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994

  第1958章

  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时代,女权机构,儿童保护机构,正是发展得最迅猛的时代!

  公爵的长孙晚上和一个未成年女孩上床的消息被曝光后,立刻引起了全联邦的注意力,而且麻烦,不仅仅止于此!

  “给她一点钱,给她家人一点钱,让他们闭嘴,行吗?”

  半夜,管家就把公爵叫了起来,这里不是盖弗拉,很多事情很难用盖弗拉的方式解决。

  公爵先发了一会脾气,然后把他的律师找了过来。

  在Bupen 工作的律师约有20,000 人,其中三大律师行的律师团队大约有七百人左右。

  剩下的就是各个公司的律师。

  公爵阁下雇用的,自然是联邦最好的律师,也是三大律师行的律师。

  为了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晚上三点多,一共七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抵达了公爵的别墅。

  一名律师团队的Chief-In-Charge ,主要负责庭审辩护。

  一般这样的律师往往都是司法专业毕业,并在司法部有一定的关系。

  被称为“不败之王”,联邦胜率最高的律师他的father 和岳父,一个是司法部次长,一个是终身大法官。

  一名负责妇女儿童相关法律的,因为这件案子牵扯到了未成年少女,所以需要更专业的法律咨询服务。

  一名Bupen 地区刑事案件专家,他可以提供刑事方面的建议。

  两名精通联邦各个州地方法的专家,在联邦地方法的权重等级很高。

  在某个州可能是死刑的罪责,在另外一个州也许坐几年牢就出来了,这就需要精通全部州所有地方法律的专家。

  还有两人提供的是法律之外的建议和援助,毕竟司法的决胜永远在法庭之外!

  这样一个精英律师团队,一个小时只收20,000 块,贵不贵?

  当然不贵!

  能找得起这样团队的人不缺钱,而找不起的,自然用不上。

  公爵此时提出了自己非常“浅薄”的看法,给点钱,买通受害者,让他们闭嘴,厅外和解。

  在盖弗拉他们经常这样做,毕竟不是所有的平民都有胆子和贵族死硬到底!

  其实在联邦也差不多,只要钱到位,庭外和解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

  用较为通俗的话来说,伤害都已经造成了,追求司法的公正远不如多给一点钱来的实惠。

  道歉只能让你心里一时爽,但多给钱,则能爽很久!

  负责场外关系的律师shook the head ,“公爵阁下,非常抱歉,这件案子很难买通受害者让他们闭嘴。”

  “因为那个女孩还未成年,而且……”,他说着停下来了,looked towards 团队的主律师。

  主律师接上他的话继续说道,“而且你的孙子还为更多的未成年人提供酒水,并且这些酒水并不是合法登记过的酒水。”

  “无论是他实际触犯走私酒精饮料罪,还是向未成年提供违禁品,在联邦都是重罪。”

  “并且……”,律师翻了翻手中的文件,“这些麻烦有可能牵连到你,公爵阁下。”

  公爵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第一个问题,如果说他全部认罪,我们想办法让他轻判,他大概要接受怎样的后果?”

  “第二个问题,他乱来,和我有什么关系?”

  主律师解释道,“第一个问题,如果他全部认罪有可能刑期会超过50 年。”

  “按照目前联邦的法律,走私违禁品和向未成年提供违禁品,即便得到了最大的减刑条例,也需要坐二十年的牢。”

  “而和未成年发生关系并且涉嫌在违背女性意志的情况下,请恕我直说,这样的情况最高是死刑!”

  “如果你愿意花钱取得受害者的原谅,并捐助一笔钱到女权机构和儿童保护机构,然后向全society 公开道歉。”

  “我只敢说,把总刑期争取落定在50 年到六十年之间。”

  fifty-sixty 年,以他孙子的年纪,出来已经是Little Old Man 了。

  如果放在司法部和监狱管理局直属的监狱里,会有减刑的可能,就算50 年,大概30 年就能出来了。

  但问题是在那样的公立监狱里,他很大概率活不到出来的时候。

  可如果转到私人监狱,环境的确好,但私人监狱对减刑的执行标准很苛刻,他们不会随便的放过这些摇钱树。

  只是自己孙子的问题就让公爵伤透脑筋了!

