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stone Code Chapter 1997

  第1961章

  索要更多的赔偿是不是敲诈勒索,这until now 都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夫妻两人显然是被吓到了,而他们对面的律师则继续加深这个问题带来的隐患。

  “如果我的委托人对你们提起诉讼,很有可能你们会被以敲诈勒索罪起诉。”

  “而且你们应该明白,这么大的金额,它不是一个小案子!”

  联邦的司法有很大的弹性,甚至在一些州,涉案金额小于某个基数时,甚至都不算是犯罪!

  同样,如果涉案金额超过某个数字时,问题就会变得严重得多。

  夫妻两人被吓到了,妻子联邦说道,“我们不要赔偿了……”

  男人也连连说道,“对,对,我们不要赔偿了!”

  这句话反而让律师皱起了眉头,如果不要赔偿,法官有可能考虑到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属的情绪,会重判。

  而且这不利于律师事务所这边从中收割更多的财富,少了三百万,等于少了四150,000 的收益,这不是他们的目的。

  随后律师的眉头舒展开,继续发挥他的专长,“我不是为了让你们不要赔偿,才约你们见面的。”

  “虽然我受到委托人的委托来处理这件案子,但本质上,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获得economy 上的补偿!”

  “这无关于立场,而是我心中的正义,受害者不能什么都不得到,而施害者也不能什么惩罚都没有受到。”

  “但这个数字,应该相对合理一下,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参考……”

  在一个多小时的谈判里,最终把金额锁定在了三百万这个实际上远远超出同类案件的赔偿金额上。

  用律师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富有正义感,但也有职业责任感的律师。

  他提出的这笔赔偿金是基于“惩罚性罚款”的标准之上的,换句话来说,如果他们通过普通的审判,是拿不到这笔钱。

  但律师愿意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他们会在庭上表达出施害者和家属认识到错误的程度,愿意超额给予惩罚性的罚款来寻求受害者和家属的原谅。

  当然,受害者家属这边也需要提出相应的诉求。

  一边希望能多罚,一边希望能多给,法官不会做坏人!

  谈妥了金额之后,律师又提出了更进一步的想法。

  “我们已经表达了充足的诚意,我相信你们也能感受得到!”

  夫妻两人连连nodded ,而律师则继续说道,“那么我这里也希望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在庭上时,希望你们能向法官表达那个男孩和家属已经征得了你们的原谅……”

  受害者和家属的原谅也是量刑的标准之一,这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态度问题。

  夫妻两人也连连nodded ,律师看事情差不多了,打算结束这次成功的谈判时,那两个一直唯唯诺诺的夫妻,突然问道,“那钱什么时候给我们?”

  透过他们的眼睛,律师能看见底层society 人士的谨慎,但也能看见他们的贪婪。

  他们的眼神里的贪婪毫不掩饰的暴露出来,这让律师觉得有些可笑,不过他有很良好的职业素养,没有笑出来。

  他轻声的说道,“等法庭审判结束之后,这笔钱我们会按照司法流程,打给你们。”

  可夫妻两人却在这个最impossible 出现问题的问题上,出现了一些问题。

  男人的态度变得有些稍微强硬起来,“可万一你没有按照你说的那么做,我们不是什么都得不到了吗?”

  “我认为这笔钱应该现在就给我们,只有给了我们,我们才会原谅他!”

  很显然这不合规矩,也不符合司法流程。

  其实律师提前接触受害者家属已经有那么一点违规的操作了,可比起提前给钱……

  律师主张了自己的观点,必须等结案后才能给钱,但此时这对夫妻变得蛮横不讲理起来,这one after the other 的变化让律师觉得有些奇怪。

  但更多的,他还是认为这就是底层society 人士的贪婪,他打心底有些瞧不起这对夫妻。

  原本的谈判内容都顺利完成了,但内容之外又多了一些问题,这场谈判很难说是对是错。

  律师提议大家先各自冷静冷静,考虑一下,他随后也向公爵汇报了这件事。

  律师把话说得很清楚,不是不能给,而是给了之后可能会存在一些其他的法律问题,如果他们突然反悔,可能案子会变得更加的复杂。

  公爵犹豫再三,他实在不想把这件事拖得太久,因为舆论的问题,拖得越久,他越被动!

  “如果我提前给钱真的遇到了问题,最大的可能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有没有办法规避这样的结果?”

