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黑石密码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可以了,都进来吧!”

人到期了,Lynch 有些话还没问完,他把手中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两人一起走进了Conference Hall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Lynch 坐在了右侧靠后位置,不像那么靠前。

参加今天会议的人中只有几个人看起来不是官方的人,剩下的不是军官,就是情报安全人员,每个人的脸上都格外的严肃。

这件事情破坏了他们后续一系列的计划,而且还破坏了他们之前的布局,这非常的令人讨厌!

会议的内容比Lynch 想象的还要枯燥,各个部门都在汇报损失的结果。

他们安排了不少人进入马里罗,现在将军死了,伊莎贝拉失踪了,桑切斯受伤了,他们派去的人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病。

甚至有人怀疑是不是那些马里罗的大军阀察觉到了一些问题,所以才Union 起来对将军动的手,目的就是把联邦人和联邦势力,彻底的拒绝在国门之外。

毕竟,一旦伊莎贝拉和桑切斯站稳了脚跟,他们代表的就不再是当地人的利益,而是联邦人的利益。

大军阀们有信心在自己家里关起门来打一场战争,却没有什么信心能打赢有联邦人支持的对手,他们似乎在排除危险。

这种猜测很有市场,有人认为也许桑切斯at first 表现的过于急切,所以露出了weak spot 。

甚至还有人争吵起来,原因是他们对桑切斯的“理想”有所争议。

有些人认为桑切斯不应该在马里罗这种充满了种族仇恨的地区提出“融合”的口号,这会让他成为极端种族仇恨主义者的目标。

也有人认为他提出的口号非常符合未来的发展,而且短时间里,也的确招募到了一些手下,这说明这个口号本身是没有问题。

围绕着这些的争论始终没有停下,其实Lynch 看得出来,他们表面上是在讨论争执,实际上是在互相推卸责任。

反正只要和自己没关系就行了,这次损失这么惨重,肯定要有人来承担责任。

纳税人的钱也不是那么好花的,几千万没有看到什么水花反而砸出了一个窟窿,国会方面会有一些微词。

“我们不能确保马里罗后续发展的局势会如同我们计划的那样,而且我们也不需要一个完整统一的马里罗,我们得做点什么。”

国防部Vice-section Head 说出了这句话的时候,整个Conference Hall 里都安静了下来,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桑切斯受伤了,但他没有死,在这么多的坏消息里,这个消息不错。”

国防部Vice-section Head 看起来有六十多岁了,他不像是一个严苛古板的人,看起来很随和,但只是看起来。

“我们要利用他的身份和他的号召力,继续宣传他的无界思想,另外我们也需要继续找寻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才是关键所在。”

伊莎贝拉和桑切斯不一样,桑切斯属于那种“叛逆”的选择,他妄想调和马里罗和马洛里人之间的矛盾,这会让他成为马里罗国内备受关注的一个势力。

每个人的目光都会集中在他的身上,而这恰好能够让伊莎贝拉快速的发展起来,她不会也不需要承受太多的压力和关注,而且她的bloodline 更纯正。

将军的女儿,马洛里的蓝宝石,她也没有像桑切斯那么叛逆,她有着非常多的优势,最关键的她已经投诚了。

损失了这个人物会让一些计划拖延很久。

国防部Vice-section Head looked towards 了Lynch 这边的几个人,“就像是我们常说的,我们不会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可政治是政治,生意是生意。”

“你们几家都是目前联邦规模最大的军事行动承包商,把你们找来的目的,就是希望你们能去做一些我们不能做的事情。”

特鲁曼先生looked towards 了Lynch ,Lynch 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说点什么,来确定自己在这起事件里的地位。

其实很多人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突然间有巨大的责任降下来,很多人都来不及作出决定,甚至畏惧承担责任的时候,机会就从手边溜走了。

Lynch lightly coughed ,其实不需要特鲁曼先生提醒他,他都会先站出来。

无论最后做到什么程度,至少他这种和国防部积极配合的形象会留在人们的in mind 。

下次国防部再有什么事情,首先考虑到的就是Lynch ——有时候,一个任务成功还是失败对于高层来说其实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东西并不在这个任务中!

