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996

  第1960章

  案子不是普通的案子,几家媒体一报道,很快全联邦都知道了。

  到目前为止联邦主流的新闻还是采用买卖的方式。

  简单一点来说,在联邦有一些专门向新闻机构出售新闻稿的机构,地方新闻媒体在需要时,都会购买一些新闻用于刊载。

  就目前来说,全world 都还没有进入信息化时代,加上人工费用等原因的制约,并不是每一家新闻媒体都有外派到全国甚至是全world 的记者。

  更impossible 什么报纸都能在每个城市建立记者站!

  像是一些人口只有几万十几万的小城市,可能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聚集在一起,都未必能凑够一份报纸的报道量。

  所以这些报纸,为了订阅,为了客户的阅读欲望,为了让大家更多地了解联邦,就需要向其他地区购买新闻稿。

  新闻稿的价格一般will not 太贵,几yuan ,几十yuan ,few hundred yuan 钱,除了特殊新闻能上千万,价格其实也不算太高。

  不同的区域又有着不同的售价,联邦有好几家正在做这个生意。

  看似unremarkable ,但这真的很赚钱!

  apart from this ,还有免费的供稿,比如说这次公爵孙子的案子,是由《先锋》杂志直接给全国媒体供稿。

  虽说是免费的稿子,但是具备新闻性,具备议论热点,也没有过分偏颇的立场。

  很快就在全国开始报道。

  任何一件事只要形成热议,就算有上层的压力,也很难压下来。

  联邦人又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群体,很快就爆发了一些游行示威活动,把这件案子闹得可以说是well known 。

  晚上很多电视采访都报道了相关的内容,一些访谈类节目,还邀请了一些society 学家,一些society 名流,谈论盖弗拉贵族生活在联邦的好处和坏处。

  总之,事情闹得不小,连总统府都过问了。

  这也加剧了公爵想要尽快结束这件案子的想法,他感觉不只是自己,连贵族群体都因为自己孙子这件事遭到了针对。

  很多媒体直接把攻击对象放大到整个贵族群体,让所有贵族都很被动。

  这些人也都给公爵打了电话,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不满。

  公爵也不敢再耽搁,直接委托律师联系了兰达女士,女权机构在联邦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

  看上去他们好像没有太大的政治影响力,但是在society 上,女权机构的影响力甚至比一些政治团体更terrifying 。

  就像他们之前发起的“禁欲行动”,很多响应号召的女性禁止她们的亲密伴侣和她们发生关系,搞得全society 都变得有些躁动。

  本案中的女孩也属于女性,有属于儿童,双重符合女权机构的关怀标准,加上律师们提示公爵,如果兰达女士能说一些好话,法庭里在量刑问题上,会有所减少。

  两人在兰达女士的办公室见的面,此时兰达女士的底气已经比之前更充足了。

  随着去年小球运动的成功,以及今年有了更多的赞助商,她手里的钱更多了。

  不管是女权组织还是其他什么组织,说到底,谁有钱,谁说了算。

  兰达女士手里有钱,那么其他人不想饿肚子,就得听从兰达女士的话。

  所有人都听她的话,就等于她掌握着权柄,这是很通俗的道理。

  公爵坐下之后,就谈到了捐助的事情,对此兰达女士也非常的欢迎。

  200 万的捐助费用能让她在女权组织内的声望到达顶点,未来极有可能借助女权的跳板,如翠西女士那样跳入政界。

  她知道自己比起翠西女士有很大的短板,她不指望自己一上来就能成为州长,但从市长做起,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实在不行,在Lynch 那边加把劲,未必没有可能。

  这也让兰达在面对公爵时,能做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还保持着矜持的态度。

  “公爵阁下,老实说,如果不是……先生的关系,我都不愿意……”,她很委婉的laughed ,“你知道,有些事情真的不太好碰。”

  “如果我从个人的角度帮你说话,很有可能会引起非议,而这是我不愿意看见的。”

  “无论你给捐多少钱!”

  公爵看着兰达的眼神有些深邃,他轻声说道,“我另外给你500,000 。”

  他听得出兰达话里的意思——

  把钱捐给了女权机构,钱在女权机构的对公账户里,虽然这笔钱兰达有权力支配,可同时也要受到监督。

  她没办法把这笔钱自己吞下去,到最后就算流程最大限度的放宽,她顶多拿个几万十几万,就到位了。

  再多,可能就会有人报警,她也需要接受调查。

  为了这么点钱,冒着巨大的,被全society 针对的风险,去为公爵和他的孙子说话,兰达认为不太值得。

  这点钱,她随便从什么地方都能弄来,没必要去冒险。

  可公爵接下来的话,让她的表情多少发生了一些变化。

  500,000 的诱惑,还是相当大的。

  就在兰达还在犹豫时,公爵再次价码,“100 万,匿名账户。”

  “我相信能开出这个价的人,除了我之外,不会有太多!”

