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黑石密码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能留在Lynch 身边的人,安委会肯定要查一查,Lynch 自己也要查一查。

女佣的男朋友是和她来自一个地方的年轻人,二十多岁,在当地一家工厂工作。

他们的理想是能在大城市买个房子,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其实从这个理想诞生的时候开始,他们就不太可能会幸福。

生活在大城市非常的不容易,要面对的不仅仅只是生活开支方面的压力,毕竟大城市的物价和消费水平很高,哪怕不进行高额的消费,每个月的账单也能让人难以承受。

除了这些之外,更大的问题来自于大城市的诱惑。

当一个人看见别人能够享受那种富裕的生活,且不需要自己付出什么努力的时候,人的心态就会失去平衡,最后他们有可能会变成自己不想要变成的样子。

脱衣舞酒吧从来都不缺少脱衣舞女郎,为什么?

因为那些普通的女服务员时时刻刻都在等待着成为其中的一员!

她们为客人服务,当然是正规的服务,像是给卡座的客人们送去酒水之类服务生的工作,干一个月,说不定都没有一个脱衣舞女郎一晚上赚得多。

“她们只是脱光了在舞台上蹦一蹦!”

这种对比真的很让人难以适应,思想一旦松懈,开始滑坡,人们就会自己说服自己。

“不过是脱了衣服,有没有人对自己做点什么,只要一晚上,就能享受二十Nine Heavens 的假期……”

“不过是进包间,里面和外面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是和客人谈一场一晚上的恋爱,法律都不能说我是错的……”

思想的滑坡就像是泥石流,at first 没堵住,就再也堵不住了。

女佣就是这样,来到这座大城市总想要留下来,她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她只能用一些其他的方法让自己留在这里。

她再也无法忍受在那种乡下地方生活,到处都是牛粪的味道,还有一些又蠢又土的邻居。

她喜欢这里光鲜的生活,喜欢住在免费的别墅里,享受着精致的生活。

她喜欢这里昂贵的咖啡和各种美食,她自己可买不起其中的任何一个,但她就是能够享受……

未来,在unconsciously 间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但她不那么在意。

对于她自己的选择,女佣并不觉得这是自己堕落了,毕竟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

她是一个热爱工作如同热爱生活的女孩,这有错吗?

当然她还有一个理想,赚一点钱,和男朋友在Bupen 有属于自己的家庭,逐渐的成为真正的大城市人。

想要满足这一点,就必须努力的工作!

那个young man 真走运,能找到这么好的女朋友,他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world 。

目送女佣换了一套相对保守的长裙离开,Lynch 为她的男朋友送上了祝福。

他俯瞰着整个Bupen 。半山的别墅就是这点好,随时随地都能让住户感觉自己就是this World 的controller ,the entire world 仿佛伸手就能紧紧攥着。

突然间,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奥斯汀提着电话走了过来,这种事本来应该是女佣做的,但她离开了。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奥斯汀把电话放在了桌子上,她很嫌弃地看着Lynch 的手。

Lynch curl one’s lip ,“Damn 过了。”

奥斯汀忍不住抱怨道,“你一定没擦干净,天主,我怎么会给你工作?”

她实在是看不惯Lynch 那有些让人不适的生活,说这些其实只是牢骚,作为一个女warrior ,她比任何女权运动者都更相信自己的能力。

Lynch 无所谓的坐在了躺椅上,你不能让每个人都赞同你的观点,这没什么。

“是我……”

“看起来你还在Bupen 。”

“是的,我最近没什么事情,你有什么问题吗?”

打电话来的是特鲁曼先生,国际事务部的工作越来越多,责任越来越重,很多总统先生的工作都被他丢给了特鲁曼先生。

外面有人认为总统先生是一个蠢货,因为“他连最基本的工作都要交给别人去做,而他自己只会打猎!”

