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黑石密码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万名经过战火熏陶,有着出色战斗经验的士兵集结在一个私人的公司里,这让总统先生有些不安。

国防部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他们相信那些young man 们对国家的忠诚,安委会针对黑石安全的秘密调查一直在持续,到现在为止没有发现Lynch 明显的收买中高层的动态。

他知道这些人都是federal government 安排进来的,但是他从来不会过问具体的事情,就像是……一种很默契的合作。

国防部出人出力,他赚了钱大家分。

可总统先生还有些担心,这种担心可以看作是一个政客对暴力本能的一种偏见。

因为暴力,永远都是不可预估的。

你不知道你骂了你对面的人,他是和你一样选择通过问候你的家人来抚平内心中的愤怒,还是直接给你一拳。

政客们希望所有人都能用嘴去解决问题,但军队,暴力机关,恰恰是用拳头解决问题的专家。

军队其实还好,毕竟他们受到federal government 和国会的管理,但私人武装机构……就有点摸不准了。

而且他手里的这些人,可以说是目前国内在陆军方面,最精锐的部队了,就连联邦陆军的战斗经验都没有这些人丰富。

以至于军方内部还有一种让人觉得有点滑稽,荒诞,可又有点让人心悸的说法——

“如果有一天联邦真的要参加大规模的战争,他们肯定会把黑石安全中的军官调回来。”

“因为他们比我们更清楚,战争该怎么进行!”

这种说法造成的后果就是,有人把黑石安全当成了“军校”,进去工作就是进修,然后找一个机会,重新回到军队,直接成为high level 军官。

总统先生觉得这有些危险,别人不认同,他只能求助于特鲁曼先生,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彼此也很信任。

特鲁曼先生沉默了一会,给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有人是绝对安全,或者绝对不安全的。”

“Lynch 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他对赚钱很感兴趣,对于权力什么的……”,特鲁曼先生shook the head ,“我曾经多次提议让他步入政坛,甚至直接请他来帮我,但他都拒绝了。”

“我不知道这是他真实的想法,还是他故意做出来的选择,但至少他都在表明一种态度,他对某些事情并不在意。”

特鲁曼先生说着笑了起来,“就像是杰鲁诺先生这些人,你给他们再大的权力,他们也不会尝试着要做点什么。”

“他们是资本家,资本家的本质就是掠夺和剥削,而我们则是为联邦服务的公仆。”

总统先生听着之后思考了一会,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的不错,我们才是和人民站在一边的人,他们不是。”

也不知道他听懂了什么,总之他脸上的一些担忧不像at first 那么的严重了。

联邦特有的政治氛围让这里的每一名政客都和资本家们有着更深的接触,他们很多人都是资本家的spokesperson ,特别是在国会中,这种现象几乎从来都不隐藏的就会表现出来。

特鲁曼先生继续就这个话题谈下去,“其实比起其他人,Lynch 和我们的关系应该更好一些。”

“现在除了黑石安全之外,其他安全公司对招募人手的事情非常的慎重,像杰鲁诺先生新开的那家安全公司,他几乎不接受投简历,只接受内部推荐。”

“我们的人很难安插进去,到现在可能也只有十几个人进入了他的公司,并且安委会那边认为这些人都是他故意放进去的。”

“他知道谁是谁,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知道,我们得不到太深的消息,我们的那些人现在一直在不断的培训。”

“Lynch 这边从来都不拒绝我们往里面塞人,他比其他人更值得信任。”

《海外保安法案》通过之后各大公司都组建了自己的保安公司,说白了就是私人武装,只是现在这些都变得合法化了。

在《海外保安法案》出台之前,各大公司就没有自己的私人武装了吗?

impossible ,每个大公司都有,像是一些大的consortium ,财阀,规模还不小。

为什么一些事情要从暗地里,搬到on the surface ?