  “第二个问题,根据我手里的这些材料,那些酒水里有一部分来自你的私藏,公爵阁下。”

  “所以开庭的时候法官必然会询问这个问题,酒水的来源。”

  “除了他私自购买的那些,还有一些就是你的酒,如果你知道他要用这些酒做什么,你就要承担一部分连带责任。”

  “如果你不知道他偷走了你的酒去做什么,那么你自然就没有关系了。”

  公爵很不满律师的说话用词,“你用了‘偷’?”

  律师倒是直言不讳,“是的,公爵阁下。”

  “如果你不想自己牵扯进这个案子里,你最好向法官说明,你根本不知道他偷了你的酒,更不清楚他把这些酒拿去做了什么。”

  “如果你承认你知道,你要承担的责任很小,但是再小的责任也是责任!”

  “请原谅我的话可能有些直接,作为在联邦的外国人,有犯罪记录,和没有犯罪记录,是两回事!”

  公爵阁下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他不仅救不了他的child ,还得捅一刀。

  他有些挣扎,“没有other methods 了吗?”

  此时他的管家突然插了一句嘴,“老爷,各位先生,是否可以用引渡的方式让他回盖弗拉受审?”

  公爵像是想到了什么,连连nodded ,“对,我记得盖弗拉和联邦之间有引渡条款,我们可以为他捏造一个罪名让他回盖弗拉。”

  几名律师你看我,我看你,好一会没法出声。

  就在公爵有些等不及想问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主律师说话了。

  “公爵阁下,你难道还没有明白,这是有人在陷害你和你的孙子吗?”

  “你认为,引渡条款在这样的情况下,能生效吗?”

  “而且你忘记了,流亡政府就在联邦,在流亡期间,你如果要为他捏造罪名,他很有可能会直接判死刑。”

  “法官对有劣迹,并且犯下如此重罪的人从来不会轻判!”

  公爵阁下信了一部分,没有全信,“你说有人陷害我?”

  主律师把话说得更明白了一点,“公爵阁下,你对联邦的一些事情还不够了解。”

  “要进入那样的场合,必须提供有效的身份信息。”

  “她们能进去,是有人刻意放行。”

  “当然我说的不一定正确,但我相信,它应该是真的。”

  公爵的表情逐渐的平静下来,说到倾轧,说到互相陷害,他反而不那么焦急了。

  对方出招了,他回击就是了!

  他思索了一会,“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他问的是自己,问的是管家,也是问这些律师。

  主律师laughed ,“这不在我的服务范围内,公爵阁下,这是你的私事。”

  “我只提供联邦宪法允许我做的范围内的法律服务,我对其他的事情不关心,也不会插手。”

  公爵想了想,问道,“那你觉得我现在最要紧的是做什么?”

  律师给了他建议——

  “第一,想办法取得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属的原谅。”

  “法官在量刑时,一定程度上会参考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属的意见。”

  “第二,尽快向全society 道歉,承认错误,不要妄图隐瞒或者欺骗。”

  “第三,尽快捐款,不能让女权机构和儿童保护机构开始攻击你。”

  “一旦他们开始动手,你再去捐款,就来不及了!”

  “如果你和这些组织机构不太熟悉,我们也提供相应的捐款渠道……”

  “至于你的孙子,让他先保持沉默吧!”

  公爵全盘采纳了律师的建议,同时雇佣他们成为这件案子的辩护律师团队,为此公爵阁下愿意支付150 万的基础律师费用。

  这笔律师费仅仅是取证调查以及参与法庭庭审辩护的费用。

  等结案后不管胜诉还是败诉,公爵阁下还要支付一笔百分之十五的案值费用。

  从目前来看,至少又是几十万。

  如果受害者家属lion’s big mouth ,可能会有上百万!

  这也是为who 人都想当律师的原因!

  钱到账后,律师团队很快就开始运作起来,首先他们找到了受害者家属,谈论取得原谅的相关事项。

  其实律师事务所的人都清楚,这是有人在给公爵下套,但他们对此却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

  不管是从理性还是感性的角度来看,双方都只有互助关系,没有相互伤害的关系。

  本件案子里一共有四名未成年女孩涉案,除了公爵孙子带走的,其他的只是喝了酒,没有被人带走。

  喝了酒的三个女孩,律师和她们的家属谈到了一人二十万的补偿。

  而那个受伤害的女孩,短时间里没谈下来。

  她背后的人,lion’s big mouth ,直接索要一千万!

  这也更进一步的加深了律师的猜测,这背后肯定有人在下套!

  啥玩意就能值一千万?

  镶钻石都不行!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