“部长先生,黑石安全是目前world 上最大的安全公司,同时也是最大的军事承包商,我们有严格的公司规章制度规范我们的业务行为。”

“我们不会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而是坚决的服从任务的指令让每个人都遵守‘我必须这么做’。”

“最专业的的职业素养,最先进的武器技术,最尖端的战术指挥……”

Lynch 的话里充斥着谁都无法忽视的自信,就像是……只要花了钱,他们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甚至是去颠覆一个国家!

Lynch 身边的人也意识到他错过了什么,他想要说话的时候,部长先生nodded ,这意味着他没办法再开口。

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Lynch ,其实他们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犹豫了。

为什么犹豫?

如果开口了,没有完成最终的任务,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他们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完成,他们就只是这么犹豫了一下,就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我对你们的事迹有些了解,Lynch 先生,不过考虑到这次我们遇到的问题不是那种unremarkable 的小问题,我需要你们谨慎的对待。”

“我需要一份详细的计划,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他同时looked towards 了其他人,“我需要一份详细的计划书,上面能让我和我的同僚们直观的知道你们要做什么,怎么做。”

“我会和战略指挥部的同事们讨论一下,最终选择出一个合适的方案。”

“另外我必须提醒各位,今天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不希望有人透露出去,这涉及到国家安全!”

国防部Vice-section Head 自己也很清楚,一旦这些安全公司到马里罗开展业务,国内那些媒体肯定会胡乱的猜测到真相。

但那不重要,因为没有人知道是谁雇佣了他们,完全可以说马里罗的人雇佣了这些只认识钱的资本家,这可不是国家行为,而且也不违反联邦的国际策略。

我们从来都没有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同样也希望别的国家不干涉我们的内政——自由贸易和交易行为。

瞧,完美的圆过去了。

接下来的这些安全公司的人都被请了出去,剩下的会议他们不适合旁听了。

站在国防部大厦的门外,in the sky 悬挂着的太阳奋力的想要点燃world 上的一切,今年的summer 特别的热!

Lynch 和其他代表没有什么交谈,只是nodded 告别后,就坐上了车。

这次他没有回家,也没有回黑石资本,而失去了黑石安全。

黑石安全的总部也保持着黑石资本的那种primordial 的风格,没有太多的装修,其实并不是Lynch 不想装修。

一方面是他还在寻找新的地方,准备建立一个更加集中的集团产业区。

另外一方面,装修的太好没什么用。

就像是黑石资本一样,黑石安全大厦里没有太多办公的员工,都是一些管理人员,就那么几个人,也不常有人来这里,所以装修没有必要。

刚进入公司内部,冰冷的凉风就从中央送风管道里喷了出来,Lynch 皮肤表面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等下提醒我要扣他们的钱,开这么冷,太浪费了。”,他随口吩咐了一句,moved towards 里面走。

前台的女孩站起来刚想要把随便乱闯的人拦下来,就想起了这是Lynch 的公司。

他几乎没有来过,所以前台subconsciously 的把他当作了不相关的人。

看着前台脸上有些尴尬的笑容,Lynch 先生很大度的没有追究她小小的责任。

几分钟后,所有留守公司的人,都接到了通知,去Conference Hall 开会。

上士也在这个行列中。

他抱着一些文件,端着一杯加大的咖啡杯,和人一边聊着天,一边走进了Conference Hall 里。

人们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坐下。

and the others 都来齐了之后,Lynch 看着这些员工,脸上多了一些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你们知道我此时此刻见到you all person ,内心中的a single thought 是什么吗?”

气氛还算轻松,大家都摇着头,或者看着Lynch ,想看看他说点什么。

“你们都长胖了,而且长胖了很多,是公司的伙食very good 吗?”

大家脸上多少都有一点尴尬的表情,公司的伙食肯定非常好,只是……他们吃的也的确太多了。

不需要战斗,不需要训练,并且提供不限量的菜单,吃饱饭的满足感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上班过程中为数不多的乐趣。

于是一个个都长胖了不少,包括上士。

他以前是强壮,现在就像他妈的一个球!

这不是骂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