说到底还是整体society 的规则在约束他们,私人武装力量见不得光,很多事情只能偷偷来。

《海外保安法案》通过之后,这些人就可以浮上水面了,而之所以国会能那么顺利的通过这个法案,一方面是杰鲁诺花了很多的钱在这里面打通了关节。

其次federal government 和那些政客们也能从这个法案中得到某些好处,比如说那些隐藏起来的东西,浮出了水面。

很难说这样的选择到底是对的还是错误的,但至少大家都能接受,这才有了通过的可能。

总统先生也是沉吟了片刻,“这件事我也知道,但目前我们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我很沮丧,因为只有我到了这个位置的时候,我才发现,总统并不是天主的使者,我不是omnipotent 的。”

天主的使者是联邦的一个传说,传说曾经天主降世的时候,他并不是出生的,而是由他的使者,他把从天国送到地面上来的。

这很混乱,总之就是一个头上长着鹿角的半人马挎着一个藤条丝编织的花篮,从天国中一路跑出来,然后把装着天主的花篮放在一条河里,最终天主被圣父和Holy Mother 捡到了。

于是在圣降日,也就是天主降临地面的那天,据说会有半人马从天国中跑出来,送一些小礼物给联邦的child 们。

这可真是一个吝啬的家伙,因为其他国家的child 都没有这样的机会,而这也恰恰证明了联邦历代总统就职演说的核心——天佑联邦(天主钟爱且保佑联邦)。

长着鹿角的半人马,也成为了一种很喜庆的sacred relic ,每到圣降日左右,它的小玩具都会很畅销。

特鲁曼先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总统,因为他也算是资本家迫害下的“受害者”之一。

“会好的,至少我们已经在谋求改变了。”

过了好一会,特鲁曼先生打破了安静,他laughed ,“最少在教育改革问题上,没有人阻拦我们,这是我们的胜利,同时也在告诉我们,我们发现了窍门。”

总统先生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甚至有一点得意,国会组建教育改革委员会本质上就代表着参议院对这个改革提案没有太大的反对意见。

所以成立一个临时的教育改革委员会,在整个联邦推动教育改革的过程中,处理一些和教育改革有关联的事情。

也许这个委员会会成为常驻之一,但也有可能等总统卸任之后就会解散。

不过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好迹象,他们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他们正在努力,并且会越来越有效。

每一任总统的前四年总是会很不痛快,因为权力还不算稳固,因为还有一大堆资本家索要回报,因为还有下一个四年的连任——

他们必须在很多问题上向资本家甚至是国会妥协,因为你不那么做,资本家就不会支持你连任,国会时不时就会找个人来为难你,比如说弹劾什么的。

也只有把前面这个艰难的四年撑过去,后面才会迎来最美好的四年。

联邦的法律必须隔一届才能重新选举,这也意味着大多数总统实际上没有以后了,他们在连任后将会变得无欲无求。

不支持总统的工作?

无所谓,反正支不支持四年后都要卸任。

这就是为who 们常说挺过四年,总统的权势就会无限增加的原因,他们变得无欲无求了,自然没有人能逼他们低头。

总统先生像是想到了什么,“我听说那个实习生小女孩,Catherine ,正在参加这方面的活动。”

总统府历史上第一个没有什么出身背景,还做满了整个实习期的女孩。

Catherine 自己都不知道,她也将会成为历史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甚至有可能以后总统府还要搞一个房间,专门来陈列类似的东西,她有资格占据其中一个位置。

特鲁曼先生没想清楚总统先问这个问题的意思是什么,他只是点了一下头,“是的。”

简单的回答,不会有更多遐想的空间。

但总统先生显然还有话要说,“我了解了一下她的那些演讲,让更多的人都能上得起大学,还用自己作为案例,这件事和Lynch 有关系?”

特鲁曼先生再次犹豫了一下,点了一下头,“是的,Lynch 和我说过,他和Catherine 都因为没有钱无法去上大学而遗憾终生,所以他希望有一个机会能够改变现状。”

总统先生笑了起来,“他的确和其他人不一样,那些人不会想到这些,他打算怎么做?”

特鲁曼先生突然间觉得脸皮有些热,“他想成立一个基金资助学习非常好的普通学生上大学,同时给另外一些有机会,但没有财力上大学的家庭一笔贷款。”

“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多少还会想着一些society 问题。”

Leave a Reply