力量,但军方的整体架构都是围绕着海军来建立。

  在珀琉斯的房间里,两人坐在餐桌边。

  餐桌上只有一个直径大约50 公分左右,十公分深的盘子。

  盘子里堆满了牛肉块,大块的,可以看见许多牛筋的牛肉块。

  盘子外有一个篮子,篮子里一半是生菜叶,一半是fist sized 的餐包。

  apart from this ,还有一些简单的调味品。

  珀琉斯拿着叉子随手插起一块fist sized 的牛肉用力啃了一口,然后抓起几片还带着水珠的生菜叶塞进嘴里,嘎吱嘎吱的咀嚼着。

  这些牛肉其实并不是特别美味的东西,就是简单的用加入了香辛料的水煮熟,吃起来有点咸味,有点香料的味道。

  从对美食品味的角度来说,这些牛肉块其实一点也不好吃。

  但珀琉斯吃得很快,也很大口。

  “你不饿吗?”,他看着坐在对面的特鲁曼先生,随口问了一句。

  士兵为他倒了一杯酒,他端起来就一口喝干。

  特鲁曼先生没有立刻回答他,坐着发了一会呆,随后脱掉了外套,也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他有很多年没有这么吃饭了,从离开部队之后。

  珀琉斯从小就很能吃,有人说他如此强壮和吃这些带筋的牛肉有关系。

  在联邦人对牛肉的挑选中,首选那些肥美的牛肉,他们在烹饪之前,如果是对烹饪有一点讲究的,还会把牛肉里的薄膜和筋之类的修掉。

  然后捶打放松肉汁,最后才去煎。

  他们不喜欢吃咬不动的牛肉,但珀琉斯非常喜欢。

  不只是他,他麾下有一支很精锐的部队,也和他一样。

  每个人每天的伙食,就是几磅这种放高档超市里白送will not 有人选的大块牛肉。

  再一次尝到这个怪味的牛肉,特鲁曼先生有一种很特别的感慨,对过去的缅怀,以及对现在和未来的期待。

  牛肉很有嚼劲,生菜很新鲜,餐包稍微有点硬,但沾着牛肉盘子底下的牛肉汤,就软了许多。

  他吃了一大块和一小块,有点撑,他觉得应该有大约一磅半的重量。

  就在这个过程中,珀琉斯已经吃了两磅多的牛肉,并且还在继续吃。

  他的食量大约有五磅到六磅,不包括生菜和餐包。

  “你的食量变小了。”,珀琉斯瞥了一眼放下刀叉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的特鲁曼先生。

  特鲁曼先生sighed ,“我天天坐着办公,消耗不大,这些足够了。”

  珀琉斯不再说话,继续享用着晚餐,而特鲁曼先生则说道,“我听说今天死了好几千人?”

  珀琉斯一边吃,一边nodded 。

  当他把口中的嚼碎的牛肉与生菜咽下去之后,才有空回了一句,“实际上伤亡比你看见的还要更严重……”

  “为什么会那么严重?”,特鲁曼先生不是很理解这个,“国防部之前说不会超过五千人,我们就能站稳脚跟。”

  珀琉斯laughed ,“因为之前我们都没有想到他们找了一个办法把他们的布置隐藏了起来,之前一连串的胜利让我们有些大意了。”

  “不过没关系,今天彭捷奥人给我们上了一课,接下来他们如果还想这么简单的做点什么,是不太可能的了!”

  联邦的高空侦察机天天在彭捷奥帝国沿海地区上空飞来飞去,就算是头猪也知道得想个办法。

  他们采用了空军被Lynch 弄出来之前,world 战争最常用,也是最好用的套路——挖战壕。

  这些深坑战壕说是战壕,实际上比战壕要宽,要大。

  上面用一种仿色的布料遮盖住,做一些伪装。

  这些都是在夜里进行的,高空侦察机在夜里用处不大,所以夜间侦察任务比较少。

  而且这种挖洞方法一旦挖出了一小块地方,剩下来的就可以在侦察机眼皮子底下开挖。

  其实说到底,还是吃了经验不够的亏。

  军方也总结了不少经验,这其实是一件好事,至少以后他们不会在相同的地方跌倒。

  特李曼先生追问起白天的一些事情,“我听说后面还要会有很大的伤亡,他们告诉我有可能会有十几万人。”

  其实当时军官的原话是200,000-300,000 ,也许更多,但现在他把这个数字降低了一些,他希望这是假的。

  不过很可惜,珀琉斯依旧nodded 称是,还说了他更有些头皮发痒的话。

  “这是相对保守的估计,我们要在Eastern Continent 投入大约200 500,000 到三百万军力,我们按照我们在纳加利尔地区和他们作战的战损比率计算出来的。”

  “大约30 万人左右,但这只是一个保守的,乐观的粗略估算。”

  珀琉斯说话时又吃了两大块牛肉,他拿起了已经切开了一条缝的餐包,从中间撇断,捏着一半在盘子里沾了一些肉汤,一口塞进嘴里。

  一边咀嚼,一边说道,“如果不乐观的估计,可能会有500,000 到六十万人永远留在那边。”

  “毕竟那是他们的地盘,在这样的战争中他们比我们具备更多的优势。”

  “有些优势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战略战术弥补过来,有些则不行!”

  他将另外一半餐包也沾饱了肉汤塞进口中,随后擦了擦手,暂时停止了进食。

  他需要稍稍休息一会。

  特鲁曼先生听着这么大的数字感觉到有一块石头压在胸口,之前他总是觉得联邦的总统太软弱了。

  包括前任总统,连战争都算不上的小范围武装冲突,都需要让他来下令。

  而现在,他终于感受到了一种压力。

  一个决定,可能就会有很多人为了他的决定死去,除了Tyrant 和变态,不是所有人都能乐在其中。

  “有一些东西我们可以在谈判桌上获得,不一定需要用youngster 的生命!”,他盯着珀琉斯,说出了这句心里话。

  他认为现在的联邦已经具备了在谈判桌上大声说话的实力,保持相对的克制,并不是懦弱!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