总统先生其实最近只打了两次猎,都是在国家公园里。

有时候联邦的法律很奇怪,它一边告诉人们保护自然动物的重要性,一边允许人们缴纳一笔钱然后猎杀动物,这很不对劲。

不过没有人对此有什么意见,对穷人们来说打猎,自然环境什么的太遥远了,而对于富人们来说,钱从来都不是问题。

被抨击后总统先生也没有还击,只是笑眯眯的承认了自己的hobby ,但没有道歉,在他看来自己利用周末去打猎属于个人行为,不应该上升到过高的层面。

国际事务部的工作越来越多,特鲁曼先生的权力也越来越重,总统信任他,没有人能改变这些。

“如果你有空的话,最好在二十分钟内赶到国防部,我们有一场会议。”

Lynch 听着愣了一下,“我也要去?”

他说着已经站了起来,拖着电话朝大厅走去,“我不知道我也可以参加这种会议,说什么的?”

“电话里不太好说,等你来了现场我们再谈!”

“好吧……”,Lynch 挂了电话,随手放在了什么地方,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院子里的奥斯汀,“你应该去准备车了,我们要出发了。”

奥斯汀翻着白眼走向了车库,“这么热的天,你要去什么地方?”

“国防部!”

30 分钟后,Lynch 的车才抵达了国防部,从半山别墅区出来之后就一直在堵车,这里是Bupen ,不是该死的南方海滩,天越热来这里的人越多,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好在大家都不容易,Lynch 抵达国防部的时候,还有人在路上,这也让他有时间和特鲁曼先生坐下来好好的聊一聊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需要我这个民间人士也道场?”,两人一坐下,就开始吸烟,吸的都是black 的Supreme 。

有些人想要这些很难弄到,但是Lynch 却可以轻易的给他们准备一些。

“将军被刺杀了,桑切斯受伤,伊莎贝拉不见了……”

三个短句就能让Lynch 一瞬间明白为什么周围那些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桑切斯和伊莎贝拉是他们在马里罗经营的重要棋子。

特别是伊莎贝拉,按照国防部这边的想法,她会逐渐的接管将军手中的军事力量,然后和桑切斯成为两个独立,但又有联系的军阀。

这样他们的规模不需要太大,却拥有大军阀的实力,一般的小势力不会动他们,他们能够得到很好的发展。

大概两三年之后,两个人就能在马里罗的局势中占据一定的地位。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前天,一支战斗squad 突袭了将军的大本营,有人把他们放了进来,然后他们几乎没有任何阻碍的杀死了将军。

本应该起一点作用的伊莎贝拉失踪不见,同时桑切斯也受到了刺杀,但他只是受伤,刺杀失败了。

他常年生活在一线战斗前线的反应让他逃过了这次刺杀,两颗子弹one after the other 的打在了他的胸口,联邦的医疗人员已经完成了抢救。

他活了下来,但需要修养。

就这么两天的时间,联邦人埋下的重要的棋子全部破灭了,这很难不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人泄露了这些机密消息。

以至于这次打击看起来就像是在针对将军和他的家人们的,他们要把这些人彻底的抹去。

安委会也好,国防部也好,军情局也好……这里没有国土安全局什么事,他们手还没有那么长。

这些组织都行动了起来,考虑接下来的问题。

将军的死亡造成了他的势力溃败,现在战局一下子变得更加fuzzy 起来。

他们正在交战的敌对方似乎也没有料到将军居然会死,现在已经开始吞并将军留下来的势力。

但其他大军阀显然不想他那么做,他们打算通过military force 干涉,然后一起瓜分将军留下的这些遗产。

总之现在马里罗因为将军突然间的暴毙彻底乱了,已经平息了很多年的大规模混战再次有了爆发的迹象,大量的难民涌向马里罗和联邦的边境,边境线上压力很大。

谁都不知道那边的情况会走向何处,这才是最terrifying 的一件事。

这次召开紧急会议,就是想要商讨出一些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至少找到一些应对措施。

Lynch 听特鲁曼先生说完这些之后,他歪着头,有些不信任的问道,“不会是你们安排人去刺杀将军的吧?”

“我总觉得只有你们能干出这种事……”

杀了目标让目标的child 继承遗产,这不是安委会之类最拿手的桥段吗?

特鲁曼先生shook the head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的确不是我们做的,我们从来不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

“那么找我来参加会议,又有什么用呢?”,Lynch 提了一个他一直想问的问题,他就是一个商人,他不觉得自己能改变什么。

特鲁曼先生沉默了一会,“你比你想象的重要得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