  公爵已经不想再去猜测兰达到底在想什么了,她在第一次没有立刻回绝而是产生犹豫,那就给她更多钱!

  100 万!

  按照目前Bupen 的普通工人工资,不吃不喝不交税,大约需要近200 年才能赚到这笔钱。

  哪怕是兰达自己目前的工资,不吃不喝不用不交税,也需要差不多50 年!

  但此时此刻,只需要她点一下头,这笔钱就能进入她的口袋里!

  这让兰达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她的脑袋有些懵,她得考虑一下。

  公爵看着眼前的女人,如果她再推辞,或者想要更多,他就离开。

  他算过,他要在自己的孙子身上花掉大概一千万左右的费用,这已经到了他能承受的极限。

  不是说他拿不出更多的钱,而是他认为,他的孙子就值这么多!

  如果要再多,那不如让他去坐牢好了,就像律师说的,只要不死就行。

  等个二30 年,再想办法捞出来,那个时候需要的费用就少很多。

  一分钟后,兰达眼睛slightly 发红的nodded 答应了下来,“钱到账后,我会公开发表声明。”

  公爵看了一眼电话,“介意我用一下吗?”

  兰达愣了一下,然后略带着歉意的摇头,“抱歉,这是内部电话……”

  她不是不想用,只是怕麻烦。

  公爵也没有说什么,随后起身,“200 万的捐款我们需要一个ceremony ,另外那100 万,现在就可以给你。”

  他说着拿出了一张卡片,上面有一个银行账号,以及密码,“没有凭证,密码支取。”

  兰达伸手接住卡片时心脏都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她抽了一下,没抽动,随即looked towards 了公爵。

  公爵直视着她的眼睛,“合作愉快?”

  兰达nodded ,“合作愉快!”

  公爵松开手,随后起身,“准备好后随时通知我……”

  说完便离开。

  兰达目送他离开,等房门缓缓关闭,她看着手中的卡片,有一种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快感正在快速的袭击着她的神经!

  稍后,她提起电话,拨通了Lynch 的号码……

  另外一边,几名律师正在做受害者家属的工作。

  他们在Bupen 大酒店订了一间豪华房间,并把受害者家属邀请了过来。

  没有邀请受害者,是考虑到受害者应该还处于愤怒和焦虑状态中。

  在这样的状态下,有很大可能会因极端情绪,毁掉他们的谈判。

  反倒是来自society 底层的受害者家属,对金钱的渴望更强烈,也更容易说服。

  挑选的地点也是律师团队精心选择的。

  超豪华的酒店能更好的衬托出受害者家属的卑微,这就像是从乡下来的农夫小子第一次进入大酒店时的cowering 。

  从人格上,他就低了一等,哪怕他从法律意义上并不比别人下贱,他也会显得唯唯诺诺,遇到麻烦也不敢强硬的反击。

  这就是律师们要的结果,而他们也的确做到了。

  受害者家属坐在沙发上时就显得很拘束,当一名伪装成服务生的律师助手随意指出他们屁股下的沙发值多少钱时。

  夫妻俩人就像是坐在火炭上那样,有些坐立不安!

  不多久,两名律师抵达了这里,他们开始和受害者家属谈判。

  “路上有些堵,让你们久等了。”,他没有说道歉的话,只是解释了一下为什么迟到。

  如他所想,受害者家属根本没有表达对他迟到的不满,反而表现出一种理解他的态度。

  这让律师的嘴角slightly raise upwards ,“那么接下来我们谈一谈关于案件的事情。”

  “当事人委托我来处理,这委托书……”

  他展示了一下,这是流程问题,必须展示。

  夫妻俩人随意的看了看,就推了回去,反正也看不懂。

  律师并不急忙着收起来,就任由它放在茶几上,“你们应该还没有找律师吧?”

  夫妻俩人对视一眼,not quite clear 律师的意思,男人点了一下头,“是的,我们正打算找律师,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不给男人说完话的机会,律师就开口了。

  “难怪你们要求一千万的赔偿,你们可能不太明白,你们的行为已经涉嫌敲诈勒索!”

  “如果你们有咨询过律师,他们肯定不会建议你们这么做!”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