  律师考虑了一会,给了一些解释和建议,其实要说后果也不算太严重。

  因为案件本身的性质在这里,而且这也不是贿赂,只是为了获得家属原谅的补偿,公爵很有可能就是面临罚款,以及社区义务劳动之类的。

  如果加上一些措施和手段,比如说双方在给钱之前签订一份额外赔偿协议,那么就可以规避这些问题。

  公爵对联邦的法律not quite clear ,但他相信这些人的专业水平,随后他就拍板,提前给钱。

  当然等庭审时,受害者那边就不会主张惩罚性的罚款赔偿,因为这笔钱已经提前给过了。

  案发的第四天,翠西女士在公开场合表示要为本案的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还要派遣心理医生帮助受害者少女解除心理上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

  同时,她也表示,现在联邦其实有更多的少年少女受到类似的伤害。

  有些是发生在高中校园里,有些则是发生在society 上,她指出这并不应该作为一件孤立事件去看待,而是应该把它当做一种society 现象!

  同时她也希望施害者能够积极的赔偿,获得受害者的原谅,并积极配合司法机关的调查。

  “每个人都会犯错,关键在于犯错之后我们会怎么做。”

  “是逃避,还是勇于面对错误!”

  兰达的话在society 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有关于加强高校道德伦理,法律意识建设的声音再次出现。

  一些成年人也谈到了担心自己的child 在高中校园里受到霸凌和其他伤害,包括过早的体验成年人的生活之类的。

  另外一部分议论热点,则在面对错误的方式上,逃避,还是直面错误!

  这些话很快就把一部分民众们的观点,从单一的案件上,转移到了这个更大的society 问题上。

  因为这种事情,的确正在不断的发生。

  就以联邦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多人都把进入高中看做是人生中最后的三年。

  因为只要高中结束,大部分人就要走上society 开始工作,他们再也不能无所顾虑的快乐。

  在这种焦虑和就业压力下,少男young girls 开始肆无忌惮的放飞自己的荷尔蒙……

  同时一些儿童保护机构,也纷纷发声。

  这些机构认为不能因为双方中的施害者有特殊的背景,人们就把注意力一直放在这件案子上。

  实际上类似的案件有很多,还有很多女孩正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她们才是更需要帮助的一群人!

  两大权力机构很快就把人们的注意力转移走,这也让公爵认识到了联邦的另外一面!

  不需要政府出面,不需要手握特权,只需要有钱,就能做到有可能拥有特权都做不到的事情!

  这件事,也给公爵敲响了警钟,同时让他隐隐约约的猜测到了背后的黑手是谁!

  原本案件就并不复杂,该花钱顶罪的顶罪,该原谅的原谅,该签订协议的签订协议。

  案发一周后,便开庭了。

  很多人都认为这只是一场简单的庭审过程,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检察署突然以被告和原告之间存在违法行为为理由,向法庭出示了一些证据。

  随后庭审被终止,同时另外立案进行调查……

  “这么说接下来,他会非常的忙碌?”

  菲琳女皇放下手中的报纸,非常的好奇的看着Lynch 。

  一周的时间,足以让她接纳Lynch 身为她养父的这个事实,联邦这边的文件已经下来了。

  从联邦方面的法律来看,两人的关系已经确定,Lynch 成为了菲琳女皇的合法监护人。

  接下来,就是册封Lynch 为亲王的时刻。

  两人相处得也非常的愉快,Lynch 从来will not 把自己摆放在“养父”的位置上,更像是一个好朋友!

  他安排人让菲琳女皇几乎玩遍了整个Bupen ,接下来还打算去拉尔地摩和本利特,这两座城市也是联邦非常有名的地方。

  一座是电影之城,一座是时尚之都。

  随着联邦的国力,军力,影响力,它们产生的潮流已经开始主导全world 的文化浪潮。

  每年都会有来自world 各地的人到这里,来学习,来加入其中!

  此时女皇Your Majesty 的注意力还在公爵的身上,Lynch 此时也放下报纸,“是的,他很快会以破坏司法公正被起诉,你知道,对于这个国家来说他是外国人。”

  “我已经疏通了一些关系,法庭最后会将他还有他的家人驱逐出境,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菲琳女皇的脸上顿时充满了笑容,她说了一句“谢谢”,很快又投入了报纸当中。

  盖弗拉的报纸很枯燥,但联邦的报纸则有很多趣味性的新闻,比看故事书还有意思!

  坐在一旁的杰妮娅瞥了一眼Lynch ,两人的目光正好对上,片刻后她lightly sighed 。

  从Lynch 平静的目光中,她察觉出公爵不只是会被驱逐出境那么简单!

  他可能会死!

  不过她不会说出来,她不想这些成为菲琳女皇的心理压力,她只要开心就好。

  因为……她可能开心不了太久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